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灵鹿被玄澜从地上抱起来,用布包里的靛蓝棉布裹着搂在怀里。他面相柔和,气质温润,幼鹿很快便被哄得昏昏欲睡,乖乖地躲在人的怀抱里一动不动。

玄澜安置好灵鹿之后抬头,面色是惯常的心平气和,耐心等待着对面两人的回复。

敖战早在和尚为张青岚包扎好伤口的时候就从树枝上跳下来了,如今像一堵墙般站定在青年身后,目光沉沉,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向前半步,敖战双手抱臂,刻意横插在张青岚于玄澜二人之间。

幼鹿被男人身上冷冽杀伐的浓郁血腥气所惊扰,一双黑白分明的圆眼睛顿时睁开,黑眸水润,扭过头来望向敖战,鹿身忍不住地细细颤抖。

敖战见状脸色更黑,低嗤一声,却仍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玄澜伸手抚摸几下幼鹿的脊背,低声安慰。随即舒展眉眼,像是感受不到来自敖战的防备一般,温声道:“施主意下如何?”

张青岚眼神飘忽,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敖战严严实实地挡在身后,半点机会都没有。

青年低下头,悄悄伸手拽了把敖战的衣角,趁着对方偏头回来用余光斜睨自己时,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个讨好意味浓重的笑。

敖战动作当即一顿,思索片刻,终于转回头去,同玄澜生硬地道了一声:

“请。”

玄澜闻言笑了笑,冲着敖战轻轻点头。很快便怀抱幼鹿,朝着不远处的山路路口迈开步子。

于是三人一同沿着小路走下山头。

张青岚和玄澜相错不远,一同走在较前方,下山时候偶有几声简单交谈,内容大多只是围绕着这座山头随意讨论几句。

敖战则不远不近地缀在距离两人几步远的斜后方,盯着青年的清瘦背影,目不转睛。

这座山算不得高,只过了半炷香的功夫,地势便由陡峭变得平缓下来。

再往前走一段距离,山林便彻底被甩在身后,脚下换成了长满野草的矮坡。向前眺望,便能够看见隐约的零星几点人烟。

玄澜脚步不徐不疾,一路引着另外两人向前走。

一直到白日高悬,寺庙的全貌方才彻底出现在几人眼前。

比不得香火旺盛的庙宇,眼前的寺庙冷清得近乎于寡淡。

大门上的牌匾素净,其上用掺着金粉的墨汁写着“净莲”两个小字。屋檐上的瓦砾覆着薄薄一层青苔,木制的房梁漆了一层暗红,其上痕迹斑驳,被雨水侵蚀剥落不少。

庙宇周围没有人家,四周大多数是一片荒芜杂草,为低矮围墙所隔断。站在门口向内看去,只得偶尔见到三两僧人,着着破旧僧袍,在庙里垂首而行。

……一个野庙。

“让两位施主见笑了。”玄澜忽然开口道。

并没有因为寺庙的败落而感到羞耻,年轻的和尚气质如无波古井,望向身旁二人坦然道:“此处是本是两城交汇的地界,只不过并非官商道,四周人家也少,故而香火冷清,无暇顾及修缮。”

几个小沙弥听到门口的动静,纷纷扔了手里的扫帚,跑来躲在梧桐树后,好奇地看过来。

“主持出门游历,暂时未归。”玄澜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贫僧也是远行归来,先要拜谒佛祖,之后才能继续接待二位,还请施主莫怪。”

张青岚点了点头:“有劳大师。”

于是玄澜没有再多言语,向着内门招了招手,先是将怀中幼鹿放归于寺庙之中,而后才让一个小和尚带着两人进入寺庙,去到后院的房间里。

小和尚听话,很快便领着张青岚和敖战来到木屋门前,从怀中取出青铜钥匙,打开门锁之后便施礼告退。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间,刚一进门,便有一阵清凉之感扑面而来。

敖战率先几步向前,大马金刀坐在榻上,冷脸望着窗檐之外,并没有要同青年讲话的意思。

张青岚则是先四下打量了这屋宅一番,将身上背着的布包行囊轻放至桌面,又回身走到窗边,将原本紧闭的窗柩打开一丝能够透风的缝隙。

之后才慢吞吞地走到男人身边,坐在同一边的床沿,拽起来对方的衣角,轻声喊:“敖战。”

敖战闻言,眼神微动。

张青岚并未被他的冷脸吓退,反而更进一步,低声问道:“你的修为,是不是……暂时无法恢复了?”

只见话音落下,男人额前青筋一跳,却仍旧不开口,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张青岚看他这副模样,心底了然。

敖战忍耐片刻,之后却忽然发难,将俯身过来窃窃低语的的青年一把推倒。

拉起来张青岚的双手,交叠着桎梏在头顶,敖战皱起眉头,哑声道:“即便是本王一时没有修为,也比那个野僧强上百倍。”言语之间都透出来一股酸意。

只是张青岚没和他再纠缠关于玄澜的问题。即使是平躺在敖战身下,青年也仍旧满脸肃然,并未被男人的话带跑,而是冷静道:“这便是能够出城的代价?”

话音落下,敖战脸色瞬间变得郁结,眉头蹙得更深。

张青岚便晓得自己是猜对了。

所以敖战才不能用法宝抵抗雷击,甚至主动迎着劫雷而上,即便是身负重伤也无所避忌。

天道到底还是对敖战发狂时亲手屠了九城四十八郡的过往有所忌惮,即便是为了拯救黎民百姓而必须走出烨城,也要先剥夺他仅剩的三成功力。

青年眼底流露出微不可察的一丝心疼,手掌附上敖战的侧脸,轻轻摸了摸。

感受到脸侧的温度,敖战皱眉,下意识地拨开对方的手,整个人直起身,放开了对于张青岚的压制,装作不耐烦道:

“啧。”

张青岚不恼不怒,翻身从床上起来,四下打量着身边的朴素装饰,小声道:“那依老爷所见,这寺庙可有什么问题?”

敖战垂眸整袖:“此话怎讲。”

张青岚勾唇笑笑,指着手臂上的伤口道:“未免都太过于巧合了些。”

敖战一把牵过青年裹着雪白纱布的小臂,低头仔细打量。

只见伤口被包扎的得仔细,药粉在他的亲自监督下也不可能出问题。

于是开口认同:“的确。”

“只是这庙宇四周平和,并无妖气,甚至隐有佛光庇佑,暂时难以看出端倪。”张青岚的声音放得极轻,仔细分析。

敖战随手把人拉到怀里,让青年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不错。”

张青岚被他悄悄伸进宽大衣袍底下的一双手摸得气喘吁吁,脸颊通红,气喘吁吁道:“老爷,正事要紧。”

“哦?”敖战低笑一声,出言意有所指:“‘男宠’的正事,不正是这些?”

张青岚想到自己之前在山上自己随口编的说辞,默默闭嘴,拽着敖战的衣襟将脸又往胸膛处埋了埋。

敖战这样一打岔,即便是张青岚有心探查这庙宇,也早已被搅和成了一团浆糊。

两人在佛祖眼皮底下犯了诸多忌讳,厮混许久。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沙弥在外面敲门,扯着嗓子道:“玄澜师父请两位施主到斋堂用饭。”

张青岚这才捡得喘息的机会,面红耳赤地从对方怀里挣脱出来,从重黎里面拿出来另外两套干净衣服,伺候着敖战更衣。

待到青年自己也重新束发,整理衣冠,两个人这才走出房间,朝着庙宇的斋堂走去。

一路上张青岚无声打量周围,发现这深山之中的破败寺庙其实装饰得极为简朴精妙。

庙宇正中坐落着一尊鎏金白玉佛塔,四周则挖开一圈池塘,其中青绿莲叶随风摆荡,莲花含苞待放,隐隐透出浅淡清香。

寺院的八转回廊紧靠着外墙,廊柱之上雕刻着细密梵文。

木鱼敲击声从禅房之中传来,配合佛塔檐角上挂起的青铜铃声,显得一切风平浪静,并无异样。

此时并非寺庙惯常用饭的时辰,斋堂之中除了早早等候的玄澜,便只有一两名弟子正在扫洒。

平日里和尚们吃饭都是一人一桌,于是堂中整齐排列了二三十张制式一样的矮桌。

蒲苇编成的滚圆草垫被放在红木矮桌之前,桌上盛着一碗白米饭,两碟凉菜,还有一瓷碗的青菜豆腐汤。

玄澜面带温和笑意,向两人点头致意。

张青岚则隐秘地拉着敖战衣角,两人一同走到桌前,盘腿坐下。

斋堂之中十分安静,偶有几声笤帚扫过地面的沙沙声,除此之外便无其他。

玄澜坐姿端正,看到二人坐下之后便温声道:“只有些粗茶淡饭,招待不周。”

张青岚本就不是挑剔的人,自然点点头:“多谢玄澜师父。”

出乎意料地,敖战虽仍旧是满脸冰霜,居然也一同执起了筷子,将那没滋没味的饭菜送进嘴里。

君子食不言寝不语,于是三人很快便将饭菜吃得干净。

敖战懒得同那野僧虚以委蛇,随即转身离开。

张青岚余光瞥见对方背影,面上却仍旧波澜不惊。只是动作熟练地收拾好两个人的餐具,交给小沙弥。

之后便抬眸,朝着面前安静等待的僧人望过去,开口询问道:

“玄澜师父,我们想要休整些许时日,之后再重新上路。”

“不知……可否继续在贵寺叨扰几日?”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一章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热门: 别想离婚[重生] 修仙农家乐 第四扇门 再敢躲一下试试? 召唤:沃伦夫妇的惊凶职业实录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特别部门第一吉祥物 平行世界·爱情故事 不想和校霸谈恋爱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