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人在净莲寺统共住了三日,期间风平浪静,并无异样发生。

净莲寺香火不旺,寺内生活向来拮据,于是负责香客食宿的僧侣按照惯例,只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屋子用作休憩。

敖战看不惯玄澜,于是每日只待在房间里,对外宣称是在山上受了伤,需要静养,实则暗自修炼筋脉气海,对那野僧眼不见为净。

反倒是张青岚时常进出佛堂,同净莲寺内的其他普通弟子一起,坐在蒲苇垫子上听玄澜讲经。

敖战对此嗤之以鼻,日日端坐在硬塌正中,待到日薄西山,青年离开佛堂回到屋舍之中时,方才冷着脸把人抱回到怀里搓扁揉圆。

张青岚坐在硬塌边沿,双手撑在身侧,感受到一双大手正捏着自己脸颊不住揉搓,神思却全部维系在今日自己在寺里的见闻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敖战沉声问道:“在想什么,如此入神。”

张青岚这才把自己不晓得发散到哪里去的心思拉回来,定了定神,抬手抓住男人的手腕,老老实实道:“在想玄澜。”

敖战当即黑脸,指尖的力道加重几分,轻捏起来青年腮边软/肉,蹙眉教训道:

“好生说话。”

张青岚咧嘴一笑,原本耷拉的眉眼扬起来,主动拉过男人的掌心,柔软唇瓣在其中印下一个轻吻:“我在想,莫非是我自己太多心,其实这一切当真只是个巧合。”

“毕竟三日来,净莲寺中并无异样。”

捕捉到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不明情绪,张青岚拉着对方的手不放,脸颊乖乖地在其中蹭了蹭:“虽说是山野之中的破败庙宇,但是其中僧人的参悟之深、修佛之诚,在普世中堪称一句罕见。”

听到张青岚这样说,敖战神色稍怔,很快收敛眼底情绪,闭口不言,沉思起来。

他虽不晓得净莲寺中僧侣修佛水平如何,却也能够依靠强悍灵体识别一二。

在寺内暂住三日,敖战并未探查到异样气息,甚至在僧人诵佛念经的加持下,心境变得平静不少。

现在正是日落时分,晨钟暮鼓,除了扫洒弟子,其他僧人此时已然收了蒲垫,纷纷离开佛堂,回到自己的房间。

晚霞染红了半片天空,寺庙里除了木鱼声声,再多的便是飞鸟走兽偶然路过时候发出的动静。其余便只剩下大片沉静。

张青岚从塌上站下来,缓步走到窗边,拿起木棍将窗户支起来,目光向外四下打量着,丝毫不掩饰其中的探询意味。

青年的背影清瘦,被夕阳勾勒出来一道隐约的轮廓,束在脑后的长发被傍晚的暖风吹拂,纷扬起来很少的几缕。

敖战垂眸,骨节分明的修长食指搭在自己的膝上,无节奏地轻敲几下,权当掩饰自己方才一瞬间的失神。

片刻,张青岚从窗边走回到敖战面前,稳定身形,很快便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白面馒头,递至男人眼底,一动不动。

敖战望着那白嫩指尖上被山中野草剐蹭出来几道细微结痂血痕,喉结上下微微耸动。随即压着嗓子道:“怎么?”

张青岚并未发现对方的反常反应,满心都是他自己手里的大白馒头。

将那馒头掰开成两半,青年顶着敖战忽然沉下来的审视目光,这才腾出来两只手指,拽了几下男人的衣袖,讨好地喊了句“老爷。”

敖战挑眉,不知道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青岚见敖战暂时没有回绝的意思,便扯起嘴角,露出来一个温吞的笑:“方才我从佛堂回来,路过池塘,望见里面有几尾锦鲤活泼灵动,便想要给它们投喂些吃食。”

敖战蹙眉,刚想出言教训,却在开口的一瞬间注意到了青年眼底的跃跃欲试。

强硬拒绝的话在嘴边绕了一圈,男人拧起的剑眉微松,眯眼打量张青岚半晌。

这才施施然起身,余尊降贵般从对方手里接过来半个馒头,沉稳道:“走罢。”

于是两人一前一后,推开屋子的木门向外走去,一人握着半个巴掌大的馒头,一路走到寺庙中央修建着的池塘周围。

净莲寺寺名中便带着个莲花的“莲”字,池塘便围绕在中央佛塔四周,其中栽种的均为青莲,花苞夹杂在波浪般的墨绿叶片之中,尚未开放。

张青岚一来便蹲在了池塘边,脚下踩着一圈细碎的鹅卵石,探头朝池水里望。

池塘水深,里面的莲叶种得茂密,唯独张青岚站着的那块地界,前面的莲叶秃了一小片,光溜溜的,望过去便是清澈池水。

敖战握着馒头,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则顺着青年的视线朝向池塘望过去,却只能看见一片粼粼水光,并无所谓的“锦鲤”出没。

近日极少踏出房门的龙王大人皱起眉头,只觉得跟汪洋无垠的东海比起来,眼前的一汪池水简直……

“噗通”一声轻响,打断了敖战的思绪。

张青岚鞋面上被从池塘里面飞溅的水花打湿小半,揪着手里的白面馒头,低头认真往水底下扔鱼食。

只见底下三两只膘肥体壮的草鱼正瞪着眼睛,嘴巴开开合合,争相啜咬着漂浮在水面上的馒头碎屑。草鱼浑身墨色,肚皮泛白,挤挤挨挨地围在一起,鱼尾将水花拍飞、溅射到岸上,扬起来阵阵尘土。

敖战:“……”

捏着手里的馒头,敖战看着张青岚微亮的一双眸子,咬牙道:“锦鲤?”

张青岚掰馒头掰得正在兴头上,闻言眨眨眼,抿着薄唇,点了点头:“嗯。”

鬓边甚至因为兴致高昂而冒出来点点细汗,脸颊上面泛着微红,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手里动作不停,揪着馒头块往下扔。

“啧。”敖战皱眉,望着那几只大头草鱼,嫌弃意味溢于言表。

几次想要出言打断,望着青年眼角眉梢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轻松神色,又硬生生地压下冲动。

最后甚至把自己手里握着的馒头递过去,背手站在一边,沉默地望着张青岚兀自和几条草鱼玩得高兴。

莲叶清香裹挟着些许水腥气,在空气中弥散开来。

夕阳逐渐湮没在昏暗天空边缘,随着光线逐渐黯淡下来,寺庙里的扫洒和尚将灯盏之中的蜡烛点燃,放置于回廊佛堂等处。

张青岚望着那几条草鱼,将手中剩下的馒头掰碎,扔到水里。随即撑着膝盖站起身,走回到敖战身边。

男人身形高大,站在池塘边如同一尊塑像一般一动不动。身后便是灯盏之中烛火散发出来的微弱火光,勾勒出敖战身形,影子映在地面上,拉成细瘦的一片。

青年浑身沾着水腥气,额前还冒着一层细密汗水,睫羽纤长,黝黑瞳仁在昏暗暮色之中亮着细碎的光。

敖战开口,语气不辨喜怒:“玩够了?”

张青岚闻言点点头,抬手抹干净额前的汗水:“够了。”

然而只是一晃眼的功夫,敖战感知敏锐,便当即注意到了对方衣袖伤的湿漉水痕。

下意识地握紧青年的手腕,男人皱眉,冷厉道:“贪玩也罢了,怎么,连伤口不能沾水这样的小事,也要人教?”

“我……”

张青岚愣了愣,顺着对方的视线看过去,这才注意到自己右手衣袖被池塘里的冷水沾湿了小片,原本以为擦干净掌心里的水渍便万事大吉,却不曾想被布料上的小片湿痕所暴露。

只见青年残留着几滴水珠的五指攥紧,似乎是正抓着什么东西。

敖战想也不想,便就着两人交握的姿势,沉声训道:“拿出来。”

张青岚薄唇轻抿,眨了眨眼。

见他没有动作的意思,敖战的脸色变得更难看几分:“……不听话?”

青年最听不得的便是这几个字,闻言只得目露无奈,将五指抓着的东西松开,交到男人的掌心里。

敖战毕竟仍是真龙之体,虽然四周光线微弱,却依然能够将手里的东西看得清楚。

只见那是一小片铜板,上雕九瓣青莲,不过小半个巴掌大小,极其薄细的一片。

正中间打着一个圆孔,隐隐透着光,而铜板上的青莲花纹则十分粗糙,边角处凹凸不平,半边还裹着池塘里的淤泥,泥土吸饱水分,湿润柔软的一块,散发着土腥气。

敖战端详片刻,眉宇之间的躁郁气息逐渐消散。

同一时间,张青岚在确认过四下无人之后,这才从重黎之中唤出另一片同它一模一样的莲花铜板。唯一区别在于一片干燥,一片湿润。

将莲花铜板一齐放到敖战手中,张青岚三言两语,将自己同毕菁临别时分,跟这莲花板有关的事情交代清楚。

之后才重新捏起来其中的一枚铜片,俯身过去小声道:“今日午时,我从佛堂出来,路过池塘时,便发现底下的淤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反光,那物事眼熟,我便多留了个心眼。”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才出此下策。”

“伸手下水不过是情急所为,当时便没想太多。”张青岚直回身子,垂下睫羽,小声为自己辩解道:“……我听话的。”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热门: 徒弟总想以下犯上 坠落之前 生死河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古董花瓶他成精啦![娱乐圈] 将军他不孕不育? 阴阳药店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剑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