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刀疤脸撂下狠话之后便一把攥紧了女人的手臂,之后示意身旁的手下跟紧,三五成群地穿过镇门,一路长驱直入。

玄澜和张青岚几人则没有那样好的待遇,被留下来的家丁堵在镇中央最宽阔的一条街道上,一时间进退不得,只能待在原地等候。

夜色如墨,细小飞虫绕着火把上的焰光上下飞舞,偶尔几颗油星爆裂,发出“噼啪”的轻响来。

圆明、圆正两人跟在玄澜身后,心中虽有不满,却被师兄周身宠辱不惊的平和所感染,一时间并未出言,而是同样闭口不言,安静等待。

敖战则随意寻了堵矮墙,双手抱臂靠在墙面上阖目养神。

男人剑眉星目的一张面孔覆着冰霜,即便是没有睁眼,身上的冷厉气场同样逼得四周的家丁纷纷后退几步,下意识地避开触这位爷的霉头。

留下看守的家丁有二十多人,几十道目光便如此落在五人身上,久久不移开。

张青岚原本被敖战牵着手时还算老实,只是现在被对方放开后又无事可做,自然是不肯安分的。

于是青年很快便迈开步子,面无表情、不知不觉地蹭到了人群边沿。

此时虽是夜半,可一行人马走进镇子里时闹出来的动静颇大,因此不少已经睡下的人家都被惊扰得重新点灯,甚至拉开门窗的一些缝隙,只露出两只眼睛,打量着外面发生的一切。

张青岚神色冷淡,负手而立,视线则不露痕迹地穿过人墙一般的家丁,入目之处是大片漆黑之中隐约亮起的星点烛光。

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户人家就住在道路边沿,宣纸糊成的窗户被木条支起来一道小缝,从窄缝之中露出来一双眼睛,视线偶然同张青岚对上,窥探的动作登时顿了顿。

张青岚刻意背对那些家丁,叫人只以为他在发呆,于是两人视线便交汇得更久了些。

不多时,原本支起来的窗户又很快落下,严丝合缝不留痕迹。转而被由内向外轻轻推开的,却是原本紧锁的大门。

借着火把的亮光,张青岚这才看清门后站着的竟是一名四五岁的幼童。

那幼童似乎对于外界的热闹很感兴趣,脑袋上梳了两个角状发髻,身穿一只灰蓝麻布肚兜,藕节似的手中握着一只老旧的拨浪鼓,怯生生地抬眼,盯着人群和板车瞧个不停。

负责看守的几个家丁乏了,大声打了几个呵欠。嘴里发出的声音和手中微微摇晃的火把将幼童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引得原本只是站在门后偷看的小男孩懵懂推开房门,握着拨浪鼓、踉跄着往前跑了几步。

张青岚将眼前的景象尽收眼底,眉头微蹙。

只是还没等幼童往前走过几步,原本一直握在手中的拨浪鼓却似是不稳,“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那门口本是斜坡,于是圆形的鼓面不停翻滚,一路从家门前滚落至人群之中。

最终轻碰到张青岚的鞋面,这才缓缓停下。

有几个耳尖的家丁听到声响,困意忽然一空,登时警觉大喊:“是谁?!”声音如同平地惊雷,吓得幼童浑身颤了颤,随即瘪了瘪嘴、“呜哇”一声,大哭起来。

张青岚见状眉心一跳,抢在家丁暴起拔刀之前喊了一声“且慢。”

所有人都被不远处忽然响起来的稚嫩哭腔吓了一跳,纷纷扭头,这才看清楚正拽着自己衣角、哭得凄厉的小童的惨淡模样:“鼓……鼓鼓,呜……”

距离那小童最近的一个壮汉家丁黑着一张脸,大声驱赶道:“滚滚滚,这是谁家的娃娃?大半夜的不看好。”

却没想到小孩竟是一边哭,一边迈开笨拙步子、朝着自己的拨浪鼓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竟是从一群汉子腿间缝隙穿过去,目的十分明显。

张青岚无奈,只得弯腰伸手捡起那只鼓面已经残破得不行的拨浪鼓,上面缀着的弹丸甚至只剩下一只,显得十分老旧。

小孩儿转眼间便抱上了青年的大腿,小胖手指了指那面拨浪鼓,眼泪口水流了一脸,咿咿呀呀地喊着:“鼓鼓。”

某个家丁终于从惊诧之中反应过来,冲着青年没好气道:“闹什么幺蛾子呢?”作势便要挥拳上前,抢夺张青岚手中的物事。

只是还未等他将拳头伸出来,斜里便忽然出现一道黑影,一把攥住家丁粗壮手臂,猛力拉过一旁之后竟是在人胸前猛拍一掌,把毫无防备的男人声声推出半米开外。

所有动作迅猛如电,待到那人狠摔在地面上后,众人这才发现原本一直独自倚墙休憩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青年身边,眼神阴狠,凝视着对面还想发难的几人。

场面一时间停滞下来,唯有孩童的咿呀声仍在不合时宜地继续。

敖战丝毫不掩饰眼底寒芒,抬手轻拍几下衣袖上并不存在的尘土,一言不发。

听到身旁两名师弟的轻声啧叹,玄澜重新摘下套在腕上的佛珠珠串,轻轻捻动几下。视线却是落在男人掩盖在衣袍底下的双手,回忆着方才对方毫无灵力却又威势不减的一击。

张青岚气定神闲,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抬眸望了一眼对面脸色惨白的家丁,不在意地勾唇笑笑。

一时间,原本还气焰十分嚣张的一群人反倒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随即俯身,将紧紧抱着自己大腿的幼童扯下来,而后握着拨浪鼓半蹲下去,将东西递至对方眼前:“还给你。”

青年声线是刻意放得柔软的平和,眉眼清冷,却是十足耐心。

幼童眼看着玩具重新回到面前,很快便破涕为笑,两只小手齐齐扑上去,裹住了张青岚正握着鼓棒的指尖,将拨浪鼓接回到手中。

就是这一瞬间的触碰。

张青岚眼底温度忽然散了个干净,没有叫旁人察觉,却是立刻反手拉住了孩童的手臂,指尖轻搭在脉门之上,感受到底下异于常人的微弱脉搏和冰凉体温。

敖战此时正如门神一般守在青年身边,很快便捕捉到了对方身形一瞬间的僵硬。

“怎么?”他沉声问道。

张青岚指尖微蜷,迅速确认二次之后便松开了手,扶膝起身,淡定道:“没什么。”

一直站在后方的玄澜此时则走上前来:“小施主,发生了何事?”他故作不经意地抬手,刚想要搭在张青岚肩上时,却被敖战挥手阻止,停在了半空。

玄澜无法,只得尴尬收回手。

张青岚此时背对两人,自然是看不见这一切。

转回身之后看着敖战的一张臭脸,便只是冲着玄澜摇摇头:“只是在想这孩子的爹娘怎能如此大意。”

话音落下,不远处的那间屋舍之中便亮起了灯烛的火光,随着劈里啪啦的一阵乱响,一个农家打扮的青年男子便拉开房门冲了出来。

小孩儿注意到不远处的动静,很快眉开眼笑地喊了声“爹爹”。

看见幼童的瞬间,对面的男人便想也不想地迈步冲了过来,一把抱起还在痴迷玩具的小童,满脸如释重负。随即警惕地望着四周的一群人,只是向青年匆匆道了句“多谢”,便仿佛在躲避什么麻烦事一般,想要迅速离开。

就在青年男子抱着幼童迈步的同一时间,张青岚像是忽然想起来什么一般,迅速出手、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臂:“等等。”

瞬息之间,张青岚趁着对方根本来不及反应之时、指尖相下滑动,感知着对方的脉搏。

果然,若说那幼童本身便哭得凄惨、脸色苍白无血**有可原。那么此时现在这个面容青黑、双眼无神的男人,也同样有脉象迟缓微弱、周身冰凉异于常人之症,仔细想想便能察觉出其中端倪。

青年男子回神之后,很快便下意识地甩脱了张青岚搭在自己小臂上的手指,神色警惕道:“公子,你还有什么事?”

张青岚探查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便也不再多做纠缠,将手中拨浪鼓方才掉下来的一颗弹丸塞给对方,状若无事道:“这应该是你家孩子的东西吧。”

青年男子愣了愣,很快便结果张青岚递过来的珠子,草草道谢,仍旧是一副催命般的做派,迅速走到自己家门前,进去之后大力将门板拉上。

随着一阵铁锁链互相摩擦的声音,之后屋内灯烛便很快熄灭。

张青岚若有所思地望着不远处的紧闭房门,片刻后方才收回视线。

顶着四周家丁无数防备又警惕的眼神,青年眨眨眼,表情则十分无辜。转身拉起敖战的右手,两人则一同走回到了马路中央。

之前发生的一切仿佛闹剧,转瞬即逝,不留丁点痕迹。

一行人变回原本进入镇子时候的站位,玄澜带着两名师弟在原地安静直立,口中纷纷念念有词,似在念经。

张青岚则终于老实跟在敖战身边,两个人贴着墙根站在一起,偶尔低语两声,叫人听不真切。

前后作包围状的家丁侍卫们在继续胆战心惊地等待了大半盏茶的时间之后,终于等来了独自从于家宅院之中回来的刀疤脸。

其中一名家丁上前,附在刀疤脸耳边,将方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复述了一遍。

刀疤脸听完之后,阴着一张脸,刻意走到敖战和张青岚两人面前,皮笑肉不笑道:

“两位爷,咱们走吧。”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热门: 赤龙 心理追凶:破釜沉舟 小夫郎 仙君的小可爱养护指南 在飞升前重生了 螺丝人 亡灵颂歌 诡案罪7 身患绝症,要室友亲亲才能好 你的小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