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三九章 阁老游街

上一章:第六三八章 这是要玩土木堡啊 下一章:第六四零章 雌威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杨信紧接着去找了曹文耀,嘱咐了他下一步的行动,然后趁着还没天亮就翻墙出城,开始向着三屯营狂奔。

三百里。

从京城到三屯营三百里。

不过好在对镇南王来说只是小事而已。

而他后面的许显纯和曹文耀则迅速接头做好计划。

前者撒出人去召集自己信得过的锦衣卫以壮大声势,虽然锦衣卫里被安插了不少乱七八糟,但绝大多数还是听他话的,而后者直接命令骑警队各部准备,反正京城防务本来就是他们为主,也根本没有什么需要顾忌的。很快他们的各项准备完成,到天亮时候京城的人们就愕然发现,一支浩浩荡荡而且全副武装的队伍出现在了崇文门里大街上。

为首的正是昨天搅得京城暗潮汹涌的北衙掌印许显纯。

他后面是数百名锦衣卫。

而这些锦衣卫中间是两个醒目的囚车,一个囚车里面是这两年堪称炙手可热的内阁大学士冯铨,另一个则是刑部尚书薛贞,这两个朝廷大员的脑袋后面分别插着木牌,木牌上书弑君逆党首犯和他们的名字。两人都穿着囚服,而且看得出都受刑过,薛贞精神头还略微好一点,但冯阁老就完全可以说是奄奄一息了,不过两人都没法说话,嘴里塞着东西呢。

而在两个囚车后面还跟着好几个带枷的犯人,同样一个个垂着头精神萎靡恍如药渣。

在冯铨和薛贞的囚车上,还各自站了一个锦衣卫,捧着供词宣读他们的罪行……

这个就解释人们的疑惑了。

毕竟眼前这一幕还是很夸张的。

天启被下毒是这段时间民间传言几乎断定的,那些闲人们茶余饭后的最热门话题,虽然九千岁禁止这样传言,但这种事情哪能禁得住,甚至一些细节都被脑补成无数版本,只不过猜不出是谁干的而已,甚至还有士绅造谣说是镇南王干的呢!

不过京城百姓们对此嗤之以鼻。

谁不知道镇南王和皇帝的感情,再说以镇南王的本事真想害死皇帝,那皇帝也根本不可能还撑到现在。

如今真相终于大白了。

居然是冯阁老啊!

冯阁老,薛尚书,霍都宪,居然是他们干的啊!

这样就对上号了。

毕竟要弄死皇帝首先就得有动机才行,这些家里都做盐商,可以说受新政影响最大的的确最有动机,而且昨日九千岁突然杖毙陆荩臣,虽然他是秘密的,但皇宫里有个屁保密,紧接着就传了出来,这样完全就可以和这件事对起来了,话说陆公公可是霍维华小舅子。

还有传说中风死在宫里的魏阁老……

话说魏阁老因为心忧陛下而中风暴毙这种事情还是有些夸张。

九千岁都没中风呢!

就凭他对皇帝的那点感情居然会中风还中风到暴毙?他就是一不小心得马上风的可能,都比他因为担忧皇帝而中风的可能性大,话说昨天晚上可就已经有传言了,魏阁老脖子上都中风到见骨头了。

这是哪门子中风?

这明明就是九千岁在秘密行家法,在亲手处决这些涉及此案的阉党了。

弑君啊!

简直丧心病狂。

话说天启在老百姓心目中虽然不是什么圣主明君……

其实老百姓对他没印象。

皇帝陛下一般不露面,京城的百姓知道九千岁,喜欢镇南王,就是孙承宗都比他有存在感,但这个皇帝在位这些年,京城的日渐繁荣也是显而易见的,更兼扫平建奴的武功,每年赏赐民间地瓜的慈善,搞科学带来的新事物。包括据说破解天雷奥秘的玄幻色彩,都让他相比他爹和他爷爷有些形象鲜明,虽然平日对他没印象,但知道他被人下毒谋害后,百姓们却突然发现这个皇帝还挺不错的。

这样一个好皇帝,居然被这些乱臣贼子毒害?

简直令人义愤填膺。

很快骂声就出现,甚至开始有人扔石头,倒霉的冯铨二人在囚车上惊慌地晃着脑袋躲闪,但仍然免不了挨上,很快就被打的脸色见血……

“乡亲们,看看吧,看看这些乱臣贼子!”

许显纯还在鼓动。

他并不介意老百姓们拿石头砸死这俩,反正口供已经在手了。

“就是他们,阴谋毒害陛下,就是他挑拨离间,害得镇南王至今无法进京,幸亏老天保佑,让锦衣卫发现他们的逆行,今天我就押他们去承天门,押他们去见九千岁,去见皇后,去见陛下!”

他高喊着。

然后周围立刻一片叫好声。

很快就有人挤到锦衣卫中间,拿着鞋子去抽两位大员,还有人拿着棍子从囚车空隙往里戳,甚至还有人拿着秽物往他们脸上扔,话说他们算是提前享受到了圆嘟嘟的待遇。好在他们引林丹汗南下的内容并没读,否则的话这两人真有可能被愤怒的百姓砸死,即便这样也很快面目全非。

这支特殊的队伍就这样在两旁人们的混乱中,沿着崇文门里大街向前。

两旁的巡警早就出现,不过他们是肯定不会管的,这是锦衣卫办差关他们屁事,至于内情如何同样也不关他们的事,许显纯还是北衙掌印这就足够了,锦衣卫和巡警队算起来前者高于后者,巡警队和过去的五城兵马司一样,在锦衣卫需要时候是要配合工作的。

再说锦衣卫后面还跟着骑警队呢。

骑警队的老大曹文耀骑着马和许显纯并行,后面那些作为这座城市目前最强武力的辽东铁骑,一个个穿着明晃晃半身甲,带着火枪拎着长矛列队跟随,这些来自辽东的百战老兵,在这座城市已经近一年,早就用他们的强悍战斗力建立了绝对的权威。

他们面前全都得老老实实的。

这还管个屁!

维持好秩序就行了!

小角色们不要掺和这些神仙打架的事情。

很快前面几个文官匆忙挤出人群,一个个愕然地看着这一幕,有一个还试图上前质问,然后许显纯一挥手,前导的骑警直接拿长矛把他推到一边,许掌印笑眯眯地举着自己腰牌晃动,剩下几个文官秒懂,锦衣卫办差,谁也无权干涉。别说是他们,孙承宗来了也没用,人家是直接代表皇权的,除了圣旨没有其他能够干涉的,甚至田尔耕来了也没用,北衙掌印不需要听锦衣卫掌印的,这些文官们乖乖让开道路,也有的赶紧转头去报信。

这个就随他们便了,许显纯又不在乎这些。

有骑警队的三千铁骑镇场子,他根本不需要理会别的。

就在他们到达崇文门里大街与东长安街交叉口,然后转向西直奔长安左门的时候,提督警察局太监葛九思带着大批巡警阻挡在了前方……

“葛公公,锦衣卫办差,请让路!”

许显纯笑着说道。

葛九思目光深沉地看着他。

然后两人就那么对视着。

葛九思的目光转向许显纯身旁的曹文耀,后者笑眯眯地将手放在短枪上,这时候骑警队已经淘汰转轮打火枪,全部换成了燧发短枪,看着曹文耀的动作,葛九思最终默默地挥了挥手,他后面的巡警忙不迭让开,很显然已经等待这个命令很久了。

“许掌印。曹副将,你们可是真给了九千岁一个惊喜啊!”

葛九思缓缓说道。

“葛公公,逆党毒害陛下,阴谋危及社稷,惊倒是的确够惊的,但这喜就不对了吧?”

曹文耀笑着说道。

“是咱家失言了!”

葛九思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说完他同样默默退到一边,许显纯两人笑着从他面前走过,然后是冯铨两人的囚车,囚车上的冯阁老挣扎地朝他唔唔着,但葛公公都懒得看他一眼,两人交情匪浅归交情匪浅,葛公公还不至于蠢到帮他。就在后面锦衣卫和骑警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经过的时候,葛公公默然转身,什么废话也没说,径直钻进人群消失了。

这局势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这得赶紧去告诉九千岁才行。

然后下一个出场的是鹿善继。

刑部鹿侍郎根本没啰嗦,挤出人群站在那里看清这边情形后,很干脆地接过家奴递上的缰绳,然后骑上马向着长安左门狂奔而去,他也得赶紧去内阁告诉孙阁老。而就在这一刻不只是他和葛九思,整个长街两旁无数人匆忙离开,或骑马或奔跑,分别奔向这座城市的一处处官衙一座座府邸。整个京城恍如被戳开的马蜂窝,无数原本安安静静隐藏在蜂巢里的家伙,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惊动,所有人都在混乱地做出他们各自的反应。

大太监们,文官们,勋贵们……

统统都随着一个个报信的到达,开始手忙脚乱地应对这个变局。

许显纯继续悠然地向前,用他那玩味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一切。

“一不小心玩了把大的!”

他感慨地说道。

“幸好咱们有枪。”

曹文耀笑着拍了拍他的短枪。

“这倒是,有枪就是好!”

许显纯说道。

然后两个混蛋同时大笑起来。

上一章:第六三八章 这是要玩土木堡啊 下一章:第六四零章 雌威
热门: 汉代官场惊悚谜案:鹄奔亭 元帅的炮灰配偶[穿书] 血色迷雾 穿成爱豆对家怎么办[娱乐圈] 王立群读《史记》之秦始皇(上) 玻璃钥匙 枭臣 原始大厨王 罪瘾者 蒋介石怎样失去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