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五章 天可汗

上一章:第六五四章 大汗的哀羞 下一章:第六五六章 夹棍守护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粆图转回头看着他哥哥……

天启要的不是圣旨,这份圣旨谁都知道是假的,他要的是一种臣服,如果这时候他们送上圣旨,那么天启就明确告诉他们,这份圣旨是假的,你们是被人骗来的。

他是皇帝。

他亲自出来证实这一点。

然后跟随林丹汗的各部,你们统统都散了吧,各自回去不予追究。

但即便是被人骗了,林丹汗进攻京城也是犯罪,其他人属于不知道,虽然跟着林丹汗一起进攻京城仍旧不对,但也算是情有可原,皇帝陛下可以仁慈地宽恕这些人。至于林丹汗肯定罪无可赦,就算是不杀他,这个顺化王的爵位也是肯定要废除的,但那样的话其他各部肯定散伙,如果天启再一家随随便便给点赏赐那就更散的毫不犹豫。

然后林丹汗就完了。

他就剩下一支孤军如何面对杨信和满桂?

甚至察哈尔部内部,都一样会背叛他,天启就算废掉林丹汗,也一样会把顺化王的牧区分割,就像当初锡尔呼纳克杜棱的忠顺公一样,把原本整个划给林丹汗的牧区,再直接给他部下的这些鄂托克分割,这些鄂托克的诺颜们只要倒戈一样会得到封爵。

而他们对此绝对没有任何不满,这本来就是他们想要的,过去他们是顺化王的属下,顺化王控制他们,以后他们都是直属理藩院的爵臣,他们自己管自己不用再听任何人的。

就像炒花这些人一样。

然后这支大军瞬间土崩瓦解,林丹汗的宏图霸业同样土崩瓦解。

但如果……

他哥哥催马上前。

“我乃全草原的大汗,九斿白纛之主,何须臣服于你?”

林丹汗傲然喝道。

理藩院那帮一片哄笑,各种嘲讽之声立刻响起。

“你们难道不是黄金家族之后,我们草原上的勇士,何须臣服于明人的皇帝?”

林丹汗喝道。

“陛下,臣等请为陛下前驱,捉拿这个逆贼献俘阙下,顺诚王与内喀尔喀五部所有臣民,永远臣服皇帝陛下,草原是皇帝陛下的草原,我们都是为皇帝陛下放牧牛羊的奴仆!”

炒花的小儿子囊努克跪在地上喊道。

“外喀尔喀七部亦世代忠于陛下,顺昌王及后代永为陛下奴仆!臣请仿效唐朝例,尊陛下为天可汗,草原臣民多不识官话,惟以可汗为尊,语及陛下之时亦以汗为称呼,如今臣父等人皆得陛下赐号为汗,臣民称呼之时多有不解,若独尊陛下为天可汗,则臣民皆知陛下为至尊,从此尊卑之分永定,草原之民皆知惟天可汗独尊!”

硕垒的儿子本巴趴在地上说道。

这番话很显然他准备很久了,否则以他才学了两年儒学的水平,是很难这么短时间组织起这些话的。

不过他说的也是实情。

草原上牧民对大明皇帝也是称汗,他们的语言里这个词就是皇帝,但在大明的官方定义中,汗这个称号是肯定低于皇帝的,原本历史上圆嘟嘟与黄台吉书信往来时候还对这个称号问题进行过争论。而现在因为天启赐给这些蒙古郡王一人一个汗号,搞得草原上一堆汗,而老百姓称呼皇帝时候也是汗,这明显是不行的,需要明确尊卑,让老百姓能够准确分别谁才是真正的最高统治者。

这样天可汗这个称呼就完全可以拿来使用了。

不得不说硕垒作为最后归顺的,对皇帝陛下也是急于表现忠心……

他是被吓得。

在亲自率领部下主力参与上次大战后,他那颗原本还有些桀骜的小心灵受到沉重一击,大明军事之强让他心惊胆战,完全打不过啊,参战之前他觉得可以展现一下草原勇士的风采,结果实战却被步兵打成狗,那枪刺如林的方阵和恍如噩梦般的齐射,让所有参战的外喀尔喀骑兵至今心有余悸。

而且上次战争其实他损失最大,因此战后得到的赏赐也格外多。

作为蒙古各部里面距离最远,自然条件也最恶劣的,这些赏赐对他来说简直就像太阳的光辉一样,打不过,臣服却有这样的好处,那他还矫情个屁,他在献媚这一点上,完全已经到了不顾脸面的地步……

话说献媚而已。

只要能换来赏赐,让那些零下三四十度严寒中的属民有米吃,不至于一片片饿死就行了,打又打不过,不献媚还能怎样?

反正他那片地方八辈子也不用担心会被皇帝陛下惦记……

他都呼伦贝尔大草原了,冬天都奔零下五十度了,谁会惦记他那种地方。

本巴这话说完,剩下那些恍然大悟。

“臣恭请陛下恩准,从此草原臣民以天可汗称呼陛下!”

“天可汗,臣等誓死效忠天可汗!”

……

然后一片献媚的。

“准!”

天启威严地说道。

然后本巴等人立刻欢呼起来。

囊努克甚至激动地舞蹈起来,以此表达他在天可汗的阳光下快乐的生活。

他们这边载歌载舞,向着皇帝陛下献媚,那边的林丹汗傻眼了,天可汗的诞生,让他这个呼图克图汗怎么办?人家是天可汗,他就是个长寿汗,他再怎么长寿也得被天压着,人家直接天了他算个屁。

“你们,你们……”

他悲愤地怒吼着。

然后他弟弟突然冲向前方,紧接着趴在地上……

“罪臣有罪,恳请天可汗赐罚!”

粆图诚惶诚恐地喊道。

他又不傻。

他哥哥已经完了,杨信都来了,他哥哥哪还有成功的希望?

当年杨信一个人都能把他哥哥活捉,更何况现在还有一支庞大军队,可以说打是没有任何希望的,最多也就是能逃出关外。

可他哥哥已经傻到公然承认造反了,逃出去也得面对明军和各部围殴,炒花也罢,卜石兔也罢,包括硕垒,会摩拳擦掌地给明军当前锋。察罕浩特是别指望了,能带着部落逃亡青海就是好的了,但他已经在京城过了三年做梦一样的好日子,他可不想抛弃一切去流浪。他已经过不了那样的日子了,他现在就想继续在大明皇帝的光辉下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不想在风雪中饥一顿饱一顿的赶着牛羊辗转逃亡。

然后看着路边被风雪掩埋的一具具死尸。

直到他自己也变成这样的死尸。

林丹汗茫然地看着自己的亲弟弟,他甚至都没明白这后者在做什么。

下一刻几个诺颜突然冲出阵型,在林丹汗懵逼的目光中,一个个诚惶诚恐地跪倒在粆图后面,向着城墙上的天可汗磕头请罪,然后他们各自的部下,也在阵型中下马跪倒磕头。而就在同时,林丹汗的阵型中更多台吉和诺颜们冲出,加入到向天可汗叩拜的行列,林丹汗的庞大阵型,就这样仿佛蔓延的垮塌般,一片片矮了下去,无数头颅叩拜在地。

天启微笑着看着这一幕,然后将目光转向了林丹汗。

林丹汗依旧在茫然地看着那些跪倒的部下,这些背对着他跪倒,仿佛膜拜神灵一样叩首在地的部下,甚至没有人再回过头看他一眼,而他弟弟则捧着那份圣旨膝行向前,那个让他刻骨铭心的男人,正在从他弟弟手中接过这东西。他回过头看着身后,身后是无数同样叩拜在地的部下,只不过这些原本用敬畏目光看着他的部下,现在同样没有一个看着他。

他们在诚惶诚恐地向着另一个人膜拜。

“天可汗!”

“天可汗!”

……

这个称呼仿佛带着妖法般,在他耳边不停地响着,然后他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在旋转起来,然后越转越快,逐渐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就在同时他胸口一阵难受,而且伴随着剧烈的头疼。真得疼到仿佛炸裂般,疼到他忍不住抱着脑袋发出惨叫,很快他喉咙里一股血腥传来,下一刻他不由自主地张开口,然后他的眼前一片血红色……

“这血喷的,真壮观!”

镇南王看着仰头喷血的林丹汗,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可怜的林丹汗终于被这些背叛者气到吐血了,他这种饮食不科学的人一般胃都不好……

气到吐血其实是胃出血。

虽然生气好像和胃没什么关系,但气到吐血真是胃出血。

镇南王一边研究着医学问题,一边看着林丹汗吐着血从马背上坠落,而此刻居然除了他以外,没有任何人看着这位大汗,包括大汗的亲弟弟,所有人都依旧跪伏在地上,叩拜着他们的天可汗。而且这种叩拜依旧在蔓延,甚至就连苏布地那边,那些台吉,诺颜,塔布囊们也在纷纷抛弃他,选择跑来向天可汗表现他们的忠心。

不得不说这个结果让杨信都有些措手不及。

他知道这时候的蒙古各部就是一盘散沙,但一盘散沙到这种程度,还是让他感觉有些夸张。

可怜的林丹汗,原本历史上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还想在这种情况下一统草原,别说是他,就是他老祖宗复生,估计都没本事做到啊,不过这样也挺不错的,说到底镇南王对蒙古各部没什么特殊感情。他们的时代已经结束,属于游牧民族的时代已经落幕,他们不会再有能力南下侵扰,未来他们就是一群普通的牧民,在枪炮的时代里能歌善舞下去。

他们已经在能歌善舞了。

镇南王的目光转向另一边,本巴和囊努克等人,依然在用载歌载舞表现他们的心情,娱乐着城墙上的皇帝陛下。

就在这时候,满桂率领着一队骑兵狂奔而来。

他手中还提着一颗人头。

“臣蓟镇总兵满桂叩见陛下,叛臣苏布地为其部下斩杀,首级在此!”

他下马向天启行礼说道。

好吧,苏布地被自己部下杀了,这也是必然的结果,林丹汗这边都这样了,他那边当然要以他的人头换取皇帝的宽恕。

“平身,卿辛亏了!”

天启说道。

“陛下,据其部下所说,是顺天巡抚刘诏为他们打开的白马关,而且刘诏还诱杀了试图入关报信的敖目,另外宣府巡抚洪承畴亦知其南下。”

满桂说道。

“都是一群乱臣贼子!”

天启恨恨地说道。

紧接着他将目光转向了杨信……

“兄长,一切由兄长处置!”

他说道。

“臣遵旨!”

在满桂对这个称呼愕然的目光中,杨信赶紧行礼说道。

“至于此辈……”

天启看着外面一片跪伏的身影。

这时候已经基本上没有站着的了,数万蒙古骑兵全都下马,在他们的台吉,诺颜,塔布囊们带领下,跪倒在地叩拜他们的天可汗,而在他们前面,则是那些载歌载舞的。

“之前给顺诚王等人的那份圣旨作废,顺化王保留,就由粆图承袭,但各部都分开,如何分封由兄处置,苏布地的爵位废除,所部同样分开划分牧区,也由兄来主持,让孙传庭派兵接管察罕浩特,那里能否垦荒耕种?”

天启说道。

“回陛下,其地大致既辽国临潢府城所在。”

杨信说道。

辽国临潢府城和察罕浩特也就隔着百十里。

“那咱们也设立一个临潢府,契丹人能在那里建一座都城,咱们总不至于连契丹人都不如,没有人口就想办法迁移,此事交给兄!”

天启说道。

“臣遵旨!”

镇南王赶紧说道。

那里绝对可以垦荒,种别的不好说,但玉米绝对没问题。

话说大明也该把手真正伸进西拉木伦河了,之前孙传庭其实已经在三江口修建了一座棱堡,作为辽河航运的上游终点和蒙古各部贸易,虽然西辽河无法通航,但沿着西辽河向西一直到经棚,这条线可是原本历史上内地商人的吸血线。从三江口开始沿着西辽河,西拉木伦河就是临潢的那个潢水,建立一串小的屯垦点,就可以为内地商人提供稳定的贸易市场。

然后剩下就不用管了。

那些奸商会让草原人民知道什么是贪婪与狡猾。

这些混蛋都能用假银子欺骗善良的牧民啊!还放高利贷,自夸给牧民放贷就像挖不完的金矿!

上一章:第六五四章 大汗的哀羞 下一章:第六五六章 夹棍守护者
热门: 世界第一度假村 黑血的证明 士兵向前冲 半掩门:女人守寡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恩有重报 吴晗论明史:全方位解读最后一个汉人王朝 扛着大山出来了 异世种田发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