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王府西南角,地下水牢,一株近乎枯萎的朽木全然浸泡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之中,其上覆盖着的清浅水波荡漾,映出星点波光。

水牢直接联通后海,海水腥咸潮湿的味道充斥着整个牢笼,海浪轻推拍打在生着青苔的石壁上,发出几声闷响。

门口的守卫早早望见敖战从不远处走来,当即打开门锁,用力推开地牢的石门。

挂着以千年玄铁所铸而成的锁链的地牢大门缓缓向两边移动,锁链相互摩擦,酸涩尖锐的响声回荡在庭院里,无端的带出几分寒凉气。

随着“吱呀”一声,惨白的月光沿着门缝倾泻进入,铺陈在向下延伸的阶梯上,显现出地面暗沉堆积的血渍。

敖战面无表情地走下水牢,固定在石砖缝隙之间的火把无声燃烧,斑驳跃动的火光映亮男人线条冷硬的一张脸,衬得他瞳色极深。

地牢并非像想象之中那样逼仄,宽阔清冷,四角点着桐油灯盏,幽幽映亮了由砖石搭砌而成的密闭空间。

囚牢中心落着一个半尺见方的深池,池壁刻着细密咒文,由此联通大海。

深红的缚灵锁将花妖束缚在池水正中,没了幻阵向她供给灵气,姚乙棠一副半人半妖的模样,双眸紧闭,脸上透出灰白的死气。

女人上半身姑且还能保持人形,下半则早早变回盘曲树根。

昏暗烛光下,缚灵锁千丝万缕,互相勾缠交织。

敖战负手而立,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眼尾余光吝啬地瞥向女人一片血肉模糊的胸口,面上露出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王管家一早便在地牢里候着,此时躬身跟在敖战身后,低声道:“大人……已经一个时辰了,这花妖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

老人低缓沙哑的尾音回荡在空旷的水牢之中,混进浪潮翻涌的汩汩水声里。

“我什么都不知道,”花妖闭着眼,嗓音粗砺,其中透着深深的疲惫:“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王管家额间顿时显现出几道极深的沟壑来,一双绿豆眼眯缝着,朝着那株海棠花投过去一道锐利眼神:“……你!”

他的修为自是比姚乙棠高得多,对上这百年道行的花妖,也就是一眼的功夫,周身的威势仿佛就能化作实质,压得对方又吐出来一口鲜血。

“无妨。”敖战忽然开口打断了管家的动作,随意摆了摆手,面色波澜不惊:“继续锁着便是。”

阵灵阵眼此时都尽在自己掌握之中,上古大阵难得,幻阵又是其中佼佼。如今阵法将毁未毁,尚有回收利用的价值,于背后主使而言,敖战这边的情况又不明朗。

因此无论是救人或是弃子,都有前来一探的价值。时机到了,自然有人自投罗网。

听到敖战这样说,姚乙棠才缓缓睁开双眼。

约莫是没了大阵的影响,花妖眼底褪去一层暴戾,整个人自从进了这水牢便变得沉默而平静起来。

借着地牢之中零星的几豆烛火,细细打量起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

青龙血脉强悍尊贵,修为高深,化作人形时必然也是俊美无俦,长身玉立。穿着一身黑金广袖锦袍矜贵大气,眼底蕴着的满是睥睨众生的光。

跟她这种半路修炼的花妖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自嘲地笑了笑,压下喉间泛起来的血腥气,姚乙棠缓缓垂眸……却是在收敛视线的最后一瞬间,突然被男人衣袖布面之间、隐隐露出来小半银亮光泽晃了眼。

女人双手猛地收紧,杏眼圆睁,不顾缚灵锁的桎梏竟是猝然向前探身,五指化作利爪、眼看着就要朝着敖战扑抓而去!

海水也因姚乙棠的动作而变得扑簌作响、剧烈翻涌起来。缚灵锁感受到了灵怪出逃之意,血红丝线当即束紧、割裂开花妖皮肉,地牢之中顿时弥漫开一股粘腻潮湿的血腥味。

敖战皱眉,下意识地向着侧边移走一步,以避开晃动激荡的海水。

却也恰巧是因为这样的动作,原本便只是松垮挂在男人衣摆处的一小块银饰从布面之间掉落下来,“啪嗒”一声轻响,便安静躺在了地面上。

烛火幽暗跳跃,只能隐约看得出来个如意头的形状,缀着根长而细的锁链,泛起来淡色的光。

“敖战!”姚乙棠大喊,恍若被人拔了逆鳞,目眦尽裂,死死盯着地面上的那块银饰,浑然没了方才沉默淡然的模样。

双目充血,女人秀眉紧蹙,厉声质问:“你身上怎么会有我儿的长命锁?!”沉浸在震惊和恐慌的情绪之中,自然也就没有发现敖战眼底同样一闪而过的讶异与探究。

“你,你不要……”愤怒过后,强行镇定下来的花妖收回利爪,眼眶泛着薄红,摇着头胡乱道:“你别对他动手,别杀他。”

弯下腰,敖战从地面上捡起那条平平无奇的银质项链,捏在手里端详片刻。

这项链明显是匆忙之间夹带在自己衣袍之间……敖战回想起最近唯一同自己有过接触的青年,眸色不由自主地暗了暗。

如此想来,长命锁当是他不经意间从张青岚那里带来的。

敖战脸色一黑,心想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个什么脾性,当真什么杂碎都往身上揣。

听到花妖语气之中显而易见的退让示弱,男人收回思绪,这才将那长命锁重新攥入手心之中。

“既然如此,”索性将计就计,敖战抬眸眼神如刀,似笑非笑地望向面前的女人:“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便一并交代清楚罢。”

-----

姚乙棠自己的故事其实极为简单,即便是写在纸上,也不过三言两语。

百年之前的烨城还只是个没落县城,姚乙棠那时也还不是个妖怪。

她十四五岁没了爹娘,全凭着平日自己做些剪纸绣花卖钱,还有好心的街坊邻居救济来勉强度日。

时间久了,便成了方圆百里之内最好的手工师傅,无论是窗花绣品还是糖人纸雕,做的东西精美灵动,价格公道。大家也照顾她的生意,逢年过节装点家里的饰品窗花总和她买。

如此过了三年。

哪曾想这样平静和美的生活只也就只持续了这样短暂的三年。

三年后,烨城内迁来了一户富商,富商家里的嫡子某次同她意外相遇,一见钟情。大少爷看上了姚乙棠的样貌,一时动心,随意用了些手段便轻易地把人带回了家。

虽说开头是强取豪夺,可说破了天,姚乙棠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女。大少爷起初待她极为温柔,出手阔绰,两人甚至一同外出游历,见识各种各样的风土人情大好河山。

不过两年,姚乙棠便已然沉沦其中无法自拔。甚至即便已然无名无份,也在几年的相处之中爱上了大少爷,甚至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只是好景不长,几年前吃的苦头终于发作,令她容貌不再。很快,大少爷看厌了姚乙棠人老珠黄的一张脸,就连来她那间破落别院的次数都减少了大半。

短短三月过后,姚乙棠亲眼见证了大少爷和宰相女儿成亲。

那两人成亲当夜,她疯了一般闯到正厅里质问他为何如此对待自己。

身穿大红喜服的少爷最终也只是瞥了女人身上的粗糙装饰,冷漠道:“你容颜不再,不过是个孤女,对我家并无助益。你以为自己还有什么资本留在这里?”

……薄情寡义可见一斑。

最后她的儿子被宰相那个善妒的女儿磋磨致死。自己也积郁成疾,重病垂危。

就在临死前,久不来人的别院门口忽然出现了个披着厚重灰袍的高大男人。

院子里一个侍女都无,那陌生人自然轻易便来到姚乙棠的床边,无视了女人满脸的惊恐讶异,只是低声告诉她,在这别院的地底下藏着上古秘宝。

只要她一滴血,便能启动宝藏,助她复仇。

弥留之际,姚乙棠痛苦不堪。过往再多的爱意也快要转化为浓浓仇恨。于是她强撑着点头,转瞬之后便昏死过去。

等到再醒来时,发现自己竟化身成了院中那棵枯萎的海棠树,彻底脱离了凡人的肉身,成了花妖。

那来历不明的陌生人果然没有骗自己,姚乙棠妖力大盛,在恨意促使下直接杀了大少爷和那个女人。

再之后,便一个人踽踽独活了上百年。

……

姚乙棠眼神空茫:“我活了百年,再也没碰见过那个穿着灰色长袍的男人一次。”

“直到半年前,他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将我重新带回那间别院的旧址,告诉我是时候将这别院底下的阵法开启了。”

刻意避开了敖战审视一般的锐利视线,姚乙棠抿了抿唇,紧接着道:“阵法名唤‘回梦’,能够根据一些真正发生过的事情重新构造出一方空间。”

“听说在最初的时候,筑阵之人只不过是想要借助阵法重现一些过去的场景,待他陨落之后,回梦却被后世的有心人改造成杀阵。”

花妖虽然灵力低微,但是恨意绵长不绝,强烈感情一向是杀阵最喜欢的滋养。再加上她常年居住在大阵附近,阵有阵灵,于是在她死后化作妖怪的瞬间,机缘巧合之下便同那树根底下的阵灵缔结了契约。

“灰衣人告诉我,烨城里藏着一条真龙,只要将真龙引入大阵,他便能够叫我的儿子回想起前世的事情。”

忽然意识到敖战也许并不清楚其中的关节,花妖匆匆补充道:“毕新。”

双手被缚灵锁死死困住,姚乙棠闭了闭眼,压下不宁心绪:“……就是那个带着长命锁的孩子,是我儿的转世,我一直将他藏在幻阵之中的裂隙空间里,权当保护。”

好不容易寻得至亲骨肉的转世,所以她才这般心甘情愿地滴血入阵,充当阵眼。更是在其间扯了些拙劣谎言,试图掩盖真相。

“我知道的便是这么多了,”姚乙棠深深吸了一口气:“敖战,你把儿子还给我。”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热门: 牙医馆诡秘事件 罪恶的黑手 我以为我订了个仿真男友 张公案 谋杀官员4:代上帝之手 再见,宝贝 不准摸我的鱼尾巴[重生] 杀人的祭坛 老祖又在轮回[快穿] 代号D机关3:PARADISE L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