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二章 扩张

上一章:第六九一章 熊猫旗永不落 下一章:第六九三章 一家人要整整齐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内阁大堂。

“诸位!”

镇南王春风满面地说道。

他面前被召集来的文官们目光复杂地看着他。

这时候北方的战斗已经随着那些驺虞幡相继到达而落幕。

无论是已经被各军控制的地方,还是依然在官绅手中的,统统在那只憨态可掬的熊猫注视下,停止了交战然后等候处置,也包括那些打土豪的贫民,虽然一些地方还没有完成这个任务,但也必须得停下了。

毕竟种田最重要。

这个奸臣再一次大获全胜。

他用一连串令人发指的卑鄙手段,事实上完成了对北直隶,河南,山东三省士绅的清洗,死了多少人没有具体数字,多少士绅倾家荡产也没有数字,也不会有人去统计这些数字。随着熊猫的旗帜在天空飘扬,之前的一切都成为过去,死了的人白死,损失财产的白损失,同样杀了人的也不予追究,抢掠了士绅财产的也不予追究。

之前的一切就这样揭过,无数士绅的血泪被掩盖……

“这场悲剧终于结束了,这场因为逆党企图弑君谋逆,信王作乱,以及福王造反而引发的悲剧,终于在陛下的英明领导下,九千岁的决策下,通过杨某与诸位的努力而平息了!”

杨信厚颜无耻地说道。

他面前的文臣们一片僵硬的笑容,然后用等待的目光看着他。

他们都是被特意召集来的,之前京城军管,事实上现在也是,包括各地在完成土改前都会继续军管,所以他们这些朝臣都闲着。

倒是俸禄照发。

杨信突然召集他们在这里扯淡肯定另有目的。

“不过因为之前的乱子,一些距离远的地方还不知道事情真相,最近在南方颇有些谣言,故此陛下决定向各巡抚区派出钦差巡视大臣,向地方官员和百姓解释,诸位都是陛下指定的人选。幼玄兄,你以钦差巡视大臣回福建,携圣旨向福建巡抚所辖各地官民传达上意。”

杨信对黄道周说道。

老黄默默起身行礼象征性接过重任。

然后杨信一一点名,广东钦差巡视大臣陈子壮,广西蒋士忠……

广西很少真正的顶级科举世家,实际上他们那里出个进士很不容易,一科基本上都是个位数,甚至干脆没有,比如万历四十七年,整个广西就出了圆嘟嘟一个进士。而且他考中后还落籍了东莞,所以摇身一变成了广东人,这样算万历四十七年广西进士为零,而天启五年也是一个,还是个靠数学考核才中的,实际上按照正经八股文这一科广西进士也为零。

但蒋家却是广西少有的科举世家,蒋士忠他爹就是隆庆年间的进士。

他这个家族据说是三国时候蒋琬的后代,算广西文人之首,实际上到了清朝他们一家子也是科举世家。

江西是宋应星,南赣是李邦华,湖广是贺逢圣,偏沅自然是杨鹤了,云南是傅宗龙,不过还有一个同行的刘孔昭,毕竟云南情况特殊,不仅仅是士绅,还有黔国公和那些世袭的卫所将领,贵州是马士英,马瑶草此前在户部做郎中,四川是王应熊。

都是本省。

这个安排让这帮人全都警惕起来。

“另外,陛下已经决定,效法前宋故事,于大明两京十三布政使司辖区,推行全面的公田法,另外裁撤天下卫所,改为全面的民兵预备役制度,也就是江浙已经推行的那些。这些也需要诸位向各地官民解释,不过他们可以放心,对于那些忠心的臣民,会采取与前宋一样的赎买,不会像当年昭义市一样,说起来这种方式陛下也不赞同。

杨某也不赞同。

对于忠臣义士就应该有忠臣义士的方式。

北方这些是他们自取灭亡,这个不是陛下收他们的地,而是他们犯了罪理所应当籍没土地,但南方那些没有附逆的忠义不一样。”

杨信说道。

“陛下圣明!”

王应熊迫不及待地说道。

其他那些也都露出一丝难以掩饰的惊喜。

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却没想到杨信居然换了一种手段。

“你们先听我说完。”

杨信说道。

这些家伙脸色又紧张起来。

“赎买会按照官价赎买,至于价格不会亏待你们,就按照去年六月的各地地价来赎买,但是,朝廷肯定没那么多银子,故此不会拿银子来购买,而是发行专门的土地券。

也就是由陛下担保朝廷发行的债券。

这种债券一贯相当于一元新币,接下来陛下授权人民银行,代理大明境内的铸币及发钞,全面改行新币,一元也就是一两银子,但土地券肯定不能拿来当钱花,可以交易但不能用于市面的流通。而且兑现的时间长一些,根据票面所印制的时间来进行分批兑现,毕竟朝廷也得有银子,朝廷没有银子是肯定兑现不了的。”

他说道。

“那最早的多久?”

蒋士忠问道。

“一百年后!”

杨信很轻松地说道。

蒋士忠差点没忍住一口唾沫喷他脸上。

“诸位,我知道这个时间有点长,最早一批一百年后兑现,最晚一批大概两百年后兑现,传家宝啊!”

杨信很夸张地说道。

我信你个鬼啊,一百年后谁知道会怎样?一百年后谁知道大明朝还在不在?

一帮钦差们鄙视地看着这个不要脸的家伙。

“另外这些土地券还有一种用途,那些不想等着兑换的,可以用一贯十亩的价格,从朝廷购买垦荒地,但不是两京十三布政使司范围内的,只能买这个范围外比如辽宁布政使司辖区内的荒地,陕西行都司,山西行都司这些。另外陛下还将设立台湾都指挥使司,在刚刚臣服的吕宋北部设立吕宋都指挥使司,陛下还赐名之前水师在占城以南开拓之地为西贡,并设立西贡都指挥使司。

这些也都可以买。

一贯十亩。

随便你们去开荒。

所开垦的荒地由陛下赐予土地证,以后世代承袭,永远属于你们,杨某在此对着昊天上帝发誓,对于这样的土地绝对不会染指。

而且只要你们愿意去,水师会派战舰护送你们,并且驻军保护你们。”

杨信说道。

他搞土地券就是玩日本土改那套,日本在太上皇主持下的土改,就是以赎买的方式收地主的土地,而且同样是不能流通的债券,设立最高保留的限额,剩下必须卖给国家,然后国家再卖给佃户。只不过在开始买卖时候,太上皇控制的日本政府疯狂的货币贬值,而无论收地主的地还是卖给佃户都是定价的,当日元贬值到大米涨价近四倍时候,土地收购和出售价格依然不变。

最夸张时候据说农民一包烟钱就能买一亩地。

白菜价收购白菜价卖。

以这种方式完成对日本地主阶级的清洗。

当然,前提是太上皇主持,米国太君拿枪指着日本的地主们接受。

而杨信属于用印刷的土地券收购,然后用一百到两百年时间来贬值……

这个兑换的是新币,现在的新币的确是银元,一两银子,过一百年恐怕早就改成金本位的了,过两百年估计都纸币化了,实际上一百年就可以纸币化了,那时候这点土地券算个屁啊!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还是用这个吸引他们往外开荒。

之前杨信的确计划去殖民地开荒就获得土地所有权,但事实上分地以后根本不可能有人往外跑,既然这样还不如改变计划,让这些人用他们也知道一两百年后很难说会怎样的土地券,去殖民地获得土地所有权。而两京十三布政使司的荒地,则用来给国内的民兵,他们新增加的人口就往这些地方开荒,而这些出售了土地的地主,到殖民地去做开拓者。

毕竟他们可以获得皇帝发的土地证,拥有开荒地的永久产权。

土地券就是废纸。

他们很清楚这东西的价值,无论杨信现在承诺了什么,一两百年的时间都足够抹去,他都死了谁还能找他是怎么着?

既然这样拿土地券去换垦荒地就比较划算了。

毕竟土地是实实在在到手的,而且这些年经过海外贸易,这些士绅都已经知道了南洋的富饶,别的不说就算拿着土地券,去换几百亩香料园,都能迅速收回损失的土地成本。

比等两百年强多了。

两百年。

这得多么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样一个数字。

“若外面的地不够又如何?”

黄道周说道。

杨信很干脆地往身后世界地图上一拍……

“继续抢啊!”

他说道。

这种政策同样可以让原本对外扩张没有热情的官员士绅们,立刻对开疆拓土充满了热情。

毕竟抢了的会变成他们的。

而已经确定的爵位实封制度,让武将们开始喜欢上了开疆拓土,毕竟抢到的是他们的封地,文官和士绅阶层也喜欢上了开疆拓土,毕竟他们手中的土地券需要外面更多沃土来变现,整个大明的财富和精英阶层,全都把目光转向了对外扩张。

而内部则维持均田和民兵制,最大限度让所有人都吃饱饭。

但光吃饱饭肯定不够,毕竟还得要银子消费,要么投入工业,但大明的体量太大,全部工业化缺乏足够的市场支撑,这个世界养活不了工业化的大明,最终还是要逐步走向扩张,那么财富和精英阶层也就有了足够的兵源。

这就是大明的未来。

“镇南王若早明示此策,何至有如今这场乱子!”

黄道周叹息道。

“哈,若没有那些被灭门的士绅,我就算拿出这套公田法,你们就会老老实实接受吗?别开玩笑了,幼玄兄,诸位,你们现在接受我这种公田法,不是因为它对,而是因为你们已经知道你们抵抗不了,你们接受它是因为它上面沾满了无数士绅的血。”

杨信很直接地说道。

一帮钦差大臣们尴尬地笑着。

“大王,那宗室如何处置?”

傅宗龙问道。

“移藩,实土移藩,朝廷以后不会再给他们一两银子,宗室的田产同样全部收回,各藩皆赐实土,但不是两京十三布政使司以内,而是这个范围之外,十年内我会把他们全送出去,太祖当年的九王塞边就很好,以后大明的藩王必须都去塞边。”

杨信说道。

藩王最好处理了。

恢复太祖制度,一个藩王给一个护卫,然后出去塞边。

一个藩王给他们两千平方公里可开垦荒地,他们自己的宗族再加上护卫,一个藩王移出一万户很轻松。

比如接下来就可以把福王这批扔出去。

不过不是往南洋塞,这些都是北方人,直接送南洋和给他们根白绫差不多。

但可以把他们往西北送,比如说河套,张献忠已经开始行动了,那里接下来需要移民填充,像山东三王就可以扔过去了,他们属于罪犯,不可能给他们两千平方公里,有五百就可以了,那里还是很适合农业的,需要的只是一些基础设施的建设。正好那里会剩下很多女人,然后从内地迁移一堆光棍,这样三王的护卫也就有了,至于剩下的也一样,继续把这些北方藩王向西北塞,然后打着这个名义向西出嘉峪关灭叶尔羌汗国。

这场战争打完,这数以十万计的精锐骑兵不能闲着。

以后北方也没有战争了,有个两三万骑兵驻守就行,剩下的全部赶去扫荡西域的叶尔羌汗国,然后把打下的土地安置北方藩王,或者说以安置藩王为名义移民实边。

沿着南疆向前打下一块地方扔过去一个藩王。

至于南方那些,就得往南洋扔了,战争结束后那些已经开始进化到排队枪毙的步兵同样不能闲着,还是要向南方征服。从云南,广西的边境线开始向前推就行了,征服那些君主逼得他们称臣纳贡,逼他们一家交出一块差不多大的富饶土地,然后把南方的藩王扔过去,就这样一边打一边扔。

扔完为止。

藩王为中心,再加上实土封爵,再加上士绅种植业,大明的扩张方式就这个模板了。

然后禁止他们搞工业。

上一章:第六九一章 熊猫旗永不落 下一章:第六九三章 一家人要整整齐齐
热门: 三角谍战 汉祚高门 阶下臣 时生 用美食征服游戏世界 唐骑 蜜糖的滋味 全译罗马帝国衰亡史 砚品新茗 择偶标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