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二章 镇南王,咱们私奔吧!

上一章:第六七一章 天下兵马大元帅信王朱由检 下一章:第六七三章 露馅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信王在保定正式宣布自任天下兵马大元帅,开信王幕府,同时传檄各地要求各地督抚立刻调兵遣将展开对杨逆的最后决战……

不只是京城。

包括他的老巢江浙也是战场。

各地督抚可以自行决定如何对江浙作战,总之一个字打就行了,不用考虑其他的,总督川贵军务兼四川巡抚朱燮元,贵州巡抚王三善,总督湖广江西军务杨嗣昌等等,包括云南的黔国公甚至那些土司们,都要行动起来,动员所有能够动员的兵力,从所有能够到的战线,对杨逆的党羽进行彻底的肃清。

另外允许各地在籍乡宦,起复以原官在籍组建团练。

就是咱大清那套。

所有在籍的不管过去什么官,不管是丁忧,告老,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引咎辞职的,都可以以原本官衔起复组建团练,加入这场伟大的靖难战争,为靖难出一份力。

包括功名之士。

反正无论举人还是贡生监生都可以这样做。

包括买的。

监生就可以买,例监嘛,虽然咱大明不是咱大清那样从上到下都明码标价有银子就有官,但例监也就是买的,只不过再想做官没那么容易而已,不像咱大清就差把一个个顶子陈列在货架上。例监们花几千两银子最后哀叹无颜回家的事情是很正常的,但现在这些例监的好日子到了,都可以以监生身份在籍办团练,然后根据功劳再立功受奖升官发财。

这样就可以把刀柄完全交给士绅了。

总之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都要抱定忠君报国的决心,与杨逆及其党羽做最后决战!

不得不说信王也豁出去了。

实际上他和刚刚被任命为信王幕府左长史的冯盛明,很清楚杨信并不好对付,这个逆贼在北方的确已经完全被围困在京城,但他要是豁出去不管北方,直接突围南下,那么是没法拦住的。然后他会回到江南,重新组织军队反扑,要知道他手下目前也有几千万人口,组建百万大军轻而易举,所以真正的决战不是京城,京城之战只是为了夺取正统权,京城之战后的南北大战才是关键。

打不赢南北之战,信王和他这帮还是死路一条。

而打赢南北之战就得倾国之力。

上次是皇帝糊涂了,上次就应该趁着杨信还没完成整合,尤其是苏松的团练还在,直接解锁全面战争模式和杨信来一场决战。

但却傻乎乎地赌斗。

结果现在杨信已经有了稳固的根据地。

好在他太招人恨,他和士绅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那就索性解锁团练模式,反正已经事实上遍地团练,只不过还没官方解锁,那么就干脆把团练合法化,并且鼓励所有士绅都办团练,甚至给他们通过办团练升官发财的机会,然后用遍地团练来打造属于信王的倾国之力,再以这种力量和掌握江浙的杨信决战,用全面战争来确保打赢。

很聪明的一招。

杨信的确很难打,他手下那帮人信仰坚定死战不退。

堪比洪天王手下的。

那就用曾剃头式的方法来对付。

甚至暗示各地团练,准许他们在江浙放开手抢掠,谁都知道那边的人都有钱,团练的确战斗意志差,可允许随便抢的团练战斗意志就没那么差了。

反正其他地方的士绅,早就已经把江浙视为魔域,这不是皇位争夺战,而是信仰之战,是正邪之战,是旧时代与新时代之战。

而且信王还在檄文中明确宣布,为此前被杨贼害死的忠义平反。

包括杨涟和左光斗在内,还有文震孟这些,所有此前遇害的以及依然被关在诏狱的都平反。

包括那些挖鸟粪的。

包括冯铨等人也是被陷害的,什么他们给皇帝下毒全是诬陷,只不过是冯铨等阉党发现了皇后与杨信的不正常关系,怀疑太子血脉不对,担心杨贼以此玩鹊巢鸠占所以不得不奋起一搏。他们的确是九千岁的亲信,他们的确是阉党,但他们也有一颗对大明炽烈的忠心,像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肯定不能坐视,故此才被杨逆党羽陷害。而信王和勋贵们也是知道了这些,所以才奋起试图与他们并肩战斗,共同保护大明江山不至于被鹊巢鸠占。

只可惜失败了。

不得不说正义的道路充满挫折。

至于林丹汗……

这个的确不好解释,那就干脆不解释了,他就是谋反的,没必要给他洗地,只不过凑巧和这件事一起了,实属巧合,巧合这种事情还是很正常的。

但是……

说冯铨招他南下纯属诬陷。

只不过杨逆及其党羽,为了陷害这些忠臣义士,故意把这个扯到他们身上的泼脏水的,但绝对不是他们把林丹汗招来的,更没有信王和勋贵们试图抢占德胜门放他们入城。当时的情况只不过是信王和勋贵们想保护着皇帝趁乱逃出城,一开始想走德胜门,正好林丹汗来了,他们不得不换其他门,然后就被杨逆党羽追上,这才导致功亏一篑,皇帝又落在他们手中。

什么信王与林丹汗勾结。

造谣!

统统都是造谣。

“这圆的真不容易啊!”

镇南王感慨地说道。

这个消息还是让他很欣慰的,他终于等来了这场全面战争,实际上在信王发完檄文后,孙承宗和袁可立就到了保定,至于结果肯定不会有什么结果了,不过让他意外的是孙阁老和袁可立,都拒绝了信王让他们留下共襄盛举的邀请。

这俩老狐狸还是最终决定继续置身事外。

毕竟他们都年纪大了。

不仅如此,孙承宗还在高阳严令宗族不得参与,虽然因此遭到保定士绅抨击,甚至就连鹿正,孙奇逢这些人都对此很失望,但他终究还是坚持住了。

袁可立也没回京。

他在从保定离开后,紧接着就上了一个告老的奏折,然后带着老仆飘然离去……

回家养老去了。

他家可是还有一座很大的花园。

“镇南王,你看起来倒是颇为镇定,我就想问一句,你准备如何应对这局势?

就算孙传庭在辽东调不来曹文诏和赵率教,这蓟州也已经是三万铁骑,卢象升和满桂最多也就是置身事外而已,那你准备如何用这一万守城兵迎战三万铁骑?你的家丁根本过不了卢象升这一关,他只需要什么都不做,黄镇那里就不敢动,更何况你家那些良田就像肥肉般,整个北直隶士绅全都想要,他那边恐怕此时已经自身难保了。

还有孙守法那里,也被团练团团包围住。

你怎么办?

就用这一万人顶住三万铁骑,加上至少五万甚至更多团练?

就算你能顶住又如何?

他们的团练源源不断,你的手下在南方无法赶来,用不了一个月恐怕山西,山东,河南甚至陕西的团练和边军,都会涌入这顺天府。

你能撑多久?”

皇后殿下一脸焦虑地说道。

她其实是最着急的,杨信打不下去可以走,谁也拦不住他,这个混蛋把衣服一换凭他本事哪里都能去,他的根基在江南又不是北方,回到南京他一样逍遥快活。但她没办法逃走啊,而一旦信王返回控制京城,那么第一件事就是弄死她娘俩,然后在某一天让天启病死,反正都说了杨信用妖法控制皇帝,这妖法肯定都是很伤身体的。

杨信一走皇帝就死于妖法,这完全是顺理成章的。

甚至干脆一进京就把她们一家三口全弄死。

就说是杨信逃走前先弄死了皇帝。

当然,这不关张嫣的事。

左右她娘俩肯定是活不成的。

“皇后,你就放心吧,这天塌下来有我顶着,更何况这天还塌不下来,不就是几万叛军吗,几万建奴都挡不住我,何况是几万叛军,更何况这城里还有十万青壮,难道你没看见外面百姓的忠心?”

杨信说道。

这个女人还是得先瞒着。

这场戏才刚刚开始,而张嫣身边鱼龙混杂,尤其她还有个不是很可靠的爹,就让她先害怕着吧!

“十万乌合之众吧?曹文耀三千骑兵横扫京城,这次来的可是三万这样骑兵,几万叛军的确挡不住你,可我们娘俩怎么办?到时候你爬起来甩手走了,你回到南京一样风流快活做你的镇南王,可我们娘俩在这京城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镇南王,当初可是你深夜跑进皇宫,承诺要保我们娘俩的,我相信你,听你的,你可不能紧要关头抛弃我们!”

张嫣说道。

很显然上次战斗至今还让她记忆犹新,她对这种临时拼凑的军队,在辽东铁骑面前的表现,基本上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皇后殿下,您这话很容易让人误会。”

杨信说道。

张嫣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他胸口的衣服,受限于身高的她不得不仰起头看着他……

“你要走必须带上我们娘俩,信王回来肯定弑君,你带着我们娘俩去江南,我们娘俩以后任由你摆布!”

皇后殿下恶狠狠地说道。

上一章:第六七一章 天下兵马大元帅信王朱由检 下一章:第六七三章 露馅了
热门: 蔷薇的颜色 悖论13 高危职业 绝品强少 武动乾坤 银色猎物 亡国之盾 虫族夫婿不好当 暗夜狩神 唐朝从来不淡定3:千夫莫挡武则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