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落在青年手臂上的匕首寒光一闪,被火光映照着的那一面则倒映出来两人的影子,边缘处有些细微的模糊,叫人看不真切。

敖战满脸寒霜,指骨嵌着张青岚的左手紧紧不放,匕首的刀刃则紧贴着青年手臂上的皮/肉,轻陷下去一丝弧度。

“本王的内伤尚未痊愈,”男人沉声开口,眸色深沉,盯着青年的黝黑瞳仁不放:“既然是要报恩,想必再划一刀也无妨?”

张青岚抿唇不语,整个人板正得如同一块木板,端坐在敖战身前。一动不动任凭对方动作,甚至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

听到敖战这样说,张青岚脸色不变,眼神倒是飘忽片刻,仿佛在仔细思考男人的话是否可行。过了片刻,方才郑重点头,正色道:“您动手吧。”

那模样太过于正经,仿佛刚在在男人面前一通胡编乱造的人不是自己一般,甚至刻意抬头望向敖战,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盛着满满的认真。

张青岚看男人久久没有动作,眉头轻轻蹙起,沉默片刻,之后方才轻声道:“晓得了。”

“老爷定是心疼我,这才下不去手。”

于是便趁着敖战不注意,将自己的左手从敖战的指间抽出来,又迅速抓起来匕首的握柄。紧接着高高扬起右手,刀尖冲着手臂上的一片光洁皮肤用力挥下,竟是想要直接刺进去。

敖战瞳孔紧缩,心下登时一沉。

在刀尖堪堪要触碰到张青岚小臂上的皮肤之前,男人出手如电,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便牢牢钳住了青年挥舞匕首的右手,硬生生的将那刀尖悬滞在半空中。

敖战黑脸,话音仿佛是硬生生挤出来的一般,喑哑着嗓子道:“你倒还真是听话。”

张青岚卸下手上的力道,整个人乖顺地低下头,下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几口自己的干燥唇瓣,低声道:“是…听话的。”

“灯芯本体受百年愿力加持,灵力纯净平和,最适宜为生灵精怪疗伤。”张青岚抬眸,皱起来眉头老实道:“不过是几滴血,给您又如何呢?”

这话说得轻巧,敖战心里却清楚得很,那些用于给他疗伤的鲜血之中所蕴含的精纯灵力,对于张青岚本身的耗费定然是极为巨大的。

方才那是六分气愤四分试探,如此才做了那样的反应。

敖战半阖上眼皮,沉着脸抬手揉了一把青年头顶上变得有些散乱的乌黑。眼神复杂,试图从对方半真半假的一通胡扯中间找出来几句可靠的信息。

自从三百年前他被天道软禁于烨城之后,再往前的记忆便如同凭空消失一般无影无踪。更何况毕竟是已逾百年,即便是记忆犹在,敖战自己也不确定他还能不能记得起自己随手救下的某个村庄。

眼看着青年右手上裹紧的布条隐隐有了被鲜血浸润的湿意,敖战心头一颤。

于是只得咬了咬牙,收回手问道:“就这么简单?”

张青岚头点得飞快,生怕敖战又说些什么旁的话来质询。一张凉薄清秀的面庞上面虽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却姑且也算得上是诚恳认真:

“就这么简单。”

敖战松开握在张青岚右手手腕上的五指,不置可否。

青年见状方才松下一口气,将手里的匕首轻放回一边,窝进男人的怀抱里,脸颊在人的肩膀上蹭了蹭。

一副十足的乖驯模样。

敖战神色复杂,感受着怀抱里单薄清瘦的身体,眼底的晦暗神色未褪。

伸手摸了摸青年的后颈,敖战扯起来掉落至草垫上的外袍,轻披在对方肩上。

“罢了,”敖战单手捧着青年的侧脸,指尖拨弄几下眼尾处纤长睫羽,压低了嗓子道:“夜已深,本王懒得同你计较。”

眼角处传来的细微痒意令青年下意识地瑟缩几下,听到敖战这样说,反倒是不太相信一般地仰起脸,蹙着眉头朝他望过去。

山洞洞穴之内阴暗,即便是夏夜,岩壁上滴答落下的细小水滴也足够令洞内变得潮湿而阴寒。

升起在两人身边的火堆发出毕剥声响,枯枝干柴被橘红火光所吞噬,偶尔火星炸裂,发出细小的爆空之声。

敖战此时身上虽然大部分伤势痊愈,丹田之中的灵力却早已消耗一空,尚未恢复。他就着火光低头,入目便是青年满是无辜的一张脸。

“啧,”敖战貌似嫌弃地拢了拢张青岚身上的外袍,不耐道:“闭眼,睡觉。”

这件事情仿佛就此揭过,张青岚简直受宠若惊。

即便知道敖战不过是见他受伤,只是暂时按下不表,不晓得未来的哪个时候还会发作……他也不愿在现在这个氛围里横生枝节,再弄出旁的事端。

张青岚把小半张脸埋进敖战肩窝,眨巴几下眼睛,紧抿着双唇,一言不发。

敖战此时周身灵力干涸,因此无法驱使法术。于是两个人只能像当下这般,衣衫不整地拥在一起,甚至青年的衣袖处还有干涸血迹,无处清理。

敖战说到做到,吩咐完张青岚休息之后便不再言语,拧着眉头,视线落在对方轻阖的眼皮上久久未移开。

张青岚听话地缩进男人的臂弯之间,很快便精力不济,呼吸变得均匀绵长,睫羽微颤,进入熟睡的状态中。

感受到清浅呼吸轻轻掠过,男人面色平静,不自觉地将人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张青岚一夜安眠。

……

第二日清晨,天光隐隐泛白。晨曦突破云层,细碎地泼洒下来。

山林之间草木葱茏,偶有几声鸟鸣,配合着潺潺溪水,打破一片寂静。

青年一头乌黑青丝草草束在脑后,身上穿着的外袍尺寸宽大得近乎于怪异,衣袖被翻折几下,散乱地挂在手肘处,时不时还有往下滑落的嫌疑。

张青岚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男人身后,手里捧着个巴掌大的布包,掀开来才发现里面裹着几块干涩发白的圆饼,一看便没什么滋味。

敖战手里握着匕首在前方开路,手起刀落,三两下便将沿途的荆棘枝桠砍伐得干净,开辟出来一条小路来。

张青岚听着耳边“唰唰”响起来的劈砍声,几下将嘴里嚼着的圆饼碎块咽下去,加快脚步,紧紧缀在敖战的斜后方,不敢掉队。

昨夜他们在山洞之中草草休息一晚,一直到天光大白,敖战方才将张青岚叫醒,重新上路。

马车已经被天雷劈得连灰都不剩,加上山路崎岖,敖战灵力未复,于是暂时只能依靠步行,穿梭于密林之间。

两人自从清晨从山洞之中出来以后便一直走在这样的山路上,一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

敖战砍树,身上的灵力也不知恢复了几分,却仍旧没有施用法术。偶尔停下来等身后青年跟上,两人之间像是存了一道沟壑一般,气氛沉寂,并不交谈。

不过很快,这样的沉默气氛便被不远处的一处异动给打破了。

只见不远处的深绿草丛中央,叶片悉索颤动,不住发出几声婆娑怪响。

敖战当即缓住脚步,整个人挡在张青岚身前,低声道:“别动。”

青年依言停下动作,两颊被圆饼塞得浑圆,鼓成一个小包,盯着那深绿草丛之中暴露出来的一抹雪白,目不转睛。

不消片刻,那处异动愈发明显,发出来的响动甚至惊动了一旁枝条上的野鸟,振翅向外迅速飞走。

敖战皱眉,抓紧了匕首的握柄。

张青岚被敖战挡在身后,将手里抓着的圆饼重新包好塞回到前襟,向侧边悄悄踏过一步,紧盯着不远的那处丛林。

敖战蹙着眉头上前几步,冷声呵斥:“来者何人。”

话音落下,灌木丛顿时停止颤动。

不多时,只见一道白影闪过,将那原本被枝桠树叶交相掩映着的一团灌木拨开,紧接着便是细声细气的呜咽,声音向两人愈发靠近。

敖战反应迅速,几乎是在白影刚刚从灌木背后冲出来的同时,将原本紧握在手中的乌黑匕首向着异动直直甩去。

刀刃破空,发出清越嗡鸣,眼看着匕首就要接近那道闪现的白影,刀身却被斜里猛然出现的一枚浑圆木珠径直击中,改变方向,刀尖整个深深没入另一旁的树干之中。

同一时间,原本看似空无一物的灌木丛后终于显现出来一道人影。

来人身形高大,鞋履同脚下覆盖着的枝叶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动。层叠的枝叶被一只宽大手掌从后拨开,直到那人完全站定在空地处,方才归回原位。

只见那人低垂眉眼,走出灌木之后却是率先弯下腰来,从地上将那团白影轻轻抱起,用身上的布袍裹在怀中。

直到这时张青岚才看清,那团雪白原来是一头出生不久的幼鹿,通体雪白,似乎是得了什么机缘。仅仅几个月大小便隐有修炼小成,灵智将开的征兆。

幼鹿前蹄被利器划伤,鲜血沿着皮毛滑落下来,轻靠在那忽然出现的陌生男人怀里,一双滚圆瞳仁黝黑水润。

张青岚顺着灵鹿向上,视线同来人相对,这才发现那人身着一袭浅棕布衣,胸前挂了一串檀木珠串,头顶则是锃光瓦亮——

原来是个和尚。

那年轻僧侣眉眼慈悲平和,先是抱着幼鹿、低声哄了哄,之后才抬眸,单手立掌于前胸,缓缓向着二人施过一礼,低声诵道:

“阿弥陀佛。”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热门: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隐形解体的传说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 都市超级医圣 魔手 憎恶的化石 沉默的教室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命案目睹记 穿到没有女人的星球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