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一章 信王之野望

上一章:第六五零章 陛下,您怎么醒了? 下一章:第六五二章 鸡血疗法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信王……

信王正在逃亡中。

夜晚的寒风中,穿着一身旧青衫的信王殿下,战战兢兢地看着他身后不断走过的青壮,而此刻陪伴他的只有王承恩。

他们身后远远可以看见的德胜门在炮火中明暗不定。

林丹汗的大军正在连夜强攻。

这位大明顺化郡王,总计带来了四万大军,两万五千察哈尔骑兵,一万五千杂牌,包括朵颜苏布地部,被吞并的东土默特部分属民,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土匪。长城外的热河群山中,常年游荡着上万土匪,这些人没法搞清身份,关内逃户,逃亡的牧民,逃兵,总之乱七八糟,这些人因为林丹汗的南下,基本上都被吸引进他的队伍。

这支庞大的骑兵军团在顺天巡抚刘诏的故意放行下,势如破竹般从白马关涌入长城,然后一路狂奔抵达京城,在略微准备后,立刻开始了对京城的强攻。

他们不知道城内的事情。

在林丹汗看来,城内的同谋肯定已经做好了接应的准备,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强攻,以便给这些人制造机会,所以这支穷饿之虏,恍如一群扑到羊圈外的饿狼般,瞪着血红的眼珠子直扑高耸的城墙……

城墙里面有一切。

银子。

粮食。

甚至女人。

只要打开京城,他们就可以得到一切想要的东西。

没有攻城器械?

有梯子就行!

都这时候了,谁还顾得上考虑这种小事啊,反正护城河早已经冻结实了,直接踏着冰面就能冲击城墙,剩下就是一鼓作气了。

最终这个夜晚,这座古老的城市再次迎来战火,无数就像饿疯了的狼群般的乱七八糟们,疯狂地抬着梯子踏着坚冰冲过护城河,然后向着德胜门进攻。而守城方在临危受命的方阁老亲自指挥下,依靠着巡警队和那些杨家雇员,京营的士兵,在城墙上拼死抵挡,枪炮声响彻夜空,火光染红德胜门。

就在德胜门激战的同时,骑警也同样在城内大肆搜捕。

之前大量逆党逃散。

不仅仅是信王殿下,那些参与政变的勋贵多数都逃散,这些家伙都是本地人,想逃跑躲藏并不难,骑警队一边把所有勋贵家封门,一边在城内大肆搜捕。

战斗也不时发生。

毕竟这些逃跑的家伙不少都是带着武器的。

总之这个夜晚,京城可以说无人入眠……

“大王,如今咱们还有何处可去?”

王承恩说道。

“若此时我进宫……”

信王欲言又止。

“大王,此时您别说见九千岁,就是皇宫您都进不了,之前奴婢劝您之时尚有一线生机,但如今就没有一丝生机了。别说九千岁和皇后不可能在此时放过您,让太子登基多变数,就是曹文耀和许显纯手下那些,也不会让您活的,您此时公开露面,不出一分钟就得被害死。此时若依奴婢唯有找个隐秘处躲起来,再找机会去孙阁老那里碰碰运气,若运气好,孙阁老说不定能救咱们,若运气不好,奴婢也就只能在黄泉路上继续伺候您了。”

王承恩说道。

之前是之前,之前还有挽回的余地。

现在还有个屁啊!

现在皇帝已经再次昏迷,估计是撑不过去了,就是气也差不多气死了,而张嫣有曹文耀和许显纯这些人的武力支持,那么太子继位是毫无悬念的,但既然太子继位,那么信王这个野心勃勃而且已经动了手的叔叔就必须弄死了。

也不用公开动手。

这时候只要信王一露面,紧接着就会被自杀的。

倒是孙阁老那里多多少少还有一线希望,但也仅仅是一线希望而已,因为这取决于孙阁老是否想继续斗下去,如果孙阁老选择了屈服,那么第一件事也是卖他们,总之……

“这些逆贼!”

信王殿下悲愤地哀叹……

“快,抓住他!”

蓦然间一声高喊。

信王殿下吓得一哆嗦,王承恩急忙把他推进阴影,紧接着一个熟悉的面孔带着几个家奴惊恐地跑过,随即他们身后骑警出现,马背上的骑警手中短枪纷纷喷出火焰。这几个人惨叫着倒下,很快骑警冲了过来,如狼似虎般下马把他们按住,重伤没有医治必要的直接一锏敲死,包括那个他们认识的在内只是轻伤的,统统铐起来拴在马后面。为首骑警很随意地往信王藏身处看了一眼,王承恩护住信王趴在阴影深处,靠着一颗大树遮挡住身体。

那骑警随即转过头,和他那些手下带着战利品离开。

信王二人长出一口气。

“是怀柔伯。”

王承恩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些逆贼!”

信王殿下再次恨恨地说道。

当然,他说的不是怀柔伯,后者是率领家奴从东安门进皇城,然后去增援午门的,但还没到午门就已经被攻破,正好撞上了进宫的骑警,被曹文耀直接冲散,混乱中四处躲藏不知道怎么被揪出来的。

其实之前那些参与政变的勋贵多数都是这样。

他们用他们那些养尊处优,从来没有经历过任何磨难的头脑,仿佛一群畅想未来的大一学生般,制定了他们认为精妙的计划,并且满怀信心地付诸行动,但行动开始后才知道,他们只是一群刚刚长出一点犄角的小羊羔。然后面对着黑暗的森林和无数豺狼虎豹,他们瞬间就崩溃了,崩溃的很彻底,崩溃到骑警们想抓出来都的费一番工夫。

王承恩悲哀地拉着信王殿下的袖子,带着他小心翼翼地钻出藏身的阴影,但就在他们踏出的瞬间……

“什么人?”

突然间一声怒喝。

两人吓得差点坐地上,王承恩战战兢兢地转过头。

“王公公?”

一个让他胆战心惊的声音响起。

王承恩哆哆嗦嗦地看着不远处,那里十几个手持武器的青壮,正在一处巷口看着他们,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手中拿着一支短枪,正在意外地看着他。

“徐,徐掌柜。”

王承恩说道。

他遇上熟人了,这样的概率其实很大的。

信王殿下疑惑地看着他们。

就在此时一阵马蹄声传来,那个徐掌柜看了看信王,脸色立刻一变,紧接着向他们一招手,王承恩立刻醒悟,拉着信王急忙走过去,徐掌柜向手下使了个眼色,这些手下立刻把他们挤在中间,就在同时一队骑警出现,为首地看了他们一眼……

“徐掌柜,这是去哪里?”

为首骑警说道。

“李队长,兄弟去外城,如今城里乱哄哄的,颇有些趁乱盗抢的,外城的货别被盗了。”

徐掌柜拱手笑着说道。

骑警看了看他身后的伙计,王承恩和信王在人群中低着头,他估计和徐掌柜有些交情,紧接着招呼手下走了,徐掌柜长出一口气,也没多废话,直接朝后面一招手,这支小队伍继续向前。信王和王承恩被他们挤在中间,尽管一路之上遇到不只一队骑警,甚至还有带着青壮增援德胜门的官员,但却都没发现他们,很快他们就这样到了宣武门。

宣武和崇文两门都没关闭,毕竟目前林丹汗主攻德胜门,最多在安定门一带也有些战斗,但其他各门都没事,而外城是内城的物资仓库,短时间内还没有关闭的必要。

徐掌柜门路颇广,在宣武门并没遭到严格检查。

信王和王承恩依然在他们保护中,轻松通过了这道城门,然后进入外城并进了徐掌柜的仓库。

“小的徐良拜见大王!”

徐掌柜把门一关,直接转身向着信王行礼。

“徐义士快请起。”

信王激动地赶紧扶住他。

话说信王殿下真的很惊喜,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还会有这样的奇迹,由此可见这正义人士终究是存在的。

“大王,徐义士乃陕西商人,咱们府中采买多从这边。”

王承恩解释说道。

“大王就如徐某衣食父母,此时徐某若坐视大王遇害,那岂不是枉为人,不过这京城还是不能待了,骑警正在阖城搜捕,只是如今正在交战,顾不上查的太过仔细,一旦击退顺化王,那时候少不了要挨门挨户搜的,小的这就准备一下护送大王连夜出城,只是不知道大王接下来欲何往?”

徐掌柜说道。

“如何出城?”

王承恩疑惑地说道。

“王公公,这京城的城墙的确高峻,但对我们这些商贩来说,想出去还是很容易的。”

徐掌柜笑着说道。

信王和王承恩疑惑地看着他。

“大王,像小的这样经商的,难免要卖些违禁品,城门是走不得,那就只好半夜翻城墙往里背了,不只是小的,实际这京城夜晚,有的是翻城墙进出的,只需要找几个身强力壮的,背着大王翻墙出去即可。”

徐掌柜笑着解释。

好吧,这的确是京城夜晚一景。

别说是外城这种也就六七米高的,就是崇文门一带的内城墙,在咱大清时候每天晚上走私的都络绎不绝,只不过那时候主要运酒,崇文门税关酒税重,大量走私商都是晚上翻墙背酒进内城,摔死的也大有人在,当然,这一点就没必要让信王知道了。

“只是大王想好去哪里了吗?”

徐掌柜问道。

信王和王承恩面面相觑,他们真不知道去哪里,找林丹汗肯定不行,那样最多也就是当个傀儡。

“大王,小的倒是有一点愚见。”

徐掌柜说道。

“徐义士请讲。”

信王说道。

“如今京城已经没有指望了,镇南王进京已成定局,但天下士绅都不喜欢镇南王,只是缺少个带头的,大王此番锄奸不成反遭其害,虽说有些遗憾,但却也让天下士绅看到了大王的决心,左右事已至此,大王何不索性举起义旗?咱们出城后直奔保定,保定巡抚张凤翔乃山东东昌人,素来主张武力讨伐镇南王,必然会支持大王义举。

顺化王既然轻易至此,则顺天,宣府两巡抚必然同谋。

大王已有三巡抚之助,再加上顺化王,这北直隶除京城外,其他各地可以说尽归大王掌握。

山东,山西,陕西及河南,甚至四川,湖广,江西,各地督抚尽皆视镇南王如仇敌,只是陛下不愿意与之决战,若大王举起义旗,则此辈定然响应,大王背靠大半个大明之助,何忧不能为国锄奸?陛下病情危重,恐怕驾崩已在目前,这是尽人皆知,而皇后与镇南王早有秽闻,此次镇南王又指使其党羽助皇后,焉知不是欲行鹊巢鸠占?

大王乃陛下亲弟,岂能坐视这大明江山落入外人之手?

至于卢象升,孙传庭二人,终究还是忠于陛下的,所需者仅仅是解释清楚而已。”

徐掌柜说道。

“徐义士,这些你是如何想到的?”

王承恩惊愕地说道。

“王公公,徐某虽不过一介商贾,但也知道这忠义二字。”

徐掌柜一脸大义凛然地说道。

“徐义士以商贾之身尚知忠义,小王身为陛下亲弟,又岂敢逃避职责,那妖妇与杨贼就是因秽行败露,故此才不择手段,诬陷忠良,策动兵变,小王与诸位爵臣不忍太祖江山为这对狗男女谋夺,故此不得不起兵欲营救陛下,只可惜功败垂成。但小王与其势不两立,一切就依徐义士之策,咱们出城去保定,然后公开这对狗男女的罪行,再号召天下忠义共诛此贼!”

信王激动地说道。

旁边王承恩都看傻眼了,在他崩溃一样的目光中,信王和徐掌柜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一个时辰后,就在北边德胜门激战正酣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右安门以东的荒草间,悄然攀着绳索爬上了城墙。

信王殿下站在城墙上,眺望着天边的红色……

“大王,赶紧走!”

徐掌柜催促道。

原本还想惆怅一下的信王殿下,赶紧趴在一个壮硕的伙计背上,后者背着他小心翼翼地抓住绳索下了城墙,王承恩在城下一脸紧张地等着接他,两人都没有发现城墙上的徐掌柜正在露出一脸诡异的笑容,仿佛一个阴谋得逞的奸商……

上一章:第六五零章 陛下,您怎么醒了? 下一章:第六五二章 鸡血疗法
热门: 入眠 一张俊美的脸 揣了霸总的崽[娱乐圈] 一不小心娶了皇后小姐姐 虐文渣攻从良了 最强弃少叶默 刺心5·剑走偏锋 最后一百天:希特勒第三帝国覆亡记 金字塔之秘 乾隆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