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上一章:第五十章 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青岚掐了个诀,将纸人上的灵力收回,从远处飘来的那些藏污纳垢的窃窃私语因此而噤声,再无声息。

整理完手腕处的绑带之后,青年特意加重了脚步,径直朝着门口的一群人迈步走去。

张青岚没想着遮掩什么,气势堪称嚣张,自然还没等他接近人群,便有几个眼尖的瞧见了不远处的不速之客。

原本正席地而坐的几个汉子很快站起身,满脸警惕地打量着站定在正前方的青年。

吵吵嚷嚷的一群人彻底没了动静,或锐利或怯懦的目光齐刷刷地黏在张青岚身上,每个人的脸上都夹杂着几分防备狐疑。

青年身形颀长挺拔,盈盈火光映亮了那张线条精致的面庞,如漆墨点星般的一双眸子在夜色下闪着意义不明的光。

书生傍晚时分在他面前跪了许久,记得这张脸。认出来是敖战身边的人,心里一喜。

没等旁人反应,许书生便自作主张地开了口:“公子,这夜半三更的,您怎么来了?是不是敖老爷答……”

“不是。”没等书生说完,张青岚便开口打断,随即淡漠道:“我来只是想问,你们还打算在我家老爷的府邸旁边赖多久。”

这话说的难听,语气也不大好,配上青年本就凉薄清冷的一张脸,嘲讽意味变得愈发浓重。

书生的脸色变得难看,正准备迎上来的动作停滞,一时间僵在了原地,勉强挤出来一个笑:“这……”

听到张青岚这样说,围在篝火旁的几个妇人只觉得像是被戳穿了什么心思一般,只觉得心里难受,登时拉下了脸:“你这后生,说话怎的这样难听?”

张青岚闻言扭头,朝着人群望过去,看见对方怀里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奶娃娃,眉头蹙起。

见张青岚不说话,妇人故意紧了紧抱着孩子的臂弯,碎碎念叨着:“我们命苦啊,没有敖老爷这么好的主子保着,生病了也只能忍着,连药都买不起。”一边说还一边假模假样地擦起了眼角的泪水,不住地抬眼,悄悄打量着对面青年的脸色。

张青岚看得分明,对方怀里的孩子中了花瘴,溃烂已经从指尖一直向上蔓延到了手背。那孩子年纪尚小,怕是疼得没力气、已然昏睡过去,这才没有哭闹。

妇人倒是浑身上下清清白白,没有半点病痛的模样。

“是啊,”偏偏那书生还不消停,听了妇人的话,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般,站在一旁刻意煽风点火道:“公子,听闻你从前也是穷苦人家出身,乞讨时碰巧遇上了敖老爷,被老爷收为家奴,才有了今日的荣华富贵。”

“既然如此,公子又为何不能体谅我等几分,何必苦苦相逼呢?”

靠坐在角落里的一名精瘦汉子听了妇人和书生的话,连带着看向青年的视线里也染上了几丝阴毒的怨恨。

他往旁边啐了一口,盯着张青岚低声骂道:“呸,有钱人家的走狗。”

听到这书生忽然提起来自己的过往,张青岚颇为意外地挑了挑眉。

倒不是因为旁的什么,只是他忽然发现,对面幕后主使知道的事情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多一些。

场面上的气氛一度接近凝滞。

张青岚听了些对面颠倒黑白是非的言语,面上却仍旧是那副冷冷淡淡的模样,薄唇轻抿,垂着眼睫不说话。

书生以为自己戳中了张青岚的痛脚,颇有些沾沾自喜。

哪曾想就在电光石火之间,一不留神,便看见那之前还老老实实站定在原地的青年身形微动。随着一阵凉风刮过,原地只剩了一道残影。

脖颈处忽然贴上了一道冰凉,许书生看着忽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一把锐利匕首,吓得浑身颤抖,瞳孔紧缩。

“公子,你这是何意?”使劲咽了几口口水,书生自认不能丢下文人风骨,强撑着没有软倒在地,冲着张青岚咧开嘴,干笑几声。

“敖老爷平日乐善好施,是个好人,事到如今也不愿同你们这群愚民多作计较,”张青岚反手握着匕首,匕首的刀刃抵着书生喉咙,面露阴鸷:“可惜,我不是。”

“若是你们诚心想要求老爷济世救人,便不可能做出劈山伐木、撒泼打滚的事情来。”

青年的嗓音如同淬冰,阴沉沉地在书生的耳侧响起,斜眸睨了那角落里的男人一眼,寒声道:“走狗又如何?老爷满意便是,你们又算个什么东西?”

每说一句,抵在那书生脖颈上的匕首力道便加重一分。

很快,空气之中便弥漫开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许书生此时此刻已然满脸悔意,只恨自己当初不知怎得鬼迷心窍,被那突然出现的怪人三言两语说服,只是区区十箱珠宝和保他能够高中状元,便令他满口答应带着自愿上山的镇民,一同逼迫敖战出城南下。

“公子,”许书生两股战战,勉强支撑道:“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

“城里一半的镇民都患上了那样的怪病,菩萨说若是没有药,他们便会在六月后暴毙身亡。”

张青岚不动声色,偏头朝着其他人望过去:“他说的都是真的?”

一群平民哪里见过张青岚这样的阵势,被吓得心里打突,几个还算机灵的频频点头,慌张道:“真,真的。”

“大家都梦见了,菩萨,菩萨亲口说,若是得不到救命药,那些染病的人半年后便会不治身亡。”

“俺们,俺们都梦到了,这做不得假。”

张青岚这才慢条斯理地收回了抵在书生脖颈上的匕首,垂眸道:“若是我有药呢?”

书生没了性命威胁,当即松了一口气,膝盖一软,差点又跪在张青岚张青岚面前。

只是还没等他轻松多久,对方的一句话便如同惊雷一般在人群当中忽然炸开!

一行人顿时眼睛都亮了,叽叽喳喳地讨论开:“什么?!你有药?!你这小子,莫要诓骗俺们!”

“菩萨说那药要下至南疆才能产,你有?莫不是空口大话,吹牛。”

“李大哥,话不能这样说,这小哥给敖家做事,说不定他真的能有呢?”

“可就算是他的药能治病,一个家奴能有多少?肯定不够半个城的人分哩。”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看向张青岚的眼神一变再变,原本是全然的防备,此时又掺上了几分怀疑、热切,甚至是毫不掩饰的贪婪。

张青岚像是感知不到四周的反应一般,丝毫不为所动,篝火在夜色之中勾勒出来他一张冷硬面孔。

从怀中掏出乾坤袋,张青岚拉开袋口,从里面拿出来一只不过拇指大小的莹润珍珠,将那珍珠放在掌心,老神在在道:“此物名为天玑浑还丹,是我家老爷机缘巧合之下,从深海之中获得的至宝。”

“只要将这丹丸磨成粉末,兑水服下,只消毫厘,便能够包治百病,延年益寿。”

像是印证他的话一般,珍珠微微悬浮在张青岚的掌心,散发着细腻而莹润的光泽,众人当即看直了眼,无一人再开口质疑。

忽然,就在这时!

张青岚只觉得后脑传来一阵凉风,紧接着便是肩背处的一阵剧痛袭来。令他猝不及防地倒在地上,掌心中央的珍珠也因此滚落下地,湮没在阴暗的角落之中。

强撑着半跪在地面上,没了动作的力气,张青岚只能忍痛回头。

看见那个方才一直在同书生低语的大汉,此时手里正握着一根木棒、喘着粗气站在自己身后,望着一路滚到远处的珍珠,眼底一闪而过的贪婪神色。

“大家千万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迷惑!”书生此时恰到好处地跳出来,貌似着急道:“难道大家都忘了吗?菩萨还曾经说过,咱们这病除了南疆产的药,别无医治之法。”

书生抹干净自己脖颈处的血渍,居高临下地看着一旁被打得已无反抗之力的青年,将方才的后悔之情全然忘在了脑后。

面上摆出来一副警惕模样,书生接着道:“菩萨说,三日之内若是有手里拿着丹药、宣称能够帮大家治病的人出现,定然是邪灵的伪装,前来妖言惑众。”

“若是谁吃了这丹药,肯定会当即毒发身亡,无可救药。”

话音落下,几十个镇民面面相觑。

他们分明记得……自己的梦里,菩萨明明没有说过这些话呀。

书生扭头示意那牛姓壮汉把张青岚押起来,自己则走到一旁,将傍晚时分跪在身旁的染病的女童抱起来,走至青年身边。

无人发现,那许书生此时一双眼仁之中隐隐发红、暗藏着丝丝反常的凶光,跟平日相比,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

“真不愧是敖家忠心耿耿的一条狗……”

许书生面色阴暗,瞳仁之中泛着诡异的光。他抬起女童的小臂,将溃烂的指尖一路递至青年的唇边,高声道:“各位,小生不才,有个提议。”

书生看着张青岚如今的这副狼狈模样,心头隐隐闪过一丝快意:“大家仔细想想,既然他是敖老爷的心腹,若是连这人都染上了怪病,你们说,敖老爷是不是就会答应南下,为我们求取救命药了?”

“咱们的命不值钱,敖老爷自己的人的命,难道还不值钱吗?”

鼻尖处传来血肉溃烂的阵阵恶臭,张青岚被那一棒子砸得头昏眼花,颇为吃力地抬眸,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书生。

四周本是一片死寂,但是很快,近处便响起了第一道附和的声音。

“是啊……之前俺、俺还看见,敖老爷亲他哩。”一个妇人眼底泛起同那书生一样的暗红光芒,喃喃道:“敖老爷这么稀罕他,肯定不舍得让人得病。”

“噫,两个男人,也不嫌恶心。”

“许家小子做的好!就应该让他也和我们一样,得那怪病!”

“就是,说不定这人已经被邪灵上身了呢,咱们这是做好事,做善事……为民除害。”

“对,为民除害!”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五十章 下一章:第五十二章
热门: 秦皇 金丝雀宠主日常 飞剪号奇航 国家阴谋4:维也纳死亡事件 反派戏精[重生] 遛鬼 诡案罪6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三国谍影:暗战定军山 小爷是你霸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