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六章 圣旨到

上一章:第六四五章 救驾,敢阻拦者杀无赦 下一章:第六四七章 圣旨是假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成国公茫然地看着对面喷射的火焰和硝烟,在胸前恍如遭到拳头击打的晃动中缓缓低下头,看着他那件雕刻精美的胸甲上多出的洞口。

四周一片寂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同样盯着那个洞口。

然后他的身子缓缓倒向一旁,带着他那一身板甲坠落,砸在铺路的石板上发出一声金属的撞击……

“玛的,都这时候了还想摆你那国公的架子,国公?国公还不是一颗子弹结果!”

曹文耀鄙视地说。

说话间还吹了吹他枪口残留的硝烟。

的确,都这时候还扯什么淡,国公又如何,还不是一颗子弹的事。

下一刻他身后所有部下骑兵同时扣动了扳机,伴随着密集的枪声,一颗颗三十多克重的子弹横扫成国公身后的家奴,尽管因为距离远其实并没打中多少,但这些乌合之众还是瞬间崩溃了。从没有经历过战斗的他们,尽管穿着胸甲,拿着火枪,但也不会变成真正的骑兵,那些勋贵们的理想很丰满,可现实就是这样骨感……

乌合之众终究是乌合之众。

他们也终究不是他们那些横行天下的老祖宗们。

在子弹的呼啸中甚至都没有一个人想起反击,尽管他们转过身抬起手中的火枪扣动扳机就行,但仍旧没有人敢转过身,所有人都在混乱地掉头试图逃跑,还有人干脆扔掉了他们的武器。

话说倒霉的成国公还没咽气呢。

只是肺部中弹的他,还躺在地上惨叫呢,然后他的大军就崩溃了,也不知道依然能看清这一幕的他此时是何种心情……

“成国公附逆,第二队,立刻扫平其党羽。”

曹文耀喝道。

说完他收起自己的短枪。

就在同时他身后打空子弹的骑警们纷纷摘下了自己的鞭或锏。

这些辽东战场上的百战之余几乎没有用刀的,他们从参军开始,就是为了和建奴厮杀而训练,后者的重甲意味着他们必须习惯使用钝器而不是刀。

所有人近战都是鞭或者锏,因为各人情况各自订制,并没有统一的标准,轻的七八斤,重的十几斤,甚至个别力量型的猛将所用超过十五斤,比如曹变蛟那根。长短也没有标准,短的三尺左右,长的甚至有双手用长度接近五尺,全都是优质苏钢锻造,战场上根本不用考虑折断弯曲什么的,还没人的骨头或者盔甲比它们结实。

一队三百名穿着半身甲的骑兵人手一根鞭和锏,催动战马撞向那些已经崩溃的家奴,恍如三百个奥尼尔狞笑着扑向一群娘炮。

“快,进宫救驾!”

许显纯喝道。

但就在这时候,一个红袍的身影出现在了承天门上。

“圣旨到!”

他扯着嗓子喊道。

这是刚刚一起离开的涂文辅,他是乾清宫管事太监,而乾清宫的太监按制度就是穿红的。

下面的混乱立刻暂停,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他。

“圣旨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以落水染病,并非中毒,外间臣民勿疑,今日已见好转,着内阁都察院及六部诸公即刻觐见。锦衣卫及骑警队虽办案有误,然本意出于忠心,此前所为既往不咎,许显纯及曹文耀赐伯爵,另赏骑警队银百万以奖其忠。”

涂文辅高声宣读圣旨。

应该说这份圣旨还是很聪明,知道这时候最重要是收买,先哄住骑警队再说,一百万两啊,算到每个士兵头上高达三百两,这样的巨额赏赐绝对慷慨,而士兵说到底就是为了银子。而皇帝承认不是中毒,也就可以让阉党也罢清流也罢全都放心了,这一页揭过了,不会再因为天启而进行任何调查,虽然这个圣旨大家心知肚明,但重要的是这件事揭过了。

至于召见群臣,就是拉拢孙承宗这些实权派。

无论接下来怎样,是信王替他哥哥暂时监国,等他哥哥自己死,还是干脆给他再添点毒药送他一程,但终归得把实权派们安抚好,先把朝廷恢复正常,再以朝廷来号令天下……

主要是对付杨信。

接下来必然要和杨信打,所以必须把各方利益分配好,才能齐心协力对付杨信。

包括孙传庭,卢象升这些人,他们也一样是可以收买的,孙承宗可以影响孙传庭,辽东将领对孙阁老是尊重的,徐光启可以影响卢象升,卢象升手下那些核心都是听徐阁老的,剩下就是开价多少了。包括其他像四川,湖广,江西及闽粤,同样也就是个开价的问题,天启的新政全取消,税监召回,士绅一体纳粮这种恶政别再提,盐业继续恢复过去,这些开价甩出去终归有用。

甚至就是那些土司,蒙古各部和金台吉这些,也一样是可以收买的,一家每年加一倍俸禄。

他们和杨信关系好无非就是利益而已。

给就是了。

至于说皇帝身体好转则是让民心暂时稳定,毕竟这边怎么闹最后都得是皇帝说了算,而闹的根源还是皇帝快死了,现在皇帝身体好转也就没有闹的基础了……

等都散了再说皇帝又不行了。

病人嘛!

谁还没有个回光返照什么的。

“臣等遵旨,天佑大明,陛下终于康复了!”

孙承宗激动地喊道。

他的确很激动,原本以为又输了的他,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奇迹发生。

至于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爱发生什么发生什么,左右都是老朱家自己的事,阁老是外臣,没必要为老朱家操心,只要还是老朱家就行,他就对得起一个忠臣的节操了。

“假的,假传圣旨!”

许显纯毫不犹豫地吼道。

这个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肯定是假的。

“对,假的,假传圣旨!”

曹文耀喊道。

都这时候了,别说知道信王已经动手,就是不知道也不能答应。

京城的武力就控制在他们手中,还答应这些就脑残了,什么封爵什么银子,回头秋后算账统统都是空,再说他们想要银子还用赏赐?回头随便找个勋贵家抄了都不只一百万,比如地上躺着的成国公,他家抄一抄没有一百万,估计也少不了八十万。

说到底大家都是明白人,秋后算账都懂。

更何况他们幕后是杨信。

知道镇南王已经去叫满桂的大军赶来,还接受这些背叛镇南王,那就是真脑残了,如果真是天启发出的也罢,镇南王对皇帝陛下还是尊重的,他们听皇帝的也能勉勉强强说对,可知道现在这份圣旨是信王发的,还听就是背叛天启,然后镇南王来了还不弄死他们?

银子的确是好。

可有命花的银子才好,没命花的银子算个屁!

“假的,信王和英国公已经抓了皇后和九千岁,又想害死太子,这时候定然已经到了乾清宫,陛下恐怕都已经遇害,一份圣旨而已,还不是随便他们写!”

曹变蛟喊道。

说话间还再次举起太子殿下。

话说太子殿下都麻木了,而且估计憋了很久,就在他举起的同时,一泡尿也紧接着从开裆裤中间喷出,背对承天门的一道弧线还是很壮观,只不过这时候没人关心这一幕。

“尔等不遵圣旨,是欲谋反?需知这京城还有忠义!”

涂文辅喝道。

“这就是你们的忠义?”

曹文耀指着那些崩溃的家奴笑道。

那些骑警已经重新开始殴打这些家奴,真的只能用殴打来形容,别说这些家奴已经崩溃,就是还没崩溃对上这些百战之余,也一样是被殴打的结果。那一根根砸落的铁锏和铁鞭下是一片鬼哭狼嚎,甚至一些聪明的家奴都跳下马钻进围观人群,在哄笑中忙不迭地脱身上铁甲。

这的确很令人忧伤。

涂文辅捧着圣旨,看着这一幕眼神忧郁。

不过他们也不只这一路。

成国公只不过是带领精锐骑兵,首先前来增援承天门,实际上皇城各门都有勋贵带领的家奴涌入,他们正迅速占领皇城,说到底他们人多势众,只要先控制皇城剩下就是继续打呗!

“别听他的,就是他给信王做内应,就是他最先挟持九千岁!”

曹变蛟喊道。

“混账,老夫看你们何人敢抗旨?”

孙承宗怒发冲冠般喝道。

鹿善继等人纷纷附和,一个个正义凛然地怒斥这些骄兵悍将,气节之高尚恍若颜鲁公。

“巡警队,准备,曹将军,若你们再抗旨,就别怪咱家不客气了!”

葛九思喝道。

那些巡警们茫然地拿着枪,作为京城第二大武装力量,他们的总编制五千人,目前全都在城墙上,而且同样燧发枪化,一支支高价购置的燧发枪居高临下,如果真打的话的确很有威胁。这其实也是许显纯二人一直没有进攻的主要原因,他们不在乎那些勋贵家奴,但周围这一圈五千支燧发枪却必须得小心,他们和巡警都是日常一起的,知道这些人野战的确不行,但枪法都算得上训练有素。

不过……

“巡警队的兄弟们,你们是要这些贪官污吏还是要镇南王?”

曹文耀吼道。

城墙上的巡警们瞬间躁动起来。

上一章:第六四五章 救驾,敢阻拦者杀无赦 下一章:第六四七章 圣旨是假的
热门: 分手后又被迫营业(娱乐圈) 伦敦罪:奥运惊魂 暗黑者外传:惩罚 天誓 玻璃之锤 国家发的女朋友 罪案斑驳 终极猎杀(特种兵魂) 十宗罪2 蓝色列车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