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清楚了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张青岚瞬时动作一滞,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

顶头是艳红的纱帐,层叠缠绕,灯烛映照进来,变成暧昧温软的红光。稍一动作,身上的宽大礼服便同其上的丝被纠缠,发出悉索的摩擦声。

张青岚伸手,撑着床板半坐起身,低头盯着身上齐齐整整的穿戴,眼底流露出一片茫然。

男人侧坐在床沿,看到他这副模样,脸上破天荒地、第一次出现了近乎于柔和的微笑。

敖战眼神专注,凝视着面前青年的慌张模样,抬起右手,轻轻抹掉了对方嘴角处蹭出来的一道大红口脂,嗓音低沉悦耳,安抚道:“终于睡醒了。”

语气里面的温柔缱绻令张青岚下意识地抖了抖,颇为不适应地攥住男人的手腕,将对方在自己下唇处磨蹭的指尖拉开:“……”

毕竟东海龙王向来傲慢,何曾对他这样温柔过?

张青岚的眼神里添了几分犹疑,攥着男人的手腕不放,视线在敖战身上打量着,试图找出破绽。

他还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一直同敖战在毕家的院子里探查线索。

却不料走出小院的一瞬间,被磅礴的灵力径直席卷,眼前一黑。再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间屋子里。

尝试着催动自己丹田之内稀薄的灵力,张青岚面色凝重。

本就干涸稀薄的灵气此时像是被无形的锁链束缚住一般,不仅无法调动,而且就连感应也如同雾里看花,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再一联想到方才自己“心口不一”的异常,一时间,张青岚心下多有计较。

房间里看不到外界到底是白天黑夜,只有大红的幔帐以及落了满台的灯烛。

火光橘黄,在雕镂着精美花纹的烛台之中闪烁跳跃。光线明暗交错,驳杂地映在面前男人的侧脸上,留下星点的阴影。

敖战不说话,只是沉默地同青年对视,嘴角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弧度,面上的浅笑完美无瑕。

反手握住了对方搭在自己腕骨上的手掌,敖战感受着从掌心之中传来的微凉触感,趁着青年还在发愣,一个用力,便将对方从床上拉扯进自己的怀中。

感受到怀中人的温热气息,敖战微低下头,在对方眉间点着的一枚鲜红朱砂处落下一个轻吻。

掌心托着青年的后颈,敖战像是终于寻到了宝藏的盗贼,偏过头去,在张青岚的鬓边耳侧深吸一口气,低声喟叹:“夫人。”

察觉到对方喷洒在颈边的微凉呼吸,张青岚悄悄向前靠了靠,顺势偏过头,将前额抵在男人的宽厚的左肩。

熟悉的上清丹药味扑面而来,清淡的冷香顿时驱赶了房间里的甜腻。

敖战似乎喝了酒,身上惯有的丹药味之间夹杂着很浅的一层酒气。

男人直起身,拉开两人的距离,捏着张青岚的下巴,轻轻啄吻着他的唇,另一只手则探到青年身后,时有时无地抚摸着对方的脊背。

气氛顿时陷入了粘腻又沉醉的暧昧之中,仿佛就连温度都要升起来。

敖战顺势将人从被子里抱出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随着动作的变化,张青岚只听到从自己脑袋上传过来一阵丁零当啷的乱响。

稳妥地坐在敖战怀中,张青岚扭过头看向一旁梳妆台上的黄铜镜。

“……”

这才看清镜面里的自己又作了女子装束。

身上穿戴着缨络垂旒,玉带蟒袍,底下则是百花裥裙,赤金绣鞋。浑身上下戴着的金银珠宝数不胜数,稍一动作,便是金玉相击,啷当作响。

眉间的朱砂痣艳丽,眼尾微挑,给青年本身寡淡清秀的一张脸平添几分风情。

方才的口脂并未彻底擦净,被男人瞧见了,偏过头去吻他的唇角。

被迫打开齿关,张青岚软倒在敖战怀中,被放开之时已然是气喘吁吁,无力再抗拒。

敖战搂着青年,伸手拿起放在一旁鎏金矮柜之上的细颈酒壶,手腕压低,清冽香醇的流水化作白练,不多时便住满了一旁的两个酒杯。

张青岚看敖战倒酒,一双凤目圆睁。有心想要提出异议,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敖战的名字,却在说出口的一瞬间,听到自己压着嗓子又喊了对方一声“相公”。

张青岚额角青筋一跳,眉头顿时皱起,抿着唇,像是被气到了一般,再不说话。

身后的男人却是被这一声很好地取悦了,拿起酒盏喂到青年的嘴边,冰凉杯壁轻贴在对方的唇角,吻了吻怀中人的侧脸,夸奖他:“真乖。”

没有给张青岚留下反应的时间,男人坏心眼地迅速翻转手腕,那抵在美人唇边的酒盏就像是打翻一般,一半沿着唇缝灌入青年的嘴里。

另一半则算数泼洒到了对方华服的前襟之上,将丝绸绣花尽数打湿。

浓郁的酒香顿时在室内弥漫开来,那酒水浓烈,即便只是几口,也使得张青岚呛咳出声。

将酒水吞咽干净之后不得不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以此缓解鼻腔之中的辛辣刺激。

敖战趁虚而入,伸手抬高了张青岚的下巴,轻咬着对方的下唇,舌尖顺势而入,舔吻吮吸,同他交换一个深吻。

眼看着怀中人原本苍白的脸颊因此染上薄红,男人满意地笑了笑:“都说新婚之夜,夫妻二人要饮合卺酒。”

“你我二人如此,也算是谨遵古礼。”

“……!”

张青岚本来已经平息了几分,听到敖战这样大放厥词,登时憋不住,又呛咳起来。

抬手抵住了敖战逐渐接近的一张脸,青年仍旧粗喘不停,眸子里含了泪珠,水光潋滟地同男人对视。

敖战也不急功近利,见张青岚抗拒,便松开手,整个向后退了几分。

趁着张青岚还在平复呼吸,敖战无事可做,索性随手拆了青年长发上戴着的厚重凤冠,将那些累赘的装饰一一摘下来,随手放到一旁。

食指指腹蹭过青年带泪的眼角,敖战感受着指尖湿润触感,顿时意动。

张青岚的一头长发在敖战抽走最后一支发簪的时候散落下来,柔顺地铺了满背。

零散的几缕发丝散落在鬓边,配着青年泛红的眼眶,衬得人格外势弱。

敖战重新从梳妆盒里挑出一把实木短梳,颇为耐心地将青年有些毛燥打结的发丝理顺。

张青岚被对方这样心血来潮的动作弄得措手不及,下意识地张了张口:“敖……”

却又在发出声音的一瞬间打断了自己,讪讪地闭了嘴。

“别动。”敖战反而手上动作不停,假装没有注意到这般插曲。

木梳轻扯着发尾,带来些许轻微的疼痛感。

张青岚老实地坐在男人怀中,撩起眼皮,四下打量着这间屋子之内的陈设。

这显然是一间精心装饰过后的婚房。

红金相间的帐幔层叠交织,鎏金烛台高低错落,精心摆放在每一个角落。实木的雕花家具上大多贴着大红喜字,被褥上用金线绣了鸾凤,纱帐四角则各挂上一个香囊。

张青岚环顾四周,最后收回视线的同时,余光瞥见了右前方一张圆桌之上的物事。

只见桌面上摆了个红烛灯盏,灯盏旁放着一些常见的水果糕点。

乍一看桌面杂乱普通,张青岚却是目光如炬,一眼便发现了夹杂于其间的许多精美的雕刻剪纸。

那些剪纸不过巴掌大小,用红纸制成,仿造人形,五官栩栩如生。就连衣袍上的细节也一丝不苟地勾勒出来。

纸人单薄,一开始又是夹在杂物之中,因此两人都没有立刻发现。

桌面上还放着一把痕迹斑驳的铁剪刀,剪刀上缠着红线,临了还坠着一根同样残破的流苏结。

张青岚盯着纸人片刻,忽然灵光一闪,想起就在那无名店铺中的透明百子柜里也有相似的东西。

张青岚有些按捺不住地迅速起身,却一时间重心不稳,摇晃着向后倒去。

敖战顺势将人抱了满怀,将手里的梳子随手扔开,被青年类似于想要逃离的动作弄得有些不快。

男人收紧桎梏,顺着张青岚的视线朝桌面看去,不多时便发现了那些剪纸和器具。

敖战原本还算是温和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语气冰冷:“你怎么还在摆弄这些东西?”

“你在说什么?”张青岚闻言愣住,满脸疑惑。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敖战只当他装傻,眼底掠过寒芒:“如今你我结成亲,大礼已毕,这时候再想跑也晚了。”

张青岚对于敖战的自说自话十分无奈,重复道:“…成亲?”

敖战一把将青年扑到身后的大床上,随即拉着对方的双手束于头顶,脸上勾起一个浅笑:“嗯,成亲。”

两人身上艳红的礼服在暧昧灯火的照耀下闪动着微光。

张青岚看着男人黑黢黢的瞳仁,终于意识到,不仅两人所处的这方空间有异……连带着敖战也变得神经兮兮。

青年轻叹一口气,刚想开口解释一些什么。

下一秒,却被俯下身的男人以吻封唇,吞咽掉了万千话语。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五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章
热门: 告白 宜昌鬼事1:诡道(异事录) 保持沉默 捡来的崽崽成影帝了 幸福假面 在好莱坞养龙 方舟游戏[无限]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为了养老婆我成了开国皇帝[星际] 推理者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