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八章 这是要玩土木堡啊

上一章:第六三七章 带过来,在他面前凌迟 下一章:第六三九章 阁老游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半个时辰后。

“大王,冯铨招了。”

浑身血腥气的许显纯把一份供词放在杨信面前说道。

镇南王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们的确招了顺化王南下,不过是以伪造的圣旨。

也不能算是完全伪造,冯铨在内阁拟旨,就说是九千岁招顺化王部南下增援卢象升,然后司礼监那边陆荩臣趁着九千忙于陛下病情,直接偷用玉玺盖了印。他们绕过了兵科,兵科都给事中是孙阁老的人,走兵科就等于告诉了孙阁老,他们直接把圣旨送到了理藩院。

理藩院尚书张凤翼应该知道但装不知道,他没跟任何人提就将这份圣旨送往察汉浩特。

他是山西代州人,定然早就已经与那些晋商有勾结。

顺化王那里由晋商早就联络好了。

他这些年一次次被击败,不但损失惨重而且几乎成了笑柄,故此一直蛰伏等待机会,早就想着一雪前耻,若是能够进京趁机捞一笔,不但能够重振声威而且他的手下也不用在草原挨饿了。

但他需要一个能哄住沿途那些蒙古爵臣的东西。

毕竟他南下还得必须经过哈喇慎三十六家和满套儿那些人的地盘,而这些人跟他都是有旧仇的,他若是强行通过,那这些人就会向朝廷求救,那时候他就没法保密了。

他得骗这些人。

这个圣旨就是做这个的。

这时候顺化王带着号称的十万骑兵南下应该已经在长城外。

不过不是走蓟镇。

顺化王害怕打不开满桂防御的蓟镇段各口,故此走宣府,而宣府巡抚洪承畴与冯铨有勾结,知道他到了也故意不向京城奏报,这时候顺化王的大军应该已经隐藏在宣府一带某个山谷。信王应该知道这些,霍维华逃走应该就是去找顺化王搬兵了,而信王有这种胆量,想来也就是仗着有这支奇兵,说到底还是利令智昏了。”

许显纯说道。

“这是要玩土木堡那套啊!”

杨信惊叹道。

这就可以理解他们的勇气了。

林丹汗才是他们的后手,一旦卢象升没有如他们所愿,那就让林丹汗打着增援旗号入关,只要宣府的洪承畴参与,那么林丹汗可以轻易地兵临京城。

十万大军是夸张了。

但以林丹汗目前能力拼凑两万骑还是没问题的。

他原本也就是四万骑的实力,野猪皮嘲笑他是不足三万人之国,虽然是嘲笑但也不是差很多,而且上次损失近万,又被忠顺公分走一万骑单干,目前剩下也就是两万骑兵的实力。不过也不一定,他和朵颜的苏布地关系密切,后者牧区在辽西走廊旁边,是哈喇慎加朵颜加东土默特这个长城以北山区蒙古系统中实力最强的。他之前被天启封了一个伯爵,对此一直不满,如果他被引诱加入到林丹汗一伙,那后者的总兵力可能接近三万。

总之一支总数两到三万的蒙古骑兵已经像土木堡时候一样,隐藏在长城外的崇山峻岭间。

宣府巡抚洪承畴肯定知道。

但他也像土木堡时候的宣府总兵一样装不知道。

“咱们怎么办?”

许显纯小心翼翼地说道。

“你立刻准备好一切,明天一早与曹文耀会合,然后带着冯铨这些人和他们的供词,去承天门外要求皇后出面,并且向皇后揭发他们弑君罪行。皇后那里我已经联络好,她会出面,然后谁阻挠谁就是他们同党,曹文耀会帮你解决,总之就是九千岁出来阻挠也不行。

先公开这个弑君阴谋。

然后就说他们还有一堆党羽还没抓出来,要求皇后授权你们继续对此案进行调查。

并召我进京。

理由就是害怕这些逆党继续毒害陛下。

我这就去找满桂,调他的部下进京准备迎击林丹汗。”

杨信说道。

他的计划就是审出冯铨几个的口供,然后由曹文耀和许显纯带着骑警队和部分锦衣卫,公开前往承天门向张嫣检举,然后张嫣出面,以这样的方式对外公开弑君案。再由张嫣授权许显纯带着锦衣卫调查,同时以京城还有逆党隐藏为理由召他进京,不过有了林丹汗的南下,这理由更充足,逆党已经勾结外臣,准备以武力危害社稷。

镇南王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北上。

京城百姓会欢迎的,说到底林丹汗的身份不一样。

而张嫣的身份足够获得支持,反正天启病重,情况已经不妙,也就是说她儿子已经准备继位,那么她这个已经定了的太后在这种时候为了救自己老公,也有权出来主持大局,反正只要曹文耀的三千骑兵支持她,在这京城基本上没人敢反对,有刀在手还怕谁。

谁反对谁就是冯铨同党,然后许显纯直接带锦衣卫抓起来。

总之这里已经不重要。

现在最重要的是阻击林丹汗,真要是三万蒙古骑兵兵临城下,里面再有人给他们开门,单纯曹文耀的三千骑兵和巡警队是很难抵挡。

甚至加上城里的杨家雇员也不够。

关键是肯定有人开门。

包括孙承宗会不会抵抗也是很难说的,林丹汗来又不存在占据不走的可能,这时候早就不是游牧骑兵能入主中原的时代,林丹汗敢不走,无非就是调孙传庭南下。孙阁老不会担心这一点的,最后也就是花些银子犒赏而已,但林丹汗的南下却可以帮助北方士绅,增强北方士绅面对镇南王时候的实力,所以肯定会有人给林丹汗打开城门的。

必须得招满桂的骑兵。

不仅仅是满桂的,甚至新城的杨家家丁们也该进京了,三万蒙古骑兵的实力并不弱,而且还会得到士绅的支持,满桂的两万人不可能全调来,毕竟还得小心长城外有人趁火打劫。

甚至洪承畴手中的宣府军会不会一起南下也很难说。

许显纯点了点头。

他这里的确没什么问题,只要有曹文耀的三千骑兵,在这京城基本上就是为所欲为,虽然还有巡警队不一定是一伙的,但巡警队多数都是本地军户招募,这些人同样喜欢镇南王回来,说到底在这座城市里,镇南王比那些官员们更受拥护。

而张嫣的加入解决了剩下的,锦衣卫在皇帝不能理事时候,听太子和太子他妈话是最合理不过了。

谁反对谁就是逆党。

谁反对就把谁抓起来塞进诏狱。

“孙之獬如何处置?”

他问道。

“他还没死吗?”

杨信意外地说道。

“大王,咱们的刽子手可是家传几代人的手艺,半个时辰就割死,他会无颜见祖宗的。”

许显纯笑着说道。

“扔外面不用管了!”

杨信很干脆地说道。

可怜的孙之獬,紧接着就像一个被片了半边的鸭子般,被那些锦衣卫扔在了外面,这些混蛋为了防止他叫的声音太大暴露目标,还把他的嘴给堵上了,他只能就那么躺在冰冷的泥地上就像只虫子般,一边蠕动着一边等待他身上的血流干。

除了随后被押出来的冯铨二人甚至没有别人看他一眼。

冯铨也不敢看他。

毕竟冯大学士是在不足一米外眼睁睁看着他变成这样的。

本来就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冯大学士,硬生生被搞得精神崩溃,把该说的不该说的统统说出来,甚至还亲笔写了供词。

这时候冯大学士肯定没胆量再看这个好朋友,从孙之獬身上,他都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的未来了,至于那些来来往往的锦衣卫,对孙翰林同样视若无睹,话说这些刽子手们谁还没杀过几个人是怎么着,孙翰林这幅模样对他们来说和路边一只被马车碾死的野狗没什么区别。

杨信没有再耽搁,紧接着启程前往三屯营。

他的时间很紧张。

霍维华已经走了一天,骑马这时候恐怕已经到居庸关,如果林丹汗就藏在关外的话,最多明天就差不多能到,林丹汗的骑兵立刻启程的话全速南下到京城也就三天。而他就算今天到三屯营,满桂也需要集结分驻长城各口的军队,他没有个两三天也完不成……

他的两万大军又不是说全都在三屯营待命。

这时候山海关总兵已经撤销。

整个北线长城全都像过去一样归属蓟镇总兵,东起山海关西到昌平,包括居庸关其实也是,不过顺天巡抚由遵化移驻密云,所以西边几个关口实际上他管不着。这时候的顺天巡抚是阉党刘诏,他是河南人,如果是霍维华带着林丹汗南下,而且宣府的洪承畴又置身事外,那他几乎可以确定会打开关门的,说到底北方这些官员士绅在这个问题上是一致的。

满桂花两天集结军队,从三屯营到京城又得三天,最终双方所用的时间几乎是一样,他稍微耽搁一下就会落到后面。

杨信的目标是截击。

他不能让林丹汗的大军兵临京城。

一旦林丹汗抢先到京城,几乎肯定会在内应帮助下进城,那样的话事情就很麻烦了,而且对京城造成的损失也会很大。

不得不说这些家伙搞得他也很突然。

上一章:第六三七章 带过来,在他面前凌迟 下一章:第六三九章 阁老游街
热门: 大唐农圣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战国万人敌 捡来的崽崽成影帝了 唐朝从来不淡定2:李世民的政治课 低智商犯罪 禁忌魔术 穿书后反派装穷了[娱乐圈] 残次品 比克斯魔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