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一行人浩浩荡荡,转身从净莲寺中离开。

玄澜只带了圆明圆正两名师弟随行,同敖战张青岚并排走着,身前身后则都守着几个于家的家丁侍卫,防止他们突然发难。

刀疤脸骑着黑马兀自走在队伍的最前方,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时不时回头,狠辣阴沉的目光扫过身后。

只见马匹身上套了绳索,拖着其后的板车前进,板车上则立着一个木笼,方才一直凄惨哭诉的女人便被关在其中。

年轻女子跪坐在囚笼中暗自垂泪,被刀疤脸的眼神吓得颤抖,攥在掌心里的手帕登时拧得更加用力。一想到自己以后可能要经受的悲惨遭遇便忍不住地呜咽出声。

玄澜见状轻叹一口气,摇了摇头,转动着手中的檀木珠串,低声对张青岚说:“二位又何必来趟这一趟浑水。”

张青岚见他怜悯神色不似作伪,思虑片刻便随口安慰道:“大师有所不知,我们本来也要经过鹿辽山,算不得趟浑水。只是见不得有人草菅人命,随手相助罢了。”

言语之中真假掺半,面上一派浩然之气,仿佛真的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

玄澜听完,面色稍霁,低声念了句佛号,随即招来身旁的圆明圆正,嘱咐道:“鹿辽山山势险峻,蛇虫野兽颇多,且山深林密,极易迷路,到时候你们两人定要跟紧,处处小心。”

那两人到底还是年轻,头一次走出寺门,自然是对师兄的话言听计从,神情十分严肃,当即点头称是。

张青岚在旁边安静听了片刻,只觉得玄澜言语之间对鹿辽山颇为熟稔。

他原本只是低眉顺眼地跟在敖战身后,维持着在外人面前的驯服做派,此时则暗暗抬眼望向男人的背影,抿唇不言,悄无声息地移动脚步,走到玄澜身边。

张青岚前行脚步不停,状似闲聊一般不经意问道:“大师似乎对鹿辽山了解颇多?”

玄澜听到青年的问话,神态十分自然地点了点头:“是。”

“寺庙住持向来喜欢云游四方,求经讲学,贫僧曾跟着一同到过不少地方修行佛学。”玄澜一边说,一边将手中的檀木珠串套回到自己的手腕上:“正巧,贫僧曾在一月前到过这鹿辽山,深入山林之中隐居月余,修炼心境。”

张青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顾敖战向他投过来的冰凉视线,低声问道:“可是如此说来,这于家少爷在鹿辽山走失数日,想必已经凶多吉少。”

“您又何必亲自允诺,要从深山之中将他寻回。岂不是徒增烦恼,还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一同前行的圆明圆正听了青年的话深以为然,望向师兄的眼神里都多了几分担忧消沉。

“我佛慈悲,济世救人本就是分内之事,”玄澜抬眸,视线意有所指地落在前方的木笼之上:“更何况寻人之事,也并未是完全没有把握。”

张青岚眉头微挑:“……”

话已至此,玄澜却并未立刻解释,而是忽然提起了另一件事:“小施主可还记得被救助回寺庙里的那只幼鹿?”

眼前一闪而过幼鹿雪白皮毛和黝黑瞳仁,张青岚点了点头:“记得。”

玄澜随即展开掌心,其中落着一颗晶亮透明的菱形晶石:“鹿辽山虽说人迹罕至,却还是有几户人家定居于山中的。”

“贫僧在修行化缘时,曾受过那些人家的恩惠。”

“也因此听闻了同鹿辽山有关的传说。”

一直默默跟在师兄身边的两个和尚有些好奇,主动问道:“甚么传说?”

玄澜将手中的晶石轻放在圆正掌心,温声道:“传说中,鹿辽山有山神庇佑,其中生一灵鹿,通身雪白,聪慧非常,且通得人性。”

“对于入山之人,只要是心思纯净,无异心者,都能够平安翻山越岭,全身而退。”

玄澜的声音低沉温和,将故事娓娓道来:“然而若是有人抱着不纯目的进山,妄图伤害生灵,便会在深山之中迷失,困饿而死。”

圆正听到这里,笑了笑道:“师兄,这定然是山里人家哄娃娃听的故事,你怎的还当真了。”

玄澜也不恼,只是轻轻摇头:“若是我说在进山的那月中,我真的见过一队人马在追赶灵鹿,你们可会相信?”

圆明圆正顿时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答。

“这宝石便灵鹿奔跑时,在山间野道中拾捡到的。”玄澜指尖在晶石上轻轻点过,侧脸过去向着张青岚沉声道:“当时场面混乱,情急之下,贫僧只看清了一队手拿弓箭长矛的人马,其中为首一人不过十五六岁,身上穿着贵气逼人,不似山民。”

“他们追逐一匹身强体壮的成年白鹿而去,很快便湮没于密林中。”

圆明则快步走到一名家丁模样的汉子身边,施礼道:“敢问小少爷多大年纪?是何种模样?”

家丁嘲笑一声:“我们府上的少爷未及束发,不过自然是龙章凤姿,天质自然。你们这种野和尚比不过的。”

圆明气急瞪眼:“你!”

家丁虽然话带嘲讽,却是正巧和玄澜的说辞对上了。

张青岚在一旁抱臂,听着家丁和圆明的对话,不禁思索起来其中的关节联系。

冷不丁的,肩膀上一阵力道袭来,青年并无防备,登时便被人从玄澜身边拉走,迅速拉开了两边人的距离。

待到张青岚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周身便已然被熟悉的气息完全包裹。

敖战表情不辨喜怒,神色淡淡道:“故事听完了?”

张青岚心里还惦记着什么山神灵鹿,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听完了。”

此时两人虽然仍旧被于家家丁夹在中间,却已然和另一头的三个和尚拉开了不少的距离。

敖战像是根本不担心玄澜会听到,嘲讽道:“骗小孩的玩意,你也信。”

果然,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张青岚敏锐捕捉到了来自玄澜方向的探究视线。

敖战只说了一句话便不再言语,状似随意地抓起青年的手背后便不再松开,引得前后家丁警惕地看过去。

听那些负责押送的家丁说,于老爷的宅院在距离净莲寺十里开外的另一个镇子,中间还隔着两座无名山包。路途虽称不上远,却也需还要再向前步行好些时候。

众人沿着山间野路前进,板车在草地上留下深深的两道车辙。四周是漆黑一片的旷野,偶有鹧鸪声响起,愈发衬得夜色苍凉。

敖战指尖冰凉,轻搭在青年的手背上。宽大衣袖低垂下来、完全遮挡住两人交握的双手。

张青岚任凭男人拉着走,动作在某一瞬间却忽然出现了细微的凝滞。

感觉到手背上传来指腹划动的触感,青年眨眨眼,静下心来仔细分辨……过了片刻,才感觉出来敖战写下来的是一个“谎”字。

谁在撒谎?谎言的内容又是什么?

察觉到握着自己手背的五指分明紧了紧,张青岚缓缓垂下睫羽,将眼底陡然升起的怀疑和防备收敛干净,整个人朝着敖战的方向蹭过去几步,面上流露出几分依恋神色,表现出来一副含情脉脉的模样。

四面八方的视线顿时如火烧一般落在青年身上,本人却无所顾忌,好似听了什么甜言蜜语的嘱咐一般,朝着身旁的高大男子微微点头:“青岚知道了。”话里的第二层意思,只有敖战才能听懂。

敖战哪里想得到他会搞这样一出,心里嫌弃,面上却僵硬抬手,在青年头顶揉了一把。

片刻后:“……乖。”

如此一来,倒是在玄澜那里更坐实了所谓“男宠”的身份。

此时已经将近子夜,众人走了一个多时辰,方才隐约得见前方道路两侧的几豆烛火。

原本狭窄崎岖的山间小路也逐渐变得宽阔平整,再往前行数百米,路上便出现了纵横的车辙印记,层叠覆盖。

路边立着一块一人高的青白石块,上面人工凿刻着“洛迁镇”三个遒劲大字,四周则象征性地堆砌着不高的围墙,镇门联通其中一条街道,里面已然漆黑一片,家家户户熄灭灯烛,正在歇息。

跟烨城的繁华程度比起来,洛迁镇便只能称得上是普通。

刀疤脸拉动缰绳,让板车停在镇门口。示意手下将马匹与木板之间的绳索解开,那汉子拿着长刀,从马上翻身而下。

对方脸上的伤痕在火把照耀下愈发可怖,沉着一张脸打开了木笼上的铁索。

命人将女人从车上粗鲁拽下,刀疤脸龇牙一笑,对着玄澜道:“老子先带她回去跟于老爷复命。”

圆明看见那女子脸上露出吃痛表情,沉不住气道:“可你不是答应过找回于少爷便放过她吗?”

刀疤脸不耐烦的挥挥手:“这不是还没找到么?”

“圣僧放心,老子只是奉命先把这贱/人带回去关着,不杀她。”

“而你们……”

刀疤脸抬手挥刀,将缚在女人手腕上的麻绳隔断,一把拉扯过对方细瘦手臂,一双鹰隼般的细长眼眸死死盯着玄澜:

“不是要进山寻人?咱们便连夜出发。”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五章 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热门: 死遁一时爽,日后修罗场 八墓村 只爱陌生人 地狱 豪门汪日常 暗杀1905 第2部 天灾之重回末世前 甘之如饴 地狱之缘 但丁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