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毛绒团子从衣襟处探出头来,两只小豆眼眨巴几下,在看到夜明珠的一瞬间似乎闪过一道精光,随即昂起小脑袋,轻轻在张青岚胸口前蹭了蹭。

感受到从胸口处传来的细微痒意,张青岚垂下眸子去看它。听完底下绒毛团子发出来的几声娇嫩又细微的嘤嘤叫声,青年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

“……”张青岚思考片刻,嘴角勾起来个微不可察的弧度,紧接着便把团子捞了出来,蹲**,将小东西放到了地面上:“可以,但是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有了张青岚的允许,软团子明显变得高兴起来,轻轻在地面上蹦跶了几下……紧接着便如一支利箭一般——朝着那端了夜明珠的鲛人径直窜了过去!

鲛人手里捧着如此贵重的宝物,自然是万分小心,走路的步子放得缓之又缓,双眼紧紧盯着手里的镂空檀木宝盒,不敢出半点差错。

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

本来平静得近乎沉闷的空气当中忽然刮过一道冷冽气劲,一行人被那气劲冲得东倒西歪,差点倒了一片。

娇滴滴的鲤鱼精花容失色,原本精致可爱的发型被直愣愣地冲散,点缀在发间的宝石珠钗没了支撑,丁零当啷地掉了一地,撞击在黄泥地面上,发出一阵阵脆响。

等到几只妖精互相搀扶着站稳,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最重要的夜明珠竟是从哪半开的木盒之中直接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顿时,平日里以曼妙歌喉著名整片东海的鲛人嗓子里发出了高声尖叫,两眼一翻,竟是昏了过去。

兵荒马乱的一行人急着寻找夜明珠的下落,自然没人注意到在墙角有一只不过巴掌大的活物,正沿着地洞鬼鬼祟祟地往墙外钻出去。

毛绒团子轻轻松松便成功脱身,离开王府后撒开四只小爪子,一路狂奔。

小东西没有跑多远,很快钻进了山脚下王府附近种的一片竹林之中。

竹林里落叶堆积,软乎乎的一团金色身影穿梭其间,踩着枯枝落叶,发出来沙沙的轻响。一轮明月高悬在夜空,散发出道道柔和光线。

青年沐浴着月光,身形清俊瘦削,后背背着一把不知道何时取来的桃木剑,腰间别着个暗金色的手摇铃,一张符咒的边角从前襟的缝隙露出来,上面画着的符文在黑暗之中隐隐发出些许朦胧幽光。

远远地便看见了直立于青竹之下的张青岚,小团子爪下生风,一个纵跃便“噗”地一声砸进了青年的怀里。

感受着胸口处突如其来的压力,张青岚闷哼一声,到底好脾气地还是伸出手,接住了那团毛茸茸的小东西。

只见团子后背的八卦图愈发明亮,一道道金光随着小东西的心跳呼吸散发出来,周身笼罩着淡淡光晕。

张青岚伸出右手,用食指抹干净了团子嘴边剩下的玉石残渣:“吃饱了?”

毛绒团子点点头,在青年手心里打了个滚,随即翻坐起身,一副雄心壮志的模样,伸出爪子,在一片虚空之中指出了一个方向。

只见随着爪子挥动,一团冒着橘色光芒的萤火顺势而出, 飘飘忽忽地在空气中摇晃,如同引路一般,绕着张青岚周身转了几个圈。

青年看着萤火,抬手将团子放到了肩膀上,揉了一把小东西后背上的绒毛,随即提气运功,纵身一跃,足尖在那薄薄的一片竹叶上借力轻点,三两下便离开了竹林,跟着那团急速向前的萤火,朝着城镇的方向跑了过去。

此时银雾般的月华倾洒下来,为竹海里的每一片叶子镀上一层微光。

***

夜已深,镇子上除了街道两旁宅院门口上挂着的大红灯笼还在静静燃烧,家家户户都已经熄了烛火,不再有人声动作。

张青岚手里拿着一块破旧的罗盘,站定在一条青砖铺陈的宽阔大路上,指腹摩挲着上面被岁月侵蚀留下来的斑驳痕迹,若有所思地抬起头,盯着罗盘指针所指向的正前方,神色一片平静。

不远处传来打更的铜锣声,更是衬托得沉睡之中的镇子阴暗昏沉,好不安静。偶有几声蛙鸣,咕咕地从角落中传出来。

青年身上衣着单薄朴素,腰间系着的布条子被夜风吹起,不住飘动着。

张青岚单手从脖颈处掏出了那块名唤“重黎”的血玉项链,放在手心之中。心念一动,只见一道暗色红光闪过,青年的掌心之中便忽然出现了一枚浑圆艳红、鲜润欲滴的海棠果。

那日从毕菁弟弟衣兜里落下来的其实是两枚果子,小孩儿怕自己控制不住嘴馋,特意将一枚藏在深处的布兜,眼睛看不见,便不会动吃掉它的念头。

……只可惜到了最后,毕新也没能吃成他的阿姐给他留下来的最后两个红果,倒是便宜了张青岚这个坏大人。

其实青年早在第一次同毕菁相见、被塞了一兜有的没的零碎时便敏感地发现了那些海棠上的怪异之处。

他虽然灵力低微,法术不精,却天生对于各种各样的灵气能量最为敏感。

那海棠上明显带着一股令人不适的气味,张青岚却发现除了自己,竟是无人有相同的感受。

直到敖战因为小心眼而捉了青年去欺负、又发现那片灰雾并消除之后,张青岚这才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感知。

他提前藏了一个果子在重黎之中,又为毕菁毕新两姐弟的院子四周布下几张清新净气的符咒。那符咒虽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对于普通人来说,用来规避灰雾却是足够。

青年清冷精致的面容被夜色遮掩住了一半,他垂下眼眸,纤长的睫羽遮掩住了瞳仁当中的不明情绪。

将手里的海棠用符咒炼化成一团蕴着红光的灵气,果不其然,中间夹杂的那些丝丝缕缕的灰雾,需要人静心凝神才能察觉。

张青岚控制着灵气倾注于罗盘中心的孔洞。

不过片刻之后,被灌注了能量的老旧罗盘便无风自动,缓缓从青年的掌心中央升起。罗盘上的指针胡乱转动了好几圈,又过了几息的功夫,这才逐渐稳定下来。

扒拉在张青岚肩头的毛绒团子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切,等到罗盘完全稳定、能够指示方向的时候,这才一跃而起,将那些剩余的灵气一口气吞吃下肚。

随即蹦跶回张青岚的衣袖里,把自己团成了圆滚滚的一个球,黑豆眼一闭,竟是欢快地打起了小呼噜。

青年见状,轻笑一声,倒是拢了拢衣袖,让小家伙能够睡得更加安稳。

安顿好了小鼠,张青岚将那漂浮于半空之中的罗盘重新接回了掌心。顺着罗盘的指示,青年迈开步子,开始沿着大大小小的巷子街道探寻而去。

约是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张青岚照着罗盘,终于站定在一间破败的宅院之前。

夜风逐渐变得寒凉,剐蹭在人的身上,带来一片透骨凉意。那未满的月亮高悬在墨色的天空当中,扑洒下来一地的碎光。

青年额前的碎发被吹起,露出底下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神色波澜不惊,抬起眸子,打量着面前这间藏在镇上的角落里却大门敞开、内里衰败不堪的宅院。

这间院子四周的围墙成四方状,将其间的屋宅紧紧围绕。

大门似乎是年久失修,门上一把巨大无比的铁锁上尽是锈蚀痕迹,歪斜着挂在右半边的实木大门上。大门中间有被劈砍过的痕迹,左边的木门此时已经只剩下了一半,于是中间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将内院的格局半点不落地展现在了张青岚的面前。

青年脚步未动,目光越过大门,落到了院中。

只见那内院四面都修建着单层的房屋,天井之中是一方干涸已久的池塘,池塘中心竟是一块孤岛似的土堆。土堆之上,一株枯萎已久的腐木只剩下了黑黢黢的枝干,叶片早已落尽,不知什么时候化为尘土。

一阵凉风刮过,半扇瓦片从屋顶之上直直坠下,落入院中,发出尖锐的一声脆响。

青年直挺挺地站在大门之前,瞳仁之中神情难辨,身姿挺拔如青松,配上身后的桃木剑,竟是硬生生地透出几分属于天师的仙风道骨。

罗盘的指针在到达这间宅院之前疯狂震动过片刻,如今倒像是灵力耗尽一般,重新归于沉寂。

张青岚抬手,将罗盘收回袖袋,面色一副正气凛然、清高如谪仙,眼看着要朝那大门迈开步子——

却是脚步一转,硬生生地在踏进宅院的一瞬间换了个方向,直接蹲在门口的青苔石阶上,从怀中掏出三个被油纸包裹着的、油汪汪香喷喷的肉烧饼。

一口一口,面无表情地啃了起来。

直到三块烧饼都被他吃了个精光,天色也逐渐亮起,青年这才站起身,拍了拍手上残留着的烧饼碎屑,沿着来时的原路,径直返回。

在青年没有留意的背后,只见那天井中间的海棠树枝颤抖了一阵……落了一地的叶子。

作者有话说:

下一章放龙王出来溜溜(?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热门: 为了养老婆我成了开国皇帝[星际]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天道今天又作死了吗? 上铺直男又痛经了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窥光 钓鱼城 想您亲我 系统教你做人[快穿] 惊天诡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