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四章 誓师,祭旗,勤王

上一章:第六七三章 露馅了 下一章:第六七五章 乡贤们的哭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津。

巡抚衙门。

天津巡抚是新设立,原本在援朝时候也有过,但在援朝结束后这个职位便撤销了,直到镇南王开始搞事情,为了盯住新城的杨家庄户,防备这支奇兵突袭京城,所以朝廷重新在天津设立巡抚。

不但有巡抚,甚至还有天津总兵。

而且这个总兵属下还有员额为一万的驻军,实际多少这个就不好说了,归属黄镇统辖的葛沽海防营理论上也归天津总兵。

当然,只是理论上。

此刻万历十七年进士的天津巡抚黄运泰,天津兵备道王弘祖,还有天津总兵张继先全都正襟危坐,在大堂两旁看着中间的孙奇逢,后者作为信王的使者前来劝说他们加入靖难的伟业。这位咱大清之许衡,面对正中坐着的卢象升,仿佛进入忘我状态般,挥舞着手臂慷慨陈词,话说就差手中再拿个鹅毛扇了。

而对面的宜兴伯一脸肃然,用带着敬意的目光看着这位大儒……

这真是大儒。

虽然此刻的钟元先生还没到家里地被咱大清圈了,然后跑到河南某个小山村发愤著书,从此晋级北儒一代宗师夏峰先生,开创大清儒学的时候,但其学问已经足以镇住卢象升了。

论儒学卢象升肯定不如他,虽然考科举他还不如卢象升。

他至今还是个举人。

但是……

举人怎么了?

举人一样也能看穿杨信的真面目。

“妖孽!

天祸大明,生此妖孽!

虽然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对于杨贼,唯有这个妖孽一词能相符,他不似凡人也的确不是凡人,他就是一个祸乱天下的妖孽。我等起兵并非为名利,那些乡绅之流的确为保住田地,但我等岂是在意那几百亩薄田者?我等之所以甘冒灭族之险与此贼一战者,正为大明之社稷,为儒家之道统,此非利益之战,实乃道统之战。

除魔卫道之战。

我等所捍卫者,乃我儒家之千年道统,若使此贼得志,则儒家的灭亡之日不远矣。”

孙奇逢说道。

“他不是与衍圣公交好吗?还是孔庙守护者。”

张总兵很傻很天真地问道。

“笑话,孔庙何用他来守?这天下没人了?”

王弘祖不屑地说道。

不得不说这个称号让天下儒生都像吃了死苍蝇般恶心。

“衍圣公都快被他坑死了,如今连孔府大门都不敢出,交好?衍圣公宁可这辈子没认识过他,这贼子名为衍圣公之友,实则处处设局陷害,使得衍圣公声名狼藉。以毁衍圣公之名毁孔圣之名,对外还说自己是孔庙守护者,拿着神庙御赐金牌装腔作势,这用心何其毒也,如此算来他倒的确是处心积虑,此前设立武庙之举亦是如此。”

黄运泰说道。

“际云公明鉴,杨逆这些年所为正是如此。

以毁衍圣公之名,毁孔圣之名,衍圣公声名狼藉,则孔圣之名亦污。

立武庙封关岳二圣,则分民间对孔圣之礼敬,愚民无知,不会懂其中有何分别,朝廷立三圣,则愚民所拜者即三圣,关岳二圣合祀之后,民间拜者如潮,求祈者络绎不绝,乃至惟视武庙而不知文庙。

污孔圣之名,分孔圣之敬,此为第一步。

第二步即推崇科学。

科学的确不无可取之处,但德行才是根本,愚民惑于科学带来一时之利,以科学胜于儒学,这就是舍本逐末了,但恰逢咱们这位陛下,又因年少好此道,杨贼则推波助澜,立科学院以推崇科学。上有所好下有所效,陛下崇尚科学则民间皆以科学为尊,儒学则成敝履,民间于儒生再无敬畏之心,乃至笑为青虫。

以前尊为文曲星。

而今笑为青虫。

杨贼之计又成矣。

然后第三步,毁儒家根基。

均田制。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士绅都没了还有儒生?

分地,以民兵制控制乡村,设新学校控制下一代,取消科举,官吏不分,取士不用圣贤之道,到头来儒学不行,一切皆是新学,五十年后还有谁再读圣贤书?

百年后旧儒生皆亡,儒家亦将烟消云散。

道统绝矣!”

孙奇逢慨然长叹。

很显然他知道用其他很难打动卢象升,说到底卢象升真没有必要加入,他们这个集团需要的只是等结果,这场战争本来就与他们无关,话说他们的土地被杨信抢去时候,北方士绅也一样看热闹。那么现在杨信抢北方士绅土地时候,他们幸灾乐祸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冒险帮北方士绅,但卢象升终究还是个儒生,上升到儒家道统的高度,应该还能有些希望。

“宜兴伯,钟元先生所言不无道理,如今合西平伯所部,这天津精兵不下两万,正可一举拿下新城……”

王弘祖说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还在仰头扮忧郁的孙奇逢愕然回过头,然后就看见一身板甲的罗一贯,带着十几名亲兵急匆匆走过来,而且面色凝重手扶刀柄,因为走的急,浑身铁甲不断发出摩擦声。

“西平伯,苑口战事如何?”

黄运泰赶紧问道。

罗一贯却没回答他,而是向孙奇逢一指……

“将这逆党拿下!”

他喝道。

他身后两名亲兵立刻上前。

这一幕让里面的人全都愣住了,懵逼地看着罗一贯。

实际上孙奇逢是第三批使者,此前信王已经连续派来过两批,只不过卢象升始终没点头,但对此罗一贯都是知道的,甚至他还见过这些使者,只是说得听卢象升的命令,但对这些使者是保持礼遇的。也就是说他不是杨信一伙,最多也就是和卢象升共同进退,他今天突然发难简直让人莫名其妙,不过看着两名走向孙奇逢的亲兵,王弘祖首先反应过来。

“西平伯,此处乃天津巡抚衙门,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他喝道。

紧接着他向张继先示意。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罗一贯冷笑道。

就在此时那两名亲兵走到孙奇逢跟前。

黄运泰也清醒过来,他立刻看了卢象升一眼,后者面色凝重没有说话,但同样疑惑地看着罗一贯,他立刻明白这不是卢象升授意,既然这样那就好办了,这里是巡抚衙门,好歹也是他的地盘。作为一个河南永城人,而且还是父子两代进士,死后光一座坟就占地一百二十多亩的名宦,他是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坐歪屁股的。

罗一贯又如何,天津又不是罗一贯的防区,这里是他的地盘。

“来人,保护钟元先生!”

他拍案喝道。

几个侍立在旁的衙役立刻上前。

罗一贯毫不犹豫地拔出枪,对着屋顶扣动扳机……

“黄巡抚,你这是要附逆?”

他说道。

屋里众人被枪声吓得一愣。

那几个衙役同样被吓得停住,他们是衙役,又不是死士,混口饭吃的差事有混口饭吃的原则。

罗一贯的两个亲兵立刻抓住了孙奇逢。

“宜兴伯,你想看着儒家道统就此断绝?”

孙奇逢傲然说道。

很显然他还想用自己的风骨做垂死挣扎,不过他双手的颤抖出卖了他。

而卢象升坐在那里,仰头看着屋顶……

“张总兵,封侯之业在此,天津城内雄兵近万,如今数万团练围攻新城,所缺者正是雷霆一击,难道你就不想要新城那些,老朽在此承诺,胜利之时新城杨家一切都归你与所部兄弟。”

黄运泰说道。

卢象升是没指望了,这些南方人不会搀和的,现在就得靠北方人。

他这话一说完,张继先瞬间就两眼放光了,杨家的那些产业啊,几十万亩高产的水田,无数的工厂,他可都是亲眼看过的,话说谁不想要啊,哪个犊子不想要啊,以前也就是做梦时候想想,但现在突然间真切起来,张总兵的脑子瞬间就被无数的金光淹没了。

“都看什么,听军门的!”

他大喝一声。

外面他那些正在探头探脑的亲兵立刻拔枪涌入。

罗一贯的亲兵同样拔出枪,双方枪口隔着不足两丈相对,前者背后是罗一贯,罗一贯前面两个亲兵控制着孙奇逢,孙奇逢后面几个衙役面面相觑,黄运泰三人起身催促着士兵上前,整个大堂上剑拔弩张,只有外面卢象升的亲兵不知所措地看着里面……

“这诱是何苦呢?”

罗一贯说着很无语地走到两名亲兵身旁,然后在一尺外看着孙奇逢。

后者努力做出一副傲然姿态看着他。

罗一贯突然笑了。

“钟元先生,你们相信孙传庭的时候,难道就没想过镇南王当年是怎么坑死辽阳那些人的?”

他对孙奇逢说道。

后者的脸色瞬间变了。

“西,西平伯,太原侯赤胆忠心,信王与之推心置腹,又岂是阁下所能离间。”

他强作镇定地说道。

“那我就帮你一把,别让你看到真相了,免得你到时候不好受。”

罗一贯点了点头说道。

说完他伸手从亲兵手中接过短枪,紧接着顶住了孙奇逢的脑门。

“西平伯,此处还不是你撒野之处!”

黄运泰怒道。

很显然他年纪大了,头脑反应已经不够灵活。

罗一贯转头看着他……

“看看吧,这就是利令智昏啊!

黄巡抚,你们就想着保住你们的地,张总兵,你就想着银子,可你们难道就没想过,你们如今做的这些,就是别人想要你们做的?你们就没想过,整个这件事就是一个陷阱,一个引蛇出洞,让你们自己踏进罗网的陷阱?你们难道就那么确信,这不是孙传庭和镇南王在合伙演戏?

辽阳城里那些人正在笑你们啊!

张神武和周遇吉兵临京城?当年叶赫骑兵是怎么扮成建奴骑兵,在辽阳哄着那些人自取灭亡的,这才过去几年啊,你们就都忘了?”

他很开心地笑着说道。

黄运泰等人瞬间愣住了。

下一刻罗一贯转回头看着孙大儒,孙大儒的脸色一片苍白,甚至浑身都在哆嗦着,罗一贯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然后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伴随着略显沉闷的枪声响起,孙大儒的死尸向后倒下。

而就在这同时,外面混乱的枪声响起。

黄运泰等人手足无措地看着大门处。

下一刻无数身穿板甲的士兵汹涌而入,为首的祁国屏抬手一枪,将一名上前阻拦的衙役打倒,紧接着拔出刀径直走向大堂,王弘祖第一个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却没想到张继先随手抄起身边的椅子,一下子横拍在他胸前,倒霉的王副使惨叫一声仰面栽倒。

拎着椅子的张总兵一脚踏在他胸前,然后一脸谄媚的笑容看着罗一贯……

“西平伯,卑职能将功赎罪吗?”

他用很恶心的声音说道。

不过罗一贯并没理他,而是直接走到了卢象升面前。

“引蛇出洞。

的确,他惯会使这一招,这些年使了不只一回,我真傻,真的,我明知道张神武和周遇吉不可能背叛他,却还在做梦想着这是真的。

利令智昏,我们都是利令智昏啊。

我在幻想着真得能有回到过去的一天,幻想着还能回到从前,回到从前那个江南,都想的昏了头,以至于连这么简单的局都没看出来,他太坏了,把我们所有人当猴耍,他此刻一定正在京城看着我们的笑话。”

宜兴伯坐在那里,保持着看屋顶的姿势苦笑道。

“都堂,接下来如何处置?”

罗一贯说道。

“我病了,军务由你暂领,我不想去看他那张嘴脸。”

卢象升说道。

说完他站起身从亲兵手中接过总督御营大印交给罗一贯,想了想之后连腰间的尚方宝剑都摘下来放在了桌上,然后什么也没说,带着他的亲兵直接向外面走去,甚至都没看一眼黄运泰等人。

已经被控制住的黄云泰和张继先,战战兢兢地看着罗一贯。

祁国屏拖着王弘祖扔在他们脚下。

罗一贯看着他们,然后微笑着拿起尚方宝剑,缓缓地拔出了一截……

“把这些附逆的贼子都拖出去,召集各军,誓师,祭旗,勤王!”

他说道。

上一章:第六七三章 露馅了 下一章:第六七五章 乡贤们的哭泣
热门: 长吻逆时差 古井奇谈 魔君食肆 崛起之第三帝国 剧情和我想的不一样[快穿] 中国戏剧史 军门长媳 伪白莲的修罗场生存日记 崇祯聊天群 美人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