第六三四章 阁老们的决断

上一章:第六三三章 虎躯一震 下一章:第六三五章 九千岁怒斩阁老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我就说嘛,咱们万岁爷年纪轻轻且一向康健,哪有就落个水就落到浑身浮肿的,这些天民间一直传言是被人毒害。

居然是真的。

这些狗东西简直是丧心病狂。”

曹文耀义愤填膺地说道。

当然,看表情其实也就是象征性表示一下而已。

说到底皇帝什么的对他们来说太遥远了,虽然驻扎京城但其实他们也没见过皇帝几回,倒是和九千岁见的多。理论上直接统帅他们的是葛九思,后者是提督警察局,统领京城五个分局,巡警队,骑警队,算是这些军警的直属上司。但骑警队比较特殊,因为全都是从曹文诏部下直接调来,而且属于整个京城最强的战斗力,所以某种意义上说是九千岁亲自掌握。

实际上曹文耀说了算。

他以京营副将统领骑警队,他侄子曹变蛟给九千岁当卫队长。

倒不是说九千岁不知道他们和杨信之间的特殊关系,而正是因为这种特殊的关系,九千岁才对他们叔侄俩完全放心,他知道别人可能害他,但杨信不会害他。

别人会要他命。

但杨信不会要他命的。

提防杨信谋朝篡位,是因为他对天启的忠心,但不妨碍他用杨信的人当自己的亲信打手,只有杨信的人才能让他真正信任,不用担心会被别人收买了在需要时候给自己一枪,不得不说这关系也挺复杂。

“大王,您说怎么办吧,只要您下令,小的们这就杀过去锄奸!”

曹文耀说道。

“不用急,目前只是查到了这几个逆党而已,还有多少同党尚在调查之中,不宜打草惊蛇,你们就装什么都不知道,该干什么干什么,我和许显纯会继续调查。不过你也明白我如今处境尴尬,故此孙承宗也罢,甚至九千岁也罢,都对我有戒心,你们还需继续保密,另外许显纯的调查肯定会遭到孙承宗阻挠,那时候还得需要你们帮忙。”

杨信说道。

“大王放心,小的全听大王的。

说起来大王才是真正忠臣,这大明要是没有大王,这时候还不知道是个什么烂样子。

九千岁也是糊涂了,这些年他还不是全靠着大王,大王给他东征西讨剿灭所有叛逆,辛辛苦苦顶着骂名给他维持用度,甚至还自己给他贴钱,大王都如此公忠体国,他还猜疑这就不对了。不说别的就是这京城百万人口,还都是大王的粮食给养着,大王真有造反之心,把京城的粮食一断,这城里立马就乱,九边的粮饷也罢给那些蒙古藩臣的俸禄也罢统统都没了。

看大王这样做了吗?

大王还不是一如既往地养着京城?

说句实在话,若是大王还在京城,有哪个敢给万岁爷下毒?”

曹文耀毫不犹豫地说道。

杨信拍了拍他肩膀……

“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镇南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黯然长叹。

距离他三千米外。

内阁。

“到底是怎么回事,许显纯为何要抓霍维华?”

孙承宗问道。

“九千岁也不知道,王公公也在找许显纯,可至今还未曾找到,就是霍维华也不知去向,如今能知道的就是昨晚许显纯带着锦衣卫伏击霍维华,但与霍维华的家奴发生交战,后者开枪打伤一名锦衣卫,但之后就全都失踪,王公公和田掌印找了一夜也未曾找到。”

魏广微多少有些茫然地说道。

他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今天一早起来知道这个消息,然后跑去找九千岁询问,但九千岁也正在一头雾水呢。

“私怨?”

徐光启疑惑地说。

他依然在内阁,而且地位仅次于孙承宗。

而且目前内阁就剩下他一个南方人,基本上相当于南方的代表,因为卢象升等南方人控制御营,而且他外甥陈于阶又是辽东集团的核心成员,所以现在的徐阁老倒是很有权力。不过他本人不太热衷权势,只是牢牢掌控工部,基本上把工部打造成了他的私人地盘,而且皇帝对此是支持的,说到底天启很清楚他掌管工部是最佳人选。

“他俩哪有什么私怨。”

魏广微说道。

目前内阁还是五个人,孙承宗为首辅,另外魏广微,徐光启,黄立极,还有就是少年得志的冯铨。

“伯衡何在?”

孙承宗突然发现往日最勤快的冯铨居然至今没来。

他这话刚说完,一名中书走进来行礼……

“诸位阁老,提督警察局葛公公差人前来禀报,说冯阁老家向警察局报案,说昨夜冯阁老连同翰林院孙侍读,一并在府中被贼人掳走,葛公公已经亲自带人前去调查。”

他说道。

“被人掳走?什么人能从内阁大学士府中,把一个大学士一个翰林院侍读一同掳走?冯家难道都是聋子瞎子,几百号奴仆婢女,居然连自己家的主人丢了都不知道?”

黄立极愕然道。

他也是阉党,内阁五个大学士三个阉党。

不过这些阉党都不如原本历史上有权势,主要是他们没有军权。

无论孙承宗还是徐光启,都有能力控制他们各自势力掌握的军队,比如孙承宗能够轻易调动满桂,祖大寿等部,徐光启能调动卢象升,孙元化,还有他外甥,而他外甥又和金台吉,炒花这些人关系密切。这两人在内阁的话语权依靠的是背后军队的支持,但阉党这三人背后没有,虽然也有不少趋炎附势的将领投靠他们的门下,但全是旧式的军队。

没有新军。

这使得他们始终只能居于孙徐二人之下。

说到底有军队支持,腰杆子才能真正硬起来。

“许显纯夜间伏击霍维华,冯伯衡和孙龙拂夜间被人掳走,他们三人交往最密吧?不对,还有一个薛德纯,立刻去刑部找薛德纯,他不在刑部就去他家。”

孙承宗说道。

很显然他已经猜到什么了。

许显纯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抓霍维华,这些日子许显纯属于半隐退,连北衙都很少去,突然间冒出来而且深夜伏击霍维华,那肯定是掌握了一些让他必须抓霍维华的东西。而现在冯铨和孙之獬又被人掳走,肯定不可能是盗匪,而且从冯府把两个大活人悄无声息地掳走,这手段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倒是许显纯手下的那些锦衣卫密探们有可能。

他们是被许显纯抓走的,而且是以绑架方式秘密抓走。

这是有大事啊。

两个落入许显纯手中,霍维华还在被抓捕,那么剩下薛贞肯定知道一切。

那中书刚要转身,后面孙承宗的亲信,刑部侍郎鹿善继走进来。

“不用去了,薛尚书失踪,没有去刑部,他家人刚刚到刑部找他,说昨夜去冯伯衡那里议事,但之后就没再回去,他家人以为留在冯府,或者去了教坊司之类地方,故此也没有当回事,但今天早晨还未回去,才跑到刑部寻找,而且他随行的两个家奴,四个轿夫全部失踪。”

鹿善继说道。

四个阁老同时愕然。

“看来昨夜这京城可够热闹的。”

徐光启打破沉寂说道。

孙承宗没有理他,而是直接将目光对准魏广微……

“显伯老弟,他们几个到底干了什么?”

他直视着魏广微,然后冷冰冰的说道。

薛贞的失踪已经可以确定是许显纯干的,许显纯已经抓了三个,能让一个锦衣卫北衙掌印,以这种非正常手段,接连抓了一个内阁大学士,一个尚书,一个翰林,还在继续抓一个都御史,那得是天大的案子。甚至值得许显纯赌上全家的天大案子,要知道此事之后若失败,那许显纯也就等着抄家吧,这种行为已经完全可以用不顾一切形容了。

这个案子……

以孙承宗的智商,当然已经可以猜到了。

“孙,孙阁老,您何出此言,在下哪里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再说他们是失踪被贼人掳走,说不定是为了绑票勒索。”

魏广微很不自信地说道。

他并不知道这些人干的,但是,他能隐隐约约猜到。

说到底都是知根知底的,这些人对新政对皇帝的不满他又不是不知道,而且他们这些阉党核心都是互为婚姻,你家儿子娶我家孙女,我家女儿嫁你家儿子之类的,互相本身就有一定的渗透。甚至还偶尔互赠个美妾什么的,就是生意上都是互相合作的,这样让他很容易知道一些蛛丝马迹,他猜也能猜到皇帝的病情跟这些家伙有关。

就像曹文耀说的,哪有落个水就落到浑身浮肿的。

孙承宗静静地看着他,魏广微很不自然地躲闪着他的目光,很显然长相粗豪的孙阁老让他很不适应……

“显伯老弟,请随我去见九千岁。”

孙承宗缓缓说道。

“这,这,在下刚从九千岁那里回来,且身体不适。”

魏广微欲哭无泪地说道。

他知道这时候去见九千岁是不能撒谎的,撒谎也没有用,孙承宗已经猜到了真相,然后他就得第一个面对九千岁的愤怒。

“来人,抬着魏阁老!”

孙承宗冷笑道。

上一章:第六三三章 虎躯一震 下一章:第六三五章 九千岁怒斩阁老
热门: 大可爱 天誓 长宁帝军 苏断他的腰 迷宫馆诱惑 三线轮回 鱼街一爸 春秋我为王 抗日之横扫天下 一念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