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三章 露馅了

上一章:第六七二章 镇南王,咱们私奔吧! 下一章:第六七四章 誓师,祭旗,勤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皇后殿下……

皇后殿下爱怎么胡思乱想就随她的便了。

镇南王依旧稳如泰山。

而京城也依旧是一片黑云压城的紧张气氛,锦衣卫到处抓人,杨家家丁不停训练民兵,搞得整个城市恍如军营,城墙上枪炮声不断,还没见着敌军京城上空就已经硝烟弥漫。就连女人都在杨家医院的那些护士带领下,马不停蹄地在城内利用那些抄没的豪宅建立起医院,救济点,孤儿院甚至养老院……

这个本来就有。

大明朝本来就有官方的慈善机构。

万历年间光一个宛平县养济院就收养近两千孤寡老人。

而就在镇南王假御敌之名,行清洗之实的同时,已经到达蓟州的靖难军依旧按兵不动。尽管信王已经以天下兵马大元帅名义,向他们发去了进攻京城救驾的正式命令,但这支连同已经到达的周遇吉部在内,总计三万精锐骑兵组成的庞大军团,就是不越过温榆河。而且张神武和周遇吉二人,还在蓟州颇为无礼地索要各种好处,什么银子啦,酒肉啦,甚至就连女人都要,还有他们带来的那些蒙古骑兵,甚至跑到士绅家里去逼索……

当然,这也在意料之中。

兵过如匪的道理,那些官员士绅也都明白,人家来就是为了发财,想让人家拼命就得好好伺候着。

忍忍吧!

先咬紧牙关勒紧裤腰带,好日子在后头呢!

不过信王一样也没北上。

信王也很忙。

在发出檄文后,信王和他的那些智囊们,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对各地官员的拉拢中。

他们根本没准备参与进攻京城。

这是孙传庭的工作,据说孙传庭已经在辽东集结五万大军,包括一些仓促拼凑起来的,总之最多一个月内,他就会带着这五万大军入关。

他都派人送信来了。

还隐约透露出劝进的意思呢!

信王现在踌躇满志,就等着他来给自己清宫了。

所以对于信王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那些地方官员。

各地督抚,三司,知府,各镇总兵,甚至各藩藩王那里,统统都送去了信王殿下的亲笔信,向他们解释京城发生的一系列变故,信王迫不得已挺身而出的缘由,要他们接下来都遵从信王幕府发出的命令。另外还有就是向各藩的藩王们借钱,毕竟有力出力有钱出钱,藩王们既然没有力可出,那就老老实实地做好后勤工作掏钱吧!

为了大明江山!

为了咱们老朱家的天下,叔叔大爷们就赶紧掏钱吧!

毕竟信王在保定也缺钱,没钱是肯定没法玩的,在不敢得罪士绅的情况下只能从叔叔大爷们身上割肉了。

至于不掏钱的……

这就说不过去了,是不是还想着首鼠两端啊?是不是与杨逆还想着眉来眼去啊?这样是不对的,各地督抚需要对这个问题好好调查一下,对于那些与杨逆勾结的,哪怕宗室,信王殿下也不会手软的。

该抓就得抓。

然后各地正因为掏钱办团练而肉疼的官员士绅们,立刻就对着身边的藩王们磨刀霍霍了。

这就是这场靖难之战的开局。

战争的确开始了,但是,无论南边还是北边,似乎都忘了他们的真正目标是做什么,全都心不在焉的等着,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孙传庭那五万大军头上,当然还有吴襄所部,后者已经给信王送信了,说他带着所部已经北上。

至于真正打起来的战场……

信安。

“这仗打的,莫名其妙啊!”

罗一贯坐在马背上,看着前方的战场感慨道。

虽然作为这场莫名其妙的靖难之战中心的京城,至今依然没有发生任何战斗,甚至颇有静坐战争的风采,但京城外围的小规模战斗却不断。永平团练在和滦南杨家家丁互啄,只不过是前者被后者啄,而河间,甚至部分济南团练,同样在和新城的杨家家丁互啄,只不过也是前者被后者啄。剩下还有就是苑口了,目前可以说大半个北直隶的团练,都拥挤在苑口周围,团团包围着志愿军,甚至就连部分山西的团练都出现了。

山西士绅还是很积极的。

这些乌合之众们,就像一群野狗包围了狮群般,把一万五千志愿军包围在以苑口为中心的这片区域,然后不断在志愿军面前上演着进攻,溃败,再进攻,再溃败的游戏……

天天这样。

一点创意都没有。

“他们这一招其实也有点用!”

罗一贯身旁的副将陈尚仁笑着说道。

他们前面是又一次被志愿军骑兵赶鸭子般驱散的团练,这些连武器都扔了的家伙,在那些端着长矛的骑兵追杀中,屁滚尿流地奔跑着,被追上的立刻双手抱头往地上一蹲,等骑兵冲过去再起来讪讪离去。

这些乌合之众们就是混饭吃的。

现在冬天,正是北方一年最缺粮的时候,春天至少还能挖点野菜,这时候连野菜都没有,各地贫民正愁着如何熬过去,正好那些士绅开始撒钱雇团练了,这样的好机会当然不会错过。但打仗就扯淡了,他们给的工钱不值得卖命,战场上那些团练们都是拿着火枪隔着五十丈乱放,就像是过节放鞭炮一样热热闹闹混乱向前,对面志愿军一冲瞬间都鸟兽散,跑慢了的就抱头蹲下。

志愿军也不抓俘虏。

他们就是驱赶。

驱赶完了就回去,抓回去还得管饭,何必要抓回去,而他们一走,团练们再重新聚拢起来回去继续混饭,只有那些士绅的亲信家丁,会和骑兵真正交战,但通常也都是被暴打,然后依旧作鸟兽散。

现在基本上也都不打了,都是直接作鸟兽散。

“有何用?”

参将祁国屏好奇地问。

他是祁秉忠的侄子,后者因为年纪大已经回乡养老了,但他带着祁家家丁跟着罗一贯。

罗一贯部本质上就是甘肃一带的募兵集团,这些辽东起家的精锐军团都是朝廷出钱将领自己招募,罗一贯是甘州卫籍,肯定招募甘肃的。陕西行都司下属河西走廊和西宁等卫,这一带都是地广人稀的穷地方,而且民风彪悍,那些青壮正好跟着他出来打仗赚钱,他是祁秉忠的老部下,不可能不带着祁家。

祁家是青海湟中的土司,世袭西宁卫指挥同知。

各部其实都差不多。

赵率教部是陇右募兵集团,陇右青壮都投奔他当兵赚钱养家。

曹文诏部是宣大一带,尤世威部是陕北,祖大寿,吴襄是辽宁,毛文龙部是个大杂烩,汉,女真,朝鲜都有,甚至他手下还有部分索伦人及野人女真,据说还有几个倭国的逃兵和两个荷兰东印度公司的逃犯。

“他们这样一直不停折腾,孙守法早晚得被耗尽弹药。”

陈尚仁笑着说道。

“就怕他们还没把孙守法的弹药耗尽自己先跑干净了。”

祁国屏不屑地说道。

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

“西平伯,末将倒有些不解,以孙守法他们的实力,想要打到京城根本毫无困难,他们都是骑兵,真要走估计明天下午就能进南苑,前面看似数万团练包围他们,但真打还是一哄而散,估计都不用打,一万五千骑兵跑起来,那些团练就得作鸟兽散,那他们为何不走,为何非要在这里就像是戏耍般纠缠?”

陈尚仁说道。

罗一贯的封爵是西平伯。

他家乡是甘州卫,这个西平伯是镇南王向九千岁提议的,至于原因不明,之前这批人封爵时候镇南王已经在江南,但不知道为什么,非要掺和进来,九千岁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和他扯淡,故此罗一贯西平伯,张神武永宁伯这些都照着他的意思。大明的伯爵是县伯,正好也有个西平县,至于当年沐英的西平侯那个是郡侯,那个西平郡倒是和罗一贯老家沾边。

就在此时一群慌不择路的团练直奔他们而来。

他们这边也是列阵的,罗一贯带着本部八千骑兵在信安镇压,理论上是必要时候分隔交战双方,充当维和部队,但实际上就是看热闹,他们才不管这些家伙怎么打呢。

“你相信张神武和周遇吉会背叛镇南王吗?”

罗一贯说道。

说完他拔出短枪对着天空扣动扳机。

下一刻他手下列阵的骑兵立刻端起手中长矛,一片长矛的密林指向前方,那些已经快要跑到跟前的团练纷纷停下,为首一个忧伤地看着他们,再回头看看追杀而来的志愿军骑兵,很爽快地一抱头蹲下,其他那些团练纷纷跟着蹲下。紧接着后面追杀的骑兵赶到,为首的军官示意部下停住,然后自己拎着长矛催马走进团练中间,拿长矛拨拉着似乎在找什么人,很快到了那为首的团练身旁,拿长矛挑着他的下巴……

“还躲,你这个狗日的差点打着我!”

军官喝道。

“爷,您认错了,真不是小的!”

那团练陪着笑脸说道。

“爷,就是他,我看见是他冲您放铳的。”

旁边一个团练说道。

剩下团练们纷纷指认就是这家伙,一点义气都没有。

“把衣服脱了!”

那军官喝道。

那团练略一犹豫,但紧接着长矛就戳在他胸口,他吓得赶紧脱衣服,很快就哆哆嗦嗦地坦诚相对,寒风一刮冻得他赶紧蜷缩起来,后面骑兵一片哄笑,就连那些团练都跟着笑,那军官也笑了,顺手抽了他一矛杆。

然后他抬起头看了看这边。

“走!”

紧接着他说道。

说完他掉转马头,带着部下扬长而去。

那团练在同伴的哄笑中,赶紧重新穿上衣服,一帮人看了看这边,讪讪笑着转身无精打采地走了。

“回西平伯,末将不信。”

陈尚仁笑着继续刚才的话题。

罗一贯没说话,只是看着那些远去的骑兵。

“末将实在想不出,他们俩有什么理由背叛镇南王。

周遇吉是镇南王带出来的,他跟着镇南王时候,还只是锦州一个军户,两人一同去叶赫部送信,两个人就敢一同迎战代善的千军万马,那是真正同生共死过的。张神武也一样,跟着镇南王两个人跑到萨尔浒去要建奴交出祝世昌,两个人跑到人家的大营挑战,也都是真正同生共死的,咱们当兵打仗的,这样的交情就算刎颈之交了。

这义气上根本不可能。

这利益上一样不可能,就算信王开价的确够高,可镇南王对兄弟们如何都知道,尤其他们这样那是真正的生死交情,肯定一样给他们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为了信王许诺的那些还没边的东西,抛弃必然到手的荣华富贵,去跟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做对。

没这么蠢的。

更何况谁能比他们更清楚镇南王的本事?

他们难道自信能打赢镇南王?

打不过,不够义气,利益上又不划算,真没有背叛的理由。”

陈尚仁说道。

“可他们的的确确到蓟州了。”

罗一贯说道。

“西平伯,您忘了当年镇南王是怎么坑死辽阳那帮了?您忘了镇南王是怎么在南京坑死魏国公了?您忘了奢崇明是怎么被逼反的了?镇南王可是惯会玩这种引蛇出洞。”

陈尚仁压低声音说道。

罗一贯表情有些复杂……

“走,回天津,信王已经派他刚认的老师孙奇逢去见宜兴伯,咱们不能明知道是火坑还往里跳。”

他突然站起身说道。

“西平伯……”

陈尚仁欲言又止。

“没什么可犹豫的,咱们忠于的是谁?”

罗一贯说道。

“陛下。”

陈尚仁说道。

“陛下何在?”

罗一贯说道。

“在京城,据说已经康复。”

陈尚仁说道。

“那信王这算什么?”

罗一贯说道。

“谋逆作乱!”

陈尚仁说道。

“那就没什么可说了,咱们忠于的是陛下,陛下有太子,无论孰是孰非,无论镇南王以后怎样,但现在,信王就是谋逆作乱,难道他赢了还能继续让陛下做皇帝,还能留着太子?

上次他不就已经想杀太子了?

咱们的一切是陛下给的,咱们就只忠心于陛下,他跟镇南王斗咱们可以置身事外,但想杀太子夺陛下的江山不行。”

罗一贯说道。

上一章:第六七二章 镇南王,咱们私奔吧! 下一章:第六七四章 誓师,祭旗,勤王
热门: 特种兵之利刃 巨星重生手札 兵锋无双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中国历史的侧面Ⅲ:历史的缝隙与灰烬 道君 练习生从徒手劈砖开始 将军攻略 小夫郎 反自杀俱乐部:池袋西口公园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