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身着水蓝襦裙的少女迈着碎步,裙摆扫了一地的灰尘,腰间挎着的小竹篮随着她的动作发出阵阵酒盏碰撞的清脆嗡鸣。

“你别嫌弃,”方才在银霜楼前拦下张青岚的少女回过头,朝着青年露出来一个羞赧的笑:“这是老板娘前些日子才赏的院子,我还没来得及收拾。”

话音落下,少女站定在门扉之前,从右手窄袖的布面之间取出来一支小巧的铜匙,将那木门上的粗重锁链解开,引着身后的青年进了门。

说是“院子”,实际上不过是银霜楼旁一间闲置多年的柴房——那院门被少女伸手推开,瞬间带起成片的浮灰,夹杂着朽木的陈腐气味,惹得毕菁自己也忍不住呛咳出声。

简陋的住处令女孩儿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一边拍打着自己衣袖上面掉落的木屑,一边偷看身侧青年的表情,悄悄地红了脸。

说来也巧,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前几日银霜楼的大宴之上。

那天楼里好生热闹,各种酒水饭食的香气混杂着弥漫在楼内,配上吵嚷混杂的人声,鲜少有客人忍得住不去喝一个酩酊大醉。

银霜楼之所以能在烨城里名声大噪生意红火,靠的绝不仅是老板娘那手酿酒的功夫,暗地里做的皮//肉生意更是占了大头。

虽说楼里的姑娘也有只卖酒不卖//身的,但若是碰上了难缠的客人,少不了被污了清白、占了便宜——那日刚刚给天字雅间送过酒,正端着竹篮往出走的毕菁便遇上了那种事。

一个长得肥头大耳的客商手里抱着尊白玉琉璃做的长颈酒壶,直挺挺地站在通向后花园的石子路口,脸上的横肉被酒气熏得红红白白,一看便是已然醉到了不省人事的地步。

猛地遇上一个青葱水灵的小娘子,看人都会重影的富商酒气上头,色心顿起,一把抓住毕菁细瘦的腕子就想要往房里拖。

两个人在花园前边的月桂树前面纠缠许久,那富商癫狂丑陋的模样吓得毕菁眼泪涟涟,只会颠来倒去地哭喊自己并非卖//身的酒娘。

就在那歹人快要得逞的时候,张青岚抱着个满是泥渍的酒坛子,风风火火地从楼上冲下来,同两个纠缠成一团的人撞了个正着。

被美目含泪的少女用求救一般的哀怨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张青岚硬生生停下脚步,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

张青岚最后还是耍了些小手段,弄晕了那个仗着醉酒胡作非为的客人。

毕菁看着像一滩烂泥一样躺在黄泥地上的富商,方才又经历了那样一段要人心惊胆战的挣扎,一时间思绪纷杂,直愣愣地给那路见不平的青年塞过去几颗果子和酒盏,转身落荒而逃,连句谢都忘了说。

想起那日发生的种种,更没想到今日居然又在银霜楼重逢,毕菁摩挲着掌心的铜匙,颇为感慨。

方才听说张青岚无处可去,她便大着胆子带着对方暂时回了后院的柴房。

两个人在半路上互通姓名,毕菁这才知道张青岚在敖家做事,眼底不禁流露出几分敬佩和向往的光。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了破败老旧的院子里,院内横七竖八地堆积着不少杂物,还有一颗合抱粗的老槐树,枝叶在夜风的吹拂之中沙沙作响。

“上一次……还要多谢你。”少女红着脸,手指揪着衣摆,紧张又期待地搓了搓,磕磕巴巴地问:“海棠果还,还好吃吧?”

张青岚闻言神色微动,男人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上沾了海棠果肉和粘腻汁水的模样在眼前一闪而过。

只是没有分神太久,青年便收回思绪,张了张嘴,平静道:“好吃。”

“那就好。”毕菁听他这样说,终于松了一口气。

少女本就是大方开朗的性格,笑起来的时候脸颊上还有两个小酒窝:“那是分铺开张的时候,趁着老板娘心情好,吩咐管事赏给楼里大家的,说是新进的原料,拿来酿酒生食皆可,清脆鲜甜,是顶好的东西呢。”

“嗯。”张青岚神色未变,在院子里随意逛了逛,并不太多言语。

毕菁将木篮子放上了院内横陈着的半块石桌上,从那口古井里打了井水,倒了一海碗,递到了张青岚面前,指着桌子旁边的矮胖石墩,招呼道:“小哥你坐。”

张青岚接过碗,慢吞吞地朝着石凳的方向走过去。

就在张青岚和毕菁准备在凳子上坐下的时候,院墙边角处的唯一一间茅草屋的木门却是被人从里面打开,发出了悠悠一声“嘎——”。

只见一个虎头虎脑、约莫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拽着门栓,揉了揉眼睛,朝着毕菁喊了声:“阿姐。”

毕菁听到开门的动静的时候便“蹭”地一下站起身,步子欢快地朝着茅草屋走过去,拉起来小男孩的手,把人带到张青岚面前,说:“这是我弟弟,毕新。”

紧接着便拍了拍那小孩儿的后背,轻声道:“叫人。”

此时夜色渐浓,没了霞光,只剩下孤零零的一只月亮,沉默地悬在墨一般的天空之中。银霜楼的檐角早早挂上了大红的灯笼,纷杂的人声悠悠然然地传到后院来,就连声音也像是蒙了一层薄纱,恍惚得令人听不真切。

柴房一时间被衬托得格外沉静。

张青岚挺着脊背,身形瘦削,面色冷淡地站在姐弟两的对面,眸色沉沉。

毕菁抿着唇,有些紧张地低头看着小孩儿揉眼睛,刚想开口催促弟弟动作快些, 却只听小弟大惊失色的声音在院落之中响起:“阿姐!”

“他是书院里面那个哑巴!”

毕菁闻言,朝着小弟后脑勺上轻拍的动作一顿,神情一下子变得颇为尴尬:“……”

张青岚嘴角勾起来一丝弧度,懒懒地睨了小娃娃一眼,喝了口清甜甘冽的井水,低下头,和那小娃娃大眼瞪小眼。

*

毕新躲在树后面,探头探脑地看着正大大方方坐在自己家院子当间的青年——方才有两个楼里姐姐火急火燎地叫走了自己的阿姐,似乎是有很急的事。

毕新晓得阿姐照顾自己长大不容易,便自告奋勇,要代替姐姐招呼哑……青岚哥哥。

到底是没了更好的办法,毕菁最后也只能在小姐妹的催促下匆忙拿了竹篮,出门往银霜楼赶。临走前还替自己的幼弟向青年道了歉,又厚着脸皮请人稍微看着毕新一点。

“你听哥哥的话,不要调皮捣蛋,阿姐很快就会回来的,乖啊。”向毕新嘱咐了几句,毕菁这才一步三回头,向着银霜楼匆匆赶去。

想到了阿姐临走前那副忧心忡忡的模样,靠在树干之后的毕新瘪瘪嘴……忍不住又朝院子中央看了过去,悄悄的打量着正端坐在石凳上的那个青年——这个人他是见过的,就在白日自己去念书的听竹书院里。

毕新年纪不大,懂得的倒是不少。

他知道自己家里穷,和阿姐从小没了爹娘,要是没有那个心肠善良的敖老爷在十几年前修建的这个“听竹书院”,就凭他们姐弟两的条件,自己是万万不可能有书念。

书院里和他一样是穷人的孩子并不少,大多都明白自己能够念书,全是因为敖老爷的好心肠,因此大家都心怀感激,念着老爷的好。

老爷来的次数不多,月余能在书院里见一次,偶尔会检查他们做的功课,还给他们发糖葫芦。无论是老爷的丫鬟还是管家,都对他们很好……

唯独这个哑巴!毕新脸颊气鼓鼓的,盯着院中那人的侧脸,忿忿地想。

唯独这个人,每次老爷过来书院的时候,他都跟在身后,却不像那些小厮丫鬟一样温和热络。他从来都不搭理他们,偶尔还会抢二虎子的麦芽糖吃。

小哑巴成天不说话,面无表情,有时候身上还脏脏乱乱的,头发也很长,行动迟钝……总之是个很不讨小孩子喜欢的大人。

大家都不喜欢他,背地里喊他“哑巴”,有时候当面也喊。

毕新自然也是。

一边偷偷观察,毕新一边从侧边的衣兜里摸出来一小只海棠果——这是阿姐给他的,一日只能吃一只,很甜,很脆,他总是当成零嘴儿,攒到晚上才舍得吃。

看着手里红彤彤的海棠果,男孩脸上露出个小小的满足的笑,抬起袖子,小心翼翼地擦了擦表面并不存在的灰尘。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宛如平地惊雷一般的声音却在小孩儿的脑袋顶上响了起来。

张青岚半倚着树干,低头盯着毕新手里的海棠果,语气平淡,声音有些嘶哑,悠悠道:“给我。”

毕新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如遭雷劈,呆呆地愣在原地,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却是青年居然真的不是哑巴。

只是小孩很快反应过来,瞬间把巴掌大的小果子攥得紧紧的,背过手去,抿着嘴唇,硬着头皮道:“不给!”

倒是有点意思,张青岚若有所思地挑了挑眉。嘴角随即勾起一丝蔫坏的笑,随手打了个响指——只见那放在庭院角落里的扫帚立刻闻声而动,竟是摇摇晃晃地朝着毕新一蹦一跳地窜了过来。

小孩儿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惊恐地瞪大双眼,就连逃跑都吓得忘记了。

晌午时毕新为了图好玩,用平日练字的草纸笔墨,给那只大扫帚画了歪歪扭扭的五官。青天白日里看着有趣,如今夜色降临,再搭配上那些诡异的扭动,只剩下了吓人。

“哇!”的一声大叫,毕新被吓得拔腿就跑。

很快,张青岚便接住了从小孩儿衣兜里面掉出来的海棠果,又打了个响指,那只像是魂灵附体的扫帚这才停下来,“嘭”的一声倒在地上。

回过神来的毕新都委屈哭了,嘴里吱哇乱叫,满院子追着张青岚跑,嚷嚷着“报仇”。

张青岚这回没了在那女孩儿面前的平淡冷静,耷拉着眉眼,嘴角却勾起一个笑。一边逗着小孩儿满院子上蹿下跳,一边不动声色地往院落的四方角落甩上了几张不起眼的朱砂符咒。

他虽然法术半吊子,体力却不知道是这小屁孩的多少倍,很快便耗尽了毕新的体力,随即一个鹞子翻身窜上了院里的槐树,靠坐在槐树粗壮的枝干上,一下一下地抛着手里的果子玩儿。

半大的小子扶着树干,气喘吁吁地在树下跳脚。只不过刚抬头,却直挺挺地倒在了一旁的稻草堆上——被张青岚这个半桶水的天师贴了符,瞬间昏睡过去。

院落之内终于重归静谧。

张青岚半坐在树干上,动作颇为懒散,撩起半边眼皮,上下打量着手心里滚圆鲜红的海棠果。

盯了半晌,这才挑挑眉,三两口将那红果整个儿吞吃下肚。

作者有话说:第二章不知道啥时候能解锁……指路微博@冉冉朝阳rrzy,有补发,还有抽奖噢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热门: 和霸总假戏真做 六爻 后巷说百物语 月亮今天不营业 全职法师 我家猫总是想吸我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三角谍战 穿成男主未婚妻肿么破 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