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上一章:第四十六章 下一章:第四十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青岚被迫坐在敖战怀里,似乎还没从昏睡之中彻底清醒过来。

感受到男人生着老茧的粗糙手掌从自己衣摆底下摸过来,青年慢慢低头,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

之前在敖战下床离开房间的时候他曾清醒过片刻,感觉到身边的软被空了一片的时候便挣扎着醒过来,只是在看到对方穿衣出门,动作从容淡定,张青岚便放下心来,重新裹了被子陷入酣眠。

眼底尚还泛着一片薄青,张青岚握住敖战胡乱动作的手腕,把男人的手从自己的腰侧抽出来,同他十指交握。

见敖战满脸高深莫测,配合着刚刚的吩咐,张青岚动作一顿,哑着嗓子问道:“怎么,出事了?”

敖战闻言揽着青年细瘦腰肢的手臂忽然用力,把人拉起来,整个抱到了自己腿上。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床沿处,另一只手还紧紧牵着不放。

“没事。”

眼前的景色忽然天旋地转,张青岚心中一紧,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稳稳跪坐在了敖战前面。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说话。

此时张青岚的神思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感受到掌心处传过来的热度,指尖下意识地收了收。

敖战见他隐约有挣动的意思,眉头微挑,低声吩咐:“别动。”

张青岚的动作应声停滞,乖乖坐在男人面前。

垂下睫羽,青年的眼底泛着微光,半晌凑上去啜吻男人的唇角,好脾气道:“好,不动。”

敖战哼笑一声,随即松开两人交缠的手指,握着张青岚的腰背,隔着单薄的一层中衣上下摩挲着。

之前虽说是入了幻阵,可是张青岚身上的伤口却是实打实地从阵中带出来了。

敖战给他喂的丹药不仅能够把皮肉处受的外伤修复,还能温养筋脉气海,祛除沉疴暗疾。

如今虽是隔了一层衣料,法力高深的龙王大人却能轻易检查出来底下青年身上的大小伤痕是否还在。

不过片刻,敖战便满意地收回手,不知从哪里又变出来两颗棕褐色的伤药,抵在青年唇边,言简意赅道:“吃。”

张青岚直勾勾地望向敖战,从对方的眼神中捕捉到了少见的心平气和。于是他张开嘴,顺从地把药丸吞咽下去。

敖战捏着青年的下巴,拇指蹭过沾了点药屑的嘴角,说话时胸腔震动,声音落在张青岚耳边,显得格外从容:“真乖。”

张青岚被敖战这样反常的举动弄得怔然。

嘴里还弥漫着丹药的清苦味道,不多时,张青岚低头看了一眼男人在自己腰侧胡乱摩挲的手掌,很快便反应过来。

青年心下了然,朝着敖战露出个“原来如此”的表情。之后便忽然伸出手,爽快地拉开自己中衣的前襟,露出来白皙的一片皮肤。

锁骨处是零星几点齿印和暗红咬痕,胸前凉飕飕的一片,张青岚随即垂眸俯身上前,勾住男人的脖颈,伸出来舌尖,一下一下舔在对方的下唇处。

敖战像只餍足的大猫,心里清楚张青岚这是会错了意,却暂不点破。

摁着青年在怀里亲了个够本,敖战才把气喘吁吁的人松开,满脸从容淡定地倒打一耙:“想要白日宣/淫,嗯?”

“我没……”青年唇角还挂着零星银丝,凤目圆睁,见敖战不要脸得如此坦荡竟是一时语塞,不晓得拿什么话来回应才好。

很快把人从自己身上放下来,敖战抬手,拿手背抹去张青岚下唇的水渍。

在青年柔韧腰身处揉捏几把,男人大多时候都是暴戾阴郁的一张脸上仿佛云雨初霁,稍稍放晴。紧皱的眉头也在此时放松几分。

自觉把人欺负得够本了,敖战伸手将张青岚鬓边的一缕碎发撩起来别至而后,随即正色道:“好了,说正事。”

张青岚察觉到了敖战语气的变化,眉头轻蹙,敏锐如他当即道:“是不是地牢那边出事了?”

“是。”敖战坦然点头:“那花妖昨夜已经死了,在地牢里。”

青年闻言瞳孔紧缩,神情一暗:“怎么会这样?”

敖战将自己在地牢之中的所见所闻拣了重点,三言两语向张青岚解释清楚。

掐去蛤蜊精最后的几句话,敖战淡定道:“若是他没撒谎,那花妖此时多半已经凶多吉少。”

张青岚疑惑道:“如何又能确定那团逃脱的血雾便是姚乙棠……的尸身?”

敖战大马金刀地坐在床沿处,单手撑着膝盖,听到张青岚的问话随即低笑一声。

看着小天师那副没见识的模样,龙王大人终于大发慈悲,破天荒地耐心解释道:“你以为那陌生人要她三滴血是为何?”

张青岚慢慢的摇头:“为何?”

“对于生灵而言,这三处的鲜血最为珍贵。像是她那样低等的妖灵,十之八/九的精气存在里面。”敖战边说边抬手,在张青岚的眉心处点了点。

青年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据本王所知,针对姚乙棠那样的木系妖修,有一个从上古流传下来的功法。”敖战收回手,慢条斯理道:“分别在这三处取一滴鲜血,再让被施术者主动同意被炼化。”

“若是施法者的灵力足够强大,只需要三息的功夫便能够将一只妖修炼化成一团雾状的‘瘴气’,随施法者的心意控制。”

张青岚之前从敖战那里听到过对蛤蜊精所见闻的复述,如今两厢对比,才发现似乎每一处细节都能够同男人说的那个古怪功法所对得上。

敖战看着满脸凝重的青年道:“加上当时地牢之中属于姚乙棠的气息竟消散得一干二净,本王曾放过灵识去探查,发现方圆百里之内也并未再有她的踪迹。”

听完敖战的话,张青岚沉吟半晌。

过了许久才低声道:“那花妖……本就是个容易轻信他人、任**纵的性子,如今落在我们手里,不仅已经失去利用价值,反而还会暴露背后操纵她的人。”

“姚乙棠的弱点显而易见、在她儿子身上。毕新很可能已经被那灰袍人抓走、用来诓骗她,作为‘甘心’献出三滴血的交换筹码。”张青岚蹙眉开口:“若是灰袍男子有心想要把人灭口、杜绝后患,将她炼化成所谓‘花瘴’化为己用,也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敖战闻言颔首:“没错。”

“姚乙棠蠢钝,在她背后指使的那人却不然。”敖战站起身,扯下来身上的黑金鲛绡,眼尾余光瞥过仍旧窝在被褥里的青年:“那瘴气不是什么好东西,落在他手上,指不定会出什么事。”

精致华贵的鲛绡应声而落,露出底下男人线条优美流畅的肩背肌肉来。

敖战换上一套同样是暗色的窄袖劲装,抬起右臂,半垂着眼皮,漫不经心地整理着袖口处作护腕用的绑带。

一直呆坐在床面上的青年将黏在敖战身上的视线拉扯下来,眼看着男人就要穿戴整齐,这才后知后觉地爬下床,安安静静地站在对方身后。

床角处不知道何时放了一套多出来的外袍,看款式同敖战身上的差不多,只是尺寸要更窄瘦些,衣摆处的祥云纹饰张青岚倒是熟悉得很,晓得那是龙王府上绣娘惯使的针脚。

敖战看着青年一副迟钝的模样,“啧”了一声。

俯身捞起来一条暗青色的发带,他扳着张青岚的肩膀将人推着转了个身。

待到青年背对自己,敖战这才抬手,捞起来对方的墨色长发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三两下便动作利落地将那一头长发用发带牢牢束在脑后。

张青岚回过神后便低眉顺眼地站定在原地,抿着唇并不多问,乖乖地任人摆弄。不多时,就连身上的外袍都被敖战拎起来披了上去,双手环在他的腰间,正在系着腰带。

“现在未至黄昏,时间还来得及。”敖战垂眼看着被腰带勾勒出来的纤细腰线,神色微黯:“待会随本王入城一趟,说不定能找到线索。”

张青岚听敖战的话,低头扯了扯前襟不平整之处,随后便颇为老实地点了点头,应声道:“好。”

尾音未落,屋舍之外却忽然响起了一道苍老而高亢的声音:“老爷!出事了老爷!”

觉察出是属于王管家的声音,屋子里的两个人动作登时一顿。

敖战眉头皱紧,知道王毅并非是轻易这般大惊小怪的性格。于是很快便松开搭在张青岚腰间的双手,看着对方向自己投过来的疑惑目光,吩咐道:“走。”

张青岚随即跟在敖战身后,两人一同走出了屋子。

推开门,只见王管家满脸皱纹堆在一起,正在门口像只无头苍蝇一般打着转,一副火烧眉毛的模样。

眼看着自家主子终于舍得从房间里走出来,当即冲上前去,瞪着一双绿豆眼,伸长脖子匆忙道:“主上!”情急之下都忘了改口。

王毅满脸的着急忙慌,眉毛都皱成了倒八字,面色十分难看:“主上,王府四周的结界忽然失效了。”

“现在门口聚集了几十个平民百姓,嚷嚷了小半个时辰,正撒泼呢,说是……说是一定要见您。“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六章 下一章:第四十八章
热门: 边缘人的战争 重生之将门毒后 剑谍 红的组曲 甜味儿Alpha 训导法则 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 越界 寒剑栖桃花 关上门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