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二章 鸡血疗法

上一章:第六五一章 信王之野望 下一章:第六五三章 割股奉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黎明。

此时德胜门的激战依旧在继续。

说到底林丹汗也知道,自己手下的兵力不多,如果不能趁着刚到,手下正被破城后抢掠的热情冲昏头的机会一鼓作气攻破,一旦拖延并且陷入僵持那就麻烦了。满桂的精锐可就在蓟镇,杨家的家丁在新城,这两支军队都能够在五天内增援京城,更别说南边还有卢象升北边还有孙传庭这两大军团,这两大军团随便哪个赶回都能灭了他。

他必须得速战速决。

四万乱七八糟的饿狼们,在东起安定门西到德胜门的城墙上,踏着护城河的冰面,前赴后继地冲击着。

甚至多次攻上城墙。

守城的真正军队无非就是五千巡警,剩下那些虽然包括杨家的雇员,京营的士兵,但本质上仍旧只是一群壮丁……

京营也是。

京营真正能打仗的青壮,这些年早就已经编入新军,从最初孙元化训练新军开始,就是不断从京营挑人,这么多年过去,剩下的那就真是些渣子了,这些人没什么战斗力可言。至于杨家的雇员虽然有一定的军事训练,但和真正的那些家丁仍旧不一样,京城也不允许杨信没事组织雇员搞军事演习,他们的确比京营要强得多,但仍旧不能算真正的军队。

而林丹汗手下虽是穷饿之虏,却都是身经百战的……

哪怕一直输也是身经百战。

输也是一种磨练。

剩下也都是在热河群山这片完全没有法律与秩序的土地上,在杀戮中生活的恍如野兽们。

被破城后劫掠烧红眼的他们,硬生生顶着城墙上的炮火蚁附登城,和守军展开肉搏,不过也仅仅是这样了,背靠家园和亲人的守军,在得到了请镇南王进京的承诺后,同样在城墙上血战不退。

死尸在城墙下堆积。

鲜血染红城墙。

硝烟弥漫。

烈火熊熊。

……

而就在此时的乾清宫。

“陛下如何?”

九千岁焦急地说道。

武之望一脸沉痛地摇了摇头。

皇帝陛下已经算是走到生命的最后了,本来就已经被慢性中毒摧毁的身体再被这一气,那还能撑住就是奇迹了,抬回来时候就已经不行了,武之望这些人的诊治就是尽人事而已。

“奴婢该死啊!”

九千岁哀嚎一声,扑倒在房门前嚎啕大哭起来。

武之望黯然地摇了摇头。

倒是皇后殿下和几个妃嫔远不如九千岁这样伤心,前者还领着换了衣服的太子殿下,同样换了衣服的皇后殿下一脸肃穆,估计已经开始算计她儿子登基后的快乐生活了,而任贵妃几个则战战兢兢地惶恐着……

天启死了。

她们就落入张嫣魔爪了。

张嫣的快乐一定是建立在她们的痛苦之上,这些大大小小的狐狸精们苦日子开始了。

“九千岁,陛下还没驾崩,如今强敌还在门外,德胜门还在激战,九千岁还得撑住!”

方从哲缓缓说道。

他其实是被徐光启硬拖出来主持大局的,当然,也就是半推半就而已,在这种特殊时候,必须得有一个威望足够的,孙承宗虽然可以,但他的立场已经有问题了,无论骑警还是巡警都不会接受他。徐光启威望不够,他虽然是老阁臣,但一直是主管工部,对别的事情很少参与,那么这京城目前能服众的,也就只有方从哲了,十几年的内阁首辅,镇南王的叔丈人,除了他还能有谁更合适。

此刻不只他在这里,孙承宗和徐光启也都在,至于黄阁老……

他就是九千岁的狗而已。

主人就在这里,用不着再把狗牵来了。

“方阁老,外面的事情您和孙阁老徐阁老拿主意吧!”

九千岁哽咽着说道。

“外面的事无需在意!”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

所有人都愕然回过头,倒是皇后殿下反应慢了许多,不过也还是回过了头。

然后他们就看见一身便服的镇南王走了进来……

“镇南王,你的大军到了?”

孙承宗冷笑道。

他现在才醒悟,自己真的是老糊涂了!

许显纯这些人幕后既然是杨信在指挥,那为何杨信就不能偷偷溜到京城?这个妖孽当年就能徒步狂奔数百里去找金台吉,那么从徐州跑到京城还用几天?这哪是摇控指挥,分明是这个家伙自己就坐镇京城,一切都是他亲自指挥的,这个混蛋就像个鬼魅般隐藏着,悄无声息地完成布局,自己却傻乎乎被他蒙骗。

“我的大军没到,不过满桂的到了,孙阁老,我很好奇,您掌控兵部,三天前满桂就已经上报,林丹汗的大军到了满套儿,那么您为何不知道?”

杨信说道。

“呃?崔呈秀,这个混账东西!”

孙阁老深吸一口气怒道。

杨信其实并没有到三屯营,实际上还没到蓟州他就遇上了满桂。

后者已经知道了林丹汗南下。

满套儿杨家金矿的矿工,在林丹汗突袭满套儿时候立刻分散逃亡,包括部分不愿意投降林丹汗的东土默特牧民,但他们绝大多数都在白马关被刘诏诱骗然后杀害。不过还是有不少因为被冲散,不得不翻山越岭绕开林丹汗的大军,最终他们到达喜峰口入关,那里是满桂防区,他们直接报告了满桂。

但他们辗转到达的时间已经很晚。

得知消息的满桂在向兵部送信的同时,立刻集结军队南下增援,而他的报告是三天前送到兵部,但应该是在兵部被崔呈秀扣下了。

后者应该也是同谋。

至少是知道这个计划,说到底他和冯铨等人都是一样心思的。

所以在林丹汗还没有得到南下入关消息的时候,满桂就已经集结所部,并且南下蓟州准备增援,不过他的目标是增援白马关。

他以为刘诏不知道林丹汗南下。

但在蓟州他得到了林丹汗进入白马关直扑京城的消息,随即他从蓟州启程增援京城,与杨信相遇后立刻加快速度,原本他们是想在顺义拦截林丹汗,但后者速度太快,他们到达顺义时候,林丹汗已经到达京城,他们只能在顺义略作休息再南下京城……

也不算晚。

目前满桂的一万骑兵就在赶来的路上,另外还有一万原本留守长城,但这时候也应该得到命令南下,杨家的家丁这时候同样也应该得到命令,他们的骑兵最晚后天就能到。

杨信是因为不知道城内情况,特意提前跑回来进城来看看的。

“我就才走了一天啊!”

他站在九千岁身旁,看着里面的皇帝陛下叹息道。

话说他也没想到,就走了一天,居然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皇帝陛下已经油尽灯枯,躺在病床上恍如死人,只有微弱的呼吸能够证明他还活着,但照这个情况,是撑不过今天了,旁边的九千岁依旧在哭,甚至没有抬起头理会他侄子。话说这诺大的乾清宫里,居然只有这一个哭的,由此可见九千岁对天启的忠心,原本历史上记载的天启死后他双目尽肿并不是虚构,毕竟记载这个的是他的敌人。

“别哭了,陛下还没死!”

杨信喝道。

“镇南王,你有办法救陛下?”

武之望毫不犹豫地说道。

“对,你一定有法子救万岁爷,快,快救万岁爷!”

九千岁瞬间爬起来,双手抓住他侄子的肩膀说道。

后面那些大小狐狸精们同样瞬间来了精神,一个个不顾皇后殿下,全都涌到了镇南王身旁,而镇南王则回过头看着皇后殿下……

“镇南王,若镇南王有办法,就请尽管动手,如今万岁爷都这般模样,能救回来就是老天保佑,就算失败也与镇南王无关,本宫一力承担所有责任。”

皇后殿下摆出大妇姿态说道。

皇后殿下的心情也很复杂,不过这种时候只能这样了。

然后杨信将目光转向三位阁老,后者纷纷表态他尽管救。

反正皇帝目前这副模样已经是死定了,死马当活马医,杨信能救活那是他的本事,以后他和皇帝如何相处也是他们的事,救不活这里的表态也没用,那些士绅们照样还是会说他害死皇帝。不得不说镇南王做事总是如此脑残,你安安稳稳地躲在一边,等着他病死多好,那时候就可以一手皇后一手太子,快快乐乐欺人孤儿寡妇狐媚以取天下了。

现在居然出来给皇帝治病?

难道你真是忠臣?

难道我们以前都冤枉你了?

话说这一刻就连孙阁老都有些迷茫了。

镇南王微笑着转过身,在九千岁殷切的目光中,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匣子然后递给了武之望。

后者疑惑地打开。

里面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主体部分应该是一个什么动物的尿脬,而且还带着一段管子,不过是经过了一定加工的,虽然应该取出很久了,但依旧保持着柔软。而在那根管子前端是一根羽毛的翎管,和管子紧连在一起,而翎管前端却单独镶了一段金属尖刺,很细,但里面是中空的,这样正好与翎管连通……

“小心点,为了这个尖刺我可是费了一番心血。”

镇南王很郑重地说道。

“镇南王,这是?”

武之望疑惑地说道。

“能找到我的动脉吗?把它扎进去,血会流到里面,然后再把这些血输入陛下静脉。”

杨信伸出左臂说道。

好吧,他的医学水平的确不足以拯救皇帝陛下,但是,他可以给皇帝陛下打一针鸡血……

和打鸡血的性质的确差不多。

他的血液和正常人不一样,本身供氧能力强,杀菌能力强,总之各种血液应有的能力都超越常人,直接给天启打几管子能够起到短时间内的刺激,让皇帝陛下维持一段时间的假康复。的确是假康复,就像打鸡血调动起免疫系统,制造出虚假的短暂精神焕发一样,他的这些特殊血液进入天启体内,一样可以让他短期维持看似好转。

甚至能够解毒。

镇南王可是百毒不侵。

但他已经被摧毁的器官是恢复不了的。

他是慢性中毒造成的器官衰竭,看看这一身浮肿就知道了,这东西根本就不是目前医学能够解决的。

至于效果能维持多久,这个杨信也不知道,同样天启的血液和他的血液能不能融合也不知道,所以输入后有可能直接死亡,但本来他也撑不过今天了,再说镇南王对自己的血液有信心,再怎么着也比鸡血强。哪怕仅仅是供氧能力强也足够起到一定的输氧效果,皇帝陛下的确油尽灯枯,但现代那些油尽灯枯的病人哪个不是氧气吊命。

总之剩下就听天由命了。

至于这个奇特的工具……

他可没有能力在这时候造出输液器,这种初级版本来就是十七世纪欧洲那些家伙的法宝,尿脬是狗的,再加一个翎管,前面的金属部分是为他自己准备,毕竟他的身体有些特殊,欧洲的那些连树枝都用过。他们主要是抽动物血,然后输入到人身上,不过要在三十年后才开始流行起来,一直流行了很长时间,甚至被视为治病的良方,直到那些勇敢的医生们,试图用这种技术来挑战一种现代医学都很头疼的疾病……

他们试图用输一头温顺的小牛的血液,来治疗一个疯子的精神病。

最终导致这种科学研究被扼杀。

不过十九世纪还有欧洲医生,试图用直接输牛奶来治疗霍乱……

接受此种治疗的病人无一幸免。

“大王想为陛下换血?”

武之望深吸一口气,难以置信地说道。

已经解刨过很多标本的武神医,当然知道人体的血液循环,甚至就连输血这种事情都研究过,只是没有付诸行动,大明的医学家们,比几十年后欧洲那些狂欢一样狰狞地,把羊血,狗血,牛血一股脑往人体灌的同行们,多了足够的细菌学知识,知道胡乱往里灌的后果。

但这种事情的原理是研究过的。

而杨信此举摆明了就是直接给皇帝陛下输血。

他这话一说出,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杨信……

上一章:第六五一章 信王之野望 下一章:第六五三章 割股奉君
热门: 拯救恶毒反派[快穿] 妙手小医仙 香水 主宰江山 江山多少年 美人窟 突然亡命天涯 过界 荒诞世界 退出娱乐圈后我成了大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