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二章 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上一章:第六六一章 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 下一章:第六六三章 已经打起来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京城。

镇南王府。

这时候可以称府了,此前哪怕是公爵时候也只能称第,只有王和郡王两级可以称府,剩下就是公主家那也只能称第,此外还有宅庐之类,这个规矩还是很严格的。

不过杨信这个是郡王府,制度上和藩王没法比。

藩王府八百多间。

郡王就几十了。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和我老婆勾搭上!”

镇南王饶有兴趣地说道。

“呃,大王,用勾搭这个词有些不合适吧?在下只是与王妃生意上颇有些往来而已,这次因为贪图贿赂,被那些晋商蒙骗以至于犯下如此罪行,也是愧对陛下的恩典。虽然以在下之罪行,纵伏斧钺之诛亦罪有应得,但终究于事无补,故此唯有冒险前往保定,探得逆党阴谋前来向大王揭发,庶几能赎在下之罪。”

洪承畴说道。

好吧,他其实是杨夫人的人。

当然,也不能这么说,但他的确是杨夫人收买了,放在文臣里面的狼。

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洪家出身寒微,算不上什么豪门显贵,就是小商人,而这些年洪家一直在杨家的暗中扶持下参与海外贸易,同样作为洪家的老大,洪承畴也一直披着清流的皮,在暗中与杨夫人合作。至于这次与冯铨合作完全是他故意的,以他的智商当然很清楚冯铨这些人斗不过杨信,无论这些人怎么折腾,就是林丹汗入关,也改变不了在镇南王面前,他们只是一群渣渣的事实。

反而给了杨信北上的借口。

既然这样他为何不帮一把,彻底把这些家伙踢进深渊?

反正二十万两银子已经到手了。

至于自作主张这种事情……

大家都是聪明人,心照不宣就行了。

镇南王肯定想进京,都到他这份上了,就算不想黄袍加身,那除了做曹操也没有别的出路,他就算不想做也得被手下推着做,这一点是毫无悬念的,只是个时间问题。只不过他还不够爽利,还在扭扭捏捏地想着维持忠臣形象,尽管全天下都知道,他就是个割据的军阀,但他依然既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

洪承畴这种智商的人早就把他看的明明白白的。

而这就解决这个问题了。

有了冯铨这些人的搞事,镇南王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进京了。

至于冯铨给天启下毒这种事情,洪承畴肯定不知道,他又不是阉党,更不是这个阴谋的核心,他一个福建人也不可能成为核心,只不过是收了贿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但他猜也能猜到,不过这与他没什么关系,天启死了,镇南王一样是要进京的,总之他只要帮助冯铨这些人让这些人下定决心搞事情,那么就算是为镇南王进京扫清了道路。

事实也正是如此。

镇南王不但利用这件事成功进京,而且用割股奉君的壮举,维持住了忠臣的光辉形象,同时用自己的军队控制住京城和皇帝,做了事实上的权臣。无论他如何解释自己在京城的身份,在这些真正的聪明人看来,他就是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操,只不过他比曹操粉饰的更好一些而已。所以镇南王不会真正惩罚他,反而会在心中感谢他,没有他就不会有今天,是他的帮助才让镇南王以忠臣的身份进京。

当然,洪承畴还需要做些事情。

因为就算镇南王感谢他,也不可能因此赦免他,最多只是在砍他头的时候默默祝福他下辈子投胎个好人家,所以他还得继续做这只披着羊皮的狼,他只有继续做披着羊皮的狼才对镇南王有价值,所以他到保定去忽悠那帮家伙造反,然后他拿着这些人的谋反铁证来见镇南王检举。

这样他就算是将功折罪了。

他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由从犯变成污点证人。

这才是老狐狸。

此刻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一份信王给孙传庭的密信,信王终究还是没克制住自己的雄心壮志,尽管王承恩哭着哀求,但信王还是在那一帮督抚怂恿下亲笔写了给孙传庭的密信。这份密信上他按照洪承畴口述的要求,给孙传庭开出了一堆承诺,以此换取后者起兵入关清君侧,另外还向孙传庭解释了杨信玷污太祖血脉,以妖术控制他哥哥的事实。

用词有点夸张。

还有他嫂子与杨信之间的秽闻,以及太子是不是他哥哥的种,这种很劲爆的内容也公然写上了。

而他和勋贵们就是知道了这一点才进宫保护皇帝的。

只是没想到逆党势大,他们输了,于是他们在失败后又试图保护皇帝逃出京城,只可惜再次功亏一篑,皇帝还是被逆党给抢走了,他最终不得不逃亡,而那些勋贵则遭到残害。

估计让天启看到,能紧接着再气晕过去。

“孙传庭是怎么回事?”

杨信看着密信说道。

“太原侯?”

洪承畴笑了笑。

然后他拿起笔来,紧接着在杨信面前写了几个字……

“在下是宣府巡抚,太原侯是辽东经略,无论公务还是私交,信件往来一向频繁,仿照他的笔迹写封信而已,这种小事不值一提,虽说张晓这些人一样熟悉他笔迹,真要是怀疑的话,也不是辨认不出,但在下可是名列逆党,目前正在逃亡中,他们根本就不会怀疑一个正在被锦衣卫追捕的人。”

他说道。

他的身份就是一种保证。

张晓这些的确是老狐狸,但却不会怀疑一个身份已经明确的人,洪承畴可是目前正在通缉中的头号要犯。

“我当年没看错,你的确是个人才啊!”

杨信颇为赞许地说道。

“谢大王赏识!”

洪承畴赶紧行礼说道。

“可这还是不行啊,他们还是不敢动手啊!”

杨信说道。

那帮督抚们依然没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他们让洪承畴给孙传庭转达的要求是孙传庭首先起兵,只有孙传庭大军入关,他们才会在各地响应,说到底还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孙传庭不率领大军入关,他们是不会真正动手的。而这封信并没什么用,这些老狐狸们又不会署名,这就是信王自己写的,拿着这封信最多让天启气出脑溢血。

但对这些家伙来说没什么危险。

不得不说信王还是太年轻,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众正们给坑了。

“那就只能请太原侯配合了。”

洪承畴说道。

“孙传庭不一定会干啊!”

杨信说道。

“他不干,他的手下会干。”

洪承畴像个汉奸翻译官一样堆着笑容说道。

“哦,那倒是!”

杨信满意地说道。

的确,孙传庭够呛能这样无耻,但他手下的就无所谓了,距离山海关最近的无论张神武还是周遇吉,都会听镇南王的命令的,让他们打出孙传庭的旗号大举入关就行,顺便再从炒花那里拉些蒙古骑兵。而孙传庭就算知道,也只会闭上嘴装不知道,他不闭嘴也没用,镇南王的命令在辽东比他好使,然后孙传庭起兵清君侧的消息就可以放出了。

“不过以在下之见,这些人到时候也未必真敢动手,最好是卢象升那边响应孙传庭,这样就可以确保他们不会再犹豫下去。”

洪承畴说道。

不得不说他对众正们还是很了解的。

“那就让吴襄干这个!”

杨信说道。

卢象升也不会跟着胡闹的。

实际上他要是真找卢象升这么干,卢象升反而会真的清君侧。

卢象升会担心他真得想借机会清洗朝廷,为下一步的谋朝篡位做准备。

当然,卢象升清君侧的结果,是用不了第二天,就得被他部下的将领们绑了献给镇南王,他对天启的确忠心耿耿,但孙元化那帮才不管这些呢,徐霞客,郑遵谦这些家伙,只会对这种结果幸灾乐祸。

但不找卢象升也可以找吴襄这些。

“那在下……”

洪承畴问道。

“你去找吴襄,至于孙传庭那边就不用你管了,什么时候辽东军入关,什么时候吴襄那里北上,然后放出谣言,就说吴襄也是清君侧的,辽东军会一直抵达京城的,只要保定那边起兵,你们立刻突袭保定。但切记不要伤了信王,咱们终究是忠臣,陛下没有说如何处置信王,咱们就不能伤了他,咱们此举只不过是为了给陛下扫清隐患。

这些人太危险了。

陛下已经被贼人毒害过一次,咱们必须得把朝廷里面这些心怀鬼胎的家伙都清洗干净,才能保证陛下不会再次被毒害。

但是,咱们这样做是出于忠心,这一点要切记。”

杨信说道。

“大王之忠心如日月之昭昭!”

洪承畴感叹道。

杨信微微叹了口气,又是一副知我罪我,其惟春秋的表情。

“不过要是这样的话,信王真是想逃,咱们也不敢阻拦,万一误伤信王岂不是令陛下伤心?”

洪承畴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就让他逃吧,咱们绝对不能让陛下伤心!”

杨信说道。

好吧,洪承畴明白了。

这个混蛋的目标不只是这些,他是准备让信王一路逃跑,然后带着一路哭声。

上一章:第六六一章 男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 下一章:第六六三章 已经打起来了
热门: 燎原 皇家娱乐指南 金屋里的白月光[穿书] 追踪者 我遇见了我 隐秘而伟大 暗黑者外传:惩罚 官居一品 情爱的证明 血腥的盛唐7:大结局·盛唐结局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