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七六章 刁民的狂欢

上一章:第六七五章 乡贤们的哭泣 下一章:第六七七章 繁华落尽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胜芳。

“快点,都他玛快点!”

原本历史上咱大清名列贰臣传的名臣,现在信王任命的静海团练总监王正志带着哭腔高喊着。

同时拼命鞭打着他的战马。

得益于杨信搞出的骑射考核,如今的士子们倒是都会骑马,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意外了,要不然这些家伙逃跑都不赶趟,王正志这时候已经是举人了,为了避免倒在骑射考核上,在这骑马射箭上也下了番工夫,此刻骑着高价购买的河曲马,倒也不至于在狂奔中坠落。

在他身旁数十骑亲兵同样焦急地鞭打着战马。

他们甚至已经顾不上走路,直接冲进了三角淀的芦苇和冰面,冬季的三角淀已经退化成沼泽,封冻后的淤泥基本上一片坦途,被他们惊吓的野鸭不断从芦苇中飞起,冲向烟雾弥漫的天空。在他们身后是熊熊烈焰,汹涌而来的辽东铁骑和那些狂欢的贫民,正在胜芳和部分顽抗的团练交战,王举人就是见势不妙匆忙逃离的,而被炮火引燃的芦苇,正在西北风的催动下形成一道火线横扫而来。

王正志悲愤地回过头……

“这些骗子!”

他用颤抖的声音咒骂着。

什么都完了。

他们都被这些混蛋给骗了。

什么孙传庭清君侧,什么张神武和周遇吉联军入关,统统都是假的!

这些混蛋和杨信是穿一条裤子的,他们就是在合起伙来玩当年坑死辽阳世家将门那套,就像当年用叶赫骑兵伪装建奴包围辽阳,引得辽阳那帮世家跳出来造反自投罗网一样。杨信用他俩联军入关谎称靖难,给北方士绅希望,鼓起北方士绅的勇气,引北方士绅们纷纷跳出来办团练参与靖难。

然后杨信再一网打尽。

话说当初怎么就昏了头,信了信王的那些许诺。

当然,主要是杨家的那些田地太诱人,话说这些年静海这些杨家垦荒区周围的士绅们,在那四十万亩高产水田面前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结果人家一引诱立刻就像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了。

“老爷,咱们去哪儿?”

他身旁一个忠心耿耿的好奴才问道。

“先回静海,收拾金银财物南下,去山东再说,山东巡抚已经加入靖难,户部尚书毕自严也已经回山东,他说过会劝说山东士绅都加入,咱们的天还没塌下来,用不了多久咱们还会回来。”

王正志恨恨地说道。

当然,这就是一说,都这时候了哪管那么多,回家收拾金银跑路,天下这么大总有地方可以逃。

他身后的亲兵们交换着目光。

然后突然间一名亲兵调头冲向了一条芦苇间水汊,紧接着两名亲兵也跟着跑了过去,下一刻所有亲兵全都跑了过去,王正志瞬间傻眼了,他几乎眼睁睁看着就剩下了自己和那个好奴才。

“混账东西,你们去哪儿?”

他悲愤地嚎叫着。

“老爷,您就别管他们了,赶紧走吧!”

那好奴才说道。

人家闲得蛋疼了,跟你一起流亡异乡?

人家无非就是领工钱而已,人家老婆孩子都是静海一带的,无非就是找个地方换身衣服,再钻出芦苇荡就是普通老百姓了,话说这些人没抓他去领赏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真的,很仁义了。

“这些狗东西!”

王正志悲愤地骂道。

然后他赶紧催马向前,但就在这时候,旁边芦苇丛中突然涌出十几个破衣烂衫的渔民,为首一个和他四目相对……

“是静海的王老爷!”

那人惊喜地喊道。

王正志瞬间一激灵,毫不犹豫带住战马,以最快速度拔出短枪。

“大胆刁民,还不让开!”

他用短枪指着那人,色厉内荏地怒斥道。

下一刻那人手中渔网骤然飞出,一下把他当头罩住,旁边好奴才急忙瞄准,还没等扣动扳机,另一个渔民手中鱼叉飞出,正中这名忠仆义奴胸口,瞬间穿透胸甲扎进他的身体,后者惨叫着坠落马下。而此时的王正志,也惊恐地尖叫着被从马上拖了下来,摔在坚硬的冰面上,那渔民上前一脚把他踩住。

“还刁民呢,如今大老爷说了不算,刁民才说了算!”

这渔民说道。

就在同时后面的渔民一哄而上,转眼间就把王老爷扒光了。

可怜的咱大清户部侍郎,蜷缩在冰面上冻得瞬间嘴唇就青了,哆哆嗦嗦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兄弟们,把王老爷抬起来,让他去烤烤火!”

那渔民喊道。

一个穿着王老爷皮裘的渔民立刻上前,和他一起直接把王老爷抬起,其他几个渔民纷纷上手,把王老爷抬成大字举着走向前面燃烧的芦苇,或许芦苇燃烧的热量起了点作用,王老爷迅速清醒过来,在他们头顶发疯一样挣扎着……

“你们这些刁民,我是举人,我是举人,你们怎么敢……”

他不停地嚎叫着。

刁民们很欢乐地哄笑着,继续向前走到了那片芦苇前面。

“举人老爷,您先在这里烤着火,兄弟们去贵府请老太爷和少爷来跟您作伴!”

那为首的渔民喊道。

紧接着他喊了声号子,一帮人同时用力,直接把王老爷扔进了芦苇中,熊熊燃烧的烈火瞬间把他包裹,烈火中的王老爷惨叫着狂奔向后,但紧接着踏碎了被火烧融的冰面,一下子陷进了冰冷的泥水,他在冰与火中继续惨叫着,而那些渔民再也没有理他,直接转身返回原处,那为首的捡起他的短枪。

“走,去县城!”

他一挥短枪喊道。

不过他们后面的王正志并没烧死,主要是衣服都扒了,而这种芦苇荡的野火很快就烧了过去,他只是被烧伤了而已,但现在还是零下十度,野火烧过去后原本烧融的冰面迅速冻结,可怜陷在下面淤泥中的王老爷,只能在被火烧伤的剧痛中惨叫着,然后眼看着自己周围恢复寒冬的残酷。

很快他就没力气惨叫了。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得胜淀,静海的另一位举人,和他一样名列贰臣传的高尔俨也同样正在寒风中等待自己的末日……

“这也算给他留个全尸了!”

张献忠满意地说道。

他面前一棵孤零零的小树上,崇祯十三年探花,咱大清弘文馆大学士高尔俨虚弱地抬起头,被吊在半空的高大学士身上穿着衣服,所以形象尚可,但问题是这衣服被水泡过了,这时候已经冻得仿佛一件水泥的铠甲,让他整个人保持着直挺挺的形象,除了脑袋其实也没别的地方能动。

他嘴唇哆哆嗦嗦地动了几下……

“你说什么,感谢我啊?”

张献忠笑着说道。

高大学士的嘴唇又微微动了一下。

“不用感谢,我这个人一向心慈手软,等到你家之后,也让你全家这样上路。”

巫妖王笑着说道。

周围的士兵和团练们一片哄笑。

高大学士就这样悲愤地看着这些混蛋,尤其是那些团练们,这些其实是他部下的,他统帅着大城,青县及静海南边部分团练,和北边的王正志以大清河为界南北两路进攻志愿军东线。这些团练吃他的喝他的,打起仗一触即溃,回头还继续厚着脸皮吃他的喝他的,然后一听说周遇吉部南下,志愿军反击,瞬间全都倒戈相向把他卖了。

话说他还是这些混蛋吊起来的。

此刻的他只想仰天长啸……

天哪,这是为什么?

但可惜他已经被冻得说不出话了。

这时候远处李自成疾驰而来,在他们旁边停下,一脸无语地看着张献忠的恶趣味。

“赶紧走,别胡闹了,罗一贯快打到涿州了,周遇吉也已经杀向新城,咱们再晚连汤都喝不上,据说保定城内刚送到一批军饷,还是从晋王和德王手中逼出来的。这个罗一贯动手太早了,简直是胡闹,他再晚几天连福王和潞王出的银子都送到了,这下子亏大了。”

他招呼张献忠。

后者陡然间精神一振……

“团练兄弟们,都跟着我一块抄家去!”

他高喊一声。

然后那些正在欣赏高大学士的团练们,立刻发出了亢奋的欢呼声,一个个抄起各自的武器,跟着张献忠等人向着保定汹涌而去,而此时不只是他们,京城以南这片战场上,三路大军全都在杀向保定。准确说是在赛跑,无论罗一贯还是周遇吉还是孙守法的志愿军,全都在向着保定狂奔,谁先杀到保定谁就能吃肉,晚到的只能啃骨头,再晚就只能喝汤了。

这种时候其他什么都不讲了,别人抢光保定也不会和后到的分享,必须得争分夺秒才行。

而且三路大军距离保定都差不多距离。

罗一贯还没打进涿州,但也已经快到了,扫荡青县的周遇吉直接向西,从固安和霸州之间穿过,不过他前面还有新城,而孙守法这边到保定障碍更多,但距离上基本差不多,所以对于这三支骑兵来说,这就是一场竞赛,至于苑口外围的那数万团练……

早就崩溃了。

在得知周遇吉突然倒戈后,那些士绅已经明白自己被骗了,这时候完全已经陷入崩溃状态。

他们的部下同样崩溃了。

那些混饭吃的团练们,这时候还不跑就是傻子了。

逃跑那是善良的,仁义的,甚至还有不少已经拼凑起来,正在周围趁机洗劫那些士绅。

可以说整个京城南边这一块已经完全乱了,三路骑兵扫荡而过,后面跟着数以百万计狂欢的贫民,再加上那些趁火打劫地方团练,所有县城,小镇,甚至乡村,那些士绅全都陷入末日的浩劫,比起李自成进京时候也不遑多让。反正现在这一带可以说完全陷入无政府状态,地方官都是附逆的,士绅都是附逆的,所有官绅都是有罪的,那还不赶紧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以苑口为中心,整个顺天府南部,河间府北部,再加上保定府东部这一带,转眼间就这样乱成一锅粥。

无数士绅遭到清洗。

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大老爷们,被自己的佃户,家奴揪出来当众狂殴,他们敲骨吸髓积攒了两百多年的金银财宝被瓜分,他们的地契卖身契高利贷借据被当众烧毁,就连他们的姬妾都被光棍们瓜分。到处都是吊死在路边的士绅,到处都是哭天嚎地的地主婆,到处都是被扒了衣服,不得不的在寒风中哭喊的官吏,这是一场庶民的狂欢。

甚至比当初江南那些更狠,江南的民风还是温柔一些,但北方民风就相对凶狠了。

这里是真杀人的。

更何况还有张献忠这些人带头示范,他们可是镇南王的队伍,这些镇南王的亲信们带头把士绅挂树上,那么狂欢的百姓们跟着学习就很正常了。

保定。

当然,是保定县。

“对,就这样干!”

跟随着大队人马,在这座小县城直接穿城而过的巫妖王,停下来冲着城墙上一群贫民喊道。

后者正拖着几个乡贤走向女墙。

为首一个拿着根很粗的麻绳,系了一个圈套在箭垛上,另一头则系了个活套,他后面一个老乡贤紧接着被拖过来,那老乡贤还在拼命挣扎着……

“我是举人,我是举人,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他尖叫着。

“对举人老爷不一样,咱们得送举人老爷体面的上路。”

那为首的很赞同地说道。

然后在一片哄笑中,一个人拿着个唢呐走上前,紧接着吹奏起来。

很显然举人什么的,震慑不住这些刘六刘七的乡亲们,话说当年他们的前辈们可是连孔庙都敢一把火烧了。这些刁民们在唢呐声中,很欢乐地抬起那个老乡贤,然后在后者的挣扎中,毫不客气地扔了出去。那老乡贤尖叫着飞出,但紧接着被脖子上的麻绳拽住,然后尖叫戛然而止,整个人瞬间坠落并向后狠狠砸在了城墙上。

下一刻他就像被绞死的犯人一样,低着头挂在了那里。

“下一个,送监生老爷上路,吹得高兴点!”

为首那人喊道。

下面张献忠心满意足地催动战马,汇入了铁骑的洪流中……

上一章:第六七五章 乡贤们的哭泣 下一章:第六七七章 繁华落尽矣
热门: 当玄门大佬遇到灵异情节 督军 诗与刀 黑麦奇案 给你宠爱[快穿] 天才小毒妃 唐朝好地主 战国野心家 三国之太极演义 王立群读《史记》之秦始皇(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