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七章 带过来,在他面前凌迟

上一章:第六三六章 朋友妻不可欺 下一章:第六三八章 这是要玩土木堡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杨信对张嫣还是放心的。

皇后殿下无非一个原则,保证她儿子能当皇帝,其他一切都是为这个原则服务的,只要她儿子当皇帝,其他那些都不重要,什么杨信分田地,什么她老公的新政,什么文臣士绅的反抗,这些统统都是不值一提的。

但现在局势很微妙。

若天启驾崩,她儿子倒是能在九千岁和孙承宗拥戴下继位。

但那样的话如何应对杨信?

镇南王嘴上说的好听,可张嫣并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心,说到底镇南王这些话未免太高尚,高尚到都快达到圣贤标准了,但圣贤肯定是虚无缥缈的,皇后殿下这点觉悟还是有的。经历了皇宫六年的尔虞我诈之后,她早就不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女生了,要说能被这样一番话哄住,那未免也把她想的太天真了。

她不会放松警惕的。

而且就算镇南王是真心的,南边已经北上的大军还不知道怎样呢!

甚至就是京城里面那些杨信的党羽,有没有硬推着他做曹操的心都很难说。

实际上走到这一步恐怕杨信就算想退也不可能了,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他身后是一个庞大的集团,是无数等着给他做开国元勋的手下,这些人好不容易得到这样一个天赐良机,哪会允许他罢手。需要的话给他披上一件赭黄袍就是,无论王化贞的南下还是许显纯现在的卖力,都意味着京城里的杨信党羽们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

京城的都如此,更别说是南方的那些了。

那么她娘俩呢?

被孙承宗这些人举起来,当做对抗杨信的旗帜?

万一失败了呢?

混乱中让一个三岁小孩死好像并不是什么难事。

如果张嫣有媚娘姐姐的雄心壮志或许会搏一把,但她只是个普通女人,她更喜欢安全稳妥的过日子,她和杨信交情不错,也多多少少知道杨信性格,要是老老实实的别出头,就算杨信最后篡位,也会给她娘俩一条活路。

但如果做了这个旗帜,那就算杨信想放过她们,杨信的手下也不会。

说到底张嫣很清楚杨信的本领,她不认为孙承宗能斗过杨信,话说皇后殿下对镇南王还是很了解的。

而这是她儿子继位的后果。

但事实上她儿子未必能够真的坐稳皇位。

因为她和九千岁的关系其实并不是很融洽,甚至还平日多多少少有些小的冲突,之前有客氏的时候还得算是敌人,没了客氏之后,一样也是敌对,至少这皇宫里唯一能与九千岁抗衡的只有她。

九千岁并不喜欢她。

包括她的儿子。

而任贵妃才是九千岁真正的一家人,后者的儿子才是对九千岁来说最适合的皇位继承人,从这个孩子出生开始,皇宫里面的斗争其实已经开始,只不过因为都还小所以没有激化而已。而张嫣娘俩在朝廷原本的保护者恰恰是杨信,杨信不但保住了她儿子的命,也阻挡九千岁想办法让任贵妃的儿子当太子,如果天启真驾崩了,就算她儿子继位并且挡住了杨信,九千岁也有很大可能会让这个小孩驾崩,然后换上任贵妃的儿子。

这不影响他的忠心。

别说皇室了,就是大户人家老奴做这种事也不稀罕。

说到底她儿子真继位,那她这个太后就说了算,那时候九千岁得小心提防她会把他踢开。

但任贵妃和她的儿子上位,九千岁的地位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了。

这宫里面也是尔虞我诈,早就一片刀光剑影。

而且现在多了一个竞争者。

信王。

信王背后可是北方文官和士绅。

他可是北方文官士绅们一致喜欢的贤王,而且他自己这段时间和这些文官们也交往密切,很明显已经不安份了,而另一个决定皇位归属的人孙承宗肯定不会抵抗信王。就算他不会主动推信王,也会默许自己的亲信推,实际上信王周围恰恰都是他的亲信,尤其是鹿善继,这帮子原本的北方东林党清流,现在简直就像久旱望甘霖般望着信王。

那么一旦天启驾崩,信王夺位怎么办?

虽然这样会招来杨信,但这种事情上不能指望所有人都保持理智。

说到底这时候的张嫣真害怕,她和她儿子真没什么依靠,一旦天启驾崩,她们这对孤儿寡母,就必须面对一片枪林弹雨甚至刀山火海,一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

她害怕。

她吓的都夜不能寐了。

这种情况下,反而救回天启才是最安全,最稳妥的选择。

救回天启,一切混乱和暗潮汹涌统统都烟消云散了。

她娘俩也安全了。

“信王。”

回到秘密监狱的杨信,紧接着得到了一个意外消息。

王朝辅在信王府没要出霍维华。

“据咱们的人传出消息,霍维华的确此前躲进信王府,但今天一早就被信王偷偷送出了城,王朝辅去要人的时候信王不承认。”

许显纯说道。

他们在信王府也有人。

“我倒是很好奇,他到底准备拿什么来争?”

杨信说道。

他的确有些疑惑,崇祯手中到底有什么牌敢卷入这件事,难道仅仅就是一点野心?

崇祯真没牌可打,他最多就是那些士绅喜欢,可喜欢归喜欢,那些士绅为了推他上位而拼命是不可能的,他们也就是个耍嘴皮子的,鹿善继,孙奇逢,范景文这帮子哪个是办实事的?孙奇逢家地都被咱大清圈了,不也一样躲在山里玩隐士吗?难道崇祯真的被这些嘴炮们的忽悠给哄住了?那样的话他也未免太傻了点,可除此之外,杨信真想不出崇祯怎么有这种胆量,他根本没有任何可依仗的东西。

搞宫变不假,首先得有武力才行。

有武力才敢理直气壮地喊老贼万段,没有武力只能被人家万段。

“或许真是利令智昏?”

许显纯不确定地说。

“不管他了,咱们也不是说少了霍维华就不行的,冯铨两人招了吗?”

杨信问道。

的确,他有武力,现在又加上了张嫣,需要的只是几份供词而已。

“孙之獬招了,不过他就是一个给冯铨当狗使唤的,主要是替冯铨办些联络之类,能交待出来的东西和薛贞也差不多。但我总觉得他们的计划应该没这么简单,冯铨也罢霍维华也罢,都是足够狡猾的,若他们真的就把一切指望压在卢象升身上,那未免也太简单了些。”

许显纯说道。

这也是杨信一直怀疑的。

因为冯铨和霍维华两人都是狡兔三窟的,尤其是后者,完全是九千岁手下的头脑担当,他们的主要希望,的确是用卢象升来对抗自己,可要说他们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卢象升身上,那未免也太小看他们的头脑了。他们应该还有备用的招数,也就是说还有另一个依靠,一旦卢象升不管用,他们可以利用这个,再加上崇祯的表现,那这个可能性就更高了,但问题是目前这大明根本没有人能够为他们提供武力。

除非孙传庭。

但这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就算孙传庭加入他们,曹文诏,张神武,赵率教和陈于阶这些人也不干。

所以他的嫌疑完全可以排除。

但剩下就真没有了。

南方的御营掌握在卢象升手中,四川的朱燮元,贵州的王三善,湖广的毕懋康这些人的确有些军队,但那帮土司盯着他们,而且他们要是北上,杨信的情报系统早就知道了。另外西北也还有部分军队,包括目前巡抚宣府的洪承畴,还有三边的杨嗣昌,大同的陈奇瑜都有些,但全是旧式的,战斗力不说忽略不计,但也完全不指望。

除非……

“走,去审冯铨!”

杨信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他毫不犹豫地说道。

刑室。

“你们是不是还叫了林丹汗?”

杨信很直接地问冯铨。

就目前大明范围来说,唯一一个有可能插手的,也就只有林丹汗,这位大汗的雄心壮志并没熄灭,相反因为一次次失败,正处在一种卧薪尝胆的状态,而且他那里饥荒最严重,也迫切需要捞一把。他是最有可能被忽悠,而且从他那里南下,一路上都是从崇山峻岭间穿过,游牧骑兵很容易隐藏行踪,虽然南边是哈喇慎各部的牧区,但他们实力弱而且分散,如果林丹汗大举南下是很有可能突然抵达长城的。

“大王欲杀则杀,何须以此相诬?”

冯阁老虚弱地说道。

杨信点了点头,紧接着猛然摇动了手中的发电机转轮,可怜的冯阁老瞬间抽搐着惨叫一声。

“何必呢,我只是想知道他这时候是不是已经到长城了。”

杨信停下说道。

林丹汗肯定南下了,但在哪里很难说,蓟镇有满桂,他没多大希望,倒是宣府那边更有可能,但那样的话恐怕洪承畴也不干净。

“大王欲杀则杀……”

冯铨奄奄一息般说道。

“孙之獬呢?”

杨信说道。

“在隔壁。”

许显纯说道。

“带过来,在他面前凌迟!”

杨信说道。

上一章:第六三六章 朋友妻不可欺 下一章:第六三八章 这是要玩土木堡啊
热门: 我终于栽在自己手里!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缇萦 布鲁特斯的心脏 原始大厨王 匣中失乐 那时的某人 红楼之庶子风流 星际稀有物种 完美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