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六三章 已经打起来了

上一章:第六六二章 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下一章:第六六四章 巫妖王之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个阴谋就这样确定。

洪承畴迅速离开京城,前往吴襄的驻地。

后者驻光州。

至于吴襄是否加入……

这个毫无悬念,因为杨信就算均田也均不到关外,虽然吴襄,祖大寿这些辽西将门的确侵占卫所的土地很严重,但他们的那点土地根本不值一提,镇南王还不至于连这仨瓜俩枣都惦记。在他之前把广宁和辽阳两大将门集团清洗后,剩下无非就是宁锦和辽南也就是复州一带,但因为这时候气候条件导致那里土地收入很少。

那里又不能种冬小麦。

一年就那一茬,哪怕种玉米也产不了多少,这些将门更多依赖和杨家的工商业合作。

木材。

渔业。

罐头制造。

……

他们也在脱离土地。

吴襄会听话的,再说他也没胆量不听话。

至于孙传庭那里,这个派人去跟张神武说一下就行了,顺便也跟孙传庭暗示一下,孙传庭会知道怎么做的,也不需要叫太多人,有张神武和周遇吉两部南下就行,他们离着也近。

两万骑兵啊!

再从炒花那边凑些满三万。

这样一支大军入关,对外散播清君侧的谣言,实则就像当年在辽阳玩的那样,搞一场军事演习,也算检验关外各军的战备情况,但对外放出风就是来清君侧的。他们三万大军入关然后南边吴襄部北上,有这样的声势应该就足够哄着那些督抚们真正举起清君侧的大旗了,只要他们清君侧就行了。剩下就是清洗,抓一个反贼带出无数反贼,反正这北方士绅绝大多数都是可以放手杀的,杀的人头滚滚时候再均田,哪些官员士绅不干就是反贼一伙的。

同时驱赶着信王继续逃亡。

保定待不下去,他肯定要向太原逃亡的,那么山西士绅怎么办?是老老实实等着镇南王均田,还是奉信王利用太行山天险再做坚决的抵抗?

最好是后者。

然后杨信就可以再清洗一处。

然后信王再继续南逃。

这个游戏可以玩很久,就算那些士绅把他绑了送过来,也一样耽误不了镇南王均田……

送过来就是认输。

最多对于认输的不抄家了。

“我真是太邪恶了!”

镇南王端着酒杯说道。

邪恶的他不知道就在此时,这场战争已经开始了。

苑口。

“桥呢?”

孙守法愕然地看着前方。

他前方封冻的大清河上,永济桥已经变成了一片焦黑的残骸。

他是骑兵军的统制。

同时也是镇南王离开后,整个江浙人民志愿军的统制,统辖他的骑兵军,警衣卫旅,侍卫营,总计一万五千骑兵,两万匹马及骆驼的庞大军团北上。为了节省时间,在运河已经封冻的情况下,他们从青县走京南的大路直插京城,而这条路上最主要的咽喉就是苑口永济桥。

“玛的,不但桥烧了,连河面的冰都被凿开了!”

张献忠怒道。

他们前方横亘的大清河上,不但永济桥被烧毁,就连河面本来可以通行的冰层都被凿开,虽然已经重新冻结但却更危险……

更不敢走。

谁也不知道那些明显破碎后重新冻住的冰面,会不会在马蹄下突然间裂开。

这地方水可是很深,大清河在这里收缩成一个咽喉,夏秋季节水流湍急甚至形成浪涛,苑口秋涛也是当地一景。

而此时对面的苑口驿,不少人正聚集着眺望这边,甚至居然还架起了几尊弗朗机,剩下也都是些旧式斑鸠铳,很明显是当地团练,烧桥的是他们,凿河的也是他们,这些家伙就是故意阻挡他们进京。实际这一路上遇到士绅刁难的情况也不少,比如不卖给他们酒肉,故意把道路挖断之类的,但因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要隘,所以也就是给他们添点堵。

这里明显升级成阻挡了。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说到底这北直隶士绅都已经开始大办团练了,难免会有些不理智的,毕竟谁都明白他们到达京城意味着什么,有些团练反应强烈很正常,这些团练又没有统一的指挥。众正们保持理智,并不意味着所有士绅都能保持理智,实际上克制不住愤怒的士绅数量众多,话说也不能怨他们,这种事情真的没法克制,要不是杨信的凶名太甚,沿途士绅早就抄家伙,让这支孤军尝尝什么是众怒了。

“可这也挡不住咱们呀,我就不信他们有本事把几百里的大清河都凿了!”

孙守法无语地说道。

“我去上游看看,估计也就一两里。”

李自成说道。

紧接着他招呼了一队骑兵,转头沿着河岸直奔上游。

而孙守法和张献忠继续在那里,举着望远镜看着对岸的那些团练,那里一个青衫的中年人也在举着望远镜看他们。

“这个人看着有几分眼熟!”

孙守法说道。

说话间他把望远镜递给自己的亲兵。

后者接过望远镜,顺着他所指方向望去,立刻就找到了目标。

“刘汉儒,天启二年的进士,信王的老师!”

那亲兵说道。

“哼,看来这就是他搞出的了。”

张献忠冷笑道。

在他的望远镜视野中,信王的老师,原本历史上咱大清左副都御史,名列贰臣传的刘汉儒,也带着自信的笑容,和原本历史上自己主要面对的流寇,隔着宽阔大清河冰面静静对视着。在刘汉儒身后,包括增援的保定团练在内,数千名团练严阵以待,那些仓促拼凑起来的士绅家丁们,支着老式斑鸠铳,架着明军淘汰的弗朗机,战战兢兢看着这边的铁骑洪流。

好在他们面前还有一条宽阔的大河,近百丈宽的河面为他们隔绝这些可怕的铁骑,让他们还能保持镇定,不至于望风而溃。

而此时李自成依然在向上游寻找渡河点。

这些团练不可能把整个河道都凿开,实际上也就凿开永济桥附近,这根本就没什么用处。

这一带的确属于沼泽区。

这里实际上就是北宋水长城的核心,前面就是北宋著名的三关,杨六郎那个三关大帅的三关,前面从西向东,从雄县开始直到信安,瓦桥,益津,淤口,三关一字排开。包括著名的北宋地下长城,也在这片河水对岸,只不过得过了河以后,这项堪称奇迹的国防工程,应该依然沉睡在地下,不过民间的确有一些古老的传说。

这片现代已经收缩为小小一个白洋淀的水网沼泽,从保定开始一直绵延到天津,三角淀,得胜淀,五官淀,白洋淀,再加上串联他们的大清河及一条条支流共同组成天然屏障。

北边还有卢沟河分支。

可以说完全形成一片横亘三百里的水网沼泽。

中间最主要大路就是苑口,而苑口唯一的桥梁就是永济桥。

但是……

现在是正月。

气温都到零下十几度,甚至偶尔突破零下二十度了。

这样的气温沼泽什么的不提也罢,最多也就是芦苇比较深,就跟老电影里面的白洋淀一样,两岸都是广袤的芦苇荡,甚至整个苑口驿都在芦苇荡中,南岸其实还好点,因为前面就是保定县城,距离苑口十几里。保定县,这个和保定府无关,并不属于保定府,而是属于顺天府,而北岸的芦苇荡则一直绵延到北边的霸州城。

李自成带着近百骑在芦苇荡中小心穿行着,很快就已经走出近一里。

这时候他们终于找到了被凿开的冰面边界,迅速转头踏上了大清河,小心翼翼地踏着坚固的冰面向前走去。

很快他们就到了河中心。

李自成确定了脚下冰层的坚固程度,紧接着让两名骑兵回去报信,而他带着剩下的继续向前到达北岸。

北岸还是芦苇荡。

然后……

“手雷!”

李自成说道。

一名骑兵赶紧掏出两枚手雷递给他,同时点燃了一段火绳,李自成将两枚手雷的引信同时凑到火绳上,就在两枚手雷同时喷射火星的时候,以最快速度接连向前投出。然后他同样以最快速度,摘下了自己的两支燧发短枪,并且迅速打开了击锤,而那两枚手雷则带着火星转眼落在十丈外的芦苇中,下一刻两团火焰几乎同时炸开。

干燥的芦苇立刻就被点燃。

但也就在这时候,芦苇丛中一片混乱的尖叫。

紧接着大批团练从里面惊恐地跑出,李自成抬起右手短枪,对着一个团练的头顶扣动扳机。

枪声刚一响起,那人就吓得跪倒在地。

李自成和他手下那些骑兵,同时发出了欢乐的笑声。

“就这还玩伏兵呢!”

他笑着说道。

但也就在同时,芦苇丛中几点火光喷射,伴随着子弹的呼啸,一名骑兵立刻向后倒下……

“开火!”

李自成毫不犹豫地吼道。

他身后所有骑兵同时扣动扳机,近百支马枪的枪口火焰喷射,打完一轮的骑兵直接拔出马刀,不顾对面零星射出的子弹,催动战马冲向那些一片混乱中的团练,在他们两旁被手雷及火枪射击引燃的芦苇,正在形成熊熊烈焰,滚滚浓烟直冲天空……

上一章:第六六二章 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下一章:第六六四章 巫妖王之怒
热门: 杀人惊吓馆 末日重生后我穿进了逃生游戏 嫌疑者的救赎 五只小猪 血腥的盛唐4:走向开元盛世 欧洲:1453年以来的争霸之途 择偶标准[穿书]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盘龙 当年铁甲动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