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六章 朋友妻不可欺

上一章:第六三五章 九千岁怒斩阁老 下一章:第六三七章 带过来,在他面前凌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乾清宫。

深夜的窗外,镇南王默默看着里面的好兄弟……

他好兄弟如今看上去很凄惨。

就像外界流传的,皇帝陛下落水已经落成了浑身浮肿,躺在病床上睡梦中还不时发出一声哼哼,虽然实际上才不过二十出头年纪,倒像是那些奄奄待毙的垂暮老人,正在鲸蜡的灯光中向着他生命的终点沉沦。

这个皇帝其实还算称职。

无论是原本历史上还是这个被改变的大明朝,他都做的还算不错,虽然不是什么雄才大略的,但至少在一片日渐糜烂的局势中,他还能竭尽全力地维持着不至于崩坏。

他当皇帝的七年真可以说多灾多难了,除了关外战局的崩溃之外,还要加上徐鸿儒的造反,西南的奢安之乱,哪一个都不好对付。他爷爷的三大征是一个个进行的,虽然几乎都是首尾衔接,但却都给他爷爷留出了喘口气的时间,但他的三场战争是同时进行。他爷爷至少还有张居正打下的丰厚底子,戚继光重新整顿后的军队,但他只有被他爹一个月败了大半的内库,和辽东一群被打成惊弓之鸟的残兵败将。

但同时面对三个战场的他依然能够支撑住。

以雷霆之势解决徐鸿儒,紧接着把奢崇明打得缩回老巢。

甚至后期在关外还能稳住崩溃的局势,圆嘟嘟那次不好说怎样,他这个问题争议太多,但袁可立在沿海的确稳定了战局,毛文龙的敌后战场真正建立,而孙承宗能花钱归能花钱,但他的确也通过砸银子稳定了辽西走廊的防御。

天启死的时候,实际上战局最艰难的阶段已经撑过去了。

无论南还是北。

南边就剩下后期的收尾而已。

奢崇明和安邦彦龟缩崇山峻岭,依靠着地形苟延残喘。

而北边的彻底崩坏,是他弟弟被圆嘟嘟忽悠瘸了,最后让建奴兵临京城才导致的,建奴入关对北方造成严重破坏,顺便还抓走大量奴隶,掠夺大量金银,从此有人种田也能继续从晋商手中买物资……

晋商又不是慈善家。

建奴得拿钱他们才卖国,没钱卖什么,但建奴的钱哪里来?

在关内抢的呗!

而建奴能够成功入关劫掠,恐怕就只能说是他弟弟的奇葩操作了。

至少天启时候,还根本看不到建奴有这种可能,毕竟天启时候对蒙古各部的收买尤其是林丹汗的收买还在。而且热河群山里面的蒙古各部,也依然在领天启的赏钱,虽然崇祯时候林丹汗的扩张逼迫这些部落开始投建奴,但如果这边继续挥舞银子,那么这些人恐怕更喜欢银子。

事实上长城外的东土默特首领鄂木布或者说敖目,直到己巳之变的同一个月才向建奴投降。

此前他一直举棋不定。

林丹汗占领他的老巢满套儿,把他逼得走投无路,甚至已经提出和明朝歃血为盟了,但崇祯停了市赏,他又得不到银子,他开价每月两千两,那边黄台吉带着刚刚降服的东蒙古联军南下,最终他选择了投降,如果在这之前崇祯能够哄住他,说不定他还能继续犹豫。他们实力的确不足以阻挡建奴,但是,建奴的行动本来就是军事冒险,只要这片绵延数百里的崇山峻岭里,蒙古骑兵利用世代居住的地形优势,在大明的银子引诱下稍微袭扰他们,就能拖延他们一天两天,那结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毕竟黄台吉连后勤都没有。

而在这个被改变了的大明,最终能够彻底解决辽东战局,正是因为对蒙古各部的收买……

应该算收买。

不论杨信包藏什么祸心,但至少从目前看,大明对蒙古各部一直就是收买,给他们封爵发俸禄,给他们修庙,甚至让他们的子弟到内地享受荣华富贵。

这都是砸银子的。

天启肯砸这笔银子才是关键。

正是因为他肯砸银子,从最初开始一直到战争最关键时候,炒花,卜石兔,甚至金台吉这些人,都始终坚定地站在明军一边,无论哪一次大战都没有缺席,就是对赫图阿拉的进攻都没少了炒花。他们为大明当炮灰,大明给他们银子买粮食在这个饥荒的时代养活族人,这是一种很公平的交换,敖目要一个月两千两就是买米的。

他自己说的就是买米钱。

包括之前跟着满桂在独石口外阻击硕垒的哈喇慎各部,被林丹汗击溃后,首领白言想投建奴,他弟弟不干,但最后崇祯又停了赏,其他诺颜们终究不能在饥荒中硬撑着,最后还是陆陆续续投奔建奴,之后的建奴入关劫掠中,这些人几乎都参与了。

但天启给银子,他们能拿着银子买粮食,那他们就听天启的。

而这一切最终成就了天启的中兴盛世,让他不但赢得了最终的战争,而且还彻底收服蒙古各部,现在草原上那些大师们正在传颂他的仁慈,但可惜他却倒在了内部敌人的手下。

镇南王不由的叹息一声。

“你是来看他笑话的吗?”

他身后一个声音幽幽地说道。

“皇后殿下,这么晚了您还不睡吗?”

杨信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都快做寡妇了,哪还能睡得着。”

张嫣说道。

“您就是做了寡妇也是太后,该睡就睡吧,没必要焦虑,再说陛下看起来也还能撑住,这些天给他下毒的几个多数都已经被许显纯抓了,还有一个刚刚被我大爷下令乱棍打死了,也就还剩下一个躲在信王府。”

杨信说道。

他早就听见了张嫣的脚步,不过也没必要躲,这个女人很好解决,而且也需要她的配合。

“真是被人下毒?”

张嫣在他身后停下说道。

“冯铨,霍维华,薛贞设计,先通过客氏献仙药,让陛下沉迷房事毁了身子,原本想着让他生病,结果陛下落水了,然后陆荩臣在宫里做内应换了太医院的药,之后又哄着魏良卿去买了他们准备好的药。这些日子陛下服的都有极少量毒药,最后累积起来成了慢性中毒,我大爷和孙承宗都已经知道了,不过他们不准备公开然后给我进京的借口。

那么我现在很想问一句,皇后殿下是想救回陛下,还是想让您的儿子赶紧继位?”

杨信回过头说道。

月光下的皇后殿下越发美艳了,如今的她再也不是当初干瘪的少女。

其实也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年纪,她比天启还要小一岁,而天启今年才二十二岁,她二十一岁,准确算大学还没毕业呢,虽然已经身为人母,但这些年也就生了太子一个,这么多年过去身材完全恢复,反而更加堪称是艳光四射。

镇南王……

镇南王乃是正人君子,朋友妻不可欺!

“那我倒也想问问,大王是想欺人孤儿寡妇吗?”

张嫣幽幽说道。

“皇后殿下这就是冤枉我了,我说的很明白,我对皇位什么的没兴趣,就算想做皇帝也不需要非得在大明,海外有的是地方,大明有超过一万万人口,实际上应该超过一万万五千万,光江浙人口普查之后就已经快五千万了。海外有好几块堪称人间乐土的土地,我从大明迁移一千万人过去,用不了五十年又是一个不输于大明的大国。

那我为何非要抢陛下的江山呢?

我同样说的很明白,大明很快天灾将至,我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挽救更多百姓。

但这场天灾太严重。

这不是推广点地瓜,拿银子赈济一下能解决的。

从明年开始在今后的十几年里会越来越严重,一年可以这样解决,两年可以这样解决,三年也能勉勉强强解决,但持续十几年,从南到北,几乎所有府县都遭灾,甚至三分之一会出现颗粒无收,几千万人没有粮食可吃,这样的天灾普通手段已经无法解决。

唯一的办法就是重新平均土地。

让有限的粮食产量尽可能平均开,避免因为一边是酒池肉林,一边却连草根树皮都没得吃。

连草根树皮都没得吃的人会造反,然后他们制造的战乱会让更多土地绝产,本来就不多的粮食产量继续减少,然后更多人连草根树皮都没得吃,然后更多人造反再让更多土地绝产,最终整个大明彻底糜烂。直到这片土地上死亡差不多一半的人口,这里面不只是有平民百姓,凤子龙孙,豪门贵族,有钱人没钱人,地主或者佃户,统统都逃不出这个尸山血海的地狱。

皇帝也一样。

甚至大明朝都一样。

有一天你会面对着攻破京城的饥民,带着你的儿子到煤山上去上吊,话说那里倒是正好有一棵歪脖树。”

杨信说道。

他倒是的确去实地考察过那棵歪脖树了。

张嫣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

“你还是救万岁爷吧,我一个女人,没那本事管别的,只求自己别做寡妇就行了。”

她说道。

“那么你就得听我的。”

杨信很直接地说道。

“妾身惟君之名是从!”

皇后殿下说道。

上一章:第六三五章 九千岁怒斩阁老 下一章:第六三七章 带过来,在他面前凌迟
热门: 门阀风流 三国名将:一个历史学家的排行榜 佛系大佬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八大胡同艳闻秘事 某某 名侦探的诅咒 庶族无名 先秦凶猛:春秋侏罗纪 血腥的盛唐4:走向开元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