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零章 游击队之歌

上一章:第六八九章 满门忠烈衍圣公 下一章:第六九一章 熊猫旗永不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之藻此行带回的,也不只是这些让徐光启之流信仰崩塌的东西,他这一趟也让欧洲各国恍如打了鸡血般亢奋起来……

谁不想瓜分海上贸易这块蛋糕?

大明的使者都能从东方航行到欧洲了,那欧洲凭什么就非得让西班牙,葡萄牙和荷兰控制海上贸易?

那一船船运到欧洲的蔗糖,香料和茶叶不香吗?

李之藻见到了黎塞留,他倒是对这个传奇人物颇为欣赏,估计黎塞留的阴险狡诈符合大明精英的审美观,而大明的政治制度同样符合黎塞留的审美,两个东西方政治精英相谈甚欢。黎塞留对于东方大一统的帝国体制充满向往,内阁和六部制,自上而下的统治方式,科举选士制度,同样打开了他的新世界大门。

他这时候刚刚当上首相,正在与胡格诺派进行战争,明年开始对拉罗谢尔的围攻,来自东方的使者坚定了他扫灭法国境内那些乱七八糟割据势力,将法国由旧式诸侯林立,彻底整合成一个真正帝国的决心。

而五艘法国战舰,也将跟随返航的李之藻,护送法国使者前来大明……

纳贡!

李之藻很显然没忘了自己的职责。

不过对于黎塞留来说,这支舰队就是来东方探路的,原本历史上这些要由他的继任者马扎然来进行。

而且也没成功。

第一艘到达中国的法国船,都已经是麻哥后期了。

而李之藻也到伦敦见过了正在走向和绞刑架约会的查理。

不过查理现在刚登基,正雄心勃勃准备一展宏图,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接过大明皇帝伸出的手。

他要向大明派出使者比黎塞留要简单的多,因为他爹的外公的妈的哥哥的女儿,给他留下了一个英国东印度公司……

好吧,其实就是伊丽莎白一世。

他们家这个继承关系,的确远的有点夸张,从这一点上说,伊丽莎白的确当得起她的历史评价,既然英格兰始终无法征服苏格兰,那就让苏格兰国王来做英格兰国王吧。

大英帝国的辉煌就此开始。

当然,四百年后她的棺材板要压不住是另一回事。

这时候英国东印度公司已经在印度建立据点,之前实际上已经和南洋公司展开大规模的贸易,甚至第一艘英国商船也到达香港,英国东印度公司在香港还租了杨家的一处产业充当办事处。

所以查理同样派出他的使者,乘坐东印度公司的商船前来大明。

而李之藻此行最后一站是瑞典,已经雄心勃勃准备加入三十年战争的古二爷同样派出一艘战舰和使者,他们将同样和李之藻一同编队。

还有哈布斯堡家族的费迪南二世,不过他的使者是乘坐葡萄牙商船,所以他们已经到达澳门,南洋水师的一艘巡洋舰正在护送他们北上,但首先他们得到南京去,毕竟北方正在战争当中。镇南王已经得到皇帝陛下授权,全权处置大明的对外事务,正式的官衔是总理各国事务大臣,理藩院负责藩臣事务,也就是那些明确算作大明藩属的,如朝鲜之类,总理各国事务大臣负责国外,也就是那些并非藩属的真正外国。

而镇南王的衙门自然设在南京。

“这真是万国来朝啊!”

杨信满意地合上了李之藻的奏折。

的确算是真正万国来朝,李之藻此行至少为天启拉来几十帮朝贡的,光印度那边就一堆小国,还有东非,再加上欧洲。

他的功绩堪比郑和了。

而就在此时,外面的战争依然在继续,孙元化部与洪承畴会师东昌,紧接着转向济南,开始扫荡山东的征程,而西路吴襄和罗一贯南北两路进入泽潞,祖大寿追击弘光,但在崤山遭遇陕州团练顽强抵抗,虽然最终他还是打过崤山,但却没有攻克陕州,因为一批陕西团练到达增援。

当然,主要是他也顾不上真打。

坐拥河南府这块肥肉的他,正带着部下分散开洗劫各地士绅,真正追击弘光的就千把人,在陕州遭遇抵抗后随即撤回。

抢钱比这重要。

而南线镇南王的部下,同样也加入了这场盛宴。

原本驻扎淮北的镇南王部,全部越过分界线扫荡河南南部,他们更是摧枯拉朽般,扫荡了那些还在手足无措中的士绅们。

总之……

总之都很欢乐。

至于弘光皇帝陛下……

他最终还是艰难地到达了潼关。

潼关。

“老臣恭迎陛下!”

三边总督王之采叩拜在弘光的肩舆前,一脸庄严地喊道。

他是目前山陕两省可以说说了算的,出身蒲州盐商世家,他爷爷就是嘉靖朝三边总督,万历朝兵部尚书王崇古,王家世代控制河东盐业,和另一个控制盐业的首辅张四维家族互为姻亲。

算是山陕两省世家大族之首。

“起来吧,我这身体不好,也下不了肩舆了。”

弘光奄奄一息般说道。

“老臣救驾来迟,是老臣之罪。

陛下请放心,老臣此次从三边带回三万精锐,皆能征惯战之兵,且多数都是与那杨逆有仇者,有此辈在这潼关就如铁桶一般!”

王之采说道。

“与杨信有仇?”

小弘光催马上前疑惑地问道。

这时候他也已经二十出头,身体比他爹强多了,而且此前被册封太子,毕竟衮衮诸公们也得防备弘光驾崩,皇帝陛下颠了一路,真的都快奄奄一息了,而且还多次试图耍无赖,仗着他吨位重躺那里不肯走,这种情况下必须得准备好备用的皇帝,于是小弘光在陕州仓促被册封为太子。

“回太子殿下,杨逆此前在南都,在京城,皆对部分不肯附逆之内迁降人大肆屠戮,陕西颇多其族人,此辈皆世代忠义,且其所居皆边塞之地,多骁勇善战之士,老臣于三边总计招募此辈两万新军,只要军饷充足,可得此辈死力,两万不够还可再招募,此辈数十万众,十万精兵可得。”

王之采充满自信地说道。

他还不知道一头巫妖王正日夜兼程去抄他后路。

“哼,一个个都说的好听,一个个都喊着打败杨信,结果呢,人家杨信就没出过京城,就一个个全都屁滚尿流。”

弘光冷哼一声。

“陛下,这些人真不一样。”

王之采说道。

“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我是不管了,哪天被你们害死,我也就算是一了百了!”

弘光说道。

然后他在肩舆上闭了眼。

王之采尴尬地看了看两旁,那些官员士绅全都一脸尴尬。

“起驾!”

邱阁老赶紧喊了一声。

一帮人赶紧簇拥着皇帝陛下走向潼关的城门。

而就在此时,距离他们不远的牛头原……

“高老大,还不动手?”

潼关杨家雇工王四,颇有些急不可耐地低声问道。

他们此时正趴在灌木和杂草间,小心翼翼地盯着前方。

前方是皇帝陛下西狩队伍的尾巴。

跟着弘光逃难的洛阳官员士绅,还有他们的女眷,他们那些装在车上的金银珠宝,护卫的家奴,跟随护送的士兵,全都在那里等着,虽然其实一路上也跑了不少,但走到这里的西狩队伍仍旧达到数千人。包括一批从洛阳带来的军火,都是此前高价从南方购买,准备用来武装新军的,潼关这地方无非就是黄河边那一条路,前面皇帝陛下接见忠臣义士,后面这些人只好等待。

“再等等!”

他所说的高老大低声说道。

他们四周还有两三百人,这些多数都是杨家在潼关的雇员,仗打起来后陕西各地杨家产业都遭到官府查封,杨家雇员抓的抓跑的跑,潼关这边杨家商号也一样被抄。不过正好一批从这里往陕北运货的驼队也在,为首的高老大很仗义,而且同样一身好武艺,带着一帮兄弟和他们这些雇员一起,杀散官差逃出潼关躲进了山里。

然后……

当然是打游击了。

周围老百姓不少与他们认识,这些年杨家的商号一直在推广新作物,潼关周围老百姓种的地瓜,玉米之类都是他们带来的,也愿意帮助他们。

至于这次是为了抢军火。

高老大准备带着他们搞大的,几百人的游击队不过瘾。

高老大……

好吧,其实是高迎祥。

他这些年一直带着驼队往陕北运杨家的货。

高迎祥抬起头向后望,就在这时候,他们头顶的牛头原顶突然间亮光一闪。

“上!”

他毫不犹豫地举起弓箭大喝一声。

那是上面的观察哨,在用玻璃镜反光通知他,出来迎驾的军队已经进城。

下达完命令的高迎祥,手中箭毫不犹豫地射出,利箭瞬间飞出十几丈,正中一名骑着马的士兵,后者立刻坠落马下,而就在同时,所有那些手持弓箭,竹片弩的游击队员纷纷射出箭,而那些没有远程武器的,则拿着各种各样的冷兵器蜂拥着冲向下面的道路。

他们前方的路上一片混乱。

本来后面就没几个士兵,都是些逃难士绅甚至女眷,再就是被抓来运输军火的民夫,在几个士兵被射到后,全都尖叫着没头苍蝇一样涌向前面,不多的那些士兵和士绅家丁,突然遭到袭击后同样本能地逃跑,只有少量选择抵抗。但高迎祥恍如传说中的神射手般,那张弓以极快速度连射五箭,五箭全部命中,就在他第六箭瞄准时候,对面一个士兵也举起燧发枪……

高迎祥稳稳地瞄准他。

那士兵哆哆嗦嗦地用枪口指着他,但紧接着就尖叫一声,把这支昂贵的燧发枪扔在地上,然后自己加入逃跑的行列。

高迎祥鄙夷地换了一个目标。

而这时候他的那些部下已经冲上了大路,那些来不及逃跑的民夫干脆一抱头蹲在车子旁边,还有些慌不择路跑到黄河的河滩上,王四直扑一辆驴车,用手中斧子直接劈开木板箱子……

“火枪,燧发枪!”

他激动地喊着。

紧接着他从箱子里拿出一支燧发枪。

而旁边还有一个小箱子,打开后里面全是包好的子弹,他以最快速度拿出一颗子弹咬开,先往药池倒了点,然后将剩下的从枪口倒入,将同样包在里面的弹丸连纸包一起塞进去,抽出通条捣实。杨家的雇员都有这方面训练,甚至他们的商号原本也有,但因为事情发生的突然,都被官府给抄了,此刻火枪在手他立刻找到了感觉。

他举着枪迅速转头。

远处潼关的新军已经赶来,但潼关这地方地形奇葩,一道远望沟横断,深度超过百米,除了这条黄河岸边的大路再无任何能通行之处,而那些逃跑的官员士绅拥挤着堵塞道路,那些王之采带来的新军精锐们根本走不动。

他们气得甚至在拿着马鞭抽,但越抽越乱。

王四瞄准一个骑兵,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后者在马背上应声坠落。

其他骑兵甚至还是弓箭,这些三边来的兵装备是最差的,他们本来就远在西北,朝廷就算换装也是最后轮到他们。

“快,都拿起枪!”

王四一边重新装弹一边催促着。

对面骑兵在人群拥挤中混乱地向着他们射箭。

他后面那些涌上道路的同伴,则纷纷瓜分那些燧发枪,然后找出子弹装填。

高迎祥反而不懂这种新式火枪,他手下那些原本的驼队伙计,这些天跟着加入的贫民也不懂,但这些人也很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他们将多余的燧发枪全部背起来,然后将子弹一箱箱扛走。王四那些懂的则像线列步兵一样,在狭窄的道路上排起来,不断装填子弹向着对面开火,那些倒霉的骑兵不断在枪声中倒下。

但这地方太奇葩了。

他们一边是黄河,一边是几乎四十五度向上的牛头原。

没法绕,弓箭又射不过燧发枪,想向前冲还被那些逃跑的官员士绅拥挤着寸步难行,最终只能在那里挨子弹,很快最前面数十骑全部坠落马下,后面那些增援的再也不敢上前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们又在吹牛!”

远处的潼关城门前,正在欣赏这一幕的弘光悲愤地说道。

上一章:第六八九章 满门忠烈衍圣公 下一章:第六九一章 熊猫旗永不落
热门: 汉乡 易中天中华史:汉武的帝国 知日!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3 远东1628 第十三个故事 听说权相想从良 我的老婆是军阀 记忆迷踪 共享天师APP 王爷他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