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如此惨烈画面加上难闻的腐朽气味,当即吓得一名海卒惊叫出声,令人忍不住后退几步,极度想要夺门而逃。

敖战脸色难看,下意识地抓住身旁青年的手腕,把人拽到自己身后。之后默念口诀,招来阵阵狂风,将屋舍的门窗悉数吹开,将那股过于浓郁的腐尸味道从房间里驱散。

张青岚站在敖战身后,望着眼前的怪异场景,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却又很快收敛表情,握着拨浪鼓的指尖一点点收紧,拧眉打量着斜前方的干尸。

这民居空间逼仄,容不得太多人同时进入,敖战只得吩咐几个海卒先出门把守,只留下两人,同他继续往前。

张青岚从袖中掏出来两枚清心符,分发给身后的两名虾精。

随后才跟上敖战脚步,一同走到了距离房门最近的方形木桌前,仔细观察起来斜倒在桌上的干尸。

干尸身材干瘪、骨瘦如柴,两颊深深凹陷,整个上半身僵直如木板,竟是直直靠在桌沿处。右手微抬,拇指同食指作弯曲状,中间留下一个圆形孔洞……就好像是临死前还在握着茶杯一般。

已经成为空洞的眼窝徒留黑黢黢的一片,目视前方,嘴里的牙齿也掉了大半。

张青岚抬手捏住那木桌一角,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桌角掰了下来,同一时间只听“哗啦”一阵轻响,桌角在他的掌心碎成了齑粉,暗黄色的粉尘正沿着指缝不停漏下。

捻动几下指尖沾上的粉尘,青年面色不变,淡定垂下目光,仔细打量片刻:“……奇怪。”

敖战就站在他身边,正试图从干尸身上穿着的粗布麻衣里寻找线索,闻言直起腰,沉声问道:“如何?”

“不止是人变成了干尸,”张青岚将手心里剩下来的木屑递至敖战眼前:“即便是死物,如今也是这副被侵蚀风化已久的模样,一触即碎。”

敖战伸手,颇为嫌弃地沾起来一小撮木粉,揉搓几下便从不知道何处扯来一方织锦手帕。

随即率先捉住了对面青年的右手,隔着布巾,冷脸大力揉搓几下,直到将些乌七八糟的粉尘擦干净,轻嗤一声:“什么玩意儿都敢直接上手……你还真是不嫌脏。”

张青岚眨眨眼,听话地抬着手任凭敖战动作,站定在原地一动不动,满脸写着无辜。

一旁的两名海卒分别探查了剩下的干尸,均在尸身旁发现了同样的状况。

张青岚看着床榻上面明显矮小不少的尸体,轻叹一口气。从敖战手里接过来锦帕,将手中残破的拨浪鼓包起来:“这是那天晚上,咱们在镇上见过的一家人。”

敖战“嗯”了一声,随即示意海卒将三具干尸统一搬到床榻上,一字排开。

这时候才看清每人身上的衣物不同,最右盘发的女人身上穿着粗布长裙,中间的小孩则光着双脚,脑袋两边分别扎了发髻,肚兜上破了个小口,露出底下黝黑干裂的皮肤。

虾精从腰间刀鞘抽出一把锋利匕首,在众人注视下上前一步,按照敖战吩咐,将干尸手脚处均划开一道约莫两寸长的窄口。

发现皮肤底下的血肉早已经变得如同干柴般僵硬,紫黑一团,连带着骨头都变得干燥酥脆。

诡异的是,随着时间推移,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竟一点点渗出来腥臭液体,汇聚滴落在床榻之上,形成暗红色的一滩。

敖战见状当即放出灵识,却感知不到一丝生息。

活物死后本应有一丝魂灵气息残留,如今整个洛迁镇却是空荡一片,无论是肉眼观望还是灵识探知,结果都是一片死寂。

“这镇上已无活口。”敖战笃定道,稍稍抬手,示意海卒收回匕首:“人都已经变成了干尸,三魂七魄也均无弥留。”

两名海卒胆子小,听完之后纷纷打了个冷颤。

张青岚面不改色,听到敖战这样说,反而特意俯身下去,盯着床榻上的血迹仔细观察。

用黄纸将食指指腹紧紧裹住,张青岚伸手沾起来星点血渍,远远嗅闻几下,一股血腥味便直冲而来。

若是仔细分辨,还能在其中嗅出来丝缕的药材味道,只不过之前被浓郁的腥味遮掩,叫人一时间不能察觉。

将自己的发现同敖战说清,张青岚将符纸从指尖解下来,几下结印,引出无根火将黄纸燃烧殆尽。

符灰落在那滩血迹上,很快将血渍凝固,其上的腥臭气味也悉数消散,只留下符灰的浅淡檀香。

“还有一点让我十分在意,”张青岚从怀中掏出罗盘:“倘若这些真是死去已久的干尸,为何将皮肉割裂开来之后却仍会不停流血,况且那血迹看起来还十分新鲜。”

敖战顺着青年的视线向下,发现罗盘上的指针正在不停颤动,指向摇摆不定……更重要的是,罗盘内盘上竟是沾着几点干涸血迹。

同底下腐尸体内流出来的腥臭血液不同,青年的贴身罗盘上的血渍呈滴落状,在盘面上砸出来一小片暗色,如同花瓣一般。

虽是细微的一角,上面特属于张青岚的熟悉灵气却让敖战不得不在意。

“定然是有人在背后搞鬼,”张青岚没有注意到身旁男人的古怪神色,拨弄着罗盘上摇晃的指针道:“此处距鹿辽山极近,如今生出这般异象,不得不防。”

敖战敷衍地点点头,视线却是落在那块罗盘上久久不移。

趁着青年还沉浸在与干尸有关的线索之中,敖战终于忍不住伸手,握起来对方右手手腕。

猛地被人拉手,张青岚回神,疑惑地朝敖战看过去:“……嗯?”下一秒却是被一把捋起来衣袖,露出底下皓白光滑的一截小臂。

“敖战,”青年神色懵懂:“你在做什么?”

没有看见想象之中的伤痕,敖战蹙起眉头,又拉起另一只手的手腕做出同样的动作。

确认过青年两只手臂都平整光滑、毫无伤痕之后,敖战这才作罢,松手抚平对方衣袖上的褶皱:“无事。”

两人之后在屋子里继续翻找片刻,确定没有更多线索之后才依次退出。

接下来一连七八座民宅之中都是同样情形,镇上当真无一活人,甚至就连镇民圈养的家禽也好似被吸干了生气一般,僵直着倒在角落里。

一路探查到镇中,张青岚停下脚步,抬头望见门口挂着的那副巨大牌匾,其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于府”二字,掺了金粉的墨汁在暴烈日光底下闪烁着诡异的光。

厚重的檀木大门如今紧闭着,隔着一层院门,里面一片寂静。

当日刀疤脸仗势欺人的言行仿佛还历历在目,只是没想到还不过半月,那原本热闹富贵的宅邸便沦落到了这般田地。

门前的两盏大红灯笼如今摇摇欲坠,里面的烛火不知何时熄灭了,蒙上一层薄灰,在热风中飘摇,发出“嘎吱”的一声轻响。

敖战同张青岚对视一眼,命令几个海卒上前,将于家宅院的大门强行推开。灰尘登时在空气当中弥散开来,呛得虾精蟹怪们纷纷咳嗽出声。

随着木门发出沉闷响动,于府之内的景象也逐渐展现在众人眼前。

站在最前方的虾精首当其冲,只不过朝着院内望去一眼,整个人便登时两眼一翻、差点背过气去。

隔壁前来搀扶的另一名海卒同样脸色铁青,回头求救一般地朝着敖战望去,嘴里结结巴巴地喊:“王、王、王上……”

敖战见状当机立断,将面前的几只小鱼小虾一把拍开。随即掐起指决,一条墨色丝帛从男人袖中窜出,将身侧青年的双眼蒙紧,叫他看不清眼前之物。

此时于府大门大敞,敖战三两步跨过门槛,定睛一看,眉头当即紧拧。

于府大门之后便是正院,院落中央放置着一个一人高的铁笼,铁笼四周浇铸着无数细密尖刺。另一边则是一口大缸,缸中原本蓄着的清水经过这些时日的风吹日晒已然只剩下了一半,底下则是烧了大半的木柴。

……最瘆人的是,那水缸之中浸没着一具同之前一样的干尸,脑袋半倚靠在水缸边沿,双手被缚,五指死死扒着缸壁不放。

一双黑洞洞的眸子望向门外,嘴巴大张,形容很是凄惨。

同样的,院落之中的方寸之地,竟是横七竖八、零零总总地堆叠了十几具尸身。有的手里甚至还紧握着麻绳水盆不放。

正对着水缸的地方则摆了两张做工精致的太师椅,上面分别坐着死去的一男一女。男人大腹便便头戴乌纱,女人身上则挂满了琳琅满目的珠玉宝石。

院落之内的场景定格在这忙得热火朝天的一瞬间。

徒留一片寂静无声。

耳边是海卒结结巴巴的惊恐呜咽,敖战脸色难看,下意识地握紧了青年手腕。

张青岚好似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并不在此时出声打扰,只是默默将自己的另一只手搭在敖战的手背上,轻拍几下。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一道清浅龙吟。

下一秒,一条巴掌大的赤焰小龙便从斜里直窜而出,一路飞到众人眼前,上下盘旋。

只见半空之中飞舞着的火龙从嘴里吐出来一卷丝帛,敖战接过丝帛,打开之后便看见上面写着一行歪七扭八的狗爬字——

“已于洛迁镇向西五十里处寻得三秃驴,人昏,速来。”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四章 下一章:第八十六章
热门: 在飞升前重生了 女法医手记之让死者闭眼 劲敌 新人性的证明 瞪谁谁变猫[综] 反派上将突变成O[穿书] 致命绑架 回天 被迫成为反派头号目标 穿成炮灰后我成了团宠