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上一章: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海龙王并非浪得虚名,自然是有通天的能耐加身,即便是被天道限制,敖战的神通也不是什么小鱼小虾随随便便就能比得上的。

只不过一息的功夫,龙王便带着怀里的青年来到了距离烨城最近的一片海,一手扶着对方的腰背,另一只手则搂过腿弯,将青年整个人横抱着,周身因为动用移形换影的法术而产生的青绿色气劲尚未消散,在半空之中化成星星点点的碎末飘散开来。

晨光穿透云层,径直扑洒在满是银沙的海滩之上,为最为普通的沙砾镀上一层金光,连带着远处翻滚的深蓝海浪也变得闪闪发亮。

耳边响起浪潮拍打礁石的水声,鼻尖处掠过的则是海风的味道。张青岚还未从那穿梭于高空之间的失重感之中脱离出来,搂着敖战脖子的双手收得格外紧,目光空茫,虚焦地望着那片一望无际的蓝。

烨城依海而生,背靠高山,后有峰峦合抱,前接苍茫大海。

敖战赤足站在银沙之间,瞳仁之中光华流转,一双翠碧竖瞳在晨曦的照耀下显得幽深妖冶。

男人身上披着宽袖敞袍的鲛绡,海风刮过,将男人一头乌黑的长发吹散开来,衣袍猎猎作响,额前的龙角更是金光闪闪,和那鳞片的光泽交相辉映。

只见身形挺拔修长的男人只不过站定片刻,便又重新迈开脚步,径直向着海水深处走去。

就在那莹蓝水色快要触碰到敖战脚背的一瞬间,男人神念微微一动,海水便如同生了灵智一般,竟是齐齐向两旁分开,只留下中间一条笔直通畅的大路。

敖战就这样抱着怀中的青年,一步一步走向了大海深处。

直到那真龙的背影全部消失在道路尽头,海水这才纷纷闭合,吞噬一般将那开辟出来的道路恢复原状。

最终只剩下一片波澜不惊,湛蓝的海水波光粼粼,安静得仿佛一切都从未发生过。

……

深海无光。

入目之处尽是暗色,偶有几条闪烁着荧光的小鱼,也会因为敖战周身散发出来的巨大威压而早早落荒而逃。

青年两只手环抱在男人的颈侧,脸颊轻轻靠在对方肩头,即便眼前是一片黑暗,周身被冰凉海水完全包裹,也只是一声不吭地窝在敖战怀中,下意识数着对方稳定而强健的心跳。

两个人所处之处的深度仍旧在随着敖战的动作一点一点地增加。

本应吞噬一切的冰凉海水在接触到两人皮肤的一瞬间竟是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间隔开来,于是即便是深入海心,张青岚身上却仍旧干净清爽,仍旧带着人类特有的柔软和温暖。

若说方才张青岚睁开双眼还能捕捉到来自海面上的些许微光,那么到了这个时候便是陷入了全然的黑暗当中,一介凡人修士根本不得视物,只能感受着耳边的一片死寂。

像是感受到了怀中人的不安,男人一边仍旧按照那不徐不疾的步速前进,一边搂紧了张青岚的腰身,将人往自己的怀里又带了带。

低下头,完全不会被深海的黑暗影响的男人神色自若,被对方那副茫然又任人摆布的动作极大地取悦了,即便是此时理智残存无几,却还是侧过头,用粗糙的龙角磨蹭几下青年的眉间。

感受着额间传来的砂纸一般的触感,张青岚眼神微动,却仍旧抿着薄唇,扭过头,将视线重新投回什么也看不到的幽暗海水之中。

大约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原本冰凉阴沉的深海之中才重新出现了点点亮光。那光线似乎是过于柔和了,被黑暗蚕食着边缘,莹莹弱弱一片,沉默着在海底中央散发着淡淡光晕。

愈走进,光线便愈发明亮起来。

这才发现那片莹白之色在幽冥海底之中非但不显逊色,甚至还隐有能够抗衡之势——原来那道亮光并非只是单独的物事,而是由大片大片的天才地宝堆砌而成,各色宝物自带的光晕交相辉映,这才有了一整片的通透光晕,驱赶了周围的黑暗。

只见光团结界呈半圆状笼罩了大片海底,如同一个倒扣的巨大透明鱼缸,将无数神器宝物笼罩期间。

结界之上,一行行金色梵文光晕流转,散发着浓重而强大的真龙之气,稍加感受,便能探查到其中蕴含着的凶猛能量,镇压四方生灵, 令觊觎宝物之辈不敢轻举妄动。

光团笼罩之下的那些天才地宝肆意堆积层叠,即便是被积压在最底层的玉珊瑚,也是千年万年才能化得一尊,质地通透莹润,作用更是不知凡几。随便拿出来就有可能引发无数修士灵怪争得头破血流的神器宝物,就这样如同普通珠玉一般,杂乱无章地堆叠尘封在海底之中,无人知晓。

不过要论结界之内最引人注意的,还得是那尊大摇大摆、陈设在透明结界正中央的赤霞白云幻晶岩。

那灵器本身是一方岩石,纵横八尺,边界野蛮生长,极不规则。打造之人有心保留岩石最原始的状态,于是只稍加炼化,将面上一层覆盖着的普通岩层削去,便已然大功告成。

只见赤霞白云幻晶岩正如其名,表面一片平整光华,蕴着血红及莹白两种颜色,横陈在海床之上,重愈千斤。岩面上光晕纠缠,血红如雾,莹白如光,勾缠交织,似是针锋相对,又似水**融。

晶石之上二三米处,一把伞状玉柄高悬而起,浮在晶石中央,九根伞骨均覆盖着一层莹蓝薄纱。随着玉柄转动,长而垂坠至晶石之上的薄纱也随之而缓缓旋转。

伞柄微微拂动,薄纱流转,看似掩盖了些许赤霞白云幻晶岩的光晕,透过莹蓝薄纱,实则更显其奢华宝贵。

敖战脚步不停,抱着张青岚竟是径直走入结界之中,朝着那晶石所在之处大步流星而去。

直到走近,方才知晓龙王竟是将这方罕见稀有的赤霞白云幻晶岩做了睡床——晶石之上铺了层叠的丝绸软被,玉枕零星地分散其中。

那东海龙王过去的生活是如何穷极奢靡,如此可见一斑。

敖战弯下腰,松开揽在对方腰间腿弯处的手臂,将人轻放在晶石之上。

四周的白玉莲花灯盏杂乱无章地摆放在海床之上,灯芯之中燃烧的是传说中千年不灭的人鱼膏。

烛火跳动,长明不灭,斑驳的火光映照着敖战那张半布鳞片的脸,一双非人的妖异竖瞳死死盯着床上跪坐着的张青岚,神色莫辨。

敖战此时介于龙身及原形之间,脾性正是最难以捉摸的时候,早就领教过对方极其无赖暴躁之时到底有多难对付的张青岚自然不可能轻举妄动,轻抿着薄唇,只是同对方视线相交,并无太多言语。

于是一人一龙就这样沉默对视了片刻,耳边水流涌动,烛火毕剥,却是漫无边际的沉默。

——就在张青岚以为这沉默会就这样持续下去的瞬间,只见龙王深翡色的瞳仁忽然收紧。

下一秒,随着真真云雾腾空而起,一条不知体积缩小了多少倍的、约莫二人高的青龙便乍然出现在了那身形单薄,无依无靠的人类修士的面前。

虽说同在陆地上那轻易搅动风云的真身不能相比,但如今缠绕在张青岚身侧的到底还是东海龙王,蛇身、鳄首、鹰爪、鹿角,口角有须,无风自动,额下有珠,好一派气势凛冽,威仪棣棣。

张青岚神色有片刻怔愣,盯着敖战身上流光溢彩的鳞片出了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将不知往何处去的神思收回,投向对方的视线之中染上点点复杂的情绪。

青龙此时正值灵智混乱,哪里看得懂面前人的眼神怪异,表情冷淡。

一片混沌之中,敖战只觉得面前这人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极其好闻的清香,如同山间雾霭,竹间清露……总之只要触碰嗅闻得到,便足以令他烦闷躁动的内心获得片刻慰藉和安宁。

这才是他强撑着不去破坏一切,而是选择将人直接拖入深海、甚至毫不避讳地将自己积存千年的宝库大方展示在对方面前的原因之一。

龙本性之中带有贪婪的劣根,敖战尤其。千年万年,多少天才地宝奇花异草被他收集、掠夺而来,藏在此深海之中,这一回也一样,他只不过是遵循本能,换了一样宝物珍藏罢了。

青龙一双琥珀似的眼眸死死盯着坐在幻晶岩上的人,三两下盘旋而上,竟是用自己的身躯将人整个缠绕其中。

虽说此时的龙身同方才在龙王府上肆意损毁房屋时相比已然缩小了千百倍,对于孱弱的凡人来说仍旧过于巨大,轻易便将张青岚整个包裹其间。

眼前的星点光芒瞬间湮灭,感受到了龙尾勾缠着自己的小腿,耳边还有属于青龙的、细微的喘//息声,张青岚坐在幻晶岩上,半阖了双眼,却是抬起手,轻搭于龙身冰凉滑腻的鳞片之上。

于是只听耳边传来阵阵水雾翻腾搅动的涌动之声,等到张青岚再睁眼时,身后的敖战已然重新变回了那副人龙掺半的混沌模样。

“……”张青岚处变不惊,微微侧过头,恰好对上了敖战仍处于兽性模样的眼瞳。

龙王似乎极其喜欢拥抱面前的青年,一双关节处俱是鳞甲的大手沿着对方的腰侧向上抚摸而去。自己大马金刀地坐在幻晶岩上,仗着身强体壮,紧紧攥着青年纤细的手腕,将人一把拉入怀中。

前胸感受着怀里凡人温暖柔软的身躯,鼻尖仿佛掠过丝丝缕缕的青竹清香。

脑内时时发作的隐痛竟是被这些触感香气一点一点地安抚下来,原本胸腔之前的那股躁郁火气也随着时间流逝,逐渐消散开来。

像是上了瘾,同灵兽无异的龙王大人根本没了平日里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转而变得粘人又乖张,有力的双臂环抱着青年的腰身,脸颊不住在对方的脖颈肩窝处磨蹭,妖瞳之中流露出来深深的迷恋神情。趁着青年不做反抗之际,甚至还亮出一口白牙,叼起对方后颈处的一小块皮肉轻轻舔吻啃咬。

张青岚一言不发,被敖战拉着手转了个身,竟是同对方面对面坐在了一起。

敖战偏过头,凑上去亲吻他的嘴角,舔舐他的凌乱衣衫下面的锁骨。青年均垂着眼眸默许,甚至轻轻抬手,奖励一般地抚摸着对方脸颊上坚硬冰冷的鳞片。

像是得到了鼓励一般,喉间发出一声混沌的闷哼,神智未清的龙王唇角带笑,竟是随手招来一座小山似的神器财宝,一股脑地装进乾坤袋中,一边搂着青年胡乱亲吻,一边将那方小小的口袋塞入对方的掌心之中。

只是沉浸于欢愉之中的龙王并未发现,软坐在自己怀中的青年眼底很好地收敛起来的、莫名的幽暗神色。

张青岚将那乾坤袋反手收入袖中,抬眸看向敖战野性未褪的一张面孔——其实王管家一直以来对他的防备不无道理。

实际上,他并非只是个穷困潦倒,以招摇撞骗和碰瓷为生的半吊子天师。毕竟人活一世,欠下的冤孽债务,总归是要亲自还清。

东海龙王,暴戾恣睢,三百年前只凭个人好恶便屠//杀了当时陆地之上几乎大半的修士凡人,被天地道法禁锢在烨城之中,千年不得出。

天道罚他普渡众生,一遇身无业障者不得伤,二遇亟待扶助者不得拒,三遇不平之事不得避之,以此还清债孽,体味凡人之苦。若有违抗,必当降天雷,抽龙骨,断灵力。

天命不可违,于是一向肆意妄为的龙王大人只能囿于方寸之地,为烨城里的人族设学堂,避瘟疫,布施周济,调风顺雨。

除此之外,天地大道还剥夺了那龙王七情六欲之中的喜、忧、思、悲。以月圆为期限,要他一月一化龙,化龙之时抽离神智,同时间最低级的野兽无异。

无喜无爱,无忧无思,剩下的便只是躁郁恼怒,愤懑不平。长此以往,若是敖战找不到破解之法,修为便永远不得进境。而神智狂乱、不懂悲喜,便永远尝不到凡人之苦、凡人之乐,责罚便永无尽头。

于是正如敖战被困烨城之中,天地大道要他渡一城之人……他入龙王府,便只是来渡敖战一人——何时帮助敖战找回丢失的那悲喜忧思,何时才能功成身退。

趁着龙王此时神智不甚清醒,张青岚暗暗从脖颈处挂着的那条血玉项链之中取出一块半个巴掌大小、通体漆黑,形状浑圆的水晶石块。

那石块看似光华,表面上却是遍布暗色的花纹,蜿蜒曲折,水晶石块上留下薄薄一层的清浅痕迹。

水晶表面入手寒凉,暗色的凹槽花纹也并非胡乱堆砌,需要人用指腹仔细触摸,方得探寻其中奥妙。只见暗槽一分为七,如天上的北斗七星对应,分别规律地遍布在水晶表面之上。

张青岚垂眸,将水晶石块收入掌心,转而拉过对面敖战的手腕,趁着对方还未回神,竟是将那水晶直接贴在了龙王的腕骨之处。

只见原本还一片暗淡无光的圆形石块在贴上敖战手腕处的一瞬间,忽然闪过一片白光。

待到那片转瞬即逝的盈盈白光消散得无影无踪,这时候才能看到,就在那漆黑的水晶石块表面之上,原本一片灰暗的七个精致图案之中,只有其中三个闪烁着微微的红光。剩下的四个图案却是一动不动,毫无点亮之意。

意料之中的结果。张青岚倒是并未失望。

抬眸向对面那满脸妖异之相的男人看去,张青岚神色依旧平静,波澜不惊——

趁着龙王大人毫无防备,出手如电,转瞬之间便将一张充斥着浓郁灵气的符纸贴到了对方的眉间。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章 下一章:第十章
热门: 作为结婚对象的雄虫刚成年 来信勿拆:杀人鬼 [快穿]专职男神 诡案笔录之诅咒 赎罪 疑点 三界解忧大师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 主播,你盒饭到了 白莲花男友不想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