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上一章: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十五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暮色四合。

张青岚独自走在镇子的大街上,手里捧着一张梅干菜肉饼,凤目微垂,正十分认真地啃着咬手里的饼子,脚步缓慢地朝前走去。

早晨王管家给府里的仆从们放了假,允许大家离开王府,到凡间的集市上买些心仪的东西或是生活用品。于是张青岚趁着休沐,混在那些虾兵蟹将之间,一同溜出了王府。

——这才有了现在这般的悠哉做派。

肉饼中间夹了咸香的梅干菜,和精肉肉馅和在一起,贴在炉壁之上,利用炭火的余温烤制而成。面饼本身薄脆,还有一股粮食的甜香,热气腾腾却不烫口,滋味十足。

沿着小镇上的青石板路缓步向前,不知不觉间,两个巴掌大的肉饼已经被青年全数吞吃下肚。

拍了拍衣袖沾上的饼渣,张青岚停下脚步,低头将手中剩下来的半张油纸叠成小方块,塞进袖子里。

往常敖战管得严,大多时候不允许青年独自出门。如今没了约束,张青岚放松不少,吃饱后甚至还小小地打了个饱嗝。

一路闲逛,望着道路两旁的红纸灯笼出神,青年抬起手背,下意识地蹭了一把嘴角的油渍。

没走几步,脚尖却是冷不丁地碰上了一块平板一般的硬物。

微微的刺痛感令张青岚从神游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家买首饰珠宝的小摊子旁。

方才他不小心踢到的,便是那铺子老板用来展示珠宝的木箱子。

木箱被直立着放在街边,约莫有半人高。面上铺陈着一块平整的红布,红布之上则是琳琅满目的饰物。

那些被展示出来的首饰以耳环珠钗最多,其次则为项链手镯。只不过材料大多都是木石,算不得什么昂贵之物。

摊子前刚巧站了一对夫妻模样的男女,两人衣着朴素,手挽着手,神态十分亲密。不多时,那男子便从袖口处掏出来一些细碎的银子,不顾自家妻子的阻拦,买下了一根雕琢精细的木簪。

待到亲手将簪子戴在了妻子的头上,男人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个憨厚满足的笑容。不多时,两人便有说有笑地离开了小铺。

张青岚站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完了全程,望着那对夫妻消失在集市里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

刚刚卖出去一根木簪的小摊贩美滋滋地将碎银揣进自己的荷包。再一抬头,这才发现还有一名青年站在自己身边。

“哟,这位小哥,看中什么了这是?”小贩脸上堆出一个热情的笑容,抬手将红布上的首饰理了理,推销道:“甭管是簪子项链还是手镯耳环,咱这可是应有尽有,包您满意。”

青年闻言低头,视线在那一排排形态各异的小玩意儿上扫过。抿着一张薄唇,并未多言。

小贩生意做得久,察言观色成了本能。见张青岚那副生涩模样,顿时心领神会,脸上露出一个了然的笑,揶揄道:“看小哥这么害羞,怕不是第一次来给心上人挑礼物?”

张青岚整个人一愣,张了张嘴,知道是对方误会了什么,却一时间想不出解释的说辞。

小贩见他不说话,以为默认,脸上的笑容更大:“那您可就来对地方了。”

“咱这首饰虽然非金非玉,可好就好在一个‘巧’字。除了夫妻之间送了能够增加感情,送给心仪的姑娘做礼物也是极好的。”

“……”自觉说不过对方,张青岚索性闭口不言,安静看着小贩滔滔不绝的模样,倒也还算有趣。

等到摊主说得口干舌燥,不得不停下来掏出腰间的葫芦灌一口水,张青岚这才摇摇头,慢吞吞道:“我没有娶亲,也没有心仪的姑娘。”

小贩闻言一口水梗在嗓子眼,脸都快憋绿了,才忍住没有喷到面前这个故意捣乱的小年轻身上。

呛咳几声,小老板抬手,用衣袖抹干净了嘴角的水渍,整张脸变得通红,朝着一脸平静的青年挥挥手,赶人道:“去去去,不买东西你在我这捣什么乱呢。”

张青岚垂眸,嘴角向下撇了撇,这才从袖子里掏出一小粒碎金,摆在了小贩眼前,含糊道:

“…谁说我不买。”

***

把簪子揣在怀里,张青岚手里捏着小贩找补回来的一把铜钱,七扭八拐地朝一条深巷走去。

巷子尽头摆着一口油锅,油锅之前还有零星的两三张低矮的圆形木桌。油星子爆开的毕剥声轻微密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葱香味。

一位穿戴朴素,腰间围着白布围裙的年迈妇人站在油锅后面,手里握着一个白生生的面团,正在熟练地往锅中送去。

只听“刺啦”一声,面团被热油炸成金黄色,面饼中应该是掺了猪油,加上翠绿的小葱,被热油炸制之后香味更加浓郁。不过片刻,便被妇人用笊篱从油锅之中捞起来,放在一旁晾凉。

张青岚站在妇人面前,抬手指了指旁边竹篮子里晾着的葱油饼道:“老板娘,来三个葱油饼,一碗粥和两个茶叶蛋。”

老妇人闻言,笑眯眯地点点头,很快便动作麻利地将葱油饼用油纸包好,递给了青年。

付了银子,张青岚从老板娘手里接过拿瓷碗盛好的白粥,随意挑了一张桌子坐下。

附近的桌子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张,除了张青岚是独自一人,旁边都是三两聚集的汉子。

这个时候还在吃饭的多半是附近码头运货的工人,吃不起酒楼饭馆,就来这里凑活一顿,几个男人坐在小圆桌旁边聊边吃,胡吹乱侃,嗓门很大。

张青岚不大介意,随手解开油纸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葱油饼,往上啃了一口。

却是很快便被那些人闲聊胡侃的内容吸引了注意。

“听说了吗?城东头那块空地最近起了新楼,这两日装修搬货需要人手,老板娘正要雇人呢,给帮工的…这个数。”一边说,坐在最靠外边儿的那个络腮胡大汉一边伸出五指,反复比了比。

“嚯,这么大气啊?”络腮胡对面的瘦子眼睛都看直了:“这可是市价的三倍…哪儿来的娘们,出手这么阔绰。”

咽下喉咙里的面饼,另一个胖子搭茬道:“不会是骗子吧,一个小娘子,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就是,到时候赖账,咱们大字不识一个的,可怎么办。”瘦子深以为然,附和道。

“嗨,这不是急用人么,”络腮胡有些不耐,挥了挥手说:“昨儿,就在码头附近,那跳舞的你们还记不记得?”

被他这样一提醒,胖子那双眯缝眼顿时亮了亮,赶忙说:“记得记得,跟天仙下凡似的,老好看了,我媳妇儿还不乐意我看,看了一半就嚷嚷着要我走。”

众人闻言哄笑。

笑够了,络腮胡又才神神秘秘道:“那位啊,就是老板娘。”

一桌上另外两个汉子纷纷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人家最后不是说了么,‘三日之后,百花楼见’。”络腮胡咬下一口葱油饼,一边咀嚼一边说:“时间都定死了,可不得多招点人去帮工。”

“要不然搞了这么大的阵仗,结果时辰到了,楼没建好,那不是耍人玩儿呢?”

那一胖一瘦两兄弟稀里呼噜地喝了几口稀粥,慢慢被说服了,感觉的确有道理。

扯皮半天,络腮胡倒是先不耐烦,啃了一口满手流油的饼子:“你们就说干不干吧!给哥们儿个准话,到时候别怪哥发财不带兄弟啊。”

瘦子闻言,咬了咬牙,将手里的粥碗一把拍到桌面上:“行,我干。”

“三倍工钱呢,不干是傻子。”

做完决定之后,粥碗也见底了,几人这才把那饭钱结清,纷纷离开巷子,回到码头继续运货。

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旁的桌子边坐着一个陌生人,将他们的对话听了个遍,连半个字都没落下。

望着三人远离的背影,张青岚端坐在小木凳上,若有所思地喝了一口白粥。

……

等到张青岚怀里揣着玉簪面饼,一路磨磨蹭蹭地回到龙王府时,夜色已然降临。

这次不是偷溜,于是回来的时候底气便足了许多,张青岚特意挑了正门走,大摇大摆,颇为理直气壮。

只是还没等他迈过大门的门槛,就刚巧碰上了从内门里出来的、专属于敖战的马车。

包围着马车的阵仗相对平日来说还算低调,卫兵分散在马车的四方,正踏着整齐的步子前进。开路的先锋是两只成年鲛人,身上穿着统一的侍卫制服,手里紧握着叉戟,走在最前方。

马车周身覆着深蓝绸缎,绸缎上用金色绣线勾勒着层层叠叠的花纹,远远地便散发出一股浓郁的熏香。一路人浩浩荡荡地从大门处往外疾驰而去。

还没等愣在路旁的张青岚反应过来,整支车队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地横七竖八的脚印车辙。

青年站在原地,朝着空荡荡的大门望了一眼,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面色不显喜怒,却是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

拦住一个正在后头弯腰收拾车辙印子的小虾米,张青岚问他:“老爷这是要去哪里?”

那小虾米灵力低微,修炼成人也只是十五六岁的模样,正很不耐烦地拿着扫帚清理着车辙。

闻言抬起头,看到居然是那个府上唯一的异类,本就皱巴巴的一张脸顿时耷拉得更长,瘪着嘴,冷哼一声。

本来今日他不用当值,正洗漱完毕准备美滋滋地睡下。可是突然有信使来报,说钱氏粮庄调度的粮食到了,要请他们家老爷去验收。还说那个粮庄的老板在酒楼设了宴席,专程要请他们老爷吃饭。

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出。

“你们凡人就是屁事多……”小虾米嘀嘀咕咕,起床气还挺重,一根扫帚舞得虎虎生风,直往张青岚的脚边扫:“老爷早就出去赴宴啦,你一介凡人,别老瞎打听不该打听的事情。”

小虾米扫完了两人面前的这块地,转了个身,又往旁的地方扫过去。

很快,偌大的一个外院里就只剩下了张青岚一人。

青年长身玉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怀中还热乎乎的葱油饼,还有旁边那根用绸缎包起来的玉簪。

想起方才从自己身边疾驰而去的马车,张青岚只是面无表情地看了远处一眼,最终还是转身离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三章 下一章:第十五章
热门: 却无心看风景 罪恶天使 最强星际美食[直播] [综英美]治疗是用来保护的! 门后的女人 空幻之屋 真相推理师:幸存 诡盗团 解罪师:菊祭 塔罗女神探之幽冥街秘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