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下一章:第五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地上的黄土尘埃随着镇民的动作飞扬起来,仿佛在每个人的脸上都罩上一层暗色的面具,底下的神情叫人看不真切。

张青岚冷眼旁观,信步走到书生面前,沉声道:“什么神谕?”

青年身上穿着的衣袍裁剪精良纹饰秀美,配上一双狭长凤眸和周身清冷矜贵的气质,同底下那些平民百姓之间的差别当即凸显出来。

书生跪在最前方,低头望向出现在自己眼底的深色皂靴,看着那靴子上缀作装饰的翠玉珍珠,眼底当即划过一抹暗色。

很快将心底的不甘收敛得一干二净,书生抬起头,红着眼眶,仍旧是一副忧郁模样:“您难道还未知晓关于神谕的事情?”

一边说着,书生一边将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病弱女童轻轻拉到一旁,暗示同他一起跪下来。

张青岚蹙起眉头,看着女童身上溃烂的血肉,沉吟片刻后淡定道:“我的确不知。”

谁知这样普通的一句话却顿时引得众人哗然,看向从府邸之中走出来的几人的眼神里也染上了些许狐疑。

一时间,年轻书生面露为难,回身示意大家稍安勿躁。

待到一行人终于停下窃窃私语,白面书生抬手抹掉鬓间的薄汗,吞咽了一口口水。他小心抬眼,悄悄地瞥向站在最远处的敖战。

看见男人似乎面色无异,这才放下心来,昂着下巴,抬头看着面前青年一双如幽谭一般的乌黑瞳仁,坦白道:“这还要从那场大雾说起。”

“镇上起雾又散去之后,不到半个时辰,整座镇子便开始陆续有人昏睡过去。无论是在家里休息还是正在大街上行走动作,所有人都无一幸免。”书生的声线因为干渴而逐渐变得有些嘶哑。

说到这里,他的话音一顿。

神色忽然变得略显哀伤,书生紧接着道:“待到大家从昏睡之中醒来之后,发现事有蹊跷。互相对质之后才发现,所有人似乎都在昏睡时做了同一个梦。”

听到书生这样说,张青岚一张如同覆着冰霜的脸方才有了一丝变动。

他半垂下眼睫,和书生的视线交汇,语气忽然放得平缓:“梦?”

“是的,”书生点点头:“梦里大家站在无边翻滚的云海中央,好像是在天上,又好像是在海里……面前是一尊菩萨模样的金身塑像。”

“菩萨说,我们烨城里藏匿一个作恶多端的大妖邪多年,城里的百姓罪孽深重,包庇邪灵而不自知。因此要用‘瘴’来惩罚我们,洗清大家的罪孽。”

说到这里,那书生像是极为苦痛一般,眼角挤出来几滴眼泪,抓起来小女孩的一只手道:“等到大家醒来,还没回过神便发现自己或是身边的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有了这样发病的迹象。”

王管家听完顿时面露轻蔑之色,对于书生的说辞不屑一顾。

几十甚至上百年以来,烨城明明就一直处于东海龙王的庇佑之下,别说什么妖灵邪祟,就算是地缚灵都能称得上一句“罕见”。

再者,若是真有那劳什子“大妖邪”,烨城怎么还能够是现在这副风调雨顺、生活富足的模样?

老人抬手捋了把白胡,长眉倒竖,眼看便要主动上前赶人,却忽然被一直不动声色站在最远处的敖战主动抬手拦下。

“老爷,您?”王毅动作一顿,当即收回了脚步。

“无妨,”敖战眸色深沉,随意挥手道:“听他说完。”

另一头的书生直挺挺地跪在地面上,仿佛还沉浸在今晨的可怖回忆之中。随即他苦笑着摇摇头,拱手道:“神谕如此灵验,我等平民百姓也是被逼得没有别的办法……这才上门叨扰,企盼敖老爷心善,能够答应救我们一命。”

张青岚站得直挺,绷着一张脸听完书生声泪俱下的一顿哭诉。随即抬眸,望向他身后的人群寒声道:“他的话,可有半分虚言?”

一群人像是炸了锅,当即嚷嚷起来:“许家小子一向老实,谁稀罕骗你哩?”

“对神谕这般不敬!你就不怕也染上怪病?”

“若不是神谕告诉俺们,往东北的山头一路爬上来便能见到救苦救难的敖老爷,俺们也不愿意辛辛苦苦爬山砍树……这日头,属实热得慌。”

“诶,不对。许家小子不是说全城的人都看见菩萨了吗?他怎么还一副什么都不晓得的模样?”

嘈杂的话音被这一句话打断,人群之中顿时沉寂下来。

一片死寂之中,某道稚嫩童声忽然响起,似乎是有个孩子疼得忍不住出了声,大声哭闹着:“娘,妖怪,有妖怪啊。”

瞬间,众人望向张青岚的眼神里都带上了或多或少的戒备和恐惧。

青年面色仍旧平静无谓,整个人向右略移开一步,索性将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不去注意另一头的敖战。

“继续,”张青岚将手背在身后,朝着书生道:“所以,你说的‘神谕’又跟我家老爷有何干系?”

书生原本通红的眼眶此时已经褪了大半,愣了片刻,方才回过神道:“菩萨说……”

“菩萨说,若是想要医得好这怪病,必须要推选出来城中德行最为优良的人,一路按着神谕指引往南边去,为大家祈福求药,才能祛除邪祟,洗清罪孽。”

一直被书生挡在后面的汉子终于憋不住了,大咧咧地站起身,想要往敖战的面前走过去,嘴里还嚷嚷着:“敖老爷心善,是城里的头号大善人,俺们城里的街坊邻居都晓得。”

张青岚自是不会让他轻易近敖战的身,两下便走到壮汉面前,抬手拦住那人还要往前冲的脚步。

壮汉被他如冰刃一般的眼神吓住,很快停下来在原地踌躇。

汉子虽是脚步停了,嘴巴却没停下,嚷嚷着:“前几日的洪涝把俺弟家土头上的苗苗都给淹了个干净,敖老爷念着大家伙不容易,还特地去施粥,给每家每户都发了二两纹银哩。”

那壮汉人高马大,嗓门也颇大,几句话便把事情抖落了个干干净净。

一行人听到那“二两纹银”之后眼睛都直了。看向敖战的眼神当即变得火热,有人抓住机会又磕了几个响头,嘴里哭喊着:“敖老爷真是救命的大善人啊。”

“敖老爷您做事要一视同仁,这一回可不能见死不救。”

“娘的心肝宝贝,这回你可有救了,呜呜。”

一群老弱病残登时在王府门口哭开了花,哽咽之声此起彼伏,吵得连王管家都受不了地扭过头,堵住耳朵。

敖战满脸冷漠,半倚在门口的石狮子旁,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面前的闹剧。

底下这群跪着、坐着的人本来就是一群愚民,一城人在同样的时辰做了同样的梦便已经够骇人的了,更别说梦境的内容和诸天神佛济世菩萨扯上了关系,身上出现的伤口也是实打实的做不得假。再经由许书生那般一宣扬。

众人自然认为是神迹降世,对此深信不疑,以为自己身边真的就藏着一个大妖邪,吞吐瘴气,害人生病,用寻常的医术妖物治不得好。

于是由许书生带头,一群壮汉开路,几十个自愿上山的平民一路浩浩荡荡,受所谓“菩萨”的暗中指引,破开阵法,砍断竹林,往王府门口一坐,便开始撒泼打滚,以为这样便能逼得敖战出来,答应替他们解决麻烦。

时辰已然到了黄昏。

日头西斜,瑰丽绵延的光大片地洒下来,透过竹林,于地面处留下一片影影绰绰的暗。

敖战站在远处看了这样久的一出闹剧,总算到了腻烦的时候。

书生所谓的“神谕”之中,其实从头至尾都没有点明过需要南下祈福的人究竟是谁。

那些个学堂医馆书香门第之中难不成还就少这么几个品性端正德行优良之人?为何又偏偏一路往东,特意劈山造路,往他的敖府来?

南边大多数是蛮荒之地,蛇虫鼠蚁甚多,气候也是阴毒潮湿。一路南下对于寻常人而言无异于主动寻死。本就是受了死亡和病痛的胁迫才“不得不”上门叨扰的一群人,自然不会傻到那种地步。

不过是看敖家常常出手行善,家底殷实富庶,一群人潜移默化,自然而然地便忘了一路凶险,总觉得于敖战而言,南下不过区区一趟远行,还能顺便帮他们把怪病治好,又有何不可?

城里的商贾富户官僚世家一个个都精明得很,自己不愿意当那冤大头,便挑那最富的一户,暗中支使底下百姓前来诉苦伸冤。

敖战轻嗤,垂了眼睫,从后背靠着的那玉石狮子上直起身来,轻拍几下衣摆处其实并不存在的灰尘。

如此阴损手笔,便是用头发丝儿敖战都能猜得出来到底是谁在背后作乱。

天道有令,他不能出烨城半步,若是真要南下,恐怕得要被那天雷劈得连灰都不剩。明显是有心人设下的局,哪有主动跳坑的道理?

顶着众人道道热切企盼的视线,敖战一路悠哉,径直走到张青岚身边。

一把拉起来青年垂在身侧的冰凉指尖,众目睽睽之下,敖战在对方的皓白腕骨处轻轻啜吻,一双琥珀色的瞳仁在暮色之中隐隐泛出星点的翠绿暗光。

终于露出来恣意妄为的本来面目,东海龙王唇角翘起来一个弧度,脸上的表情称得上是恶劣。

在众人震惊得尚未回过神来之时,竟是直接转身,径直拉着青年打道回府。

那沉重的汉白玉大门缓缓关闭,终于,在只留下一丝缝隙的一瞬间,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从那幽深大门之后轻飘飘地传来——

“如此便罢……与我何干?”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十八章 下一章:第五十章
热门: 达芬奇密码 我家猫总是想吸我 极品家丁 恶毒男配他翻车了[快穿] 绝世武神 修真界败类 凛冬之棺 布谷鸟的蛋是谁的 民调局异闻录4·亡灵列车 谋杀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