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八八章 乘舆播越

上一章:第六八七章 史可法大战吴三桂 下一章:第六八九章 满门忠烈衍圣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狂奔的战马转瞬即至。

马背上吴三桂手中长矛毫不客气地对着他老师当胸直刺。

而他老师瞬间一侧身,紧接着伴随着一声呐喊,高举在头顶的宝剑凌空斩落……

长矛刺空了。

剑倒是没有劈空。

伴随一声钢铁的撞击,史可法的宝剑正中吴三桂胸前,在抛光的板甲上划出了一道醒目的火星,但也仅仅如此了,后者坚固的胸甲完全免疫了这种攻击,宝剑甚至没有划开这层防护。而就在同时,吴三桂的战马凶猛地撞上了史可法,后者直接被撞地倒飞出去,然后砸落在桥头的泥土中,不过没有死,只是躺在那里挣扎着试图站起。

吴三桂控制着战马缓缓向前。

“先生,您真是螳臂当车!”

他低头说道。

地上的史可法放弃了站起的努力,内脏受到重创的他吐出一口鲜血,并没有回答吴三桂,只是缓慢地向旁边爬着。

吴三桂鄙夷地看着他,不过也没再继续攻击。

好歹也是老师,虽然就教了他三个月,而且期间因为他的顽劣,还多次对他进行责罚,但终究有了师徒名分,杀老师是肯定不行的,再说也不用继续了,这模样也活不了多久,他紧接着将手中长矛向上一举。

“走,去开封,咱们发财的时候到了!”

他喊道。

他身后绵延的浮桥上,那些骑兵们立刻发出亢奋的吼声。

这是他们一路上都没来得及洗劫,只是狂奔赶路的主要目标,开封城里可有的是金银财宝。

然后吴三桂催动战马,从史可法的身上跨了过去,后者依旧在爬着,吴三桂最后看了他老师一眼,踌躇满志地径直走向前方,虽然他爹的老思想还是让他考科举中状元,但他可从没这样想过。虽然还年轻,但他也知道这世道变了,镇南王更喜欢能打仗的,而作为吴家新一代首领,他要用攻破开封的战功,让镇南王看到自己的才能。

只要镇南王看到了他,那吴家的富贵就可以延续下去了。

而前方已经隐约能够看到开封城,但他同样也看到了更远处地平线上,一片恍如阴云般的灰色……

“快,有人在抢先!”

他喝道。

但下一刻他就傻了眼。

他身后的史可法已经爬到那尊大炮旁边,正斜倚在炮轮上,伸出右手摸索着捡起旁边一支被溃兵丢弃的燧发枪。

“老匹夫!”

吴三桂立刻骂了一句。

他毫不犹豫地拔出短枪,对着史可法扣动扳机。

子弹正打在史可法身上,直接钻进他的腹部,但史可法却恍如未觉般,依旧缓缓拿起了那支燧发枪,用双手端着颤巍巍抬起,吴三桂带着惊恐立刻直冲了过去,手中长矛毫不犹豫地扎在史可法身上。史可法抬起头冲着他一笑,他的冷汗冒了出来,因为史可法手中的枪口并没指向他,而是横在身前指向了大炮另一边……

“快撤!”

吴三桂骤然尖叫一声。

下一刻地上的史可法带着笑容扣动了扳机。

伴随着枪口喷射的火焰,一颗子弹瞬间打在大炮另一边的火药桶上,带着出膛温度击穿木桶的子弹,也在瞬间完成了引爆,而史可法部下那些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士兵,为了方便取用火药,在那里堆了整整十捅。一桶火药的爆炸,引燃了剩下九桶,最终化作惊天动地的爆炸,狂暴的烈焰瞬间吞噬了史可法和正在跳下战马的吴三桂。

他们师徒俩同时被数百斤火药的威力撕碎。

然后那爆炸的烈焰又吞噬了桥头,固定浮桥的铁链在烈焰中化为无数喷射的铁块。

浮桥上一片惊恐的尖叫。

失去了一端固定的浮桥立刻在河水推动中推向下游,桥上的骑兵们在混乱中拥挤着,纷纷坠落滔滔黄河……

史可法终于成功了。

他用自己的牺牲阻挡了吴襄的大军。

当然,史可法与吴三桂的同归于尽,却并没有能拯救开封城内的周王和士绅们。

他只是暂时阻挡住了吴襄而已。

但却便宜了尤世威。

开封城东南方,尤世威和部下的骑兵们,用惊愕的目光看着这里升起的蘑菇云。

半个小时后,这个已经洗劫了归德的家伙,就带着他的部下冲进了开封,然后开始洗劫开封士绅,甚至冲进了周王府,倒霉的周王在王府上吊,周王世子及所有宗室,全部被尤世威暂时圈禁。当然,这些都是宗室,尤世威肯定不会洗劫的,至于在王府及那些郡王之类府中抓捕时候,造成一些坛坛罐罐的损伤,这个就是可以原谅的了……

再说开封城内刁民也趁机作乱,溃兵也趁机抢掠,总之事后那些天潢贵胄们发现自己变成了穷光蛋,这个肯定怪不到他的头上。

打仗嘛!

就是这样。

怎么还不得有个天街踏尽公卿骨之类的。

而得知自己儿子为镇南王战死,开封也被尤世威抢到手,算得上是人财两空的吴襄,也只能在北岸擦干眼泪……

儿子死了就死了吧!

他又不是说就一个儿子,实际上他一堆儿子,再说他现在还正当年,以后想生多少都有,但发财的机会错过就没有了。

他的确丢了开封这块肥肉。

可黄河北岸还有的是,此前因为急于抢先进开封,他在沿途都没抢掠,哪怕在最近的卫辉也是直接在城外绕过,现在开封没捞着,那就只能转回去看能捞多少算多少了。其实后面也有的是可捞的,怀庆郑王,卫辉潞王都有钱,甚至还可以转头去大名府,再不行还可以去潞安府,那里可是北方丝绸中心,总之他还有的是发财之处。

吴襄就这样放弃了南下,转而专心扫荡北岸各府。

就在尤世威杀进开封的同时,洪承畴攻入了临清,他接下来会继续沿运河南下,而北线的罗一贯调头杀向娘子关准备去抢潞安,周遇吉部绕开临清星夜兼程直扑大名,他会在扫荡大名后转向与洪承畴在东昌会和。而杨家家丁攻破德州后直奔济南,甚至就连部分原本在冀东的杨家家丁,这时候也已经开始登船准备海运在登莱登陆……

实际上登州已经被杨家家丁控制了。

之前经营北洋水师时候,杨信在登州建立了规模庞大的产业,大量杨家雇员在登州,北洋水师南下后,这些人没有随之南下,战争一开始,他们就迅速占领了登州城。

而南线加入战争的祖大寿部直扑洛阳,他同样也是骑兵,从驻地陈州启程到洛阳用不了多久,不过他恐怕得真正打一仗,因为从襄阳启程北上增援弘光的郧阳巡抚李若珪所部,这时候正在汝州。这支军队有一定战斗力,郧阳那地方都是山民,本来设立郧阳巡抚就是为了镇压这一带,李若珪招募的多数都是些亡命之徒。

而孙元化兵分两路,自己率领两个军沿运河北上,目标兖州府,尤其是衍圣公那里。

镇南王的老朋友也附逆了。

虽然是逼不得已,但衍圣公的确出钱出粮资助弘光,甚至还领了弘光封的太傅头衔,这也算是逆党重臣了,不过小道消息传闻,衍圣公也派人跑到京城向皇帝向镇南王请罪了。

这也是很正常。

毕竟那是衍圣公。

而另外一个军则直奔沂州,目标继续北上青州,孙元化的目标就是扫荡整个山东并与洪承畴等人会师。

就连杨嗣昌都动了手。

他的两个步兵军沿汉江北上……

喊出的口号是进攻洛阳,为皇帝陛下讨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是肯定赶不到的。

他只是去保护兴都而已。

郧阳巡抚李若珪已经起兵北上,在河南肯定遭遇惨败,万一逃回来后盘踞襄郧搞割据,惊扰了兴都的陵寝怎么办?杨嗣昌作为总督湖广江西军务,这是他的职责范围,他没想过在这场洗劫中分一杯羹,他只要把完整的辖区交给杨信,那么他就可以说是大功一件了。

至于洛阳……

“我不走,你们要干什么,我不去西安!”

弘光皇帝尖叫着。

而此刻他那三百斤重的庞大身躯,正被按在一顶十六抬的肩舆里面,那些膀大腰圆的轿夫们,在他的剧烈挣扎中艰难地抬着,摇摇晃晃从行宫或者说原本福王府的正门也就是正华门挤出。

的确得用挤。

他这种超大码的就连轿子都是特制。

而在他身旁几个大臣,主要是郭增光,邱志充,还有一帮这段时间从陕西和山西跑来的众正们,新君登基,那些对昏君奸臣充满仇恨的忠义们,自然都要来为新君效力。总之此刻弘光的那些大臣们,全都拥挤在肩舆两旁,一个个伸着手拉住皇帝陛下,防止他掉下来逃跑。

虽然他们其实就是在逃跑。

不逃跑也不行啊!

如今整个局势彻底崩溃,眼看着洛阳就不保了,祖大寿所部已经在汝州和李若珪交战,后者其实也想跑路,只不过祖大寿来的太快。李若珪带着两万大军原本是要到洛阳的,结果刚到汝州就突然得知局势崩溃,紧接着还在犹豫时候又得知开封被攻陷,这种情况下自然也要跑路。但他刚出汝州就遭遇祖大寿部,对辽东铁骑战斗力缺乏直观感受的李若珪还想打一场,然后双方在野外交战,李若珪惨遭战败。

但他手下那些山民却没有一触即溃,甚至给祖大寿造成了一定伤亡。

说到底郧阳一带民风彪悍,主要也是地方闭塞,对外界缺乏了解,最终他们用一场勉勉强强可以称得上战斗的战斗,在辽东铁骑的冲击下,做到了还能整军退回到汝州。

但出城再次决战是肯定不敢了。

祖大寿也不敢绕过他们奔洛阳……

这里可是山区。

最终倒霉的李若珪,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成了弘光朝衮衮诸公的救世主,他在汝州一边流着悔恨的泪水,一边和祖大寿纠缠,而依靠着他的保护,洛阳城里的诸公们已经开始跑路去西安。毕竟弘光这杆旗帜不能倒,他还是天下正义力量的希望所在,丢了洛阳没什么大不了,本来这地方也不好防守,继续向西去西安才是真正安全的。

崤山会阻挡杨信的军队。

他们背后还有陕西,山西,甚至还有四川,朱燮元至今没有明确表态,他仍然还有争取过来的希望,更何况杨信这边想吞下三个省也不是那么简单。

“我不走,你们把我放下,都是你们逼我的,你们这些狗东西,都是你们把我害的,放开我,我要见陛下,我要向陛下请罪。”

弘光尖叫着。

“陛下,您就是陛下,您就别闹了!”

郭增光说道。

“你这狗贼,都是你!”

弘光骂道。

说话间他挣扎着起身,试图去捶郭阁老,但他这三百斤就算不动,压在这肩舆上其实也很勉强,说到底这东西就是个木头架子,本来他挣扎这一阵子就已经有点摇摇欲坠,此刻他再做这样大的动作,这肩舆承受能力终于超过极限,伴随着一声木头的折断声,整个肩舆一下子解体,还在捶郭阁老的皇帝陛下惊叫着落在了地上。

但他不是最倒霉的,最倒霉的是郭阁老,正好被他压在了下面。

三百多斤啊!

而且还得加上部分木头。

本来就瘦弱的郭阁老,瞬间被压得哀嚎一声,然后就在陛下屁股底下晕了过去。

弘光倒是毫发无损,他那一身肥肉别说从也就不到两米高坠落,就是再高点都有足够的缓冲,在四周的一片混乱中,他还茫然地寻找郭阁老,最终从自己屁股底下找到了他的内阁首辅。

“快,给陛下换辆马车!”

旁边新晋级的邱阁老喝道。

皇帝陛下瞬间清醒,挣扎着试图爬起逃跑,但可惜他这个体重没人帮助想爬起来也不容易,而且周围那些众正们也发现了他的意图,毫不客气地一拥而上把他按住,可怜的弘光皇帝陛下,最终只能坐在自己的内阁首辅身上,无可奈何地长叹一声,擦着眼泪接受无情的命运……

上一章:第六八七章 史可法大战吴三桂 下一章:第六八九章 满门忠烈衍圣公
热门: 心不由你 烽烟尽处 庆余年 重生后发现所有人都是我迷弟 赤朽叶家的传说 不容青史尽成灰:隋唐宋元卷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余生皆假期 贾志刚说春秋之七·孔子世家 迷宫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