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只见火势窜天,张青岚以自己的舌尖血为引,瞬间点燃了那张龙血写就的符咒。

虚空之中,半枚符咒无风自动,残破边缘像是被无形的力量不断撕扯着,发出噼啪的脆响。一团橘红火焰包裹在纸张之外,熊熊燃烧。

午时已到,阳气最盛,辅以真龙之血,轻易便燃爆符咒之中封印着的三昧真火。

以半枚符咒为中心,万千道烈焰如同利箭在片刻之间爆裂!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出,交织缠绕成为天然屏障,直奔花妖面门而去。

三昧真火属天火,千百条翠绿花枝在触碰到焰火的一瞬间纷纷变得焦黑,枯萎衰败。

一击不中,反而被蚕食掉大量妖力,姚乙棠只觉心口一痛,强行收回花枝,周身气势转瞬间便消弭大半。

摁住心头穴位,强行禁锢住正欲逸散的妖力,女人面如土色。

火势蔓延的速度极快,仅仅是短兵相接的片刻,随着烈火焚烧,几人周围的场景已然在热浪之中变得扭曲而模糊。

凶猛火焰朝着四周蔓延,焚烧所能接触到的一切,不断吞噬蚕食着用以构建幻阵的灵力。

熊熊火海,火焰以不可遏制之势急速**,焰浪激荡,转瞬间,一个巨大的烈火漩涡便猝然出现在了几人周围。

火势把姚乙棠压制得厉害,火舌化作锁链,将女人困于其中。

烈火之下,姚乙棠身形逐渐扭曲,下半身化作树根原形,口中发出凄惨痛呼。

张青岚漠然,单手执剑,左手食中二指并拢抹过剑刃。铁器锋利,当即划破指腹,鲜血从伤口处涌出。

长剑饮血,发出道道嗡鸣。

张青岚陡然睁眼,提剑向前,三两步朝着姚乙棠奔去。

就在剑尖即将刺向胸口的一刹那!

姚乙棠死死盯着那锐利剑刃,喉间发出一声长啸。

作为幻阵压阵的阵眼,只见她原本已经趋近于干涸的妖力忽然暴涨——幻阵构建的场景被烈火击破,索性将灵气全数拆解回收,倒灌入海棠花妖体内,强行将她的修为提升一个境界。

一跟巨硕穹木瞬息之间从脚底窜天而起!将三人齐齐送上百米高空!

铺天盖地的重压凶猛反扑,如巨浪长风一般席卷而来,竟是将青年整个人从半空中重重拍下,一柄长剑差点脱手。

姚乙棠因此得以脱身,不管那单膝跪地的青年,踩着脚底下的棕黑树枝,足尖几下施力、朝着被幻阵之力禁锢在原地的敖战扑去:

“去死吧!”

张青岚瞳孔紧缩,抵抗着大阵的层层威压,振袖抖出三根金针齐齐刺进心脉。

身上的重压陡然一松!

青年终于得以起身,在花妖同他擦肩而过的瞬间,抬起手中的长剑,试图阻拦花妖朝着敖战奔袭而去。

却不料那狡猾妖物猛然回头,趁着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之时立掌反打。

张青岚猝不及防,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女人将木人之中的一团灵气震开没入自己的心口。

随着灵气被姚乙棠震入胸膛,张青岚只觉周身温度骤降,一股寒冰之气以心脏为源,沿着血脉迅速蔓延至四肢。

不消片刻,青年整个人便如坠冰窟,站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同一时间,只听虚空之中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龙吟,下一秒,便看见双目赤红的龙王单手化为龙爪,身形如电,锐利尖爪径直穿透了花妖胸膛,将人一把掼倒!

死死钉于穹木之上。

……

场面瞬间归于死寂。

耳边传来的是火舌舔舐树干而发出的干裂声,戾风刮过,恍如哮吟。

姚乙棠躺倒在地,唇角染血,垂眸看着贯穿自己胸口的龙爪,嘴角却是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她说:“敖战,这一回,你会怎么选?”

站在几步开外的青年闻言脸色一白,缓缓低头望向自己胸口处,入目之处则是一团单薄的莹蓝灵力跳跃得欢腾。

张青岚用力闭了闭眼,垂在身侧的指尖捻着衣角,不住摩挲——破阵须得将阵灵阵眼同时击溃,这是敖战一个时辰以前亲口同自己说的方法。

张青岚不认命,尝试着运转丹田处所剩无几的灵力,妄图将阵灵从自己身体中逼迫出来,换得的却是阵阵剧痛,喉间腥甜发痒,喷出一口鲜血。

花妖见状大笑出声,仿佛在嘲笑青年的天真一般:“放弃吧,阵灵喜生灵骨肉,只要被它沾上,没有甩脱的道理。”

“喂,敖战,”海棠花妖笑得肆意又刺耳:“如今阵灵就站在你的面前。”

“既然你知晓破阵之法,怎么还不动手?”

姚乙棠双眸涣散,声音沙哑,好像能拉得青年一同去死是件怎样的喜事一般:“莫非舍不得你这个小情人的一身好皮囊?”

尾音落下,无人应答。

敖战冷眼看着被自己死死钉在穹木之上的姚乙棠,面色冰冷。

阵眼重伤,幻阵对于他的压制当即减少了八成,身体内顿时灵力充沛,力量饱满。耳边一声声暗示般的呢喃低语也变成了蚊蝇的翁叫。

男人随手掰下旁边的一根花枝,用三昧真火烧得坚硬焦糊,随即将自己的龙爪从花妖心口处抽出来,转瞬便反手大力将漆黑枝条沿着同一个伤口插回去。

满意地听到花妖的痛呼,方才站起身,和张青岚对视。

一切发生得实在是太快,青年明显尚未回神。整个人怔愣在原地不动,苍白唇角被自己的鲜血染红。

浑身上下狼狈不堪,旧伤未愈,新伤又添。

那粗糙外袍早就已经变得破破烂烂,松散地挂在身上,更显得张青岚瘦削单薄。后脑的发带不知何时被削落,满头青丝纷纷扬扬地洒下来,一缕黑发被血污粘连在脸侧,将掉未掉的模样。

敖战见状,眼神微动。

嘴角随即勾起来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反倒是自己站在原地,朝着张青岚沉声吩咐:

“过来。”

听到男人低沉喑哑的声音,青年手腕当即一松。长剑坠地,发出当啷一声脆响,四周的火光令浓密睫羽在眼睑处铺下几丝阴影。

得了龙王的命令,青年微微垂眸,忍着恍若在筋脉之中游走的寒气,一步一顿、慢吞吞地走到男人面前。

反倒是这个时候,张青岚变回了一贯淡然而冷静的模样,轻声喊了一句“敖战”。

却不料就在连脚步都还没站稳的一瞬间,敖战出手如电,竟是单手掐住了青年纤细脖颈,将人直接拎起、脱离地面。

从脖颈处忽然传来的巨大力道攫取了所有的空气,张青岚整个人当即涨红双颊,狭长凤目圆睁,望着头顶的一片空茫。

剧痛随着敖战愈发用力的指节袭来,张青岚喉间不自觉地发出“嗬嗬”气声。

胸口处的一团灵气仿佛是感受到了威胁一般,在青年体内开始疯狂窜动,带来的阵阵冰凉寒气更是雪上加霜。

敖战感受着指腹处传来的细腻触感,半阖着眸子,十分随意地瞥了地面上的花妖一眼。

“一个玩物脔宠罢了,”敖战漫不经心:“有何不舍得?”、

“你!”姚乙棠被眼前的场景所刺激,不敢置信地瞪大双眼,咬牙切齿:“男人……果然都是些薄情寡幸的东西!”

敖战不以为然,催动一旁的焰火,将姚乙棠层层束缚。

青年此时已然进气少出气多,困在敖战的掌心之中,却出奇地没有挣扎。经过最初的怔然之后,却只是大口尽力喘息着,冰凉指尖轻轻搭在男人的指骨上,眼尾溢出几颗晶莹泪珠。

冷嗤一声,敖战在把人直接掐死的前一刻猛然松手,将青年甩脱在身前。

轻松拎起地面上的长剑,敖战两步走到张青岚面前,紧握剑柄,剑刃指向青年的胸膛处那团灵气。

张青岚被长久的窒息刺激得双眼前一片朦胧湿润,敖战此时的表情也因此变得模糊,叫人看不真切。

胸腔之中一团紧缩之感袭来,青年抿着薄唇,额前零散的碎发垂下,遮掩住了底下失神的瞳仁。表现出来的是一贯温顺驯服的模样。

待到他再抬头时,面色已然归于平静。

低头看了一眼那即将没入胸口的锐利剑刃,张青岚收敛了眼底的暗潮汹涌,朝着敖战点点头,嗓音嘶哑,说话的声音很轻:“我明白了。”

不好的预感当即袭上敖战心头。

话音未落,只见青年细瘦手臂抬起,趁着男人毫无防备,竟是大力打开了横亘在前胸的一柄长剑,迅速反身爬起,勉强站直了身子。

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一瞬间,张青岚迈开步子,踉跄几步冲向巨木边缘。

敖战一双翠碧竖瞳顿时紧缩。

穹木生有百米,悬于半空,青年身形单薄瘦削,脚步不停。

一朝踏空,竟是朝着底下翻涌火海纵身一跃!

踏空的一刹那,张青岚回头,面色平静,漆黑瞳仁之中波澜不惊。望着敖战若冰霜覆盖般的一张脸,却是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清浅的笑。

紧接着便如同一只断翅的鹤。

向着火海的漩涡中心笔直坠落。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热门: 特殊魔物收容所 民调局异闻录2·清河鬼戏 悬命游戏 被推销狂魔附体之后 余音绕梁[重生] 复仇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 破碎海岸 气运之子为我神魂颠倒 信息素依赖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