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零章 都跳出来吧,我就喜欢他们都跳出来

上一章:第六六九章 众叛亲离的镇南王 下一章:第六七一章 天下兵马大元帅信王朱由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袁可立多少有些无语地看着他……

“您得去找孙太傅。”

杨信依旧诚恳地说道。

这间内阁大堂内所有人全都保持沉默,一副吃瓜表情看着他们。

“如今能救京城的只有他,只要他去保定,然后劝说保定团练,包括正在赶往苑口的那些团练,都不要在这时候闹事,那么以后的事情咱们还是可以再商量的。”

杨信说道。

“大王想说什么?以后不会在北方行南方那一套?”

袁可立颇有期待地说道。

如果杨信真能这样承诺,尤其是做出一个书面保证,让那些士绅彻底放心,那么以这种方式结束这场混乱倒也不错。

说到底如今这个形势,杨信似乎也没有别的可选择。

北边孙传庭的大军逼近,南边团练们已经包围了志愿军,话说这些天各地团练到达苑口的数量,估计已经超过了五万,这时候还没到二月,至少三月底之前整个北方都闲着。而且因为这些年灾荒不断,老百姓其实都很穷,所以当士绅们大把掏钱雇佣团练的时候,立刻就有那些想搞一笔银子渡过春荒的青壮选择了当兵。

顺天府,保定府,河间府甚至更远的真定,大名等地,都组织起团练北上增援。

而且还在增加中。

说到底北直隶士绅们也想给杨信个教训,反正他自己已经承诺了,就是要用这一战来做赌局。

那就豁出去跟他斗一场。

但没想到苑口那边还没打起来,孙传庭那边就南下了,这一下子就把杨信逼到了绝路上,原本他要是面对一路,那还能轻松些,哪怕只是面对孙传庭他也能守住等待南方援军,但因为这个赌局,让各地团练都已经集结南边,结果北边孙传庭再一南下,立刻就变成了南北夹击把他困在京城。

这个巧合太致命了。

话说袁可立都有些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都有人幕后主持。

太巧了。

首先刘汉儒就不像那种敢于挑起战端的,他在苑口的截击根本不是他这种人的风格,除非有恃无恐,似乎就是为了挑起战端,引起各地士绅同仇敌忾,并且组建团练北上,以此配合孙传庭的南下,最终形成南北夹击的局面。也就是说刘汉儒动手前应该是知道孙传庭会南下,所以他才敢于跳出来,这是一个局,一个早就计划好了的局,至于刘汉儒死在战场上那纯粹属于意外,任何计划都会有意外的,但他的死并没影响计划,反而真正引发了各地士绅的同仇敌忾。

然后杨信倒霉了。

这还不算卢象升和满桂那边,要是这两家也加入倒杨,那杨信真的就是大难临头。

最多也就是他自己逃跑

可他自己逃跑之后,这边士绅集团真正了控制朝廷,无非就是以皇帝的名义下令,各省督抚全部出兵,对他在江浙的控制区进行围攻,那时候杨信的好日子也完了。那么这种情况下他退一步,安抚那些士绅,集中力量对付孙传庭,这似乎也是必然选择,毕竟京城就一万来人,而且还不知道曹文诏那里如何,要是曹文诏也跟着孙传庭南下,那城里最能打的骑警队也不保险了。

如果杨信真的选择退让……

“这个问题以后再说,你们为什么总是揪着这个问题呢?”

杨信很不满地说道。

“镇南王,您不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吗?您想让那些团练帮您,却不想给他们任何东西,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袁可立不怒反笑地说道。

“这忠义二字难道还不够吗?孙太傅作为一个忠臣,难道不应该在这危急时刻站出来,效仿于少保,不计个人得失,拼尽全力保卫京城?别说只是让他去劝说一下,就是带着宗族青壮前来勤王也是他的本分。至于那些团练也都是陛下的臣民,为陛下尽忠难道不是应该的,至于什么地不地的难道还能比忠义二字更重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都是陛下的,他们连人都是陛下的何况那点地?”

杨信脑残一样说道。

然后毕自严终于没忍住,在一旁笑出声来。

“毕公,您笑什么?”

杨信说道。

“下官只是为大明能有大王这样赤胆忠心的忠臣而欣慰,一时间情难自禁,倒是让大王见笑了。”

毕自严赶紧说道。

“毕公如此说,杨某实在汗颜,杨某只是尽臣子的本分。”

镇南王谦虚地说道。

然后一帮大员们就都很欣慰了,整个内阁大堂一片欢乐的气氛,不过他叔丈人并不欣慰,方阁老继续扮演泥胎,另外徐光启也笑容诡异地看着杨信,还偶尔瞄一眼方阁老,也不知道这个老狐狸此刻在想些什么。

“节寰公?”

杨信继续用询问的目光看着袁可立。

“既然大王以忠义责之,袁某敢不从命,袁某这就去高阳,请孙太傅出面前往保定及苑口,以忠义晓谕各地团练,至于成功与否,这个就不敢保证了。

忠义。

的确这忠义比什么都重要。”

袁可立笑着说道。

反正去了也白去,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也跑路。

这京城就扔给杨信,他自己爱怎么折腾去。

实际上袁可立现在也不想干了,孙承宗告老后,他这个兵部尚书当的也有名无实,一切军令都得先交镇南王,他就是个秘书性质。而镇南王又不是九千岁那种不懂军务的,也不是皇帝那种不管事的,这个家伙精力充沛狡猾的很,恍如太祖再世一般,在他手下这样的官做的也没意思,什么手段都玩不了。

六部尚书现在都有这种感受。

这次出去走这一趟,也就算是他这个还有点忠心的大臣,对皇帝做的最后一点事情了,至于这场仗爱怎么打怎么打,他是不准备掺和了。

“那就有劳节寰公了!”

杨信满意地说道。

这样就算把下一批祸害的目标准备妥当了。

就让这些已经没用的家伙都回乡召集忠义,当他们召集起忠义,准备好了进京勤王的时候,他这边已经原形毕露,开始荼毒北方士绅,甚至还可以把这场大戏的内幕散播出去。那时候他们手中军队已经整装待发,在义愤填膺怒火中烧的情况下,是老老实实地再扔掉武器,洗干净脖子等着挨刀呢?

还是奋力一搏呢?

手中有兵有将,枪炮齐备,似乎放下武器更难吧?

然后他就可以继续清洗下去。

不得不说镇南王也是深谙钓鱼之道了。

诸位肩负特殊使命的大员们,就这样纷纷起身,以最快速度向二位阁老及镇南王告辞,然后离开内阁大堂踏上他们的征程,去为大明为皇帝陛下召集天下忠义前来勤王救驾。

他们的担子很重啊!

很快内阁大堂里就剩下了镇南王和两位阁老。

徐阁老起身走到镇南王身旁……

“你就不怕戏演砸了?”

他说道。

“呃,晚辈不明白!”

杨信厚颜无耻地说道。

徐阁老点了点头,顺便拍了拍他肩膀,然后背着手径直走了,后面方阁老叹息一声。

而就在这时候,曹变蛟匆忙走了进来……

“大王,崔呈秀在蓟州率领士绅造反攻破州城。”

他说道。

“呃,都跳出来了!”

杨信说道。

崔呈秀此前一直就销声匿迹,像他这种地方土豪级别的,有的是地方可以藏匿,原本历史上直到圆嘟嘟抄家后,还有九千岁余党从京城跑到广东被抓,很显然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他终于也忍不住了,不得不说这出大戏把该炸出的都炸了出来。

“还有,遵化士绅以张家为首起兵逐县令,并攻破三屯营,守将唐钰及其弟唐铨倒戈附逆。”

曹变蛟说道。

“这个唐钰是?”

杨信说道。

“遵化本地人,将门世家,从军后隶属峄城伯,峄城伯移师宣化巡边,他以游击守三屯营,不过所部多是遵化附近几个卫招募的军户,张家乃世宗嘉靖年间户部尚书之后,为遵化本地士绅之首,张家起兵之后,唐家兄弟未发一炮即献出三屯营。”

曹变蛟说道。

好吧,这应该是跟着宋权迎降大清王师的那个。

“还有吗?”

杨信饶有兴趣地说道。

“古北口游击刘芳名率部附逆。”

曹变蛟说道。

好吧,咱大清太子太保刘忠肃也跳出来了。

话说镇南王这时候才发现,崇祯末年那些人都已经相继登场了,实际上也没隔着多少年,十七年而已,明朝但凡当到总兵的都得四五十,也就是说这些人这时候都得三十左右了。而且都是世家将门也不用一步步爬,他们身上都带着世袭的卫所品官,基本上起步就得是都司守备一级的,三十左右爬到游击,参将级别没什么困难的。

同样这些人必然反对他。

士绅不用说,世家将门也是靠着压榨卫所军户过日子,他们和曹家这种穷军户出身的新贵不一样,他们早就已经是这个糜烂体系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没有机会时候可以忍着,一旦有机会而且似乎胜利在望,那必然要迫不及待地跳出来。

“都跳出来吧,我就喜欢他们都跳出来!”

镇南王阴险地笑着说道。

上一章:第六六九章 众叛亲离的镇南王 下一章:第六七一章 天下兵马大元帅信王朱由检
热门: 玄界之门 小傻子又甜又软[娱乐圈] 黄色房间的秘密 本草王 历史深处的民国2·共和 湖畔 少年侦探1:魔幻图书馆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最强妖兽系统 天下豪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