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待到第二日,张青岚清醒过来之时已然是晌午。

婚房之内琳琅满目的灯烛经过长久的燃烧之后熄灭,艳红的烛泪流淌下来,堆积在灯盏底下,变成凝固厚重的一团。

窗柩上覆着厚重的帐帘,将外界的日光严丝合缝地遮挡严实,房间里仍旧是昏沉一片。

将尚未完全清醒的意识从半梦半醒之中抽离,张青岚起身,抬手掀开了身上的薄被,坐在床沿处醒神。

床边撒了一地桂圆花生之类的干果,张青岚并未多加注意,赤足踏上去,干燥脆弱的果壳破裂,发出劈里啪啦的一阵脆响。

噪音被昏沉静谧的室内放大,冷不丁地响起来,激得青年心下一惊。

眼底覆着一层轻浅黛色,张青岚双眉蹙起,略带烦闷地踢开脚边那些零碎的小物。

张青岚侧过身,低头瞥了眼另一侧空荡的床面,再环顾四周,发现屋子里早就没了敖战的影子。

身上的关节处还残留着淡淡的酸胀感,青年只穿了身素色单衣,缓步走到了当间的圆桌旁,拿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

一口气将冰凉的隔夜茶喝下肚,周身萦绕着的疲惫感方才消散些许。

昨夜看到的剪刀纸片已然消失了个干净,张青岚抬起手背,将唇角残留的水珠抹净,垂眸看着已然不再杂乱的桌面若有所思。

回想起当时敖战的反常态度,还有那些做工精美的纸人,张青岚颇为头痛。

一旁的铜镜沉默地映照出此时青年瘦削单薄的身影,只见满头乌发垂在肩侧,披散在寡淡素白的单衣之上。

或许是方才下床时无意间踩到了地面上的干果,发出了不小的噪音响动,惊动了在房外等候的婢女侍从。不多时,房门便被人从外敲响,发出轻而急促的几道“笃笃”声。

“夫人醒了,”一道沧桑老迈的妇人嗓音从门外响起,从门缝处钻入房中:“可要老奴进来服侍?”

看似是一句恭敬请求,那老妇却是不等张青岚回应,在确认房中人的确已经清醒之后,便从腰间拆出钥匙,直接打开了门锁。

站在门槛之外的妇人伸手,枯皱如树皮一般的五指贴在门板的“喜”字上,三两下便推开了原本紧闭的房门,带着四名低眉顺眼的侍女径直走进来。

妇人苍老面容上表情十分平静,站在高自己一头的青年面前,福身作了一礼:“夫人晨安。”

“老奴是府里的管事嬷嬷,今日老爷特地吩咐了,让奴婢们来服侍您梳洗。”

“不劳……”

张青岚被这阵仗弄得头昏脑胀,下意识地要开口拒绝,却被几人一同推到铜镜前,轻巧地按着肩膀,令他不得不坐下到梳妆凳上。

只听管事嬷嬷唤了一声“碧桃”,登时一名粉衣少女便端着手中的丝帛铜盆,三两步向前走到了青年身边。

碧桃将那盛满清水的铜盆放到梳妆镜旁的酸枝木架上,随即拿起那方洁白布帛,轻声作礼:“夫人晨安。”

话音未落,沾了凉水的面巾便轻覆在眼角,留下一片润泽水痕。

几个侍从的动作利索,分工明确,分别负责为张青岚洁面、束发、穿衣。

嬷嬷也不闲着,一把掀开了原本遮挡在窗前的厚重布帘,明亮灿烂的阳光登时驱散了原本室内的昏暗低沉,将整个房间都映照得十分亮堂。

碧桃将用过的布巾拧干,搭在铜盆旁。随即跪在张青岚的身侧,低垂着脑袋,伸手为青年整理起了腰间玉佩的流苏。

身后是另一名侍女,双手执着一根月白色的发带的两端,将张青岚的满头乌发一一束起,神情十分恭敬谨慎。

张青岚有心拒绝,正欲开口的瞬间,却发现自己嗓子里像是塞着一团干涩的棉花,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仅如此,手脚也如同被枷锁束缚一般动弹不得。只能端坐在梳妆凳上,眼睁睁地看着身旁的一群人围绕着自己忙忙碌碌。

青绿翠色的大袖衫披在身上,其上还用淡色丝线绣了精美暗纹,搭配着镶嵌着白玉的素色木簪,衬得张青岚整个人气质清冷如谪仙。

待到半炷香的时间过去,几个为张青岚打理完毕,这才收拾干净那些零碎的杂物,安安静静地退出门外去。

眼看着仆从一一退去,房门重新合起,张青岚试探着动了动指尖,这才发现自己终于能够不受限制,重新动作。

那一直等候在房间角落的管事嬷嬷重新走上前,毕恭毕敬道:“老爷要务在身,今晨须得起早出门办事。望夫人体谅,在家中等待便是。”

张青岚至今没有弄清现在是个什么光景,回想起昨夜敖战的怪模怪样,不敢打草惊蛇,只得稀里糊涂地点了点头,姑且把面前这老妇糊弄过去,胡乱应了一声:“嗯。”

青年坐在圆凳上一动不动,管事嬷嬷似乎也没有一星半点要出去的意思,依然站在一边,视线紧紧黏在张青岚的身上,却是一言不发。

指尖在台面上轻敲,张青岚倒也不甚在意对方颇为露骨的防备。

他四下打量,看着屋子里明显不同于任何自己熟悉的房间的陈设,思绪一点点铺开。

回忆起昏迷之前自己眼前闪过的一丝如同裂口一般的暗芒,再加上那些磅礴浩瀚的灵力,张青岚的脑海中逐渐浮现出一种大胆的猜测。

青年脊背直挺,坐在圆凳之上,抬起眼皮同老嬷嬷对视,手指指向窗外,问:“这是哪?”

管事嬷嬷明显没有预料到对方会问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脸上的皱纹挤成一堆,露出一个假笑:“夫人说笑,这里是敖府呀。”

张青岚闻言,心下顿时有了计较……龙王府内,可未出现过这般格局的房屋。

之前思虑太多太杂,他竟是从未想过自己所处的这方空间,可能根本就不是现世。

张青岚随便“哦”了一声,权当作给对方的应答。

视线从四周的陈设布局转到了老嬷嬷的身上,张青岚仔细观察着,似乎是想要从她脸上找出什么破绽。

管事嬷嬷被张青岚的考究视线盯得有些挂不住脸上的笑容,很快便开口问道:“夫人可还有什么话想要对老奴说?”

“没什……”一句话刚说了一半,青年却是话音一顿,抿了抿唇。

嬷嬷松弛的眼皮微颤,垂在身侧的手捏着衣角不住摩挲着,颇有些紧张地等待对方发话。

“也没什么大事,”只见张青岚神色自若地眨了眨眼,气定神闲道:“我饿了,不知贵府何时开饭?”

管事嬷嬷原本高悬在半空之中的心顿时放下,一时无言:“……”

***

眼看着那管事嬷嬷告退出门,去厨房给自己取来饭食。张青岚在大门关闭的一瞬间起身,三两步走到门边。

伸手拉了一把大门边沿,看着纹丝不动的门板,张青岚神色微黯。

耳边传来一阵细微响动,金属剐蹭的声音透过木门,极微弱地传到房间里。想来是那老妇人不放心放青年一人呆在屋内,索性从外将大门反锁。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下人应有的做派。

张青岚本来就不是个安生的性子,自然不可能乖乖待在房内,受人掣肘。

绕着屋内转了一圈,不多时,他便找到了隐藏在幔帐之间、房间侧后方的一扇约莫一人高的圆窗。

毫不费力地支起窗子,青年随手脱了身上那件费事缠人的大袖衫,只剩下里面的烫金交领。

双手支撑着窗框,张青岚轻跃而起,足尖踏着底下的实木横台,指尖蹭了窗台上满满的一层积灰。稍加用力,整个人便如一只轻盈的蝴蝶,翻窗而出。

婚房的后窗同院墙的距离极为接近,只留下不足半米的空余,供张青岚容身。

院墙的砖石青灰,缝隙中则长满杂草青苔,甫一从屋子里翻出来,一股老旧潮湿的草腥气便弥漫开。阳光被院墙遮挡,因此其间十分阴凉。

胡乱抹了一把贴在脸颊处的纷乱发丝,张青岚沿着缝隙向前走去,特意放轻了脚步,不叫人发现。

约莫走了十余米,随着一道亮光闪现,青年这才从院墙与房屋之间的窄道之中走出来,整个人呼吸一轻,鼻翼之间没了那些古旧陈腐的气味。

张青岚缓缓睁开双眼,适应着过于刺眼的阳光。

四下打量一番,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正处于院内一方无人问津的角落之中。

光秃的裸地被几块残破的木板圈起来,西南角则是一口枯井,枯井旁种着一棵颇为高大的梧桐树。正是春夏交接的时节,梧桐叶片翠绿,将阳光遮挡一二,在地面上留下点点晶亮的碎斑。

正当张青岚迈开步子、准备往外走的一瞬间。

两道轻却尖锐的女声竟是随着主人的步伐逐渐接近,嬉笑着不断往青年的方向走来。

张青岚心念一动,顿时向后撤了几步,躲回到了原本的那道窄缝之中。

屏息凝神,悄悄探听起了那两人的谈话。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二十六章 下一章:第二十八章
热门: 黑血的证明 穿书后反派逼我生崽[穿书] 快穿之神 恶魔的彩球歌 结婚之后我终于吃饱了 黎明之街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温柔重逢/今天总裁们互撩了吗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