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七章 圣旨是假的

上一章:第六四六章 圣旨到 下一章:第六四八章 诸公误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快,瞄准这些逆党!”

葛九思带着一丝不祥的预感,颇有些焦急地吼道。

“开火!”

“快开火!”

……

那些军官们喝骂着。

其中一个还举枪瞄准许显纯,不过却没敢扣动扳机,因为许显纯后面无数枪口对准他,孤零零一个枪口面对一片枪口,他怕自己扳机扣动瞬间就变马蜂窝了。

更何况他也打不中。

而他前面的巡警们却都在面面相觑。

的确,要这些贪官污吏还是要镇南王?

是要这些平日不但克扣军饷,而且还经常鞭打他们,用各种手段压榨他们,连小妾过个生日都要他们孝敬的家伙还是要镇南王?镇南王在的时候可不会贪墨他们一分银子军饷,杨家更是这京城的活菩萨,京城粮价一高,杨家立刻低价卖粮,对那些病残人家,杨家挨门送粮……

杨家做了无数好事。

甚至直到现在,这些本地军户的家人很多还在给杨家做工,靠着杨家吃饭,镇南王在京城的工商业包括医院雇佣大量工人。

而且都是本地军户。

那么是要这些贪官污吏,还是要镇南王?

这个问题不难选择。

“信王与英国公谋逆做乱,成国公及涂文辅,葛九思等人附逆,巡警队立刻拿下这些逆党!”

城墙上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葛九思和涂文辅愕然回头,看着已经拔出枪的田尔耕……

“砰!”

后者枪口喷出火焰。

距离他不足三丈的葛九思额头血肉飞溅,一颗子弹正中他额头,就在死尸栽倒的瞬间,距离涂文辅最近的一个巡警突然转身,手中枪托向外横扫,一下子砸在涂文辅颌下,后者惨叫着向一旁倒下。一个军官还没清醒过来,抬脚就想踹巡警,但紧接着旁边一个巡警调转枪口,骤然响起的枪声中,这个军官猛然倒下,就在同时几乎所有巡警纷纷转身。

那些军官或怒骂或逃跑,但他们身后枪声不停地响起,然后他们的死尸不断倒下,而田尔耕却上前一步,以最快速度从涂文辅手中夺过了圣旨。

他迅速扫了一眼……

“圣旨是假的,没有行玺!”

他举起圣旨吼道。

下面一片哗然。

也就在同时田尔耕的手一抖,圣旨紧接着掉落,正好掉在葛九思面前的鲜血中,然后一个追杀军官的巡警躲闪不及,直接把圣旨踏在脚下,本来就被鲜血泡透的圣旨,随即变得面目全非……

好吧,行没行玺已经不重要了。

“有,有玉玺!”

涂文辅尖叫着。

不过他下颌挨了一枪托,说话口齿不清,根本没人听懂,而且旁边一个锦衣卫毫不客气地举枪对准他脑袋扣动扳机,可怜的涂公公转眼间步了葛九思后尘。

而此时承天门前早就已经乱了套,许显纯和曹文耀带着锦衣卫和骑警队直冲城门,孙阁老等人悲愤欲绝地尖叫着,徐阁老带着他一帮子赶紧躲向一旁。而桥南长安左右门处,骑警队依然在殴打勋贵家奴,勋贵家奴在往南边御廊跑,御廊甚至中间御道上,全是那些混乱躲避战场的百姓。

整个承天门前人声鼎沸,根本已经没人关心城墙上。

再说也没必要在意。

田掌印此前可是和葛九思站在一边的,现在连他都说圣旨是假的,那这圣旨肯定就是假的,既然这是假传圣旨,那之前那些都是骗人的,就是这些逆党害怕忠臣们救驾,故意假传圣旨试图哄骗忠臣,为他们的弑君逆谋争取时间……

这样看皇帝陛下说不定还没死。

许显纯和曹文耀率领的骑警队就这样从承天门汹涌而入,沿着城内宽阔的御道直冲端门。

“快去救驾!”

田掌印拎着短枪满意地说道。

部分倒戈的巡警在锦衣卫带领下迅速沿城墙冲向皇宫。

不过这时候站在高处的他,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午门处有人在登城,田掌印也是狡猾如狐的,一猜就知道这肯定是信王的人。

那里已经开始布防。

许显纯等人的进宫不会顺利的。

而且不只是午门,举着望远镜的他甚至能看到午门东边的角楼上,也已经出现了布防的身影,也就是说整个宫城部分,基本上已经被城内的人控制,对方的兵力并不弱,甚至从数量上并不比这边少。

“都是一群蠢货,连自己的对手多么厉害都不知道,就一个个利令智昏地跳出来,不就是点银子和田地,难道还能比全家人的命更重要,与国同休,这下子算是休矣!”

他感慨着。

既然英国公,成国公,另外还有在另一边率领家奴的恭顺侯吴继爵,这三家勋贵都带着家奴加入这场政变,那么其他勋贵肯定也都参与了,这是京城勋贵团的同谋。其实他和许显纯都算勋贵,只不过和这些比起来低一些,他爷爷是万历朝收复松山的兵部尚书田乐,他是祖荫的锦衣卫世职,理论上也算是勋贵,但和这些比起来差些。

作为镇南王的老朋友,他比这些都完全被锦衣玉食泡成废物的勋贵,更清楚他们要挑战的人是何等可怕。

和杨信斗……

最后都不知道会怎么死啊!

他是不会那么蠢的。

“徐阁老,逆党不只一伙,宫里面更多,且已占据午门!”

他趴在女墙上朝下面喊道。

徐光启颇有些忧郁地抬起头,这个混蛋是要他出头,以徐阁老的智商当然明白这是整个勋贵团的合谋,是以张惟贤为首的勋贵团合伙鼓动信王搞政变,既然信王已经进宫,那么当然要控制午门,也就是说皇宫的交战不可避免。所以这边需要一个首领,一个身份足够主持大局的,而他这个阁老……

“恺阳?”

他捋着胡子寻找替死鬼。

然而那边孙阁老忧伤地仰望天空,仿佛一个失恋的诗人,明显没有听到他这深情款款的喊声。

徐阁老只好长叹一声。

“田掌印,先守住承天门,宫里的事交给许掌印,咱们别让逆党夺了承天门即可,另外关闭内外所有城门,没有老朽的手书任何人不得开城门,既然逆党已经召顺化王进京,那难保何时会到,此事才是关键。城内这些逆党无足挂齿,既然他们已经占据皇宫,那还得先探明陛下生死再说,只要顺化王的大军进不了京城,这些逆党终究好对付。”

徐阁老说道。

这的确是关键,单纯以城内勋贵的实力,根本可以说无足挂齿,真正可怕的是林丹汗的大军,他进城这边就大事去矣。

“下官手中只有锦衣卫……”

田尔耕略一犹豫说道。

“巡警队就无需管宫里了,你挑选亲信,带着巡警队分驻各门,老朽这就去请方中涵,然后由方中涵出面组织城内青壮,准备登城守卫,左右武库里军械不缺,工部尚有一批新制的枪炮。”

徐光启说道。

以他的智慧当然明白,这一切是有幕后黑手的,虽然信王夺位的确属于突发事件,但许显纯和曹文耀这些可不是突发的,这明显是背后有人指使的,而指使之人不用说也是他外甥那个好兄弟。徐阁老没必要在这时候出来担当重任,反正他地位超然也不用献媚杨信,这时候跳出来主持大局很容易被士绅骂成奸臣……

徐阁老还是很在意自己在士绅中的名声的。

既然这样那就让方从哲出来吧。

反正是他侄女婿的事,他不顶骂名谁顶?

现在的关键是林丹汗,城里面的事情好说,宫里皇帝反正已经落入信王的手中,要弑君这时候早就弄死了,没必要太着急,关键就是京城防御。方从哲身份特殊,既是杨信叔丈人又是十几年的首辅,在京城的威望足够,由他出面组织城内青壮。然后把各处仓库囤积的军火拿出来分发,多了不说,这京城五万军队可以拼凑,再说杨家还有一堆雇员,这些都是有军事训练的,还有京营那些虽然没什么战斗力,但放屁还添风呢!

实际上他们主要是士气问题,但要是承诺招杨信回来,应该也就足以振奋士气了,徐阁老知道这些军户想要的是什么。

以骑警队和巡警队为核心,杨家雇员为骨干,加上京营和临时征召的青壮足够守住京城。

只要守个几天就行。

说到底林丹汗实力有限,十万大军明显夸张,估计连五万都困难,而新城那边杨家的家丁,满桂的精锐骑兵,全都能够在五天内赶到,仅仅这些人就足够让林丹汗知难而退,至于以后就以后再说吧,反正杨家家丁进城,那也就没有别的可能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局面比土木堡时候轻松多了。

说完他看了看旁边,曹变蛟还抱着太子靠墙根坐着呢!

很显然他也累坏了。

倒是尿完了的太子殿下恢复了正常,很有兴趣地拖着他那根沾满脑浆的沉重铁鞭试图抱起来。

“曹将军,你得护送太子与老朽去方阁老府上。”

徐阁老说道。

曹变蛟立刻起身,顺便把太子又抱了起来。

上一章:第六四六章 圣旨到 下一章:第六四八章 诸公误我
热门: 最强妖兽系统 帝国的坟场:阿富汗战争全史 雪地上的女尸 民国之文豪崛起 夜夜夜惊魂(第2季) 一寸河山一寸血04:万里烽烟 四魔头 别跟将军作对了 完美无瑕 大道争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