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青岚端着药碗往殿内走,双目直视正前方,脊背挺得板正,仿佛刚才做的那些坏事通通与他无关似的,端的就是一副君子如风的清高模样。

敖定波给敖战安排休养的宫殿并不大,进入结界之后不过小半盏茶的时间,便能走到殿门之前,里面点着的灯烛隐约地透出光亮。

张青岚垂下眼,望着掌心里的玉碗,指尖在药面上轻轻一抹,随即放进自己的嘴里尝了尝:“……”

良药苦口。

青年被那草药的味道激得浑身抖了抖,蹙着眉头,眼底流露出微不可察的嫌弃,又很快从自己怀里掏出来一个朴素布袋。

布袋里装的是满满的蜜饯干果,张青岚从里面取出来一块塞进嘴里,脸颊上登时鼓起一个小包。

慢吞吞地将那蜜饯吃完,青年这才拍了拍袖子,抬脚迈步,踏入一片昏沉暗色的宫殿中。

还未进门,一股熟悉的冷香便朝人袭来。

张青岚动作一滞,若有所思地抬头,伸手拨动几下遮挡在眼前的赤色鲛绡,落在殿内正中的香炉便出现在眼前。

雕花的鎏金香炉之中燃着赤焰,焰火遇水不灭,火舌舔舐着其中的上清丹丸,袅袅白烟升腾。

室内极静,除了张青岚自己悉索的脚步声,再有的便是高低错落的长明灯灯芯燃烧时候发出来的毕剥轻响。

张青岚大跨步地朝前走过去,一口气掀了十几道遮挡用的落地鲛绡,长驱直入来到那块用来给敖战温养身体的灵石面前。

这才发现平整石面上空空荡荡,不见人影。

张青岚怔愣,手里捧着玉碗一动不动,盯着面前空无一物的灵石出神……就在此时,耳侧忽然刮过一道吐息一般的凉风。

从愣神之中反应过来,张青岚猛然回身,单手抽出一直藏在袖中的桃木短剑,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只听一道低沉吟啸从头顶处传来——张青岚顺着声音抬眸,这才发现一条苍青巨龙正曲身盘在殿柱之上,双目之中倒映着四周长明灯的星点火光,竖瞳幽深翠碧,正低头凝视着底下的不速之客。

龙息带着些许冰凉之感掠过耳廓,将青年鬓边的碎发吹拂而起又纷扬落下。

一人一龙两厢对视,皆静默不语。

张青岚神色微黯,抬头凝视敖战原身。苍龙浑身鳞甲在灯烛下恢复了原本光华流转的耀眼模样,身上的伤痕大多也已经修养恢复,看不出来痕迹。

龙角上覆着细密碎麟,随着苍龙的动作泛着点点柔和光晕,尖利龙爪抓在殿柱之上,留下深深刻痕。

张青岚垂下睫羽,单手托着玉碗,将那不过巴掌大的小碗递至青龙眼底:“咳,我来……送药。”

青年温和浅淡的嗓音在宫殿之中响起,不高不低,听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情绪。

盘踞在殿柱之上的苍龙身形近乎于凝滞,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片刻才有了变化。

龙身在海水之中缓缓移动,周身鳞甲同玉石雕凿的殿柱摩擦,发出金石相撞的脆响。随着青龙动作,宫殿隐隐为之震动,细碎砾石簌簌地从屋顶上跌落下来,砸至地面,海水之中弥散开小片尘土。

敖战的原形自是威武,待到他整条龙离开殿柱,四爪落至殿中铺陈的砖石之上,本就算不得太大的宫殿便被全部填满,几乎留不下缝隙。

原本摆在四周的长明灯盏被摆动的龙尾甩倒,七七八八地散落一地,失去了外盏壳保护的烛火遇水,光线变得愈发晦暗不清。

杂物被巨龙压碎碰倒的声音丁零当啷地响了满室,巨龙却仍旧没有收敛的意思,反倒是盘成一弯半圆,将那人族整个包围在其中。

留给张青岚的空间极为狭窄,甚至连转身都困难。青年被苍龙盘缠着动弹不得,只能被迫抬头,望着正前方的巨大龙首。

嗅到了属于上清丹的浅淡香气,张青岚悄悄抬手,仗着衣袍的袖子飘逸宽大,遮掩住底下没捧着药碗的那只手,伸出手去、指尖同青龙身上的坚硬鳞片相触,入手一片冰凉滑腻。

敖战半眯起来眼眸,轻啸一声,两条龙须在深海之中飘荡。看似无意,却是直接抬起一只前爪,张开扑住青年的肩膀,将人整个摁倒在自己身上。

玉碗随即被气泡包裹,从张青岚手中脱离,摇晃飘至半空中。

张青岚眨了眨眼睛,感受到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力道并不重,便没再挣扎。后背斜靠着青龙龙身,对方的寒凉之气透过衣料传来。

青年眼看着包裹着玉碗的气泡愈飘愈远,敖战仍旧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思索片刻之后伸手,轻拍几下龙爪:“……敖战?”

摁着青年,苍龙缓缓垂首,冰凉吐息轻扑到对方面上,视线久久不移。

就在张青岚还想要说些什么的瞬间,只见宫殿之中忽然弥漫起淡色雾气,转眼便充斥了整座大殿,遮挡视线,叫人看不真切。

张青岚在雾气之中努力睁大双眼,却是徒劳无功。

只觉得身上的桎梏忽然一松,后背瞬间失去依靠,整个人来不及反应,眼看着就要跌至地面——同一时间,宫殿之中响起一声悠长龙鸣。

腰间一紧,原本跌落的动作瞬间停止,于白雾中,青年被人拦腰横抱而起。

待到回神,张青岚发现自己已然坐在了那灵石的截面之上,被人从身后向前抱住,对方双手扶在自己腰侧,指尖冰凉。

后背紧靠着敖战的胸膛,张青岚还未来得及反应,颈侧便已经传来了阵阵刺痛,血腥味顿时顺着海水弥漫。

青年浑身顿时一僵,却并非因为疼痛。

张青岚神情微黯,垂在身侧的双手指尖轻颤……薄唇轻抿,一副平静模样,并不过多言语。

敖战将人拢到自己怀中,招来那玉碗,很快松口、坐直起身,单手从气泡之中将灵药取出。

“即是如此,”望着怀中人的背影和玉碗之中的莹润紫气,敖战紧了紧搂在青年腰侧的手臂,随即沉声道:“如今药已送到,为何还不离开?”

配合着那搭在张青岚腰间的放肆动作,便是十成十的无理取闹。

听到男人低沉话音在自己背后响起,张青岚无暇顾及自己颈侧伤口,挣扎着想要转身:“我……”之后便被敖战摁住,动弹不得。

“别动。”

敖战一口将碗中灵药饮尽,随手将那玉碗甩至角落,听到玉碎之声后竖瞳之中幽深神色更盛。

男人伸手将青年披散在后背的长发撩起,露出底下皓白脖颈,凑上前去,尖利犬齿在那块皮/肉之上反复轻轻啃咬。

张青岚感受到后颈处的冰凉吐息,浑身为之一震,原本挣扎的动作也缓缓停下,最终归于平静,乖乖垂首,任凭敖战动作。

嘴里弥漫着一股属于药草的酸苦味道,敖战神情一黯,松开手里挽着的长发。

随即握住青年单薄肩膀,将人整个人转过面向,刻意伸手捏住对方的下巴,叫人不得不同自己对视。

敖战本是半靠坐在灵石之上,如今搂着青年腰身,俯身过去,一口咬住张青岚的下唇,舌尖叩开齿关,两人唇齿交缠。

蜜饯的味道顺着舌尖传递过来,敖战拇指擦掉青年眼角漫溢出来的丁点泪水,动作仿佛极尽温柔……齿尖则毫不留情面,狠狠咬破青年下唇,**从伤口处渗出来的猩红血珠。

他单手托着青年后颈叫人逃脱不得,攻势迅猛,不像是调情,更像在惩戒。

张青岚气喘吁吁,眼尾泛着不自然的薄红,指尖攥紧了敖战前襟,骨节发白,明明面露痛苦之色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自觉“惩罚”够了的龙王方才松手,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自己变得凌乱的衣襟,有些好笑地望着眼前的青年。

拉起张青岚的右手,敖战轻捏几下对方食指指腹,眼底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

抬手抹去青年下唇的血珠,敖战面色稍冷,丝毫看不出两人片刻之前还在缠绵。

只听男人话锋一转,声音如同淬冰:“有关‘活祭’一事,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

话音落下,张青岚登时睁大双眼,呼吸一滞,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片刻后却直接垂眸,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一副闭口不言的抵触模样,也不知憋了多久,才轻声道:“没有。”

青年此时眼角非红,胸膛轻轻起伏,连气都还没来得及喘匀。纤长睫羽在眼角处铺下一层阴影,四周光线昏暗,叫人看不真切他眼底的情绪。

敖战看他这副样子,才彻底相信了敖定波所言非虚。

敖战冷笑,单手抬起张青岚的下巴,朝人凑近了,嗓音之中竟是夹杂了星点的怒意:“所以……你到底想要从本王这里得到什么?”

张青岚闻言抬眸,眼底满是错愕和不可置信。

敖战见不得青年那副样子,负气起身,站在石床边沿处居高临下地望着对方,神色复杂:

“若是现在不说,就永远别再说了。”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热门: 黄金瞳 掌中之物 全职高手 A变O怎么了 天官赐福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快穿]专职男神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十宗罪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