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七章 勤王

上一章:第六五六章 夹棍守护者 下一章:第六五八章 天下太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怜的信王完全被打懵。

他的宏图霸业才刚刚开始啊,难道就这样戛然而止……

“大王,咱们还有机会!”

徐掌柜突然说道。

信王和冯盛明瞬间将目光转向了他。

“京城距离涿州一百多里,看这位兄弟也跑的颇为疲惫,那么这个消息在民间传递也就仅限于此,官方邸报必然没这么快,咱们索性赌一把,冯公立刻派家丁在胡良桥截住拖延消息南下……”

徐掌柜说道。

他还没说完冯盛明就明白了。

“这位兄弟说的对,这消息走邸报恐怕得明日才能到,更何况京城如今还正乱着,是否顾得上发出邸报还难说,其他各家在京城的人向这里报信,必然不会比我家更快,截断胡良桥能拖多久算多久。老朽这就点齐家丁,护送大王南下保定,只要咱们抢在消息传到保定前到达,剩下就是大王在保定振臂一呼了,张凤翔是山东人,就怕杨贼北上。

他也是主张对杨贼开战的。

只要咱们先哄他一下,就说林丹汗依旧围城,城内许显纯等杨贼党羽正杀害忠良,并与皇后魏阉勾结趁陛下昏迷招杨贼北上,试图弑君谋逆立太子继位,杨贼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他就必然会支持大王。

只要这义旗竖起来,他也就骑虎难下了。”

冯盛明说道。

这个老家伙也挺毒的。

“那还等什么,赶紧动身!”

信王急忙说道。

他这时候也忘了身上的疲惫。

“大王,您就听奴婢一句,咱们回去找万岁爷认个错,既然万岁爷已经好了就不会有人动您了。”

王承恩拉住他说道。

“王公公,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要大王去向那魏阉屈膝?”

冯盛明怒道。

他忘了他家才是正牌的阉党,他儿子都管九千岁叫干爹了。

信王略一犹豫。

的确,他哥哥好了,那么要是回去老老实实认个错,最多也就是被扔到藩地圈养着,但这性命甚至富贵荣华是不用担心的,这一点他还是有自信的,不过……

“快,请大王上轿!”

冯盛明喝道。

没什么不过的,信王是不用担心皇帝杀他,他们兄弟俩感情深,但天启肯定会杀冯家满门啊,天启好了,信王有退路了,可冯家却没有退路啊,这时候必须得搏一搏。外面的家奴立刻涌入,还没等信王清醒过来,就被他们塞进了一顶四抬大轿,信王还想探出头说些什么,徐掌柜顺手一把把他推进去,很显然他也是想要信王战斗下去的。而冯盛明则推开还想阻拦的王承恩,紧接着命令家丁去城北胡良桥截杀南下报信的,而徐掌柜回过头拉住他。

冯盛明愕然地看着这位义士。

话说他一直没搞明白,这位义士究竟是怎么冒出来的。

“冯公,先在城内放谣言!”

徐掌柜说道。

“对,能赚几个是几个,兄弟倒是个明白人!”

冯盛明赞许地说道。

的确,先在城内放谣言,至于那些士绅如何选择就不关他们事了,而且这些谣言威力不仅限于涿州,周围各地都会泛滥开。

紧接着他们俩明白人就以最快速度启程,冯盛明带着两百多亲信家丁,护卫着冯家全家和数十车金银财宝,再加上半推半就的信王,还有在不断骂他们的王承恩,总之他们趁着天黑离开涿州直奔保定。而在他们后面,一百冯家的家丁埋伏胡良桥,截杀所有从京城来报信的,至于截杀到什么时候随他们便,这就是尽量争取而已,京城向南又不是只有这一条路。

但把消息拖延个一两天没什么问题。

这时候消息传递除非驿站加急的公文,否则也就一天几十里。

另外一些则在涿州散播各种谣言,包括林丹汗攻破京城,反正随便那些家奴们自己编造,冯家在涿州是土皇帝,他们家发出的相当于官方消息,周围各县士绅都以冯家为核心。

总之截住真消息的同时制造各种假消息。

然后让这些假消息肆意蔓延。

涿州立刻一片混乱。

冯家都跑了啊!

这肯定是京城出事了!

要么是林丹汗攻破京城了,要么是许显纯那些人招镇南王进京了,但无论是哪个结果,对于北方士绅都不是好事,尤其是后者。

那真是噩梦一样。

然后……

然后他们怎么乱就不关冯盛明这帮的事了。

他们第二天到达定兴。

定兴依然没有得到消息,不过在林丹汗到达前,鹿善继给他爹鹿正已经送信告知许显纯等人抓了冯铨等人,但许显纯逼宫之后的一系列混乱,这个鹿正是不知道的。到达定兴的冯盛明等人,立刻用他们那套哄骗鹿正,而信王一路上也被他们劝得终于坚定了信念,说到底一个十六岁少年,很好哄的,有他证实那就没什么可怀疑的了。

而得知杨贼党羽已经和阉狗妖后合谋,招杨贼进京,并且林丹汗正在进攻京城的鹿正,立刻表现出他们鹿家的传统硬骨头……

他家这一点还是值得称道的。

他在当天就召集定兴士绅,以勤王为旗号逼迫知县为首,在定兴打出了定兴团练的旗帜,而得知杨信有可能进京掌控大权后,那些士绅们也就像被火烧一样奋不顾身起来。

然后下一个是容城孙家。

孙奇逢在当天就得到鹿正的信并立刻召集容城士绅组建团练。

下一个是新城的张果中。

原本历史上为救杨涟等人而奔走的范阳三义士,在同一天举兵勤王……

勤王没毛病,林丹汗兵临京城,北直隶士绅组织团练勤王,这是义举,不过就是知道被骗后,会不会解散团练,这个就很难说了,话说他们组织团练的真正目的又不是勤王。

这可全是清流。

他们全是纯粹的土地士绅。

皇帝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林丹汗南下不值一提,北方士绅又不是没在咱大元治下高呼盛世过,但杨信掌权这种事情完全无法容忍,他们可不是江浙士绅有退路,他们的所有财富都在土地上。而杨信掌权的结果,就不是天启之前收个税了,他是要均田的,虽然现在局面还没明朗,但士绅们也得做好准备了,无论是不是要以武力对抗,先把枪拿起来都是必须的。

没有枪就是任人宰割。

先得有枪在手,才有资格谈别的。

最终信王一行用了两天时间,从涿州跑到了保定,然后就像之前猜测的,保定巡抚张凤翔当天就下令召集军队勤王,保定及周围士绅群起响应,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那忠君报国的赤胆忠心令人敬佩。而且不只是勤王,他还以保定巡抚身份发出公文,通知所辖各地官员,说许显纯等人在杨信指使下攻打承天门,并与九千岁及张嫣同谋,在京城大肆诛杀忠臣的同时,利用皇帝昏迷的机会假传圣旨招杨信进京。

而且不只是他的辖区。

他还迅速通知了山东,河南,山西等地巡抚。

尽管第二天,真正的邸报其实就到了保定,但被张凤翔以情况不明为理由暂时扣下,至于同样得到了这个真实消息的鹿正等人,同样也选择了以这个理由为借口,继续默默组建他们的团练。

枪杆子最重要。

实际上对他们来说,这才是最坏的消息。

林丹汗没攻破京城不值得高兴,但杨信出现在京城,并且重新得到皇帝的信任才是最坏的结果,而且同时到达的,还有锦衣卫对勋贵对冯铨一党进行大规模清洗的消息,甚至还有逃亡的勋贵逃到保定,而他们那些添油加醋的所谓血泪控诉,更是让士绅们心惊肉跳。

兔死狐悲啊!

杨信一个人进京,就已经迫不及待开始残害忠良了。

这要是他的大军全都进京,那还不得分田地啊,反正这对天启来说又不是什么坏事,杨信分田地的结果,是皇帝陛下再无财政之忧。

这更不能放下枪了。

不但不能放下枪,还要继续扩充团练。

必要的时候就得为自己的田地真正拼命了。

但他们之外的各地官员士绅,因为距离缘故仍然不知道真实消息,依然在因为那些假消息而一片混乱,实际上真假并不重要,无论得到的是真消息还是假消息,结果都是士绅们开始武装自己。甚至真消息对他们的激励效果更明显,就在同时仿佛给这个假消息作证一样,另一个对北方士绅来说恍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也传来……

杨信的大军正式北上了。

徐州的卢象升以皇帝的确被人下毒为理由,放弃阻击杨信的大军,任由其通过防区北上,并且亲自率领罗一贯部随行。

当然,对于北方士绅来说,他们以什么理由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杨信真的进京了。

这个士绅的公敌,在江南搞均田的恶魔,这个屠杀士绅的刽子手,这个八年来堪称恶贯满盈的奸臣,已经事实上造反的逆臣,正式将他的魔爪伸向了北方善良士绅们的地盘,阴云正在遮住他们头顶那片原本明媚的天空……

他们怎么办呢?

上一章:第六五六章 夹棍守护者 下一章:第六五八章 天下太平
热门: 最强上门女婿 幽灵客栈 豪门汪日常 鸽群中的猫 大东汉 知日!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1 告密者 家有庶夫套路深 花娇吱吱 太平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