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下一章:第七十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再睁开眼时,风雪、深林,连带着提灯的少年,都已经消失不见。

鲸鱼油填的长明灯正在安静燃烧,目光所及皆是层叠的暗红鲛绡,也不知要奢侈到何种地步、才能将如此珍贵之物用作装饰高挂在殿堂之内,于海水中飘摇。

眼前是缓缓平复下来的动荡海水,外溢的灵力围绕着周身随意窜动,将冒出的气泡一一驱赶打散。

敖战定定地凝视着殿内屋顶上的暗色瓦片,感受到体内正在不断回复灵力的气海,垂在身侧的指尖轻颤。

他试图坐直起身,却因为昏迷太久而一时难以动作。

敖战此时僵硬着身体平躺在石床之上,只觉得筋脉之中一股清凉之力正在四处游走,那股力量所到之处将原本因为法阵而堵塞的关节穴道悉数重新打通,属于真龙的本源灵力终于得以恢复。

消失的五感随之重塑,正逐渐回归至体内。

空气中弥散的那股熟悉清香将敖战整个包裹于其中,海水汩汩流动之声渐响,就连宫殿内的装饰,落入眸底的颜色都变得更为明艳。

“噌!”

正当此时,无端呼啸而出的一声尖唳响动却是将原本的寂静打破。

敖定波的声音在殿内响起,语气之中夹杂着些恼怒和嘲讽,讥诮道:“也对,三百年了,若你真是个普通人,早该灰飞烟灭了。”

年轻的龙王沉不住气,并未注意到身旁已然清醒却暂时无法动作的敖战。

发现方才没从张青岚手中看预想中的药膏,却又无端被阵阵大盛青光刺痛眼眸,禁锢于原地动弹不得……敖定波眸底染上怒意,死死盯着眼前青年的浅淡身形。

一种被人愚弄的羞愤悉顿时涌上心头,想也不想便率先从掌心间抽出赤焰长刀,直直朝着张青岚心口攻去,气急攻心:“骗子!你究竟对我大哥做了什么?!”

望着破空而来的赤红刀刃,张青岚在心底无奈叹气。

他早便预想过自己如此行事,以敖定波的冲动性格,见敖战未醒,指不定会在意识到上当受骗之后朝他发难。

可惜为了将敖战身上锁灵阵留下来的后遗症除去,他已然耗费了太多心神,如今面对敖定波的全力一击,根本不能也不必躲避。

刀风在海水之中卷起道道漩涡,敖定波握紧长刀刀刃,咬牙朝着面前不远的青年劈砍而去。

就在刃尖即将触碰到对方心口的一瞬间,敖定波只觉得从刀身处忽然传来一股巨力,抵挡住了赤焰长刀的进攻。

再回神之时,刃身挥舞时所燃起的赤红焰火已然熄灭了大半。

只见敖战半坐起身,面色苍白却是干脆利落地伸出右手,单手握住了长刀刀背。

这回有了灵力护体,敖战毫发无伤。

两道浑厚灵力在相互碰撞的瞬间爆发,所带起的气流将剑身直接掀翻,脱手朝外甩开——剑尖倒插在珊瑚礁上,因轻颤而不住发出嗡鸣声。

敖定波保持着持剑的动作,呆愣愣地望着大哥。

敖战一朝梦醒,面无表情地端坐于石床边沿,望着眼前人同梦境里的模样逐渐重合,原本稚嫩眉眼展开,同梦中相比,仿佛还要年长几岁。

感受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炙热视线,张青岚怔愣着抬头,下意识地朝人笑了笑。

敖定波回神,这才发现不知从何时开始,原本仿佛就要消失一般的青年此时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面色红润,眉眼含笑,看不出半分方才身形浅淡时候的虚弱。

张青岚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两步,站定在敖战面前。

将被枷锁勒出印痕的两只手腕背在身后,青年的一头长发凌乱,衣衫在海牢之中沾了脏污变得凌乱不整,舌尖下意识地舔过干燥唇角,张青岚望着对方的冷淡面色,张了张嘴,小声喊道:

“……敖战。”

敖战沉默不语,目光定定落在张青岚身上,喜怒难辨。

脑海中在这一瞬间闪过无数纷繁画面——有张青岚神情决绝,割破手腕给自己喂食鲜血,也有两人头顶炎炎烈日,牵手行在深山之间,甚至是梦中同张青岚面容有十分相似的少年,坐在树枝上淡然地往下瞥……此时都如同早早商量好一般,一齐涌至眼前。

敖定波察觉不出来对面两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先是走至一旁,将倒插入珊瑚之中的长剑抽出,运转灵力收回掌心。

随即快步回到石床之前,丝毫不客气地挤开张青岚,有意无意地将人同自家大哥相隔开来,揉了一把自己被灵力冲击震得发麻的手臂,咧嘴笑道:“大哥,你醒了?”

敖战这才回神,抬眸望向敖定波,蹙眉“嗯”了一声。

敖定波眼尾余光撇过站定在一旁不愿意动弹的张青岚,眼看着大哥身上的灵气重新恢复流转,人也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心情十分复杂。

道谢的话至嘴边,却又想起来百余年前对方的所作所为,敖定波欲言又止。

“啧,”片刻后,敖定波最终还是顶着敖战的狐疑视线,咬牙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来大把的南海珍珠,一股脑儿地塞到了张青岚手里:“给你。”

“本王要同东海龙王商量龙族要事。”努力端出来龙王的架势,敖定波皱起眉头,故作深沉道:“领了赏便退下罢。”

却没曾想张青岚非但不为所动,反倒是捧着那琳琅满目的珠宝玉石,定定站在敖定波身后,视线却是越过眼前人,定定落在敖战身上。

敖战此时虽是恢复了小半的灵力,却因为原本的伤势甚重,一时间无法痊愈。即便只是披着衣袍坐起身,支撑着脊背不弯便已然耗去了大半的精力。

张青岚垂眸,三两下绕过小龙,走到敖战面前。

手一松,掌心的珠玉便劈里啪啦地落了一地,同宫殿内那乌玉所制的地面相撞,发出当啷脆响。顺势伸手,想要握住敖战无力垂至膝前的十指:“我……”

却是在对方复杂目光的注视下,生生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张青岚眼底瞬间流露出来些许无措,他费力扯起唇角笑笑,指尖捻起衣袖将腕间的伤痕遮挡彻底:“敖战,你……”

还未说完,却是眼睁睁地看着敖战蹙起眉头:“你先出去,不必一直候着。”

那副陌生模样看得张青岚动作一滞,几乎是茫然地抬眸。

“怎么?”敖战扬了扬手,神情颇为冷淡,语气倒是还算得上平缓:“还要本王再重复一遍?”

那般姿态同两人先前还未离开龙王王府时候的相处无异,仿佛期间种种从未发生过一般,冷漠而恣意。

张青岚怔愣,浑身僵硬如石……他并不知道两人在鹿辽山中分别的那段时间里敖战遭遇了何事,只是定定地望着男人,不愿移开半步。

敖战并未给青年解释的时间,他抬手按压几下胀痛的眉心,耳边传来阵阵嗡鸣。

忆及那荒诞梦境,他本是有意想要询问张青岚有关往事,却在开口之前的瞬间想起对方对于过去的讳莫如深……最后只得暂且按下不表。

此时那些纷繁画面如同纠缠丝线在他脑中重复浮现,叫人头晕目眩,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敖定波夹在两人之间进退不得,望着大哥愈发烦躁的神色,最后也只得咬牙顺势喊来两名侍从,不等张青岚解释,便吩咐他们把人先带出去,日后再作安排。

张青岚无法,只得转身。离开时候的背影看起来颇为瘦削单薄。

敖定波将青年那副模样看在眼里,却并未多言,只是在侍从带人离开之后,又在宫殿之内布下多层结界,将出口封锁。

“大哥,”敖定波回身,一路径直走到敖战面前,关心道:“身体恢复得如何?”

敖战听到问话,抬手按揉着酸胀的眉心,草草回复道:“已无大碍。”

敖定波放出灵识,围绕在敖战周身探查几圈,在认定对方却是无恙之后,方才长舒一口气。

随手在石床边点化出一张座椅,敖定波在兄长身旁坐下,又递过去一杯能够温养暗伤的温热药茶。

踌躇许久,方才试探着问道:“大哥,你此次忽然前来南海,不知所为何事?”

敖战抬手将那杯清茶饮尽,闻言瞥了敖定波一眼,随即从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掏出来一张老旧卷纸,正色道:“自然是来赴你婚宴啊。”

敖定波伸手接过纸卷的动作一顿,闻言登时黑了一张脸:“大哥,这都是多少年以前的事情了?”

“再说了,”年轻龙王脸上委屈神色尽显:“我……呸,本王早就被人退婚了,哪还有劳什子婚宴?”

敖战不管不顾,老神在在地吹了吹杯口上并不存在的雾气。

思索片刻,看着小弟实在是经不住逗弄,敖战这才端正语气,将烨城之中发生的种种事端,挑拣了些重点,简明扼要地将事情解释清楚。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敖定波愤愤,周身于深海之中燃起来星点的赤红焰火:“人族果然阴险卑鄙,下作至斯,不是什么好东西。”

敖定波拍案而起:“那山中的大阵肯定也是那甚么灰袍使者设下的,啧,毒计环环相扣,请君入瓮……好不狡诈。”

“鹿辽山中的阵法过于奇诡,”敖战随手将茶杯放置一旁,倒是比敖定波要更加冷静:“在查明真相之前,你我皆不可莽撞论断。”

“倒是还有一事,让我十分在意。”

话锋一转,敖战却是偏过头来,苍青竖瞳之中暗藏无尽寒芒,盯着敖定波的双眼,一字一句道:“不知本王没有记忆的那些时日,究竟发生过什么?”

“何谓‘三百年前’?又何谓‘灰飞烟灭’?”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七十四章 下一章:第七十六章
热门: 捡来的崽崽成影帝了 染上你的信息素 离婚后我拿了格斗冠军 名侦探的咒缚 诡念 黑猫酒店杀人事件 崽崽杂货店 镜狱岛事件 拯救恶毒反派[快穿] 西巷说百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