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五章 九千岁怒斩阁老

上一章:第六三四章 阁老们的决断 下一章:第六三六章 朋友妻不可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司礼监。

“畜牲,狼心狗肺的畜牲!”

面对着坦白了一切的魏广微,九千岁像发疯一样嚎叫着。

紧接着他抬脚踹翻了后者,然后还不停踩着,很显然这个真相让他的情绪已经失控。

“九千岁,与我无关啊,我就是有些怀疑而已,他们做什么都是背着我的,我就是觉得异常,若非这次许显纯抓人,我也不敢断定啊……”

魏广微抱着头在地上嚎叫着。

他也很无奈,他不坦白孙承宗就替他捅出一切。

反正以九千岁的头脑只要孙承宗说出这种怀疑,那立刻就能理清一切,皇帝到现在病情越治越严重,甚至都已经全身浮肿,这根本不是生病的问题。要说武之望等人医术不行更扯淡,医学院这些人全是皇帝亲自搜罗一起搞研究的,更不存在不尽心的问题,但即便这样还依旧越治越严重只能是被人下毒了。九千岁之前就已经怀疑,甚至采取了一系列防范措施,只不过他没想到居然是自己最亲信的手下做的。

帮自己采购药材的,劝自己先别深究的,天天跟着自己煎药的,居然全都是下毒的同谋。

可怜那药还是他端过去的,他居然天天端着毒药给天启。

但他只是被蒙了眼而已。

只要把这层布掀开,以他那狡猾的头脑哪还需要调查,几乎瞬间就能明白一切,所以魏广微明知道会面对九千岁的怒火,也依旧只能向他坦白一切,这样说不定还能减轻惩罚,惩罚肯定少不了,他来就是得受罚的……

话说他倒是不想来。

可他是被孙承宗这个老东西硬架来的啊!

“狗东西,你不敢断定?你既然猜到了,为何不早说?这就是你天天吹嘘的忠心?你不敢断定,你只是不想断定,你也和他们一样,你也巴不得他们害死万岁爷。啊,你家还有几万亩隐田,你怕到时候交税,只要把万岁爷害死就不用交税了,万岁爷,奴婢对不起您啊,奴婢居然养了这么一群弑主的畜牲!”

九千岁嚎叫着。

说完他从旁边曹变蛟腰上摘下佩刀连刀鞘一起,照着魏广微猛砸,紧接着魏广微额头上就出血了。

但魏阁老也没敢躲,他就跪在那里,抱着头在刀鞘的抽打中哀嚎,而且他这时候也不敢继续辩解了,大家都是聪明人,辩解完全是徒劳的。

“九千岁,求您饶了小的吧,小的知道霍维华躲哪儿,他们和信王这些日子交往颇多……”

他嚎叫着。

九千岁一激灵。

下一刻他手中正在砸落的佩刀刀鞘突然甩出,露出了里面的刀刃,然后一下子砍在魏广微脖子上,后者骤然惨叫一声,紧接着倒向一旁,九千岁随即一抽刀,就在同时魏广微脖子上的鲜血迸射。而旁边的孙承宗却默默站在那里,仿佛面前砍断了动脉的不是当朝大学士,而是一条无足轻重的野狗,可怜的魏阁老就这样在他们的注视中飙着血抽搐着,转眼间因为失血过多不再动了。

九千岁长出一口气,随手把佩刀交给了曹变蛟。

后者擦干净血迹默默归鞘。

“让孙阁老见笑了!”

九千岁叹了口气说道。

“九千岁说笑了,乱臣贼子何代无之?此辈罪有应得,死不足惜,但许显纯那里真不能再查下去了。”

孙承宗说道。

九千岁默默点了点头。

许显纯查下去的结果,就是公开弑君案,对外确认天启是被这些乱臣贼子下毒的,那么杨信进京的理由充足名正言顺,甚至卢象升也不会阻挡杨信,毕竟杨信能来救皇帝。但杨信进京后结果如何,就不是他和孙承宗能控制的了,是不是谋朝篡位只看杨信自己的节操了,以皇帝目前的身体状况就是突然驾崩也没什么奇怪的。然后杨信扶三岁太子继位,从此挟天子以令诸侯,直到某一天小皇帝突然间同样染病驾崩,那时候杨信手下的将领们给他一个黄袍加身,这天下也就从此易主了。

但九千岁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他对天启是忠心的,哪怕和杨信关系特殊,他也不能接受杨信谋夺天启江山这个结果。

他是天启的老奴。

就算天启有驾崩可能,他也得尽力保证天启留下的江山,继续在天启的后代手中,所以这件事仍旧不能公开,不能让许显纯继续查下去,这些人可以秘密解决,但不能公开他们的罪行。

许显纯身后有人。

九千岁已经明白,为什么这时候许显纯突然冒出来,这是受人指使故意的,目的就是给杨信借口,之前的王化贞已经玩过一次,现在不过是这些京城的杨信党羽,在继续玩这个套路而已,很显然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许显纯不过是知道公开查肯定会被阻止,所以才秘密进行直到把改抓的全抓住,该得到的口供全得到了,那时候再对外公开,那时候再想掩盖也就不可能了。然后当这个案子彻底公开,并且在各地传播开,杨信就可以打着救皇帝旗号,理直气壮地大军北上。

“把魏阁老送回家,就说魏阁老心忧陛下,突然中风不治,让他家人好好安葬了吧,该怎么封赠孙阁老看着拟。”

他紧接着说道。

曹变蛟朝身后一招手,几个侍卫立刻上前,很麻利地把魏阁老裹成了木乃伊,然后不顾他还在滴血,直接抬着走人了,至于魏阁老的家人如何相信脖子都被割开的魏阁老是中风……

他们会相信的。

不相信那就全家都中风好了。

“孙阁老,我是万岁爷的奴婢,给万岁爷守着这家业,就算我自家人也不能染指,但是,其他人更不能,哪怕是陛下的兄弟。就算万岁爷真有个万一,太子还在,若谁在这时候动歪念头,魏某也就只好来个一拍两散了,至少那样我还不至于落个三尺白绫。”

九千岁说道。

“九千岁,孙某也是陛下之臣,而不是其他人之臣。”

孙承宗微笑着说道。

九千岁点了点头,这时候他不但得防着杨信,也得防着信王,很显然已经有人开始动信王的念头了,这同样是他不能允许的。

但他得防着孙承宗被信王拉过去。

说到底这些文臣无所谓,谁做皇帝都一样,甚至他们更喜欢信王,毕竟信王是出了名的贤王,要是信王做皇帝,士绅们基本上就可以弹冠相庆,不用再担心什么新政了。他这就是明确警告孙承宗,要是你们敢支持信王夺皇位那我就干脆引杨信进京,反正杨信夺皇位一样会养我的老,但信王夺皇位恐怕早晚给我三尺白绫。

在保不住天启江山的情况下,他只能选择一个可以保证自己性命的人。

杨信可以。

但信王肯定不会这么好心。

对于孙承宗的回答,他还是相信的,毕竟信王也有一个缺陷,那就是他已经成年了,而太子离成年还早,在杨信的直接威胁下,立太子可以确保堵住杨信的嘴并且还可以继续这样两个老家伙合作,就像当年张居正和冯保一样。当然,这是在天启治不好的情况下,要是天启能治好就什么都不用说了,虽然皇帝的确情况很不好,但现在清理掉了这些乱臣贼子,应该还是很有希望的。

孙承宗随即告辞离开。

“把陆荩臣抓起来,乱棍打死,再去信王府,请信王交出霍维华,话说信王也该就藩了。”

九千岁冷笑着说道。

跟随他的王朝辅行礼之后离开。

九千岁默默看着孙承宗的背影,叹了口气同样离开司礼监。

这座官衙其实在宫城北边,煤山东边,这一带一堆内官衙门,司礼监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官衙,掌印,那些秉笔,随堂都有自己的办公室,另外还有内书堂之类附属的。不过这时候他其实多数都在乾清殿,天启的病房就在那里,九千岁得一边盯着皇帝病情一边处理政务,原本历史上他其实就经常在乾清殿直接处理政务。

骑着马出了司礼监的九千岁,并没有注意到后面一个穿着道袍的家伙正盯着他的背影……

“我大爷真忠心啊!”

镇南王感慨地说道。

他潜入皇城太容易了,大白天进宫城的确有些难度,但仅仅是进皇城毫无任何难度,一身道袍就能解决问题,剩下无非就是个腰牌而已,其实皇城部分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一带别说是道士了,就是工匠都有的是出入的。皇城和宫城的性质完全不同,就是宫城在乾清门外部分也无所谓,就是乾清门以内属于真的禁宫,因为那是皇帝的内宅性质。

很显然九千岁对天启的忠心令人敬佩。

不过这没什么用,这时候许显纯已经开始对冯铨等人严刑拷打,估计就连高科技都用上了,而且那两个仵作也送来,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获得一份完整的供词,然后……

曹文耀那些人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不过他还有一件事,他得确定天启有没有危险……

上一章:第六三四章 阁老们的决断 下一章:第六三六章 朋友妻不可欺
热门: 大唐农圣 不忍细看的大唐史 红龙 分水岭 红色苏联 名侦探的守则 我在星际开猫咖 情爱的证明 明末好女婿 谜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