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战左手抓着张青岚的腕骨,右手搂着一把细腰不放,微微偏头,凑近了怀里青年的颈侧。

嗅闻了几下,那股属于毕菁的劣质脂粉味果然还是在张青岚的身上留下了痕迹,熏得龙王大人头疼。

自觉被区区凡人冒犯了的龙王把错归结到张青岚身上,丝毫不讲道理地怪他招蜂引蝶。

就着把人锁在怀里的姿势,敖战索性直接在青年的颈侧咬下一口,虎牙叼着一小块皮肉稍稍用力,很快,一丝血腥气便在嘴里弥漫开来。

眼看着张青岚皓白的颈子破了一道口,冒出几颗殷红的血珠,又被敖战不太温柔地舔掉,冰凉粘腻的唇舌仍旧在那伤口处徘徊**。

敖战咬着张青岚的脖子不松口,面色阴沉,一边收紧抱在青年腰侧的手,一边含糊地放狠话:“我要杀掉她。”

张青岚心里门儿清,敖战根本不可能再随意对凡人动手……明白对方又在逞口舌之快,只好一声不吭地坐在男人的大腿上,甚至主动撩开自己左肩上散落的长发,露出来大片光洁的皮肤,乖乖地往敖战嘴边送。

张青岚在男人面前向来都是一副乖顺的模样,哪次都不例外。如今也老老实实地垂着脑袋,盯着自己的脚面出神,没了刚才逗弄小娃娃的精气神。

美人垂眸,半阖的眼皮掩住了瞳仁里的光,就连呼吸都放得迟缓了,像个提线木偶似的,任敖战随意摆弄。

敖战见状反而松了口,哼笑一声,随即抬手狠捏了一把张青岚腰侧的软//肉,又将对方往自己怀里按了按,撩起青年一缕墨色的长发,在手里绕了好几圈。

“怎么,心里不服气?”敖战胡搅蛮缠,故意这样说。

张青岚抬起头,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神色却一派茫然而无辜,慢吞吞地摇了摇头,温声道:“服气的。”

“哼,”敖战把手里的长发松开,转而用拇指大力揉搓了一把怀中之人的嘴角:“上次的海棠果,也是那女人给你的?”

张青岚点点头:“是。”

敖战闻言额间青筋一跳,黝黑瞳仁随即闪过一道碧色的光华,视线向张青岚投去——果不其然,青年的丹田四周正被一层淡淡的灰雾笼罩,不仅如此,那灰色的空茫雾气顺着筋脉攀缠向上,一直延伸到了双目之间,盘踞在青年眉心,已经隐隐有了凝结之相。

像是想起了什么,敖战的面色瞬间变得有些古怪。

他是方才从树上把张青岚捉下来时才发现那果子的异常的。

片刻之前,在凑近嗅闻青年颈侧时,敖战不仅闻到了毕菁用的那些胭脂水粉的味道,同样还捕捉到了从怀里这人嘴角处逸散出来的、诡异的灵气。

青年打着天师的名号一路招摇撞骗敖战是知道的,他同样清楚对方实力有几分深浅。别说灵气,就连最基础的修为也是浅薄一层,根本不可能到达逸散出来的地步。

既是不可能由内而外溢出灵气,便只剩下了一种可能——这愚钝懵懂的凡人怕不是着了道,被人骗着吃下肚了些什么,这才有了那样诡异的灵力变动。

联想到几日前忽然出现在重黎里的那些玩意儿,还有张青岚在银霜楼里认识的那个姑娘,敖战顿时黑了脸。

百年之前天道封印了他大半的灵力,因此几日前即便只是收服烨城周边的雨势,都逼得他灵气干涸,变成半龙半人的混沌模样。

直到回到府邸之中时也不过刚刚恢复,神智还未彻底清醒。

拉了张青岚做那种事,又在神识不清的时候发现对方居然敢背着自己跑到青楼去喝花酒,躁郁冲顶的龙王大人光顾着调教不大听话的小宠物,自然便忽略了那几个海棠的怪异之处。

现在回想起来,那日随意一瞥,似乎确实看到了同今日一般的灰色薄雾萦绕在鲜果之上。

不过片刻,敖战便干脆地伸出手,捏着青年的下巴把人拉到自己面前,同他唇舌相贴。

“唔……”

张青岚微微睁大双眼,双手下意识地抓住了敖战的小臂,像是往一池春水里投进几粒浑圆莹润的鹅卵石,掀起来一丝名为慌乱的波澜。

很快,一股霸道冰凉的灵气便顺着两人纠缠的唇舌渡给了青年。

暗色的灰雾被那道灵力纠缠住,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灰雾全部清退,从张青岚的丹田眉心拔除,化为一缕青烟,消散在空气中。

没了那薄雾的纠缠,张青岚顿感灵台一轻,原本存在四肢关节处的滞涩感明显消散开来,胸腔前蕴着的郁滞和脑子里的混沌也一同被驱赶得无影无踪。

敖战瞥了眼那些不堪一击的雾气,又咬了一口张青岚软嫩柔滑的舌尖,听到对方因为吃痛而发出的闷哼,恶劣的龙王大人这才心满意足地退开。

松开了在对方腕骨处的禁锢,敖战看着张青岚手腕上那圈红印,心念一动,忍不住用自己粗糙的手掌在上面揉捏几下,平白又添了些红痕。

看着青年忍痛的样子,敖战丝毫不加掩饰自己的阴暗欲//望,唇角勾起来一丝微妙的弧度。

就在这时,两人俱是听到一阵锁链相撞击的脆声。

随着木门被人从外推开发出的聒噪杂音,属于少女走路时发出来的细碎脚步声在院落之中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毕菁那把甜的像是掺了蜜糖似的好嗓子:“……阿弟,青岚哥,我回来了。”

眼看着毕菁的前脚迈进了门槛,张青岚却还被敖战牢牢拥在怀里,动弹不得。

到底张青岚在外人面前还是个知廉知耻正常人,视线朝着门口毕菁发出声音的方向望去,被敖战紧攥的右手下意识地挣动了几下。

那动作的幅度其实很小,甚至称不得上挣扎,只是个无心的反应,却不知怎么的,正正好踩中了龙王大人的逆鳞。

敖战本就是个阴晴不定的脾性,此时心头火起,更是被张青岚下意识的抗拒点燃了一腔郁气。

男人沉着脸,一把抓住了张青岚单薄的肩,猛地用力,把人拉到了自己面前,左手搂着青年的细腰,微偏过头,只给门口的毕菁留下一个背影。

下一秒,敖战便满意地听到那一竹篮陶瓷酒盏落地破碎的声音——以及毕菁压着嗓子发出来的尖叫。

张青岚被身形高大的敖战摁在怀里,遮挡住了全部的视线,自然看不到此时此刻毕菁脸上的讶异和愤懑。青年抬眸,看着虽未进一步动作但脸上明显写着不耐暴躁的龙王大人,禁不住在心底低低地叹了一口气。

毕菁十二三岁就来了银霜楼做工,从小到大虽是没经历过,却也不知道看过多少风花雪月暧昧情动。

楼里方才来了一批异地的客商,人手不够,她的姐妹才寻来这后院,喊她过去帮忙。

谁知道等到毕菁忙完了手头上的活计回到家里,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副光景。

只见破旧的院落之内站着个毕菁完全陌生的高大男子,背对着院门,正捉着张青岚的双手,将人搂在怀中。

那男人偏过头去,凑近了张青岚,两人似乎……正在亲昵。

毕菁如遭雷劈,紧接着她便注意到了一旁稻草堆上自家小弟卧倒的身影。

少女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顾不上害怕退缩,三两步便冲到了毕新身边,蹲**试图将小孩儿唤醒。

只可惜毕新双眼紧闭,像是睡得熟了,又像是昏迷,任凭毕菁怎样摇动都无动于衷。

毕菁登时脑袋空空,呆若木鸡地抬起头,只见青年垂着头,被人辖制在怀中,看不清表情,似乎是极不情愿。

“呀啊!”只听毕菁一声尖叫,直接解了腰间剩下的唯一一个长颈玉瓶,向着敖战冲过去,高高扬起酒瓶——

竟是兜头淋了毫无防备的龙王大人满身的青梅玉竹酒。

***

待到张青岚再次清醒过来之时,四周早已从破旧衰败的柴房变成了满是镶金嵌玉的居室。

感受着身下那床柔软得异于寻常的被褥,青年缓缓睁开双眼,半眯着眸子,被那层叠纱帐之外点燃的烛火晃了心神。

手脚发软,使不上力气,张青岚强撑着半坐起身,默默地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沾了好几道煤灰、同这陈设华美的屋子格格不入的粗布衣裳。

……敖战向来嫌弃他不爱洁净,往常要是寻了由头把他关在这间屋子里,总还是先要把他扯进浴池当中刷洗一番的。

现如今连衣服都没换便将他关进来,想必是真的被那姑娘气得狠了。

张青岚习以为常,抬头环顾四周。

只见屋内四面墙上密密麻麻,篆着一行行的鎏金咒文,用银色丝线绣着无数奇怪符号的纱帐之外,唯一的一盏落地莲花灯正幽幽地燃着中心的烛火。

张青岚掀开了搭在自己身上的薄被,果不其然,双手的腕骨以及脚踝处均被扣上了深红色的缚灵锁。

老管家站在门外,见屋内的张青岚终于从昏睡之中清醒过来,于是板着一张脸道:“老爷说,什么时候认错,什么时候再放你出去。”声线冰冷僵硬,一字一句地响起,透过门缝传进屋子中。

张青岚半坐起身,闻言动作一顿……随即从善如流,冷静道:“我知错。”

管家:“……”

作者有话说:

求收藏~求海星呀ovo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章 下一章:第六章
热门: 婚久必合 彬彬来了 新疆探秘录之独目青羊 [综英美]魔法学徒 和霸总假戏真做 夺取 一觉醒来我怀孕了 穿成反派的恶毒假后妈 玩游戏使你变强 伟大的弗伦奇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