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姚乙棠面纱之下的一张脸精致美艳,勾唇一笑时可谓是勾人心魄。百花楼上的那些政客文人、富家子弟,一个两个早已经看直了眼。

也不管自己怀里还抱着哪个温香软玉,争相伸长了脖子,朝内楼一枝独秀的铜杆中央望去,视线火热,生怕漏掉一眼。

张青岚倒也想看,却被敖战强行将人按在自己的怀里,冰凉的手掌抚上侧脸,用了巧劲,令青年的侧脸同自己的肩膀紧贴,动弹不得。

敖战不动声色,只是抬起另一只手,轻抚着怀中人披散在后背处的墨色长发。

冷脸同那刻意投来视线的女人对视,敖战不语。

眼前不远处的女人同记忆里那张脸渐渐重合,果不其然,那日所谓从海里把他“救”上来的,就是这个女人。

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敖战瞳仁之中极为迅速地闪过一道青光。

下一秒,眼前出现的景象却令他微微挑眉。

只见在灵视的辅助之下,敖战发现明明在初来之时还是干干净净的塔楼,如今却灰雾缠身,变成了朦胧一片。

与之前纠缠在张青岚身上的雾气不同,如今整幢塔楼比起被灰雾入侵,更像是那雾气的源头。

丝丝缕缕如棉絮状的灰白烟雾从楼体的各个角落向外缠绕延伸,好比烈火,正在无声地燃烧着。

四周的宾客也无一幸免,那灰雾像是生了灵智,先是从楼体之中蔓延而出,每每遇到活人,先是勾缠着对方的衣角向上攀爬,到了一定高度,再沿着人的七窍缓缓渡入。

整座塔楼之中,灰雾仿佛无处不在……唯独那根铜杆之上,竟还是干净如同水洗。

姚乙棠单足站立在数十米的高空之中,半点畏惧也无,手中还攥着那从牌匾之上扯下来的红布。艳红的裙摆被夜风吹拂飞扬,周身空气一片澄静,在满溢着雾气的塔楼里显得格格不入。

这般景象普通人自然看不到,一行人仍旧痴迷地望着铜杆之上的女人,眼神略微涣散,一时间,连动作都迟钝不少。

本就一直盯着男人所在的方向,姚乙棠可以说是立刻察觉到了敖战的防备与不悦。

然而尽管如此,她却依然保持着柔美随和的笑容,甚至还冲着敖战微微颔首。

敖战见状眉头皱起,搂着青年的双手却是收紧不少。周身威压瞬间外放,逼得那些灰雾不敢近身。

“…老爷?”张青岚整个被男人抱的很紧,眼前被对方用掌心覆盖,徒留一片黑暗。

无法视物,青年一时间被敖战拥抱的力道弄得有些许怔然。

象征性地扭腰挣动几下,见对方毫无回应, 青年舔了舔略显干涩的下唇,小声喊:“敖战。”

话音刚落,就被男人打了屁股。

力道不大,警告的意味倒明显。

张青岚只能无声叹气,老老实实地窝在男人怀里不动。

眼前一片空茫的黑,张青岚感受着敖战胸膛随着呼吸而均匀起伏,脑海中一闪而过姚乙棠方才站在铜杆之上、抬手取下面纱的画面。

不得不说,在看清了女人模样的一瞬间,张青岚还是有些吃惊的——因为同样的一副面孔,他早在几日前于烨城的海边便见过一次。

虽然两次对方都带着面纱,但张青岚可以确定,她们是同一个人。

不仅如此,原本以为无关紧要的海棠果、镇子里破败腐烂的宅院、三番两次出现的海棠花印,以及莫名闪烁的试情石……杂乱纷繁的线索如今全都串联到了一起,互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回想起那日深夜,自己利用罗盘和海棠果一路追踪到镇子上的那间老宅,张青岚心中一沉。

当时他只不过是在老宅之外蹲守了一夜,虽是无事发生,却能够察觉到面前的宅院那表面平静之下,仿佛正酝酿着一些什么。

到底是个半桶水的天师,张青岚对于灵力一类的能量变化其实并不敏感。于是到了最后,他也只是悄悄扔下几张净化用的黄符,到了清晨便离开了那诡异的院子。

再之后便是在海边,姚乙棠出现的瞬间,原本毫无反应的试情石忽然亮起了第四块图斑。

当时无论是张青岚的灵识还是手中的罗盘,对于这个忽然出现的女人都并未感应到什么异样。之后藏在暗处观察,那送人的马车最后到达的宅院也和之前的那一间没有任何联系。

现在看来,事情远没有他想象的这样简单。

青年的脸色罕见的变得阴沉,窝在敖战怀中,耳边是旁人吵吵嚷嚷的一片议论声。

略微思索,张青岚还是悄悄从怀里掏出随身携带的试情石,隔着自己衣裙的水袖长袍,往敖战身上贴了贴。

只见原本恢复了沉寂乌黑水晶,却是在这个时候重新发出了阵阵闪烁光芒。

张青岚瞳孔微缩:“……”定了定神,随即重新将那巴掌大的石头塞进了衣袋里。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周围纷纷传来阵阵惊呼,下一秒,原本覆在青年眼前的手掌移开,黑暗被驱赶,重新显现出一片亮光来。

眼前出现片刻不适应的模糊,张青岚直起身,攥着自己膝盖上的裙摆,轻轻眨眼。

敖战仍旧没有放人,只是转而将左手小臂横在青年腰间,复而取了一颗深褐色的丹药,单手塞唇缝指尖,凑近耳边低声道:“吃。”

张青岚听话地张开嘴,将那丹药吞了下去。

还不等他说些什么,耳边便响起了一道悦耳柔和的女声:“敖公子,好巧,又见面了。”

这才发现原本站在那高耸铜杆之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跳了下来,如今正好整以暇地站在他们所在的八仙桌前,视线直勾勾地黏在敖战身上,姣好面容之上挂着一个得体的微笑。

想必之前四周传来的惊呼,便是姚乙棠纵身一跃时,那些客人因为讶异而发出来的。

姚乙棠并没有刻意压低嗓音,一句简单的招呼,却是勾起了附近有心人的好奇心。

一个“又”字,摆明了想要告诉众人,二者并非第一次相见。

在座的宾客大多为权贵商贾,烨城里敖战的大名又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众人想要交好的对象。

如今姚乙棠初来乍到便同敖战关系匪浅,一时间,人人心中都或多或少地存了些活络心思。

敖战表情如常,闻言只是抬眸随意地瞥了一眼,平静地“嗯”了一声。

“不知公子身体是否已经康复,”姚乙棠莲步轻移,向前又走了几步,旁若无人道:“毕竟那晚浪大风急,海水冰凉刺骨……第二日公子又走得匆忙,没来得及让医师复诊。”

话及此处,姚乙棠这才停下来,站在八仙桌前,全然无视了坐在男人怀里的另一个人。眉头微蹙,像是真的十分担忧一般柔声道。

语毕,四周向敖战投去的眼神果然变得更加复杂。

张青岚夹在二人之间,捕捉到姚乙棠话语之间的暧昧,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往敖战那边投过去一个了然的眼神。

敖战顿时黑了脸。

暗暗伸手捏了一把怀中人腰间**,沉默片刻,敖战这才开口,极为敷衍地回答道:“尚可。”

姚乙棠闻言点了点头,倒是没有计较对方的冷淡,笑道:“如今有幸请到敖公子来我这百花楼做客,粗茶淡饭,还请公子不要嫌弃,让我好尽地主之谊。”

“姚楼主客气。”看着明显避开姚乙棠走的片片灰雾,敖战面不改色地寒暄道。

说完便松开了揽在张青岚腰间的手,示意青年自己坐到八仙桌另一头的凳子上,转而拿起桌面上的茶杯,垂眸喝了一口。

身上没了限制,青年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从男人的大腿上下来,一边扶着鬓边摇摇欲坠的金步摇,一边踩着厚底的绣花鞋,颇为不熟练地往前走过去。

一身珠宝首饰叮铃当啷地响,红裙曳地,裙摆的金丝绢花被夜风拂动,微微扬起。

这时,却是忽然有人轻呼出声。

旁人顺着那个有心人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了其中的些许端倪。

像是这般规格的宴席,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随身带上一两名小宠赴宴已是常态,因此一开始,众人其实对于一直跟在敖战身边的美人并未注意太多。

直到现在,姚乙棠和那美人一同站在敖战身旁,众人这才发现,两人的衣着打扮饰品妆容……竟是一模一样。

就连眉间的一朵金色莲花,花瓣的数量和形状都别无二致,找不出半点差别。

唯一不尽相同的,便是美人脸色酡红,鬓发微乱,又是刚刚从敖战怀里被放出来,显然是被好好疼爱过。而姚楼主则妆容精致,一丝不苟,即便是在高台之上舞动许久,也丝毫不见狼狈,仍旧是精神奕奕的模样。

也不知道谁才是那个虚凰假凤……众人眼神反复变化,心底各自盘算。

敖战脸色却是更冷几分,并未言语。

姚乙棠见自己的目的达到,便朝敖战行了一礼,不再多做纠缠,转过身,带着几个小厮侍女,走到了另外的客座,同其他的客人一一招呼起来。

眼看着阵阵浓郁灰雾跟随在姚乙棠身后飘散开来,龙王伸出手,右手食指的指尖在柳木桌面上轻敲几下,一缕更为轻盈的青色薄雾随即向前延伸,混杂进灰雾其中,转而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敖战方抽离心神。

却不料刚刚才被自己放开的青年已然大摇大摆地坐在八仙桌另一头、甚至开始埋头苦吃桌面上放着的茶点。

一副心大的模样,气得男人额间青筋一跳。

嘴角沾了一小块黄豆粉,张青岚感受着舌尖传来糕点柔软浓郁的甜香,满足地眯了眯眼。唇上本来艳红的口脂被自己舔掉大半,腮边鼓起一个小圆包,指尖捏着剩下半块糕点不放。

等到一口下肚,才把剩下的一口气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咀嚼。

“……”脊背一凉,嘴角的豆糕残渣还没来得及抹干净,张青岚抬头,满脸无辜地朝着敖战那边看过去。

敖战冷眼看他。

眼看着男人明显不善的脸色,张青岚迟疑片刻,抿了抿唇。最终还是伸手,捻了盘子里仅剩的一块黄豆糕,试探着递到了敖战嘴边,小声地问:“你也想吃?”

“……“

“那你吃吧。”

感受到唇边的微凉触感,敖战撩起眼皮,看着对方依依不舍的模样,嗤笑一声。片刻后张开嘴,直接将一整块黄豆糕吃掉,半点没剩。

张青岚盯着空盘子,眼神闪烁。趁着敖战不注意,悄悄舔了舔自己的指尖。

很快,鱼贯而入的仆从便端上了更加新鲜的热菜。

姚乙棠为了给自己的酒楼造势,亲身上阵表演不说,给这所谓“百花宴”定下的菜色,自然也花样百出,别出心裁。

上菜的小厮手中托着一方宽大菜盘,其中分别放着三个瓷盘,两个汤盅,临了还有一只曲颈薄瓷酒瓶。每样餐具之上都倒扣着一块白瓷,待到侍女将菜式上桌,方能掀开。

张青岚坐在八仙桌旁,目不转睛地盯着其中一块盘子。

负责上菜的小厮很快便将菜式上齐,待到打开了白瓷,一股属于鲜花的清香顿时在塔楼之间弥漫开来。

只见无论是菜碟还是汤盅里,每一样菜式都是以鲜花作为主要食材,辅以其他材料炖煮而成。而且每一朵鲜花,都用秘法进行处理,不仅能够保持原本的秀美新鲜,还能将清香味渗透进入其他食材之中,每一口都鲜甜爽滑,极有滋味。

很快,前来赴宴的客人大多都被这些鲜花菜俘虏,纷纷低下头,大嚼起来。

塔楼以鲜花妆点,又用鲜花入菜、酿酒,老板娘人比花娇……众人交口称赞,真不负“百花楼”一名。

就在众人纷纷动筷之时,只听从塔楼圆心之中,忽然发出几道铜鼓被敲响之声。随即阵阵琴笛乐声响起,仿佛从海底升起,悠然飘散开。

忽然,从天空之上飘散下来零散的几片粉白花瓣。

原本平静的海面荡漾起层层波涛,不多时,便从其中升起一面更加巨大的鼓面。鼓面之上,则是八名衣着奇特的美貌女子。

几个舞娘随着乐声翩翩起舞,顿时,天上洒下的花瓣增多了几倍,飘散在海面上,被汹涌波浪卷袭而去。

恍若仙境。

敖战冷眼看着花瓣上覆盖着的灰雾,灵识铺开,发现那些舞女周身也层层包裹着相似的东西。倒是附近大饮大嚼的客商,看起来都并无大碍,神思清醒,理智尚存。

张青岚坐在椅子上,盯着桌面上的果盘,微微蹙眉。

顶着旁边敖战冷淡的视线,他从前襟里面掏出来一张符纸,划了一根火柴点燃。

将符灰收进茶杯之中,添上茶水,张青岚将混合好的符水轻轻洒到了果盘之上。

果不其然,原本洁白如玉的果肉之上浮现出一片淡红色——和半月之前,银霜楼的那个卖酒娘给他的海棠果,是同一种东西。

回想起那对姐弟,张青岚神色微动。

敖战在一旁看着青年动作,并未打断。

即便是心高气傲的龙王大人向来看不起凡人修士的这些杂鱼伎俩,却也不代表他不会偶尔对自己的小宠物稍加纵容。

百花楼背后的秘密很多,竟是胆大妄为到敢同东海龙王有牵扯。

敖战抬手,饮了一口清茶,随即轻打了一个响指。

只见那原本平静无风的塔楼之中,竟然毫无预兆地吹拂起阵阵狂风。那突兀而诡异的风风力极强,竟是很快便将原本飘洒在空气之中的粉白花瓣席卷得一干二净。

不仅如此,连带着塔楼之中用作装饰的各类鲜花,也被冰凉冷冽的清风吹散,残花败柳一一跌落下来,变得凋零而残破。

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只见原本像是从塔楼缝隙只见逸散而出的淡色雾气被清风席卷、破坏。对上蕴含着极强灵力的狂风,灰雾简直不堪一击。

很快,塔楼之内便恢复了一片清明。

楼里的众人被忽如其来的妖风刮得东倒西歪,骂声一片。待到夜风过去,才发现地面上碎了一地的瓷盘,堆叠着食物的残渣,一个两个大眼瞪小眼,不知如何是好。

张青岚早早被敖战拉进了怀里,自然毫发无伤。

人们这时候才发现,本应该在楼里主持大小事务的姚乙棠,此时倒是不见了踪影。

就在一众小厮侍女手足无措之时,突然,从百花楼外竟是传来了一阵中气十足的怒吼:“姚乙棠!你他娘的给老娘滚出来!”

不肖片刻,塔楼的楼梯口处便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身后还跟着三五个打手模样的壮汉。

只见那人头发高高盘起,束成发髻。光洁白皙的脖颈上套着一圈赤金盘璃璎珞,身上穿的是大红大紫的半裙窄袄,手上的金镯子丁零当啷戴了三四个,嘴唇艳红,连带着眼尾的细纹都极有威势。

女人气势汹汹,粉面含威,一脚踹开了面前的护栏,环顾四周,冷声道:

“人呢?都给我滚出来。”

作者有话说:

感谢一个西尾巴花的支持ovo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热门: 校草太霸道了怎么破 超·杀人事件 总裁QQ爱 我家猫总是想吸我 希腊棺材之谜 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樱花秘密基地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 名侦探的咒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