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刀疤脸面色不虞,语气生硬。肆意打量面前两人的眼神中带了三分厌恶和七分忌惮。

随即将身边报告的小喽啰赶走,他接过对方手里的火把,转身重新走到玄澜面前。

玄澜身上的陈旧僧袍在火光的映衬下修补痕迹则更加明显。

他本就身形高大,虽神情平和,但同刀疤脸对上时气势却完全不输,甚至隐隐有压制之意。

只见玄澜低声诵了句佛号,周身气场顿时一凛,令刀疤脸攥着火把的手紧了紧,脸上的表情愈发难看。

刀疤脸单手拉开自己的衣襟,从中掏出来一只靛蓝绣金布袋,布袋只有他半个巴掌大小,样式精美用料昂贵,此时正安静躺在掌心。

玄澜下意识地拨弄几下手中的佛珠,从刀疤脸手里接过靛蓝布袋,再将其中包裹着的一枚小银手镯取出来。

“这便是小少爷曾经贴身佩戴过的物事罢。”细细感受过手镯上残存的气息,玄澜笃定道。

刀疤脸见他的确有几分能耐的模样,原本紧拧的眉头方才松开些许:“是。”

“少爷从小命格便较旁人轻许多,这时小时候家里人为了给他‘压命’,特地从道长那里求回来的手镯。”汉子头一回如此有耐心地解释道:“戴过头三年,便是将命压住了,小少爷也就不再戴它。”

张青岚心里原本记挂着镇上百姓不正常的体温和过于微弱脉搏,听到玄澜那边发出的声音,便转移视线,望向那只雕工细腻的手镯。

仔细感知之下,并未发现手镯上有任何异常……连半点灵气都不曾探查得到。

敖战站在张青岚身侧,反手拽着青年的手臂,满脸警惕地盯着玄澜和刀疤脸两人,试图将青年往自己身后拉去。

只是端详片刻,那只属于于家少爷的银镯子便被玄澜妥帖地塞回到了布袋之中,布袋则被他收入袖中暗袋,随身携带。

刀疤脸收回谈及小少爷时候丝缕的软化眼神,重新站回到队伍最前方,整了整自己手下的人马,很快便一声令下,带着众人往鹿辽山出发。

圆明圆正老实跟在玄澜身后,闷头朝前走。

感受到小臂处敖战略低于自己体温的冰凉触感正透过布料隐约传来,张青岚眼底闪过片刻的恍惚,轻轻捻动几下指尖,回忆着当时那父子二人的苍白面色。

“专心行路。”敖战拉着张青岚的手,敏锐捕捉到对方的心不在焉,终于在带他避过脚下几颗零散碎石之后忍不住开口教训。

男人声线低沉沙哑,忽然在张青岚耳边响起,这才终于拽回来对方不知游走到何处的神思。

张青岚眨眨眼,看着敖战不算难看的气色,心里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

“嗯。”

收回视线时,眼尾余光撇过走在自己右手边、充当守卫的家丁,张青岚却猛然发现,不知是夜半时分人本就精力不济,抑或是路途遥远,那家丁已经筋疲力尽……总之,对方的脸上的血色尽褪,眼底青黑一片,明显一副精气衰竭的模样。

接连观察了好几名家丁,张青岚才发现这疲态已然爬上了多人的面孔之上。

在进入小镇、察觉异常之前,他其实并未注意到这些。张青岚被衣袖遮挡的五指攥紧成拳,确认一般向刀疤脸投过视线。

那汉子原本就是个黑脸紫唇的莽撞样,只不过细细看来,对方唇色上的确覆着一层苍白,叫人不易察觉罢了。

像是感受到了身旁人变化,敖战握着青年手臂的右手松开,转为十指相扣,趁着所有人都不曾注意的时候垂眸低声道:“静心。”

冰凉温度随着男人身上的惯常的上清丹香传过来,竟是瞬间安抚了张青岚纷繁杂乱的心绪。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一行人闷头向前,从洛迁镇之中走出去之后,又向前行了不知几里路。

一直到刀疤脸命令手下拿出镰刀,将横亘在斜前方的灌木砍伐,一条只容得下一人行的狭窄山路这才出现在众人眼前。

几个家丁率先踏进树林之中,脚下的布靴踩在干枯草地,发出嘎吱的几声闷响。

刀疤脸守在入口,背靠着合抱粗的树干,冲着五人一扬手,挑眉道:“请。”

玄澜从袖袋里取出银手镯,先是在虚空之中结出一个简单手印,随即提起僧袍一摆,抬脚迈入鹿辽山中。

其余人则紧跟在玄澜身后,不多时,一队人马便鱼贯而入。

子时已过,夜空之中乌云密布,星光稀疏、被密集的枝叶所遮挡,只有丝缕亮光投过叶片缝隙,落在疯长的杂草灌木之上。

张青岚弯腰躲过一枝横亘在眼前的枝条,若有所思地朝着入口处回望一眼,眉目之间流露出一丝怀疑神色。

鹿辽山山间灵气格外浓郁,此时不过刚刚踏入山林,张青岚便已然能够感受到空气中的灵气厚重得几乎如同凝结成溪流,源源不断地穿梭在山林之间,向外弥散蔓延。

灵气如此富裕,对于山间生灵来说本应是益事,只不过张青岚跟在人群之中,借着旁人手中火把光亮朝四周看去,发现四周的草木叶片边缘已然泛黄,枝条衰败低垂,甚至连火把的亮光在进山之后都恍若蒙尘,变得黯淡几分。

轻轻松开同敖战交握的双手,张青岚摇摇头,顶着男人不甚放心的审视视线,指了指自己脖颈上挂着的血玉重黎。

敖战眉头深蹙,两人对望却脚步不停、又往前走了几步,他这才默许般地揉了一把青年脑袋上毛躁蓬乱的长发,转身快步上前,默默挡住身后青年。

眼看着火把的亮光逐渐被男人宽阔脊背遮挡,张青岚特意朝玄澜和刀疤脸的方向看过去,确认两人正就着手镯的事情交谈,无暇顾及其他,这才默默颔首,遮掩住颈间一闪而过的红光。

红光于暗夜之中缓缓消散,不多时,张青岚手中便出现了一枚浑圆罗盘,还有三张朱砂写就的暗黄符咒。

张青岚攥紧罗盘,将其中一张符咒折叠,夹在自己右手的食中二指之间,随即暗暗调动真元,令灵气注入罗盘之中。

同一时间!只见一道刺眼白光在密林中闪现,随即便有一声巨响在众人头顶忽然炸开,发出“轰隆”一声,当即便吓得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激灵。

“吓!”人群之中有个年轻的家丁蹦起来,被响雷吓得脸色惨败,差点双膝一软跪倒在地。

张青岚同样毫无防备,却在惊雷响起的瞬间被搂进了一个宽阔怀抱之中,双臂被死死禁锢住,动弹不得。

众人前行方向的一颗粗壮枯木此时已然被闪电劈中,歪歪斜斜地倒在地面上,其上甚至冒着星点火光,明明灭灭。

玄澜将两名师弟护在身后,皱眉打量着面前发生的这一切。片刻后回身,看着窝在男人怀抱之中的青年,视线停滞几秒之后收回,眼底流露出一丝不宜让人察觉的晦暗情绪。

“看来不久将有暴雨……可曾有人受伤?”玄澜开口询问,语气平静,叫人纠不出错来。

众人只不过被突如其来的响雷惊吓,却并未受到伤害,因此纷纷摇头。

张青岚假借埋在敖战怀中表现出一副害怕神情,实则聚精会神催动罗盘。片刻之后,罗盘指针摇动,这才终于揭露出鹿辽山中灵气的真正走向。

只见山中灵气的确浓郁,甚至能够如同雾凝成水滴一般,汇聚成千百万股细流。

可是这些灵气却并不为鹿辽山山体本身所用,而是正源源不断地往某个方向流去,换句话说,便是产自山林的灵气正在随着时间而不停流失。

张青岚从敖战怀中抬起头来,顺着罗盘指针的方向望去,隐约能够察觉灵气溜走的方向……正是坐落于山脚附近的洛迁镇。

呼吸之间满是敖战身上能够清心凝神的香味,张青岚踮脚,凑近男人的耳边,轻声将自己的发现说完,之后才后退两步,离开了这个怀抱。

敖战望了一眼面前的空荡,又过了片刻,才朝着青年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晓。

近处的众人也逐渐从惊惧之中恢复,互相搀扶着站起身。

刀疤脸偏头望向玄澜手中不知何时已经隐隐泛起荧光的银手镯,脸上的横肉不住**,半晌后皱眉咬牙,向着身后的手下们招招手:“接着向前走。”

本就人心不齐的一众人像是割裂一般,渐渐分化出三个分别聚集的群体,零散地行在林间。

山林之间人影绰绰,家丁大半筋疲力竭,迈步走在山道上,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一行人无言向前,恍若被抽干生气,一时间竟是比鬼魅看起来还要骇人。

这仿佛只是个开始,紧接着接二连三的闪电劈下,配合着一声大过一声的响雷,山林之中焦糊味愈浓,众人顿时人心惶惶。

“快看!”忽然,走在人群之中最边沿处的一名青年扯着嗓子叫喊出声,右手高高抬起,指向山林之中某处,手臂平直、竟是不断颤抖着。

其余人则顺着他指向的方向望去,同样纷纷目露惊愕。

只见本应暗影重重的深山之中,传来阵阵草木被蹭动而发出的杂音——一头浑身雪白,约有一人高的壮硕雄鹿,竟是站定在距离人群不远处,一动不动。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十七章 下一章:第六十九章
热门: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 与万物之主恋爱 恋爱错误宝典 入土不安 红龙 远东星辰 心理追凶:骸骨疑云 这题超纲了 七根凶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