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上一章:第六十章 下一章:第六十二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青岚闻言一愣,原本想要往前迈步的动作也因此停了下来,眼神之中泄露出来丁点狐疑,视线在那忽然出现的僧人身上打量着。

敖战不露声色地将青年重新遮挡在身后,皱眉看了一眼对方脖子上挂着的檀木珠串。

那僧人面相年轻,身材高大,一身朴素布衣也穿的极为严整,脚上穿着的木屐竟是没在草地上留下半点痕迹……结合方才他能够用木珠打偏匕首的动作来看,想必身上的功夫也低不到哪里去。

幼鹿乖乖窝在他的怀中,脑袋上只冒了一点尖的鹿角还不住地蹭着和尚的粗麻僧袍,神态很是依赖。

敖战单手紧握成拳,神情防备,见到对方躬身施礼,也不过是面无表情地后退一步,拉起青年的手腕,不作回应。

年轻僧人并未计较面前两人的冷淡,只是朝着较远的那名青年点点头,轻声道了句:“失礼。”之后跨出一步,蹲下/身将怀中的幼鹿平稳地放回到地上。

待到安抚好情绪略显焦躁的灵鹿,和尚这才从身后背着的布袋之中掏出一枚两寸长的圆肚瓷瓶,掀开瓶口被红布包裹着的木塞,从中倒出些许棕黄药粉至掌心。

紧接着便并拢两只手指,沾了药粉,动作轻柔地将其覆盖在幼鹿前蹄的伤口上。

小鹿似乎是被药粉刺激得有些疼了,发出细嫩的几声鸣叫,却不大挣动,只是乖乖地躺在草地上,让僧人替它疗伤。

眼看着幼鹿前腿上皮肉外翻的猩红伤口一点点被药粉覆盖,张青岚有些心不在焉地往另一边瞥了瞥,只觉得自己右手上的刀口也在隐隐作痛。

见对方似乎无意攀谈,敖战面色稍霁,松开了握在青年腕骨处的手,几步上前,从树干上将匕首拔下来,回到张青岚身旁,将刀柄递至对方掌心:“走。”

张青岚向来对于敖战言听计从,接过匕首之后便点了点头,迈步走到男人身边,随手将匕首重新推入刀鞘之中,收进了自己的衣袖里。

只不过就在两人一齐转身,正准备离开之时,刚刚为幼鹿疗伤完毕的和尚站起身,开口道:“两位施主请留步。”

和尚嗓音温和,态度有礼,随即道明自己的意图:“贫僧见这位小施主身上还带着伤,想来也不宜马上上路。”

敖战闻言回身,带着审视的目光扫过对方的慈悲眉眼,冷声道:“你待如何?”

张青岚则站在另一侧抿唇不语。

就在此时,原本还只是俯卧在僧人脚边的幼鹿忽然发出一道细声细气的鹿鸣声,被纱布包裹住伤口的前蹄抬起,摇摇晃晃地站起身,黏在了和尚腿边,亲昵地蹭着脑袋。

僧人见状低垂下眉眼,轻声诵了句佛号:“贫僧身上碰巧带着些伤药,施主可暂时停留片刻,待到将伤口重新包扎,再上路也不迟。”

话音落下,惹得二人动作齐齐一滞。

张青岚知道自己身上穿着的是敖战的外袍,过于宽大的衣袖垂落,碰巧遮挡住了右手上正裹着草药碎渣的伤口,从外表上看,应当是同寻常人无异才对。

这和尚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上带伤的?难道他还能透过衣袍视物不成?

张青岚反应过来之后眼底顿时染上防备神色,目露狐疑。原本藏在衣袖之中的匕首重新振落至掌心,刀鞘都已经推开了小半。

和尚仿佛是感知到了一瞬间变得紧张起来的气氛,表情却依然平静如水。在心里感叹江湖客果真防备之心甚重,面上则丝毫不显。

敖战神色阴郁,放开灵识朝着对方试探而去,却不知是法力尚未恢复还是旁的缘故,只能感觉到对方身上属于佛门的一身罡气,修为则像是被刻意模糊隐去一般,看不真切。

“二位施主别误会,”年轻和尚眼观鼻,鼻观心,一派淡然道:“贫僧只不过是略懂医术,加上天生嗅觉远超常人灵敏,方才嗅到了这位小施主身上的血腥气罢了……并非有隔空视物之能。”

张青岚只站在那和尚面前几步,闻言思索片刻,忽然便放松了表情,神态一片波澜不惊。薄唇轻抿,冲那和尚拱手作礼,随即包揽道:“倒是在下小人之心了。”

“请问师父德号上下?”

年轻僧侣双手合十示礼,温声道:“贫僧法号玄澜。”

敖战双手抱臂,冷脸站在一旁看这两人一来一去,一言不发。

玄澜朝着二人点点头,紧接着便从自己的布包之中拿出来另一瓶伤药,对着张青岚道:“小施主,你身上的伤……”

还未说完,便被敖战一声轻嗤打断。

没等张青岚回应,便看见那身着黑金窄袖长袍的男人冷着脸往外走出两步,一个鹞子翻身,半靠坐在一旁大树的粗壮枝桠上,故意别开脸,假作眺望远方。

张青岚面不改色,走到树下,仰脸喊了声:“老爷。”

敖战单腿屈膝,闻言低头看去,片刻后才沉声道:“要治便治,别再耽误时间。”

青年得了应允,这才收回目光:“好哦。”于是很快转身,朝着那僧侣走去。

敖战额间青筋一跳,按下心底的那点躁郁不表,低哼一声,靠着树干坐得潇洒。

玄澜在此期间一直闭口不言,假作恍然未闻。

直到张青岚走到自己面前,方才抬眸展颜:“我佛慈悲,救死扶伤皆为功德。还请小施主不要太过感到负担,放松便好。”

张青岚站定在玄澜面前,不留痕迹地打量着这个年轻的僧人。

听到对方这样说,便轻轻点头,挽起自己右手上的衣袖,淡声道:“有劳玄澜师父。”

一直站在两人旁边的幼鹿被青年的脚步所惊动,先是一瘸一拐地向后退了好几步,但是很快又被张青岚身上隐约传来的浅淡清香所吸引,悄悄地磨蹭回来。

那小鹿灵智将开未开,黝黑眼仁之中尽数天真懵懂。嗅闻到了眼前这个陌生青年身上的好闻气息之后,便下意识地蹭过去,鹿角轻轻顶了顶对方的小腿。

张青岚垂眼看它,并未躲避。

玄澜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一边将青年手臂上包着的碎布长条解开,一边低声道:“小施主气质温润,自然讨得生灵喜爱。”

脚下的灵鹿仿佛是要验证这话一般,美滋滋地又往青年脚边接近半寸。

张青岚得了恭维,面上却不显喜怒,轻声道:“好说。”反倒是不远处的传来几声树枝被人无意晃动而发出来的几声轻响。

玄澜手里动作不停,余光则注意到面前青年嘴角微微勾起来的一丝弧度。

将那碎药渣滓从张青岚的伤口处取下来,玄澜定睛细细分辨,这才发现中间夹杂着的药材其实很是对症,并且在这山野之中算的上是难寻。

只不过是条件受限,难以研磨成药粉,只是草草捣碎挤出药汁便敷在伤口处,药效得不到最大限度的发挥。

眼底流露出来适当的讶异与赞叹,玄澜开口,将自己的发现告知于对面的青年。

张青岚听完则仍旧是那副淡然模样,配合地点了点头:“这是我家老爷特意采来的草药。”

对上玄澜略显疑惑的眼神,青年面不改色:“在下其实是一名男宠,此次出行本是为了陪老爷游山玩水,不过一时不慎,在深山之中迷路至此。”

“男宠”两个字脱口而出时张青岚半点不显心虚,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叫人深深怀疑,自己听到的其实并非男宠,而是什么贴身侍卫。

玄澜到底是个出家人,视众生平等,握着青年小臂的手没有一丝颤抖,脸上的表情都不变分毫。

听完张青岚的话之后了然地点了点头,心平气和道:“原来如此。”难怪对这青年如此保护有加。

张青岚看着玄澜缓慢而仔细地将自己伤口处的药渣清理掉,露出底下尚未完全愈合的、暗红色的血肉。

年轻和尚神情认真,睫羽低垂着,细细地将伤口旁的脏污血块一同剥离掉,紧接着便打开了手中刚刚才从布包里拿出来的、另一只瓷瓶。

感受到从手臂上传来的隐痛,张青岚眉头轻轻拧起。仔细嗅闻后,确定了其中成分是最基本的消炎止痛之类的药材,原本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稍松懈下来。

玄澜眉目低垂,周身气质十分平和,他屏息凝神,将瓷瓶其中的浅褐色药粉细细倾倒,在那道细长刀口上均匀铺开。

药粉质地细腻,很快便将尚未愈合的部分全然包裹住,止住了之前因为二次撕裂而不停流血的伤口。

玄澜将药粉铺好之后,又从布包里拿出来一卷洁净纱布,抽出其中一段,将青年手臂上的伤口仔细包裹。

“好了。”疗伤完毕之后,和尚这才放开了张青岚受伤的右臂,往后退了小半步,双手在胸前合十,微微躬身示礼。

张青岚略微活动了几下自己的手腕,感受到伤口处的一片清凉,朝着玄澜作揖回礼:“多谢大师。”

玄澜微微一笑,将布包重新背回身后,望着不知何时闪现在青年身后的男人温声道:

“不知两位施主要往哪里去?”

“若是不嫌弃,可随贫僧一同到山脚下的寺庙,用过斋饭再上路。”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章 下一章:第六十二章
热门: 失恋后我闪婚了 长安第一美女 [综]养成一只十代目 大美人 没有抑制剂怎么办? 追踪师:隐身术 谜桶 灵域 天字一号缉灵组 八墓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