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四八章 诸公误我

上一章:第六四七章 圣旨是假的 下一章:第六四九章 歪脖树,又见歪脖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曹变蛟立刻率领一队骑警,护送徐阁老和太子前往方从哲家,至于孙阁老和他那些亲信……

他们还在伤心。

其实混乱中也没人关心他们。

就连田尔耕都没兴趣搭理这些手中没有武力的家伙,田掌印以最快速度挑选亲信,带领一队队巡警赶往各处城门,总共五千巡警,分配到内九外七再去掉中间三个,总共十三座城门后,一座城门上差不多四百,这就足够守住城门了。

实际上还有大量青壮年,或者京营的士兵跟随一起……

其中应该有杨家的。

不过这种时候已经不重要,反正早晚也得招杨家家丁。

十万蒙古骑兵啊!

虽然知道这数字肯定有夸张,但对于京城的百姓来说,也很清楚林丹汗大军进城的后果,这种时候皇帝反而不重要,守住京城才是最重要。

皇宫内的战斗同样打响……

“大炮,我需要大炮!”

许显纯吼道。

他前面的午门已经完全被勋贵的家奴们控制,想强攻仍旧不易,正面高耸的五凤楼和两侧向外延伸出的双阙,共同组成一个强大防御体系。勋贵家奴可都是带着火枪的,之前那些是潜入,但他们可是正经地奉旨进宫防守,虽然他们手中的圣旨可能墨迹未干,但上面的玉玺是真的。

不过这些家奴枪法很烂,虽然朝廷已经解禁民间对火器的持有,所以这些勋贵私藏火枪不算什么,但也只是偶尔带着家奴出去打个猎放几枪而已。

会用。

但枪法烂装填慢。

唯一的优势就是他们在一座十几米高的坚固要塞上。

“城里那些小炮哪能轰得动午门!”

曹文耀看着对面午门城墙上不断向外喷射的火光和硝烟皱着眉头说道。

骑警被压制在了午门前。

这里同样是一个封闭的环境,后面是尚宝局,六科直房之类,左右是城墙,各有一道门通向外,也就是左右阙门,这两道门并没有被控制,实际上也不需要控制。出去后还得面对宫城墙,尤其是前面的广阔河面,只是现在这道河面已经结冰可以直接通过,或者可以从外面向城墙强攻,就是……

“玛的,找梯子来,一鼓作气,我就不信还能被一群废物挡住!”

曹文耀吼道。

的确,没必要太麻烦了。

这种进攻就是拼谁更勇猛,指望那些射速缓慢的火绳枪能有用就扯淡了。

后面的梯子立刻送过来,同时跟来的还有部分青壮,或者说杨家的家丁们,当然,现在他们就是激于对皇帝忠心主动前来助战的义民,而且他们还带来了曹文耀最需要的东西……

“放!”

曹将军亢奋地吼道。

他面前一排掷弹兵举着射雷枪对准左阙扣动扳机。

这是好东西。

这东西原本京城是没有的,工部没有制造的,只有新城那边杨家的军火工厂能够生产,但京城的军队也没有购买装备的,至于如何出现在京城,这个问题就没必要研究了。总之几十枚带着火光的手雷随着枪声飞出,转眼飞到左阙城台上,在那些勋贵家奴中间和他们身后的方亭处炸开,那些家奴瞬间一片混乱,紧接着第二批掷弹手上前,转眼间第二轮手雷飞出。

而就在这同时,那些下马的骑警开始抬着梯子冲向左阙,就在上面勋贵家奴的混乱尖叫中,把一张张梯子搭上,然后开始迅速攀爬这十几米高城墙。偶尔有胆大的家奴开火射击,骑警零星坠落,但这种战斗的烈度和辽东没法比,对于这些百战之余的老兵来说,最多相当于苍蝇骚扰。

话说这些可全是真正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进攻建奴那些山城时候后者可都经常战斗到最后一个。

那才是战斗。

这顶多也就是个斗殴。

而且上面已经被手雷炸乱,紧接着第一个骑警登上左阙,这家伙看着依然乱做一团的对手,发出一声很亢奋的吼叫,拎着铁锏直冲过去。

一个胆大的家奴举着火绳枪,哆哆嗦嗦地还想瞄准。

那骑警手中铁锏瞬间飞出,十斤重的铁锏正中他脑袋,倒霉的家奴连惨叫都没发出,就在脑袋上的鲜血迸射中倒下。那骑警上前一步,捡起火绳枪对准前方扣动扳机,在对面几个已经开始逃跑的家奴尖叫中,倒提着打空了的火绳枪,就像拎着一根大棒般狂砸过去。

后者彻底崩溃了。

几乎同时右阙也出现了第一个登上城台的。

同样的结果。

在手雷爆炸中已经乱做一团的勋贵家奴们,在骑警登城,并且抡着铁鞭或者铁锏冲向自己的一刻,就毫不犹豫地崩溃了。

没有一个敢于迎战的。

所有人都在逃跑,连那些负责指挥的都一样,实际上他们跑的更快。

“居然还想靠着这些乌合之众搞政变,真不知道谁给他们的勇气,蠢到如此地步,他们的老祖宗都能被气的从坟里爬出来啊!”

曹文耀感慨着。

“不然怎样?

做下一个魏国公?

他们自己心里有数,一个个都是富可敌国的,随随便便一个爵臣家抄没,都够朝廷维持俩月,如今不是从前了,江浙归了大王,陛下也罢,朝臣也罢,统统都少了最大的钱袋子,想要维持下去只能从别的地方捞,但这柿子肯定得捡软的捏。

这京城还有谁是比他们更软的柿子吗?

这京城还有比他们更肥的羊吗?

他们不趁着这个机会动手,早晚会等到别人的刀子,就算镇南王不来,难道朝廷就能忍住,看着身边这一堆肥羊不下手?九千岁早就吩咐了,要锦衣卫留意着这些勋贵,以防备没钱时候宰一个先撑过去,过去有镇南王在外面每年宰肥羊送银子进内库,现在没有了这个进项,九千岁只能自己动手。

可他的刀不够,宰不动那些真正有钱而且有实力的,但宗室和勋贵是他能宰的动的。”

许显纯笑着说道。

勋贵们其实早就已经开始做准备。

毕竟有南京那帮的先例,尤其是有南京那帮抄出的银子,他们知道在这样的收益面前,就是天启也早晚忍不住,所以勋贵们都在购买武器武装家奴,这些都是尽人皆知的。但没有林丹汗的南下,他们也没有胆量动手,九千岁也清楚这一点所以才对勋贵疏于防范,他看来勋贵们这不过是自保而已,哪天他缺钱的时候还能有个让他顾虑的能力……

以前的勋贵可是什么都没有。

那真就像是一群小肥羊,就连个顶人的犄角都没有。

在九千岁看来,这不过是这群小肥羊在长犄角,但他真没想到这些小肥羊长了犄角后居然认为自己已经是野牛了。

更重要的是他没想到自己的亲信们都会背叛他。

说到底他还是高估了自己这个集团,被那些吹捧的声音迷惑了。

最终当这些背叛他的亲信,与这些长了犄角的肥羊联合起来时候,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一下子满盘皆输,不过这也正好便宜了杨信,要不然他还不好完成他对京城的控制,现在完全没有需要在意的了,只要趁着这个机会完成对京城的清洗,他就可以快快乐乐做曹操。

呃,镇南王乃是忠臣。

镇南王岂能做对不起皇帝的事情……

“大王,午门被攻破了!”

王承恩惊恐地冲进乾清宫尖叫着。

恍如原本历史上十七年后,他跑进这座宫殿告诉崇祯广宁门被攻破了。

“呃?!定国公何在?”

信王愕然惊叫道。

他也像原本历史上十七年后喊成国公何在时候一样。

定国公徐希是负责守住午门的,不只是他,还有镇远侯顾肇迹和西宁侯宋裕。

“跑了,全跑了,这些狗东西嘴上吹得天花乱坠,说什么都是他们祖宗打下的天下,如今还得靠他们来拨乱反正,什么家中奴仆都是祖上旧人,家传的好武艺,巡警队都是京城军户,世代隶属他们旗下,有他们可保无虞。结果巡警队全倒戈了,他们的家奴被撵的像兔子,午门那么高都能让骑警爬梯子攻上去,奴婢数着总共打倒骑警不足十个,一个骑警就能撵着上百家奴暴打。

定国公第一个跑的。

镇远侯和西宁侯紧跟着跑了。”

王承恩擦着眼泪一脸悲愤地说道。

“诸公误我!”

信王哀叹一声。

就像原本历史上他哀叹群臣误我时候一样。

紧接着他将目光转向了张惟贤,当然,不只是张惟贤,还有好几个参与的侯伯之类也都在这里,至于九千岁和张嫣,这时候还囚禁在天启那里,皇帝陛下依然在昏迷中,连同一直在那里的武之望,这些都囚禁在一起。说到底信王和张惟贤这帮目前也有点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把天启直接弄死,他们的原意是先把孙阁老等人招来,确定好利益分配之后,局势完全稳定了,再让皇帝陛下皆大欢喜地驾崩。

但现在……

“英国公,这就是你们的计划?”

信王殿下愤怒地质问。

上一章:第六四七章 圣旨是假的 下一章:第六四九章 歪脖树,又见歪脖树
热门: 狙击生死线 席卷天下 大唐理工学院 锦衣为王 异邦骑士 只爱陌生人 帝国政界往事:大明王朝纪事 瞪谁谁变猫[综]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 续巷说百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