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上一章:第八十一章 下一章:第八十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祭龙潭的大门重新开启,在里头憋闷了两三个时辰的虾兵蟹将们纷纷离开祭坛,作鸟兽散。

敖定波站立于门前,挥手将石门图腾上的龙焰收回,只听从海沟深处传来几声苍老龙吟,悠远古朴,再抬头时,祭龙潭门上的封印已然恢复原状,石门关闭。

敖战手里握着两三块菱形晶石,表面满布龟裂纹理,灵气干涸,覆着灰蒙蒙的一片衰败气息。

敖定波两三步追上兄长,两人并排缓步往外走。

顺着对方的视线朝着那晶石望过去,脸上瞬间变了一副表情:“大哥,你怎么还拿着这玩意儿?也不嫌晦气。”

敖战抬眸瞥他一眼,并未答话,而是将其中一块直接递到对方手上,神情幽幽。

敖定波接过来那块貌似普通的晶石,抛接几下,蹙眉打量道:“其实仔细看看,能够存积如此磅礴灵气,这破石头品相还算不错。”

“整整八十一千块就这样随便埋入山野……还真是大手笔。”

随着话音,只见敖战掌心忽然飘起一缕淡蓝灵气。

他心念稍动,操纵着灵力将手中的晶石悉数绞杀成为齑粉,飘散在海水之中。

浅蓝荧光将竖瞳映亮,敖战神色冷静,倒是看不出来什么特别情绪。

听到石块碎裂的声音,敖定波惊得一愣,紧接着耳边就响起来敖战的低沉嗓音:“如此看来,这设下法阵之人的胃口倒是大得很。”

敖战低嗤一声,话音郁郁:“平日里炼化些飞鸟走兽也就罢了,竟敢把主意打到本王身上来。”尾音飘荡在海底,阴冷得有些瘆人。

“大哥你放心,”敖定波有样学样,指尖燃起来一朵赤焰,几下将敖战给他的晶石焚烧殆尽,随即道:“我已经增派人手继续细查,想必再过些许时日,定能有新的线索。”

龙王受奸人算计遇险,于整个龙族而言都可谓是轰动大事,不可能就这样让那贼人轻易逃脱。

区区人族也敢图谋真龙骨肉……敖定波眼神几次闪烁,只觉得对方胆大包天。

二人沿着石阶一路向上,四周环境逐渐从幽深变得明亮。

临分别时,敖战忽然开口叫住敖定波:“下一次派人搜查鹿辽山,是什么时候?”

敖定波愣了愣,下意识地老实答道:“三日后。”

“好,”敖战忽然抬手,轻拍几下小弟的右肩,宽大衣袖状似不经意地掠过对方身侧,将海水搅起来一道清浅波澜:“到时候再同你商议具体事宜。”

兄长突如其来的亲近让敖定波受宠若惊,咧嘴扯出来一个傻笑,连声允诺。

敖战看他那副呆傻模样,眼底流露出几分微不可察的轻松神色。趁着对方不注意,将那张还在挣扎的人形符纸夹在两指之间。

指尖几下轻捻,将符纸胡乱揉成一团,塞进袖中。

……

敖战单手扶在水晶宫外的某株珊瑚枝桠上,视线越过交叠玉树,盯着紧锁的大门,久久不曾移开。

指尖无意识地用力,很快,耳边传来的一阵碎裂轻响便打破了此时的寂静。

敖战挑眉,望着手里被自己生生掰下来的珊瑚碎块,流露出来一个略显尴尬的眼神。

轻拍几下掌心碎屑,东海龙王负手而立。这回倒是毫不犹疑,抬腿迈入水晶宫内,沿着铺了碎石彩贝的小路径直而入。

此处距离南海龙宫的正殿十分遥远,地域偏僻荒凉,四周除了海水涌动之声再无其他,近乎于寂静。

皂靴踩在薄薄的碎贝之上,发出“咔嚓”几声轻响。

还未等敖战走进几步,便发现对面屋舍四周已然被数十个半人高的硕大宝箱围了个严严实实。

敖战额角青筋一跳,走上前去。

放眼望去,每一个宝箱里塞的都是些金银玉石珍珠玛瑙,挤挤挨挨地堆叠在一起,将箱子撑得不留一丝缝隙,甚至有几个还开了口,成串的乳白珍珠便垂在箱口之外,滚落一地。

随手从地面上捡起来一张二尺长的素缟,敖战垂眸……果不其然,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大字——敖定波赠。

如此字条甚至不止一张,竟是每一个宝箱之中都塞了三五条,仿佛生怕别人不晓得这是出自他的手笔一般。

敖战黑脸,反手将那素缟压回到箱底,之后抬手握拳,抵着唇角低咳几声。

水晶宫内一片寂静,敖战施术将箱子移开,空出足够一人前进的窄道后便毫不客气地大步向前。

一路来到屋前,敖战抬手推门。

门板算不上老旧,开门时发出的“吱呀”声却是惊得周围原本藏在水草之中的鱼虾四下奔逃,留下几串泡沫。

正房里是极安静的,中央摆着一张空荡荡的四角木桌,屋舍之内整洁如新,光线反而极为昏暗。

敖战拧着眉头,挥手驱赶开眼前尚未开灵智的几尾白鱼,转身朝侧边的卧房迈步走去。

卧房内窗门紧闭,厚重布帘拉得严实,更是将外界的光声阻隔,不留缝隙。

床头的一豆烛火正在缓慢燃烧,灯盏之中的鲸鱼油只剩下浅薄一层,灯芯焦黑,其上火光摇曳闪烁,映着一旁青年的睡颜,光影斑驳一片。

敖战走近,耳边响起对方的清浅呼吸,微弱而均匀。

水晶宫本就地方逼仄,卧房更是除了一张木床便再无其他,如此朴素装饰,倒是更显得张青岚身上盖着的那床金丝锦被格格不入。

敖战在床边站定,垂下目光,指尖夹着那张人形符纸轻轻捻动,神色十分复杂。

青年睡相向来老实,如今侧躺着,双手交叠放在枕上,一头墨发在身后披散开来,半掩在锦被之下,几缕纠结在一起,堆叠成乱糟的模样。

睫羽半掩着眼睑处的淡淡青黑,薄唇干燥苍白,脸上的血色也褪去大半。

敖战倾身,拇指指腹轻蹭过对方的眼尾,入手是一片冰凉滑腻。跟从前的温热触感比起来,青年如今的体温倒是和他更为接近。

“张青岚,”敖战直起身,语气十分平静地揭穿道:“醒了便起来说话。”

尾音落下,床上那人半晌没有动静。

敖战负手而立,倒也没什么恼怒的意思,仍旧静静站在床边,视线落在装睡那人身上一动不动。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青年睫羽轻颤,这才舍得睁开双眼,撑着床板半坐起身,抬眸朝着一旁的男人望去。

鬓边长发顺着肩头滑下,遮挡住脖颈和锁骨之间大片皓白皮肤。

张青岚缓缓眨眼,穿着一身素色单衣,下半身则仍旧埋在锦被里面一动不动,见了东海龙王却是毫无跪拜行礼之意,坐在床上,视线朝着斜里瞥过去。

张了张口,张青岚蹙眉,像是斟酌许久,才不情不愿道:“不知龙王大人来此地,有何贵干?”声音嘶哑低沉,还带了些甩不掉的鼻音,不复从前的悦耳。

听到那样陌生的称呼还有冷淡态度,敖战捻着纸人的右手下意识地施力,心里蓦地一沉。

想也没想,便抬手捏住了青年尖瘦的下巴,把对方的游离视线生硬地拽回来,叫人不得不同他对望。

张青岚如今灵肉皆虚,动作一大就要忍不住地呛咳出声,脸色顿时更为惨白。

纤瘦冰凉的指尖搭在敖战手背上,青年不抱希望地推阻几下,无力垂眸掩唇,低咳几声。

出乎意料,敖战几乎是在同意瞬间顺势松手,下意识地后退两步。

他扬手,将掌心之物递至青年眼前,冷笑几声:“有何贵干?”

“你窃听龙族密会,还妄图瞒天过海不成?当真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无人知晓?”

东海龙王此时一身正气,满脸愠怒之色,好似当真是来找人麻烦一般义正言辞。

张青岚敛眸,原本还抱有一丝侥幸,现如今却是如坠冰窟。齿关忍不住轻颤,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冷。

青年半晌不答话,盯着那已然皱成一团的纸人默默出神。

祭龙潭里蕴着南海历代龙族之灵,深不可测……又怎么可能这样简单就让他将窃听之物混送进去?

早在石门关闭的瞬间,他和这符纸就彻底断了联系,根本什么也探查不到。

只不过如今算是“人赃并获”,敖战从未对自己有过信任,想来再怎样解释也是徒劳罢。

思及此处,青年索性破罐破摔,扯起唇角,朝着敖战露出来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眼底掠过一抹自嘲神色。

趁着敖战还未来得及反应,张青岚跪坐起身,整个人歪歪斜斜好似无骨,朝前径直扑在了男人怀中。

双手攀附着对方的肩背脖颈,青年笑眯眯地凑上去,在敖战耳侧轻轻吐息:“的确,纸人是我放在敖定波身上的……意图窃听龙族密会,青岚罪该万死。”

感受着对方的僵硬身形,张青岚自顾自地伸出舌尖,在敖战耳侧轻舔一口,之后又在男人耳后颈侧留下一连串的轻吻。

眼瞳之中毫无神彩,青年眉眼清冷行事放/荡,自暴自弃道:“既然如此……”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一章 下一章:第八十三章
热门: 完美现场 妄神[快穿] 莫吉托与茶 那时的某人 异位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 营业悖论[娱乐圈] 愤怒值爆表[快穿] 高能二维码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