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车队一路浩荡前行,直至临到城门口前的街道,敖战才下命令将包围在马车周围的其他人遣散,只留下自己和张青岚两人。

无人驱使,两匹通身雪白的高头大马拉着车舆缓慢前行。西南一侧的城门之外便是郊野,因此一路上四周愈发冷清,连带着原本嘈杂的人声也逐渐湮没在黄土路面的扬尘之中。

除了几声啁啾鸟鸣,已然再无旁的声息。

敖战半靠坐在车壁旁,单腿屈膝,手里握着一卷泛黄书简。

男人眉眼低垂,视线落在其上的墨迹久久不移,神情则是少见的认真。

张青岚窝在角落里,捧着不久前敖战塞给他的精致糕点,小口小口地吃得仔细。

糕点是原本龙王府里的大厨亲手做的,甜蜜鲜香,张青岚吃得囫囵,腮边的软/肉鼓起来一个小包。

一边吃还不忘一边抬眸,悄悄打量着敖战手里的残卷。

那书卷是丝帛制成的,也不知道被尘封了多久,边缘处已然打卷,暗黄布面上的墨迹模糊,只能隐约瞧见是在勾勒着什么的边界。

张青岚把剩下的糕点塞进嘴里,抬起手背抹干净自己嘴上沾着的碎屑,一点一点、慢吞吞地从角落蹭到敖战身旁。

敖战自然不可能看不见对方的小动作,特意将手里的卷状丝帛朝着青年的方向移了移,问道:“怎么,也想看?”

张青岚舔了舔略微干涩的嘴角,大方点头。

随即便被敖战一把揽过肩膀,脊背贴近对方胸膛的同时,丝帛也被人递到了眼前:“看吧。”

张青岚定了定神,抬眸朝着丝帛望去,看清了书卷的全貌之后,才发现上面画着的竟是一副地图。

地图画得粗糙,墨迹潦草,只勾勒出来大致轮廓,分别标注着简略的地名。

其上最明显的便是一条泛着光芒的细长线条,从烨城开始一路南下,一直到标了“南海”的某处空白地界方才停止。

其间横跨不知多少高山长河、沟谷深涧,只不过全部绘制在方寸布面上,反倒是显得行程简单了。

张青岚双眸微睁,认出来上面潦草又狂放的字迹出自敖战手笔,颇为意外地回头,望向眼底闪过一丝得意的男人。

张青岚抬手,指尖轻轻落在布帛上绘着的某一处山峰,不假思索地夸赞道:“老爷真厉害。”

一双墨色瞳仁清澈,语气极为真挚。

“啧,”敖战勾起唇角,原本凌厉的眉眼都在此时松懈下来:“那是自然。”

将原本卷在末尾的丝帛铺开,地图也逐渐变得完整,展现在两人眼前。

“南海龙王乃是本王胞弟,百年前战败后便逃到了南海定居,直到今日。”敖战嗓音低沉,说话时胸膛轻震,气息掠过张青岚耳边,撩起来几缕青丝,又很快轻飘飘地落回原地。

张青岚抬眸:“战败?”

“对,”谈及此事,敖战半眯起双眸,语气里带着些许掩饰不住的兴奋:“他打不过本王,便只能挑本王挑剩下的地盘,到南海那种不毛之地当龙王。”

“……”青年无语凝噎。

摊上这样的兄长,恐怕南海龙王并不会欢迎他们参加自己的婚宴罢。

就在此时,一阵剧烈颤动忽然袭上了整个车舆。

只听门帘之外的两匹白马齐齐大声嘶鸣,前蹄扬起,似是在避让什么似的,硬生生地停下来往前奔跑的步伐。

马车车舆内则是天旋地转,零碎的饰物丁零当啷地散落一地。

青年则因为惯性而直直摔在了身后男人的怀里,再睁眼时,马车已然静静停在了原地,从外面传来几声白马发出的响鼻。

敖战将倒在自己身上的青年扶起来,脸色沉得可怕,皱着眉头上前,两人一同拉开了挡在车前方的厚重布帘。

此时已经临近城门,道路两旁野草灌木丛生,苍白的日光顺着枝叶的缝隙落下来,稀碎地铺陈在尘土飞扬的泥地上。

只见马车前竟是站着一位身着浅蓝襦裙的姑娘,腰间别着一枚长颈玉瓶,双手大张开横档在车前,脸侧向一边,双眼紧闭着,一副紧张又决绝的模样——

是毕菁。

敖战眸色一深,本就不算好的脸色当即变得更加晦暗。

听到面前的车马不再有什么动静,毕菁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勇气,缓缓睁开双眼,朝着车帘处望过去。

于是便望见了率先从马车里走出来的男人。

敖战居高临下,站在一人高的马车上,双手背在身后,表情倨傲又阴沉:“你来做什么?”

毕菁被他的气势吓得抖了抖,下意识一股脑说了实话:“我,我只是想跟张,张小哥,说……说几句话。”

敖战认得她,是曾经在银霜楼见过的女人,从那时起便喜欢缠在张青岚身边,还撞破过自己和青年之间的暧昧举动。

本来以为她早就死在花妖手下,倒是没预料到今日会在这种地方遇见。

垂眸望着满脸泫然欲泣的毕菁,敖战神情冷漠,不置可否:“……”

毕菁红着眼眶,脚步半步不动:“我方才在街上隔着帘子看见的,他,他就坐在马车里。”

“敖老爷,您发发慈悲,让我和他说句话吧。”

毕菁将自己已经开始溃烂的指尖往身后藏了藏,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滚下来。

连她自己都难以想象这半个月以来自己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先是不明不白地将相依为命的弟弟弄丢了,之后又惊觉自己失去了近半月之间的记忆。待到再次清醒之后,人已经染上了烨城里肆虐的怪病。

毕菁失魂落魄,慌乱之间,发现脑海之中唯一浮现出来的,竟是张青岚那张清冷淡然的脸。

记忆里仅剩清晰的一幕,便是自己端着水盆站在青年对面,两人默默对视。

从对方瞳仁的倒影里……毕菁看见了自己那副非人非鬼的可怕模样。

毕菁咬着唇角,攥紧掌心,拦在马车前一动不动:“我有一样东西,想要给他。”

敖战老神在在,像尊佛似的挡在门帘之前。

一直到张青岚主动拉开前窗的布帘,才冷着脸甩袖转身,回到了车舆之中。

张青岚半蹲在车板上,眯着眼瞳望着底下的姑娘,半晌之后方轻巧一跃,落在黄泥地面上。

“啊,”拍了拍衣袖上其实并不存在的尘埃,青年语气淡淡:“是你。”

寡淡如白水一般的神情是几乎立刻将毕菁心底那点不可言说的妄想驱赶得一干二净。

毕菁呼吸一窒,不过很快便调整过来,说话时声音里都带着些鼻音:“我……”

张青岚不着痕迹地朝着车舆扫过去一眼,前窗的布帘一动不动,里面的灵气却是上蹿下跳,躁动得很。

抿了抿唇,青年耷拉下来眉眼,冷静道:“你有何事?”语气几乎是称得上冷淡,同之前在车舆中对着敖战表现出来的乖巧听话仿佛判若两人。

毕菁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哭得红肿,对上张青岚漠然神色,双手攥紧又松开。

过了片刻,她才鼓足勇气上前一步,抬起自己还未被毒瘴完全侵蚀的右手,掌心朝上,摊开五指。

张青岚顺着毕菁的视线看去,发现一枚雕刻成九瓣青莲模样的铜片正静静地躺在少女的掌心之中。

那铜片不过小半个巴掌大,极薄极细的一片,中间打着一个圆孔,上面的青莲花纹算不得精细,边界似乎都还未磨平。

张青岚伸手接过铜片,垂首端详片刻,很快问道:“这是何物?”

毕菁闻言摇了摇头:“这铜片自从某日清晨睡醒之后,便一直在我身旁放着了。”

“只是我近日来常常会做一个梦,”女孩回忆起梦魇的一幕,眼底流露出几分惶恐:“梦中我变成了怪物……成日在一条木制回廊之中游荡。”

“有时会走到游廊的末尾,角落里便放着这片铜板。”

“在梦中我曾经走过去、将这铜片捡起来过,醒来之后便发现它果真出现在了手里。”毕菁小声抽气,将那刻有莲花的铜片朝着青年面前又递了递,勾起嘴角笑得勉强:“那梦里也有你……”

“我不晓得这是什么,只是总觉得…觉得于你而言,会更有用罢。”

听完毕菁的话,张青岚将铜片拾起来端详片刻。很快又把那物事一把塞进了袖中的乾坤袋里,这才抬眸,冲着毕菁点了点头:“多谢。”

毕菁收回手,脚尖在地面上蹭了蹭,停在原地踌躇片刻,脸上露出个极为勉强的笑:“小哥,若是,若是……”

对上张青岚的疑惑神情,毕菁用力闭了闭眼:“我已染上了毒瘴,恐怕时日无多。我家阿弟也不知被人拐到哪里去了。”

“小哥你若是哪日见着了毕新,可不可以帮我将他带回烨城?送给镇上的木匠,当个学徒。”毕菁低声嗫嚅,一边说还一边从怀里取出来一小袋碎银子:“这是几年来我攒下的银子。钱不多,但是半月的盘缠应当是够了。”

毕菁伸手将银子递给张青岚:“一点心意,小哥你便收……”

忽然,只见一枚雪白清透椭圆玉石在半空之中划过一道弧度,硬生生地打断了毕菁的话音,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她手里装着碎银的布包上。

“这玉佩你带着,别让旁人瞧见便是。”张青岚睫羽半垂,语气平平:“虽不能治病,但至少可以延缓毒发的时间,温养病体。”

没等毕菁从怔愣之中回过神来,青年便反身跃上了马车车板:

“银子我用不上。”

临走前,张青岚偏过头来,神情十分平静:“待到空闲时,会把那小崽子给你带回来的。”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五十五章 下一章:第五十七章
热门: 彩虹梦 他超凶超可爱[快穿] 斜屋犯罪 鬓边不是海棠红(鬓边不是海棠红原著小说) 长安第一美女 踏月问青山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强行分手之后 绑架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