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零章 雌威

上一章:第六三九章 阁老游街 下一章:第六四一章 孙阁老,你想欺人孤儿寡妇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乾清宫。

“他们又在闹什么?”

得到消息的九千岁崩溃一样说道。

葛九思什么也不敢说,只是低着头站在那里。

“万岁爷如何?”

九千岁焦头烂额地转头看着武之望。

后者正在给天启诊脉,皇帝陛下今天早晨还算清醒,但说了几句话之后紧接着又昏睡,虽然昨天九千岁乱棍打死了陆荩臣,这时候药里已经没有毒了,但服了都差不多俩月的毒药后慢性中毒早就毁了皇帝的身体。浑身浮肿就意味着他的器官已经开始衰竭,这种时候以目前的医学水平想救回那真得看天意了,完全超出人力范围,哪怕武之望这些人也已经无能为力。

武老头摇了摇头。

九千岁恨恨地一跺脚,紧接着转身离开,葛九思赶紧跟随,但他们刚出门,就看见一身礼服的皇后殿下匆匆走出来……

“娘娘何往?”

九千岁警惕地说道。

“九千岁,本宫去看看到底是哪些乱臣贼子,居然敢毒害万岁爷?”

张嫣说道。

她手中还领着太子殿下。

这时候的太子殿下已经基本上渡过了小孩最危险的年龄,身体健康面色红润堪称小萌娃一个,因为被圈得太久难得出去一次,看起来心情不错,瞪大眼睛看着九千岁。

“娘娘,外面乱哄哄的别吓着太子殿下,有奴婢出去就行了,再说还不知道事情如何,先别急着断言万岁爷是被人毒害。”

九千岁说道。

虽然张嫣出面似乎没什么,可是九千岁总觉得有些不对,这两天京城发生的这些都不正常,明显有一只黑手在操纵,张嫣和他不是一伙,甚至可以说是明争暗斗的敌人。这种时候张嫣也出去,可是很容易生出意外来,他和孙承宗已经达成一致,但和张嫣可没有达成一致,他不知道面对这种情况张嫣会如何选择。

尤其是张嫣已经断言了弑君,那么这就有点不对了。

她反应怎么这么快?

“九千岁,万岁爷被毒害,本宫与太子难道在宫中坐视?”

张嫣不满地说道。

“娘娘,此案目前还只是许显纯一人之言,锦衣卫平常为邀功屈打成招也是有的,冯铨等人是否谋害陛下,还需三司会审之后才能定案,哪有仅凭着锦衣卫一家之言,就定一阁臣,一都御史,一尚书弑君之罪?”

九千岁恍如拿错剧本般说道。

“那本宫也要去看看!”

张嫣说道。

说完她领着太子就要走。

九千岁犹豫了一下,似乎想下令阻拦,而张嫣干脆抱起太子,示威般向周围那些大小太监们晃了一下,那些大小太监们纷纷低下头。

九千岁叹了口气。

他知道这些人不想和张嫣冲突。

说到底皇帝奄奄一息,随时都有驾崩的可能,人家怀里抱着的是随时有可能登基的储君,他们虽说跟着九千岁当爪牙,可那并不代表着他们对九千岁有什么忠心。这些太监一样都是趋炎附势的,跟着九千岁只是因为能得到好处,但为了九千岁赌上性命就夸张了,一旦皇帝驾崩,太子登基那张嫣就是太后了。至少在这种时候面对她和九千岁的冲突,还是不能出来站队的,这不是以前皇帝好好的,对九千岁言听计从的时候。

人家怀里是很可能用不了几天就登基的。

张嫣颇为得意地看了九千岁一眼,然后抱着太子昂然地走了,九千岁默默跟在后面。

他们刚出乾清宫就看见孙承宗。

实际上不只是孙承宗,内阁三个阁老都在,话说两天时间,内阁就少了两个阁老,这速度也够快的,而且还是一死一囚,这在大明朝也算是罕见了。

“皇后殿下这是?”

孙承宗同样警惕地说道。

他是得到鹿善继报信,但他出去阻拦也没用,锦衣卫又不用听内阁的,必须得九千岁出面才行。

“本宫与太子出去看看这到底是哪些乱臣贼子敢毒害万岁爷!”

张嫣说道。

“皇后殿下,如今外面乱哄哄,别吓着太子殿下,有老臣与九千岁一同出去处置即可。”

孙承宗说道。

说话间他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九千岁。

“孙阁老,您这话倒是和九千岁一模一样啊,你们俩倒是心有灵犀啊,本宫不过是与太子出去看看而已,何来如此多事,难道本宫想做什么还得你们恩准?”

张嫣立刻雌威大发般怒道。

“老臣不敢!”

孙承宗赶紧说道。

张嫣也没跟他废话,抱着太子在宫女簇拥中继续向前,仿佛一个怀抱着大杀器的勇士,说到底她怀里这是太子,储君,皇帝随时可能驾崩情况下谁也不敢惹,说不定下一刻这就是皇帝了。

孙承宗只能跟在后面,继续用目光询问九千岁。

他显然对此不满。

这个女人出去会打乱局面的。

但九千岁也无可奈何,说到底他只是个家奴,哪怕已经九千岁了他也依然是个家奴,而张嫣才是主,人家怀里的才是主人。就像原本历史上他面对崇祯毫无反抗之力一样,他对张嫣怀里的这个小孩,也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至少明着没有。

让太子夭折是一回事,但在明面上他只能遵从。

倒是徐光启饶有兴趣地看着。

老徐在这时候身份超然,毕竟怎么闹都影响不到他。

一行很快走过一道道门,然后登上了承天门,这时候许显纯等人已经到达,并且在城门外的御街上列阵完毕,两旁骑警队的铁骑兵,一个个身上板甲反射阳光。他们中间是许显纯带领的锦衣卫,这些皇权爪牙们正前方是囚车,而在他们两旁,则是无数围观的百姓,甚至还有那些匆忙赶来的官员和勋贵……

不过勋贵不多。

勋贵团的老大张惟贤没露面。

这个政坛老油条,很显然依旧坚持他的明哲保身原则,不到尘埃落定时候坚决不露面。

这属于聪明人。

倒是常胤绪和刘孔昭再次出现。

他俩从南京到京城后,被扔到五军都督府一人领个都督的闲差,基本上就是混日子,不过生活还算可以,毕竟他们在南京的产业除了土地被分,其他并没受到影响,光每年收房租就能保证过上符合身份的生活。但其他那些南京勋贵就差多了,虽然天启从每家挑了一个袭爵,可田产没了,部分房产被强占,甚至一些商铺也都没了,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

搞得京城勋贵一片兔死狐悲。

对镇南王的口诛笔伐一直也没断过,只不过他们都没什么实权,再怎么口诛笔伐也没什么意义而已。

张嫣的出现,让外面的军民迅速沉寂。

皇后殿下在外面露面的次数甚至比皇帝更少,至于她怀里的太子殿下甚至是第一次露面……

“都……”

九千岁上前一步刚要说话。

“许掌印,这就是那些弑君逆贼?”

他身后的皇后殿下突然喊道。

说话间她还把太子殿下尽量举得高一点。

九千岁一脸郁闷地闭嘴。

许显纯和曹文耀赶紧走上前,在下面向皇后和太子行礼。

“回皇后殿下,弑君逆党首犯冯铨,薛贞已然捉拿归案,首犯孙之獬试图逃跑被锦衣卫当场击毙,首级就在此处,首犯霍维华潜逃,臣等正在追捕中,另外尚有更多逆党正在追查。”

许显纯说道。

“看看吧,看看这些逆贼!”

皇后殿下举着太子,然后对着太子说道:“看看他们,内阁大学士,刑部尚书,都察院右都御史,翰林,他们都是世受皇恩,甚至父子簪缨,可谓富贵荣华皆陛下所赐,他们却以毒药来回报陛下。”

“皇后殿下,此案还有许多疑点,以老臣之见还是三司会审。”

孙承宗忍无可忍地上前说道。

他又不傻,这一看就是串通好了的,许显纯的行动皇后知道,现在只不过是演戏而已,目的就是把这些人弑君办成铁案,然后再招杨信进京,至于张嫣为何倒向杨信,这个他倒是一时间还猜不到。不过两人早就勾勾搭搭甚至过去都传出过绯闻,女人在这种问题上一般不好以常理揣测,说不定张嫣就是被杨信以美色迷住了,总之现在张嫣的真面目已经暴露。

她是杨信一伙的。

她是敌人。

“孙阁老,难道这还不够?”

张嫣喝道。

“皇后殿下,此案事关重大,万万不可草率,依照朝廷法度需由三司及厂卫会审,仅以锦衣卫一家之言不宜草率定罪。且大明祖制,后宫不得干政,皇后殿下之愤怒老臣可以理解,但朝廷自有制度,如今陛下病重,太子年幼,一切更不能草率。”

孙阁老很干脆地说道。

“娘娘,孙阁老也是老成之言,左右这人也抓了,就让三司和锦衣卫会审再定夺也好。”

九千岁说道。

“本宫说话不管用了?”

张嫣怒道。

“回娘娘,后宫不得干政这是祖制。”

九千岁毕恭毕敬地说道。

“对,大明祖制后宫不得干政,皇后殿下请回宫歇息。”

鹿善继为首的一帮文官们立刻喊道。

上一章:第六三九章 阁老游街 下一章:第六四一章 孙阁老,你想欺人孤儿寡妇吗
热门: 盐战·终章 战争艺术概论 战天京:晚清军政传信录 曾是壬生狼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 少年侦探2:少年理发师 某平行世界的男神 人类的家园 敌我之间:成在对手,败在队友 和死对头扮演情侣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