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九三章 一家人要整整齐齐

上一章:第六九二章 扩张 下一章:第六九四章 天灾模式开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对于藩王们的结局,这些文官们表示满意……

毕竟都一样倒霉了。

剩下还有就是军队原本卫所系统的军职将领。

这也很重要,尤其是像云南贵州这些地方,布政使司辖区范围甚至不如都指挥使司,那些都指挥使,指挥使之类,在民兵化之后如何处置?在江浙他们是被杨信一把撸下去拉倒,这些人肯定不会再作为民兵将领,他们都是压榨军户惯了的,军户们看他们天然有反感。

不过杨信手中有银子,一家再给一笔遣散费买断工龄,剩下就是按照普通军户分地了。

其实这也没打发他们满意。

这两年一波波的江浙卫所将领跑到京城敲登闻鼓喊冤。

不过他们都没有真正的反抗能力,毕竟江浙那地方也没法反抗,而且杨信还手握着附逆的大棒,谁敢不答应直接附逆,棒子能靠着反奸归土,打着清理棒奸名义完成土改,镇南王一样能用附逆这个大棒完成,但云贵广西这些不一样,这些都是天高皇帝远,自己做土皇帝惯了的……

好吧,没什么不一样的。

“裁撤,田产依公田法处置,但额外以实银发到六十岁的俸禄,另外每家选子弟一人进京,入国子监读书,至于黔国公实土封爵。”

杨信说道。

“大王,这……”

刘孔昭欲言又止。

“诚意伯想说什么?黔国公不肯接受?黔国公在云南的那些勋庄不应该算作公田法范围?”

杨信说道。

沐家的问题在于他家的勋庄实在太多了,沐家勋庄遍及云南,最远的都到和越南交界了,甚至这些勋庄里面还有干脆就是原本朝廷的军屯被沐家侵占,比如当年沐昌祚就把两个长官司直接变成他家的勋庄,原本的守备变成他家庄头。

把这些勋庄都依照公田法,那沐家能接受吗?

沐启元可是出了名的骄纵。

上次甚至因为巡按抓了他的家奴就敢调动军队,把大炮摆到巡按的察院外面对着。

这家伙和他爷爷沐昌祚基本上一个风格。

“他不想接受也得接受,诚意伯可以去跟他明说,杨某是个很讲道理的人,这是圣旨,沐昌祚没有讨价还价资格,除非他也想造反,如果他真造反,那最后什么也得不到,相反如果他老老实实接受,那么我可以保证沐家该有的荣华富贵一样不少。

他是公爵。

按照陛下的意思,以后实土公爵赐百万亩良田,这些足以抵消他的那些勋庄了。”

杨信说道。

你那是荒地又不是良田,还是他玛不知道哪个蛮荒之地的荒地,别说是一百万亩了,就是一千万亩也无非在地图上一指,简直无耻至极,照这种方式早晚有一天你得把封爵指到那个什么美洲去。

刘孔昭腹诽着。

不过他也就是提醒一句,他无非就是个传话的,他和常胤绪这些天就像两个吉祥物般被杨信搬来搬去,在各种场合充当摆设,这次去云南也一样,最后沐启元如何选择,那就是沐家的事了,沐家敢造反正好遂了这家伙心意,这南京与京城的勋贵都祸害完了,也就还剩下沐家一个有实权的了,再祸害完这些旧勋贵们也就彻底完了。

虽然封爵的确还有,但权力没有了,田产没有了,现在还发俸禄,以后连俸禄也不发了,一家一块荒地自己去开荒吧!

可那荒地肯定在南洋。

他们怎么去南洋开荒?难道自己一家扛着锄头过去?实际上根本毫无意义。

现在这些勋贵们唯一能够维持生计的,其实就剩下那些房产和商铺之类,主要就是房产,就像南京那些迁到北方的勋贵,这两年就靠着南京那些房产来维持生计。因为南京经济的繁荣使得人口骤增,城内住房已经开始紧张,他们这些勋贵在南京的房屋基本上都已经出租出去。可怜诚意伯连自己的伯爵府都进行了改造,然后一块块出租出去,连花园都平了盖房子出租,虽说的确收益不菲,基本上能维持在京城的富贵生活,可是……

真的很丢人啊!

连伯爵府都租给那些商贩,曾经的朱门甲第铜臭熏天。

悲哀!

真悲哀!

那些文官们对此依然表情愉快。

大明朝三大蛀虫,士绅,宗室,勋贵,不能厚此薄彼,要倒霉必须得一起倒霉,一家人要整整齐齐,这样才算公平。

“还有那些土司如何处置?”

傅宗龙说道。

好吧,还有一个。

一帮人的目光立刻盯着杨信。

镇南王可是土司之友,谁都知道他和西南土司关系密切,甚至家里还有一个土司女儿。

而云贵川边卫所军户与土司混杂,就是控制土司的,黔国公的确在云南俨然土皇帝,行事骄纵不法,但却真正为大明牢牢掌控云南,云南那些乱七八糟的土司,全都在黔国公的阴影下。现在杨信拿掉黔国公后,倒是不至于失控,这一点必须承认他的威慑力,在弄死奢安之后西南土司都清楚他的战斗力,这些家伙喜欢闹事是不假,但只要有足够强的力量震慑,他们也还是能维持老老实实的。

可这就有点难以服众了。

毕竟现在被杨信祸害的,都算是为大明尽忠职守的,他们倒霉,他们为大明压制的土司却毫发无损,那就很让人不服了。

“改土归流。”

杨信很干脆地说道。

土司肯定要解决的,西南土司从广西,湘西再到云贵川边,几乎四分之一个大明,这些人不彻底解决,如何谈内部稳定,没有内部稳定如何谈对外扩张?

“镇南王不怕土司造反作乱?”

傅宗龙说道。

改土归流对西南土司意味着什么,这些文官们可是清楚的很。

“不怕,乱者斩反者诛,不乱不反者封爵,不是向外封,而是就地给他们封爵。”

杨信说道。

“那与如今何异?”

马士英说道。

“当然不一样,封爵不临民。

原本的土司封爵,以其爵位不同各得一块封地,大致上把他们目前辖区那些良田都封给他们,但他们不能再管民,所部人口皆编户为民,这些编户为民的再耕种他们土地,就相当于他们佃户,不过也得依律交税,然后朝廷派出流官设立府县管理。”

杨信说道。

那些文官们还是一头雾水……

“不明白?

土司会接受的。

土司们不会有任何损失,我可以给一个土司封伯爵给他手下的大头领封子爵男爵,他们把原本辖区的良田瓜分。

但这些良田原本并不全属于他们,还有很多属于那些小头领和内部的自耕农,实际上土司只不过是个部落联盟的首领而已,但现在我把地都给他们,只不过向他们要来人口的管理权。如果那些小首领和自耕农不愿意把地给他们,我还会派兵帮助他们一同镇压,同样以后谁反抗他们,我也会派兵为他们镇压,他们只需要安安稳稳享受荣华富贵。

他们不需要交田赋,爵臣的封地都不用交田赋。

他们的属民也会接受。

因为我给了他们自由,原本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奴隶,土司和那些大小头领可以对他们生杀予夺,但以后他们都是朝廷的编户,前者可以向他们收地租,但不能再杀他们了。

他们有什么理由反抗?

再说他们反抗又肯定输,他们不会不知道当年我是怎么杀安邦彦的吧?难道他们觉得自己躲在山林里,我就奈何不了他们了?如果愿意的话,我一个人去那里一个寨子一个寨子杀下去,用不了一年他们的男人都得死光,现在我又不是把他们逼到绝路上,他们有什么胆量不答应?

他们真敢反抗,那我就真敢过去杀。”

杨信说道。

当然,还有些是不能说的。

他这其实就是把土司变成那些敲骨吸髓的大地主,而且他还会保护他们对这些编户敲骨吸髓,他们肯定会把地租定到六成以上的。

必须得明白一点。

土司不是整个属地的控制者。

他们更像是一个部落联盟性质的土皇帝,以水西安家为例,安家的确是最高统治者,但他们下面还有十二则溪,十二则溪手下有数十夷目,每个夷目下面无数火头。这些每一级都是一个地主或者农奴主,他们只不过向安家交税而已,甚至他们下面也有自耕农,并不是说整个水西的地都是安家的,安家只不过是其中最大的一个。

现在杨信就是把这些属于乱七八糟自耕农,各级农奴主的土地,全部以封地方式给那土司和大农奴主。

他们当然喜欢。

虽然他们要交出治民权,但财富增加了。

他们以后可以把地租尽情定的高高的,反正爵臣的土地不收田赋,多少租都是他们的,从此他们可以和那些地主一样,在佃户的血汗供养下醉生梦死。

朝廷会保护他们。

他们都是大明爵臣,一切都是皇帝赏赐的,大明的官员当然要保护他们醉生梦死的日子。

但下层肯定不愿意。

他们不但需要承受爵臣的地租压榨还得交编户的税,爵臣的封地的确不用交田赋,但这些种地的编户人头税和其他税都得交,朝廷从他们身上收的税就足够维持地方官员俸禄。这样这些爵臣土地上的编户日子会很艰难,至少不会比以前有什么改变,甚至说不定更差,这一点过去那些佃户过的日子可以证明。

但他们却不能反抗。

因为那些爵臣不会再带领着他们反抗朝廷了。

朝廷就是保障他们对佃户敲骨吸髓的,他们怎么可能反抗?相反他们还会与朝廷合作,对于敢于反抗的佃户进行惩罚。

那么这些佃户们怎么办?

逃亡呗。

过去军户和农民是如何被苛捐杂税逼得逃亡的,以后他们也会如何逃亡,不过也不能说逃亡,毕竟他们不是爵臣的奴隶,而大明未来也不会禁止农民外出谋生。于是他们会纷纷逃离爵臣的土地,这些爵臣土地上的属民会和过去卫所土地上的军户一样,逐渐逃亡一空,然后融入到外面的社会脱离土司的控制。

没有了属民的土司,还有个屁的破坏力。

待宰羔羊而已。

而且封地虽然看似增加了原本土司们手中的良田数量,但实际上收缩了他们的控制区,他们得到的封地只是良田,但周围山林荒地可不归他们,这些土地是朝廷的。虽然这些土地在他们手中没什么用,根本不能拿来耕种,但杨信却可以组织移民,然后带着新作物过去,一边是佃户逃亡,一边是民兵区增加,用不了多久这些土地就彻底稳固了。

那时候再找借口废除这些土司的封爵。

两京十三布政使司范围内,必须彻底地完成均田,给这些土司封爵只不过是个权宜之计,就算以后他们足够恭顺,也不会让他们存在太久,要么废除要么同样移封海外。

镇南王就这样完成了他的布置,各路钦差巡视大臣们,也带着各自的使命启程。

而这时候整个北方的战乱彻底平息,只不过文官们的统治依旧没有恢复,镇南王紧急从南方调来的民兵军官,接管了各地的军管会,并且开始按照南方的方式进行人口普查和土地清丈,至于分田地肯定得冬天,今年就是各家按照原来种各自的地。同样天启也发布了赦免令,此前附逆的那些士绅官员,只要停止抵抗的全部得到了赦免,顺便还下旨此前卷入战乱的各地免今年的田赋丁银和徭役折银……

有在京城抄家的收获,别说免了今年的,再免三年的都能撑住。

虽然七千万两是不可能的,但两千万还是到手了,北方三省一年税收也就才六百万石而已。

欢天喜地的农民们,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的春播。

而此时遥远的西北战场上,镇南王放出的巫妖王,正率领着顺义王集结的庞大骑兵军团,恍如率领着骷髅军团般,在春天里的绿色中扫荡向前,所有经过的土地上一片血色……

上一章:第六九二章 扩张 下一章:第六九四章 天灾模式开启
热门: 破产后我被首富求婚了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生在城南 合笼蛊 星际之永生为伴 战争从未如此热血2:二战美日太平洋大对决 中原大战:民国军阀的终极逐鹿 全民皆萌宠 民国之联姻 悬崖边的名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